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对话宗教与“一带一路”战略

更新时间:2022-10-06 15:43:05
作者: 卓新平 (进入专栏)   刘金光   方光华   郑筱筠  
这充分揭示出古代陆海丝绸之路影响广远,而相关地区的宗教活动亦非常活跃。731年前摩尼教在华可以自由传道译经,因而在基层发展迅速,但此后遭唐玄宗禁止,其在内地的发展势头受阻。但在西部丝绸之路地区,摩尼教仍保持住其发展强势,如回鹘人于8世纪曾在吐鲁番地区建立高昌王国,以摩尼教为国教。当回鹘人帮助唐朝平定安史之乱之后,移居中原的回鹘人自768年也被允许建寺传教,摩尼寺院一度遍布各地。840年回鹘亡国后,摩尼教再度遭禁,此后其流入民间,成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民间宗教,明朝对之持高压禁止的态度,摩尼教才最终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

   郑筱筠:了解世界宗教发展史的人都知道,丝绸之路上的中东地区是世界三大一神教的发源地,这一地区宗教格局在不同时段的改变,不仅直接影响到西方宗教演变的轨迹,而且沿着丝绸之路辐射,并在丝绸之路的东端生根开花。

   方光华:伊斯兰教借助丝路实现了从中东向中亚、南亚、东亚的传播。公元7世纪伊斯兰教兴起于阿拉伯半岛,它的向东传播也得益于丝绸之路的兴盛。一方面,伴随着历代哈里发政权的对外扩张,阿拉伯帝国将北非、西亚和西南欧的广大地区纳入伊斯兰文化圈;阿拔斯王朝在8世纪后沿着丝绸之路向西亚和中亚推进,将伊斯兰教传入波斯、中亚大部、以及南亚的巴基斯坦和印度北部,并使之逐渐伊斯兰化。而在10世纪喀喇汗朝统治者改宗伊斯兰教,将伊斯兰教传入今中国新疆地区,并逐渐实现了该地的伊斯兰化。另一方面,随着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的畅通,大批信仰伊斯兰教的波斯、大食商人来到中国,在长安、开封及外商聚集的港口城市泉州、广州等地建立清真寺和教团,以和平的方式将伊斯兰教传播到中原地区。同时,伊斯兰教还沿着海上丝绸之路,通过商业贸易、移民和穆斯林政权的扩张而将伊斯兰教传播到了东南亚地区。从伊斯兰教的传播发展史中不难看出,伊斯兰教正是通过商业贸易和军事征服,并结合了对东方财富的追求和宗教传播的热情,沿着陆地与海上两条“丝绸之路”而大规模东传的。

   卓新平:需要补充的是,明朝时信奉伊斯兰教的回族将领郑和(1371-1435)曾率领船队七下西洋,极大开拓了海上丝绸之路的疆域,而且促进了亚非众多国家及地区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交流,而这些区域的宗教、特别是伊斯兰教也获得明显的发展。当年郑和所到之处,如今仍有着佛教、伊斯兰教等丰富信仰精神资源。

   天主教是历史上依托丝绸之路来华传教中最为典型的宗教之一。自元朝以来,其传教士活跃在陆上及海上丝绸之路,时时显现其在丝绸之路长途跋涉的身影,促成了中西文化及宗教精神的直接碰面和深度交流。当时元朝的强大及蒙古人的西征,使欧洲人震惊而不解,而当时东方有一位长老约翰王信奉天主教异端景教的传闻,又让西方天主教颇为不安。1245年教宗英诺森四世在法国里昂召开欧洲主教会议,决定派传教士作为使者东行来华,以争取蒙古大汗信仰正统天主教,此即蒙古与罗马教廷开始通使来往的政治及文化原因。1245年方济各会修士柏朗嘉宾(Giovanni de Piano Carpini)沿丝绸之路从西往东行进,为西方天主教东行来华之始。1247年,多明我会修士安山伦(Anselme de Lombardie)亦受遣东来。此间来华的还有1249年启程的多明我会修士龙如模(Andre de Longjumean)、1253年出发的方济各会修士鲁布鲁克(Guillaume de Rubrouck)。他们对丝绸之路沿途风土人情的精彩描述让西方人感到惊讶和羡慕,为当时将要展开的中西交流提供了极好的文化氛围。此后于1271年随家人来华的意大利人马可·波罗久居中国,直至1291年才回返欧洲,其口述的《马可波罗游记》成为深度了解古代丝绸之路和元时中国的阅读范本。1289年方济各会修士孟德高维诺沿丝绸之路穿越亚美尼亚、波斯和印度东来,最终于1294年从印度由海上丝绸之路抵达中国,开创了基督宗教来华传教的新时代,他本人亦成为天主教来华开教第一人。天主教的东传成功代表着中西开始直接的精神文化接触,这不仅丰富了中国的宗教生活,而且使中国有了更多的机会观察和了解西方。

   以丝绸之路为点线来扩散开的中西文化及宗教精神交流,在明末清初耶稣会的东传中国之实践中达其高峰。意大利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Matteo Ricci)沿丝绸之路边学习、边前行,因为掌握了中国语言、积淀了中国知识而真正实现了这种文化交流的重大突破。中国人经耶稣会的媒介而开始对西方科学、哲学、宗教、语言等的系统研究,欧洲人也因此而获知中华传统的儒教、道教等宗教精神,受到中国哲学、文学、艺术、风俗、传统等影响。明清传教士在丝绸之路的远东之旅中还创建了一门新的学科,这就是欧洲汉学的奠立。利玛窦等耶稣会士将中国学问回传西方,开启了17、18世纪欧洲的中国学研究,并一度形成欧洲的“中国热”。这门学问经法国耶稣会士而进一步达其体系化,涵括政治、经济、历史、文化、哲学、宗教等领域,成为迄今仍然影响广远的中国研究。我们今天对丝绸之路意义的回味和对“一带一路”战略的思考,同样也不能离开目前已达中西携手并进的这门中国学问。

   郑筱筠: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在这条自古代开辟的丝绸之路上,都蕴含着丰富的宗教因素。丝绸之路上的诸多宗教故事,表明在中国与世界的联系中,宗教是不可忽视的一环。同时也说明人类的存在和交往不仅仅是物质层面的,如丝绸美玉瓷器、科学技术发明的交换与传播,还有精神层面的音乐舞蹈、诗歌文学,尤其是宗教与哲学等的交流和分享。总结历史进程中宗教在丝绸之路沿线发生、发展和传播的性质与特点,探索今天和今后如何发挥宗教在社会文化与经贸往来中的积极作用,是“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大战略成功实现之不可回避的战略考量。

   刘金光:古代丝绸之路上的宗教丰富多彩,概括起来有如下特点:第一,宗教多元化。古代形成的这条丝绸之路上,不仅贸易繁荣,而且多种宗教并存,不仅有延续至今的佛教、伊斯兰教、基督宗教,还有现今已经不复存在的摩尼教、祆教等,体现了宗教形态上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第二,多种宗教活动场所在丝绸之路上并存,它们的管理经验值得挖掘和整理。据史载,唐时“凡天下寺总五千三百五十八所。每寺上座一人,寺主一人,都维那一人,共纲统众事。”可见,唐政府对宗教活动场所实施了管理,否则也不会有数量的统计。当时从丝绸之路而外传入华的宗教种类繁多,政府如何进行有效的管理,使其相安无事,非常值得研究。第三,宗教的传播一直与商业活动紧密相连。这似乎是各种宗教传播的普遍特点。当然近代西方宗教入华与西方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和掠夺相联系,而丝绸之路上的宗教与商业的关联则更多体现了和平与文明的传承。第四,各宗教之间和平相处。从现在的研究看,丝绸之路上的宗教极少发生冲突,体现了各宗教的宽容。宗教传播体现出的和平特点为丝绸之路上的商业繁荣奠定了必不可少的基础和环境。第五,国际化和国际视野。丝绸之路的形成具有了全球化的早期形态。丝绸之路上的宗教,大都是具有深厚的国际背景。不同的国际背景的宗教,特别是三个世界性宗教(基督宗教、佛教、伊斯兰教)在这条路上往来交融,形成了国际化的特征和开阔的国际视野。

   方光华:丝绸之路促进了各大宗教思想之间的相互吸收与影响。首先,基督教的发展受到犹太教、祆教和佛教的影响。基督教文明实际上是希伯来文明和希腊文明结合的产物,其教义和思想中包含有许多犹太教及波斯宗教的内容。公元前559年古波斯帝国居鲁士大帝释放了巴比伦的犹太人囚徒,他们返回巴勒斯坦的同时,也将许多古代波斯的宗教文化观念和习俗传播到犹太人中间,如末世论的世界观和救世主来临的信念,以及肉身复活以及末日审判的思想,为善升入天堂、为恶沦入地狱的观点等等,这些思想后来被基督教所吸收和改造,并进一步影响到后来的摩尼教和伊斯兰教思想。此外,基督教聂斯托利派即景教在东传的过程中也大量吸收了东方宗教特别是佛教的术语与教理来阐释自己的教义,如佛、慈悲、五蕴等概念,其汉译经典也与佛教相似,这使得后世甚至将景教典籍误认为佛教典籍。其次,基督教和犹太教思想是伊斯兰教兴起的重要思想渊源。伊斯兰教兴起于公元7世纪,其教义理论受到其他宗教,特别的犹太教和基督教的深刻影响。从公元1、2世纪开始,犹太教和基督教就传入了阿拉伯半岛,穆罕默德在创教的过程中吸收了两者的许多重要思想,如伊斯兰教中关于至上神真主的一神观念、天启和先知的概念、个人获救等思想,正是犹太教和基督教的教义基础。此外,《古兰经》中的许多传说,以及其中包含的基本教义和信条、宗教义务和制度、种种规定和禁令,都可以在犹太教和基督教中找到相似的出处。此后,伴随着阿拉伯帝国对西亚、北非、中亚等古老文明地区的征服,希腊、埃及、波斯、印度文化交融汇合,形成了崭新的伊斯兰文化。再次,摩尼教思想在很大程度上是祆教、犹太教和佛教等宗教思想融合的结果。摩尼教义本身糅合了基督教、巴比伦古代宗教、希腊的神秘哲学以及印度的宗教思想,表现为一种折衷的、极其富有适应力的宗教。例如,该教创始人摩尼从早期基督教诺斯替派思想出发,主张通过一种神秘的知识体悟就可以获得救赎或解脱;其善恶二元论哲学则受到古波斯祆教的影响;他还引进了佛教的轮回说,认为人在趋向善与克服恶的斗争中可以再生。此外,摩尼教还接受了“佛陀”的概念及佛教术语,其僧团组织也同佛教相似,即分为在家与出家的男女四众。而在西方,摩尼教传教士宣称他们的教义是一种更为真实的基督教理论,并视为一种“基督教化的祆教”或“祆教化的基督教”。在东方,他们则主要以佛教的形式来推广自己的教义。

   郑筱筠:事实上,学术界还有一个观点,南方丝绸之路早在公元前就已经存在。公元前139年张骞出使西域,在大夏国见蜀布邛杖,一问才知是从“身毒”(当时对印度的称呼)与中国四川、云南相互的贸易往来中出现的商品。回国后因此建议汉武帝从蜀国通滇,打通前往印度、大夏的通道:“以骞度之,大夏去汉万二千里,居汉西南。今身毒又居大夏东南数千里,有蜀物,此其去蜀不远矣。今使大夏,从羌中险,羌人恶之,少北则为匈奴所得,从蜀事宜路径,又无寇。……天子欣然,以骞言为然,乃令骞因蜀犍为发间使者,四道并出:出,出冉,出徙,出邛,皆各行一二千里。其北方闭氐、笮,南方闭越、昆明。昆明之属无君长,善寇盗,辄略杀汉使,终莫得通”。直到东汉明帝永平十二年(69年),汉王朝政权进入了滇西地区哀牢王国,在云南保山设置永昌郡,至此南方茶马古道的官方商道开通。茶马古道的开通为中国与印度、东南亚各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交往提供了有利的保障。例如,唐朝贾耽《皇华四达记》和樊绰《蛮书》就详细记述了唐朝时期中国与东南亚交往的数条通道,足见当时双方往来之密切。尤其是8、9世纪在东南亚地区国力较强的骠国佛教音乐也是经由这条通道为唐朝熟知,794年(唐贞元十年)南诏归服唐朝,骠国王雍羌也想内附于唐,曾几度遣使来华献乐。801 年(唐贞元十七年),骠国王由南诏王异牟寻引荐,遣子舒难陀率乐队和舞蹈家抵长安表演。唐德宗授其国王以太常卿、舒难陀以太仆卿之号。诗人白居易专作《骠国乐》书其事,《新唐书·骠国传》对其歌舞艺术有详尽的记载。在《唐会要》中对“骠国乐”有详细记载。甚至有学者考证,后世的词曲《菩萨蛮》就是源于骠国乐的。这从某种程度上说明南方丝绸之路早已促进了古代中国与印度、东南亚各国的政治、宗教文化交流、文明互鉴。

方光华:宗教的传播与交流改变了丝路沿线的文明格局,对丝绸之路造成了巨大的影响。首先,中亚实际上成为多种宗教的混合区域。在阿拉伯人占据中亚、推行伊斯兰化以前,伴随着丝绸之路带来的文明交往,中亚成为多种文明交汇的枢纽之地,祆教、佛教、摩尼教、景教和萨满教等多种宗教并存,并且大体上保持着和平共处。但很少有帝国把向外传播宗教作为畅通丝绸之路的重要使命,对于各种宗教的来来往往,各政权基本上都显示出一种顺其自然的平和心态,这使伊斯兰化之前的中亚地区则成为各种文明的融合荟萃之地。其次,伊斯兰教的兴起改变了祆教、景教、佛教等宗教的传播方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701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