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力刚:年青的人,你与众不同—— 2022年美网男子单打冠军阿尔卡拉斯印象

更新时间:2022-10-10 10:13:42
作者: 郑力刚 (进入专栏)  

  

   2022-10-02

  

   2022年美国网球公开赛(8月29日至9月11日)男子单打的第一轮最让人跌眼镜的是四号种子选手,希腊24岁的名将,斯特凡诺斯·西西帕斯(Stefanos Tsitsipas)的出局。他仿佛还没有从刚结束的辛辛那提决赛的失败(6比7,2比6)的阴影中走出来,根本不在状态。按说他在蒙特利尔的大师赛上(8月8日至14日)第一场输掉很是失望,但在接着的辛辛那提大师赛(8月14日至21日)上过关斩将打到决赛,应该在美网信心十足。但也许他实在太想赢辛辛那提了,真让人遗憾。

   八月底的纽约,只有两位高手没来华山比剑与天下英雄争一高低。然这两位没来的高手事实上都有很强的实力而可能笑到最后抱杯而归的。一是历史上最伟大的(GOAT)之一的诺瓦克·德约科维奇(Novak Djokovic,德天王),另一位是25岁的德国选手亚历山大·兹韦列夫(Alexander Zverev)。德天王不来参战是因为他不肯打新冠疫苗如是不能进入美国,否则以他的炉火纯青的球技,无可比拟的跑动和步伐,沉着冷静的心态,和21个大满贯冠军的经验,他应该是夺冠呼声最高的。而美网开始时世界排名第二的兹韦列夫是谁也不敢轻视的汉子,身高1米98的他是有能力把任何球手打在拍下的,他最主要的问题是心里状态和承受大赛压力的能力,但这方面也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他2020年获得美网亚军可以是证明,他能够在大满贯的赛事上不但进入第二个星期,更是可以打到决赛了。然而这一场在几个关键的球他假如把握的好是可以拿下来的比赛,也同时说明这些弱点依然存在。他在今年法网公开赛对拉斐尔·纳达尔(Rafael Nadal,纳天王,GOAT之一)的半决赛中扭伤脚踝,至今尚不能复出。当然没有来比武的还有另一位GOAT,瑞士的罗杰·费德勒(Roger Federer,费天王)。费天王也许是网球历史上最有天才,最有创造性,最有风度,最受所有的球手尊重,最被大众喜爱的球手。美网开始时他还在养伤和恢复不能来赴会,但即使不计伤病,以他目前的状态,没有谁会相信费天王能再展神奇第六次亲吻美杯。

   在德天王和兹韦列夫不参与,而西西帕斯已出局的情形下,谁是最有希望能将美网的桂冠戴在头上的呢?这还真不好说。一个比较靠谱的讨论是从国际职业网球联合会(ATP)的大师赛说起。每年的网球赛事,最吸引人的当然是四大满贯赛,它们是一月的澳网,五月的法网,七月的温网,和九月的美网。大满贯赛男子单打128人参赛,5打3胜制,是2000分,没有轮空,共七轮的赛事。大满贯赛不是ATP的赛事,但参与选手的成绩是算在ATP的积分排名的系统中。大满贯赛之外有十个重要的ATP赛事,九个是1000分的大师赛,再加上年终的ATP Finals。3打2胜的大师赛几乎所有的高手都会参加,因为这对积分排名太重要了。这九个大师赛中只有三月硬地的加洲印第安维尔斯和佛洲迈阿密(俗称双阳光赛)是96名选手共七轮的赛事,其中32名种子选手第一轮轮空。其它七个大师赛都是56名选手共六轮,前八名种子选手第一轮轮空的赛事。草地上没有大师赛,而红土却有三个,它们是四月中到五月中的蒙特卡罗,马德里,和罗马。这些红土上的大师赛可以说是法网的前奏曲,而美网的序曲则是八月份加拿大和辛辛那提的硬地大师赛。顶尖的,夺冠法网或美网呼声很高的选手如果赢了马德里或加拿大往往会退出罗马或辛辛那提,以保持体力和良好的竞技状态。年末最后两个大师赛都是室内硬地赛,它们是上海和巴黎。

   能否赢得大师赛,是衡量一个球手是不是第一流的极为重要的标志。对于高手们来说,除了双阳光赛,在其它的大师赛上赢了第一场就进入十六强了,因为他们第一轮轮空。然这好事也有它的另一面,那就是往往第二场赛就得和水平差不多的球手争高低。而3打2胜制也让进入状态慢的球员没有太多的机会和时间赢得胜利。

   在今年的加拿大大师赛上,让人惊叹不已的是众多种子选手第一场赛(他们第一轮轮空)就被淘汰。这包括一号丹尼尔·梅德韦杰夫(Daniil Medvedev),二号卡洛斯·阿尔卡拉斯(Carlos Alcaraz),三号西西帕斯,和五号安德烈·卢布列夫(Andrey Rublev)。我相信梅德韦杰夫并包括所有的选手没有人会很高兴第一场赛打澳大利亚的尼克·基尔伊奥斯(Nick Kyrgios)。因为基尔伊奥斯实在是一个天才,他高兴时可以把任何人挑下马。可惜的是他情绪好的时候不多。记得在上海的大师赛他竟骂观众要他们下来打,真是不知他的衣食父母是谁。阿尔卡拉斯自从在法网被兹韦列夫打败后就没有什么太好的表现,此次败后坦承压力太大,自己还没有当前几名种子选手的心理能力。此赛的最后由西班牙的巴勃罗·卡雷尼奥·布斯塔(Pablo Carreno Busta)夺冠,他是个很低调然非常努力的选手。但另一方面,布斯塔这个层次的选手(加拿大大师赛开始时世界排名23)夺冠也有相当的偶然性。托马什·贝尔迪赫(Tomáš Berdych)应该说是比布斯塔好,但他的运动生涯中只拿了一个大师赛的冠军,2005年巴黎。

   在接下来的辛辛那提大师赛上,西西帕斯表现出色,在四分之一决赛上以2比1打败美国发球得分(Ace)名将约翰·伊斯内尔(John Isner),不简单地是赢的两盘都是抢七。而后在半决赛上恶战梅德韦杰夫以2比1报了今年澳网半决赛的一剑之仇。气势高昂的他进入决赛,不想却一头撞在因伤今年刚复出的克罗地亚选手博尔纳·丘里奇(Borna Coric)的墙上。

   今年25岁的博尔纳·丘里奇可不是省油的灯。第一次引起大家的关注是在2014年瑞士巴塞尔室内赛四分之一决赛上,不满18岁的他以2比0的比分将纳天王挑下马。更重要的是这事后来他还在辛辛那提干过两次,一次是2016,还有一次就是在几天前辛辛那提的第二轮(纳天王的第一场比赛)。他是现有的球手中仅有的两个和纳天王打过多于一场球,却是赢得多的。他和纳天王五次交锋,五次都是在硬地上,他赢了三次。另一位对纳天王赢的多的球手是德天王,他和纳天王交锋比武59次,德天王以30比29领先。

   不容质疑的是,加拿大和辛辛那提这两个大师赛总是美网非常好的彩排,但今年的结果似乎有点意外。相信没有人会把赌注压在布斯塔和丘里奇的身上,这不仅仅是在冠军上,而且也在四分之一决赛和半决赛上。这并不是说他们没有能力和水平打到第五轮,只是这概率不会特别大。果真,美网的第一轮丘里奇赢得很艰苦,打满5盘,显然他的兴奋点或峰值留在辛辛那提了,结果他在第二轮以1比3出局。而布斯塔尽管打到第四轮才出局,但一路上跌跌撞撞,每一轮都赢得不是很痛快。

   美网赛事进入第二个星期,局势渐渐明朗起来。开赛前有希望进入十六强而没有进的,除了西西帕斯还有今年印第安维尔斯的新科状元,第10号种子选手,美国24岁的泰勒·弗里茨(Taylor Fritz)以及第8号种子选手,波兰的休伯特·胡尔卡奇(Hubert Hurkacz)。和西西帕斯一样,弗里茨是第一轮就出局的,胡尔卡奇是第二轮。十六强比赛最引人注目的对阵是一号种子选手,俄国的梅德韦杰夫对澳大利亚的基尔伊奥斯。真是冤家路窄,不到一个月前梅德韦杰夫加拿大大师赛的第一场就输给他,现在又撞上了。

   出人意料的是,十六强比赛的高潮远远不是梅德韦杰夫又一次输给了基尔伊奥斯,而是24岁的美国黑人小伙子弗朗西斯·蒂亚弗(Frances Tiafoe)以3比1的比分将纳天王打下马和19岁的西班牙新星阿尔卡拉斯从晚上打到第二天的凌晨,苦战四小时将克罗地亚名将马林·西里奇(Marin Cilic)驱出局。

   马林·西里奇可是条好汉,他是2014年美网的冠军。2014年,那可是三大天王长缨在手随意缚住苍龙的年代,然身高1米98的西里奇愣是虎口拔牙以3比0令人信服的成绩在半决赛将费天王打败,然后在决赛上同样不失一局将刚把德天王去掉的日本名将錦織 圭打趴在拍下而抱杯。他打顺了是非常危险的。果真西里奇在对阿尔卡拉斯时打得很好,是2014年后除2017年温网和2018年澳网公开赛(两次都是输给费天王,得了亚军。费天王两箭报一箭之仇)最好的一次。子弹出膛一般的发球,凌厉到位的底线对抽,变化多端的网前球,西里奇把所有的招数都使出来了,结果这位经验丰富的老将还是未能挡住气势如虹的阿尔卡拉斯。这场长达近四小时的比赛在第二天早晨2点23分结束,是美网历史上第二最晚结束的比赛,仅比最晚的早3分钟。

   阿尔卡拉斯第一次引起大范围的关注是在去年的美网第三轮对西西帕斯的那场赛。他以大力士般的抽杀和魔幻般的吊球打得输掉球后的西西帕斯无奈地但又是实事求地说从未见过球打得这么狠的!可惜的是阿尔卡拉斯在接下来的四分之一决赛上因伤而中途退赛。2022年,阿尔卡拉斯又引人注目的在春天的双阳光大师赛上取得骄人的成绩,打入印第安维尔斯的半决赛(败给纳天王),接下来在迈阿密宰六将而成为历史上第三最年轻的取胜大师赛的球手(第一是张德培18岁157天赢加拿大,第二是纳天王18岁318天赢蒙特卡罗,阿尔卡拉斯18岁333天赢迈阿密)。更让人为他击掌的是在五月初的马德里大师赛上,连克当时世界排名第四的纳天王,排名第一的德天王,和排名第三的兹韦列夫而将桂冠戴在自己的头上。这一胜利也让他成为第一个在红土的同一赛事上连着赢纳天王和德天王的球手。在发奖仪式上,被阿尔卡拉斯打得溃不成军(6比3和6比1)的兹韦列夫由衷地说,毫无疑问你是世界第一。

   刚满19岁的阿尔卡拉斯能将历史上最伟大的球手纳天王和德天王接连打败并拥有两个大师赛的皇冠,毋庸置疑他是天才。他有勇有谋,其凌厉的抽杀,精确的吊球,和滴水不漏的防守,都让其他高手臣服。更难得的是他的心理素质。马德里半决赛对德天王这一场,在输掉第一盘的情形下,第二盘打盘点 时,他不是等待德天王犯错误而是有勇气放出决胜手的吊球,将德天王引到网前决一高低,充分表现出其王者的气魄和大将的风度。下一步呢,当马德里赛事完后记者问他这问题时,他信心十足地回答我已做好赢大满贯的准备了。世界排名第一?记者接着问。是的,他笑着回答。也许两个一起?也许,他憨厚的回答说。

   也许这就是造物主所安排的?进入美网四分之一决赛的8位球手中,如挪威的卡斯珀·鲁德(Casper Ruud)或阿尔卡拉斯赢得美网,他同时(事实上是赢得美网的第二天)也会成为世界排名第一的球手。网球运动最辉煌的两个皇冠可同时戴上,这荣耀和压力不知这两位青年是否承担得了?

   出人意料的是黑铁塔蒂亚弗打疯了,以3比0令人信服的比分将俄国名将卢布列夫打出四分之一决赛。于美网开始时世界排名第26,更重要的是多年就在这个地步徘徊的他,一般认为这个层次上的选手是很难一场接一场打出高水平的。当记者问他对晚上另一场阿尔卡拉斯对意大利的詹尼克·辛纳(Jannik Sinner)四分之一决赛有什么希望,因为他要和赢者在星期五打半决赛,蒂亚弗谐谑但又诚实地说我只希望他们打一场马拉松比赛,超长距离的比赛,让他们周五真的很累。

星期三晚上站在网的那一边面对阿尔卡拉斯打四分之一决赛的是21岁的辛纳。他们两人都是2018成为职业网球手的。这两位年青人都是很让大家喜爱,媒体关注,行家看好的未来之星。他们这一场四分之一决赛在相当的意义上向世界展示了此运动的未来。辛纳技术全面,步伐灵活,头脑冷静。更重要的是他不仅今年没有输给过阿尔卡拉斯,更是今年唯一的多于一次打败过阿尔卡拉斯的球手。一次是7月31日在克罗地亚的Umg(在2021年这赛事是阿尔卡拉斯成为职业选手后拿到的第一个冠军)决赛上以6比7(5),6比1,6比1在红土上,另一次是在7月初温网的第四轮以6比1,6比4,(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710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