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程恩富:列宁主义有何科学性和当代价值

更新时间:2022-10-04 20:28:59
作者: 程恩富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本文是与英国大卫·莱恩院士关于列宁主义的商榷论文,先后提出如何正确认识工人阶级和社会主义运动,阐述无产阶级的定义和结构变化,指出代表工人阶级先锋队的马克思主义左翼的存在和发展,他们的身份政治仍然是阶级政治,其左翼立场就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立场;提出如何正确认识各阶级专政与民主的关系,阐述资本主义国家的国体即国家的阶级属性都是资产阶级民主专政,指出广泛的政治参与原则与共产党及其执政国家的集中管理是相辅相成而不是对立的;提出如何正确理解社会主义、议会民主和无产阶级革命,阐述没有哪个资本主义国家是主要通过议会民主方式向社会主义过渡成功的,指出无产阶级专政也就是人民民主专政,把对人民实行民主与对社会主义敌对阶级和破坏分子实行专政结合起来;提出如何正确认识新老帝国主义和工人阶级愿望,阐述新老帝国主义的特性,指出需要用历史唯物主义方法来辩证分析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的愿望表象与本质;提出如何正确认识人类社会的发展大趋势,阐述当代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积累规律和各类危机的存在和继续发展,指出列宁主义不仅指导苏俄无产阶级革命和建设取得了胜利,是马克思主义苏俄化理论,而且一直指导国际无产阶级革命和建设,是与马克思恩格斯主义并列的国际马克思主义理论。

  

   英国剑桥大学伊曼纽尔学院大卫·莱恩院士发表《列宁与革命:一种批判——昨天与今天》一文(以下简称《论列宁》)。这篇论文围绕列宁主义提出了十分重要的学术观点和当代现实价值问题。本人敬佩莱恩教授对马列主义的研究,赞成其中许多客观的评论,但也有一些不赞成的主要观点,现提出商榷意见,以便深化这一讨论。《论列宁》一文在论述列宁主义有关理论和政策基础上得出九个结论,为了不歪曲作者的原意,以下引用这些结论并作出评析。

   一、如何正确认识工人阶级和社会主义运动?

   列宁对西方先进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和社会主义运动的认识是扭曲的吗?该文第一个结论写道:“列宁对西方先进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和社会主义运动的认识是有限的也是扭曲的。他的具体建议仅适用于与资本主义全球化的21世纪截然不同的时代,19世纪的解决方案无法用来解决21世纪的问题。列宁的思维方式和他的解决方案是为专制政府统治下的前资本主义社会设计的,不是为发达的后工业社会设计的。我们可以‘回到’,但不能‘重复’20世纪初的列宁。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可能会根据新的理论或证据‘更新’或修改他的做法,但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必须放弃他的推理,拒绝他的结论。此外,阶级冲突和剥削必须在其他形式的人类统治和压迫的过程中‘更新’。废除阶级是必要的,但不足以实现人类解放。”

   在上述第一个结论中,有以下三个基本论点值得商榷。

   1. “列宁对西方先进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和社会主义运动的认识是有限的也是扭曲的”吗?该文认为列宁这一观点是扭曲的理由在于:“‘无产阶级’这一概念不再代表西方工人阶级,西方工人阶级在职业构成上出现了高度的差别化和异质性。采掘、金属加工和生产性工业——列宁所界定的无产阶级所属的主要产业——以牺牲第三产业为代价而衰落了。……在西方国家,劳动力主要由非无产阶级的工人阶级组成,列宁所定义的无产阶级只是劳动力的一小部分。”显然,这个批评的理由是站不住的。

   众所周知,在马克思和列宁的理论中,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的“无产阶级”“工人阶级”“劳动阶级”是一个含义,而不管劳动者是在哪个产业和公司工作。恩格斯明确指出:“无产阶级是专靠出卖自己的劳动而不是靠某一种资本的利润来获得生活资料的社会阶级。……一句话,无产阶级或无产者阶级就是19世纪的劳动阶级。”列宁也明确指出:“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大的集团,这些集团在历史上一定社会生产体系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同生产资料的关系(这种关系大部分是在法律上明文规定了的)不同,在社会劳动组织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因而取得归自己支配的那份社会财富的方式和多寡也不同。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集团,由于它们在一定社会经济结构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其中一个集团能够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可见,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范畴中,只要没有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而必须受雇于资本主义企业或资本主义国家事业单位,并只依靠工资生活的劳动者,均属于资本主义范畴内的无产阶级或工人阶级或劳动阶级。从社会经济权力结构来进一步理解,无产阶级是受资产阶级由于占有生产资料(包括硬件与软件)而拥有的权力所支配的各个阶层的总体。所谓无产阶级,不是说该阶级及其成员是否拥有个人产权的住房、轿车和耐用消费品等生活资料,以及不足以维持家庭生活或盈亏多变的极少量证券,而是说他们如果不从事资本主义“雇佣劳动”就不能自主或自由劳动和正常生活。当代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第三产业占比较大,这只能说明第三产业的无产阶级或工人阶级的占比超过了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当然,无产阶级或工人阶级还可以按照雇佣劳动的职业、岗位和收入等状况,划分为不同工作性质或生活水平的众多阶层和群体,但这些划分无法否定整个阶级的属性和总体特征。

   2. 列宁的“具体建议仅适用于与资本主义全球化的21世纪截然不同的时代”吗?该文认为,列宁的建议和理论不适合21世纪的一个具体理由在于:“在公众的思想中,以个性、少数群体和边缘化(性别,种族,地区)群体为基础的身份政治已经取代了阶级政治。……这是‘左翼立场’,不是社会主义的立场。……诸如‘占领华尔街’、‘白人至上’、‘珍视黑人生命’、‘灭绝叛乱’等运动缺乏与历史唯物主义相媲美的社会观点。政治认同和文化政治已经取代了阶级政治。……当代社会运动对公民权利和正义的要求,是一种‘左派’性质的,不是社会主义性质的,不是要求建立社会主义,而是要求建立一种可接受的自由民主的资本主义模式。……与列宁时代相比,现在不仅是国家的意识形态,而且整个公民社会的意识形态都面临更大的挑战。列宁对替代社会的设想需要修改。”显然,这个批评的具体理由也是站不住的。

   众所周知,“泛左翼”包括代表工人阶级先锋队的马列主义左翼(如赞成马列主义核心理论的学者、共产党人、工会会员等)、小资产阶级或资产阶级左翼、仅反对资本主义某些问题和现象的其他左翼等。确实,当代垄断资产阶级不仅控制了国民经济命脉和政权,而且控制了主流媒体、国民教育、基金会和社会团体等所谓“第三种力量”或“公民社会”,马列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思想无法得到普遍而正确的传播推广,难以被广大公民认识并接受,从而社会各界一般的抗议活动或“泛左翼”运动是没有科学社会主义发展方向和性质的,总体上属于改良资本主义的“泛左翼”进步运动。但是,这不能否定代表工人阶级先锋队的马克思主义左翼的存在和发展,他们的身份政治仍然是阶级政治,其“左翼”立场就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立场。他们真正代表广大劳动阶级的最本质诉求,要求建立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社会,既反对建立美国式的“独裁资本主义”“专制资本主义”“威权资本主义”模式,也反对建立北欧式的“改良资本主义”“社会民主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模式。诚然,后一种模式有不同程度的进步性和文明性。须知,在任何一个革命高潮到来之前的社会,资产阶级国家的意识形态与整个公民社会的意识形态往往大同小异,因而不宜用21世纪所谓新情况去否定列宁对替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设想,真正需要修改的是对当代无产阶级、科学社会主义和马列主义理论与实践的片面认识,以便守正创新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

   3. 列宁关于资本主义的“解决方案”和“经济剥削”的“思想需要修改”吗?该文写道:“列宁的思维方式和他的解决方案是为专制政府统治下的前资本主义社会设计的,不是为发达的后工业社会设计的。我们可以‘回到’,但不能‘重复’20世纪初的列宁。……阶级冲突和剥削必须在其他形式的人类统治和压迫的过程中‘更新’。废除阶级是必要的,但不足以实现人类解放。”“然而,列宁和许多古典马克思主义者一样,过分依赖对经济剥削和阶级关系的分析。经济剥削显然是主要问题。欧洲社会主义国家的经验表明,必须考虑到其他形式的统治、压迫和歧视会加强经济剥削。列宁思想需要修改,不仅要分析经济剥削的方式,还需要考虑官僚主义、个人权力、父权制、种族和信仰等形成独特的权力关系的因素。在以苏联为榜样的社会主义国家中,这些问题不但没有消亡,而且变得更加重要。”

   上述这两段话存在两个误论:其一,该文认为“专制政府只存在于前资本主义社会”,而资本主义社会尤其是“发达的后工业社会”,已经不是资产阶级或垄断资产阶级专政或专制的国家了,从而暗含着早已是无资产阶级属性的一般民主社会了。

   其二,该文认为“在以苏联为榜样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共产党执政“形式的统治、压迫和歧视会加强经济剥削”,“这些问题不但没有消亡,而且变得更加重要。”作者在这里表达的研究结论是:欧洲、亚洲和拉美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已经在经济剥削、政治压迫和社会歧视等问题上,比资本主义国家更严重。但作者并没有提供社会主义国家经济剥削等实证数据和事实,估计今后也提供不出来。

   二、如何正确认识各阶级专政与民主的关系?

   现在分析《论列宁》第二和第三个结论。

   1. “必须用广泛的政治参与原则代替列宁的集中管理和有限参与理论”吗?该文第二个结论写道:“‘回到’列宁是什么意思?列宁的第一个重大政治发明是党的集中领导,这是根据沙皇俄国的国情制定的,是组织社会力量夺取政权和镇压反革命的政治工具。列宁强调党在政治组织、管理和教育中的领导作用是正确的。现在,制定思想政策指导政治行动仍然是一项主要任务。但是,《怎么办?》里的思想在当前情况下是不完备的:只依靠社会主义报纸进行宣传是不够的。必须对列宁进行修正。交流必须利用电子社交媒体新技术。政治组织、沟通和领导不能被自发的力量所取代。必须用广泛的政治参与原则代替列宁的集中管理和有限参与理论。”

   上述第二个结论存在两个误论:其一,认为“《怎么办?》里的思想在当前情况下是不完备的:只依靠社会主义报纸进行宣传是不够的。必须对列宁进行修正。交流必须利用电子社交媒体新技术。”对列宁《怎么办?》一文的质疑是奇怪的,因为作者不是针对列宁的全部相关论述,而只是针对一篇文章所说的内容。须知,任何人在一篇文章中论述的内容都是有限的,况且当时并没有电子社交媒体新技术,怎么以此来要求“必须对列宁进行修正”呢?列宁的全部相关论述当然是主张充分运用一切媒体和宣传教育手段的,至于每个国家和时代的信息传播手段和方式当然也是不断进步的。其二,在列宁理论和实践中,广泛的政治参与原则与共产党及其执政国家的集中管理是相辅相成而不是对立的,因而使用“有限或广泛”参与的词汇来界定都是不清晰的。

2. “社会主义政府首先必须更换国家主要部门(公务员、军队、情报部门、司法机构)的领导人员”有错误吗?该文第三个结论写道:“列宁认为‘常备军和警察’是行使‘国家权力的主要工具’。当考察巴黎公社和镇压十九世纪末期俄国的自发起义时,说资本主义国家通过‘武装人员’、警察、常备军和监狱实施独裁统治是适当的。但认为社会主义政府首先必须更换国家主要部门(公务员、军队、情报部门、司法机构)的领导人员,这一观点是可以更新的。而且,在目前的条件下,列宁思想必须进一步修正。实行社会控制和思想控制的社会化意识形态同样重要。政府、政党、军事、媒体和教育机构中的统治阶级的各个派别更加紧密地结合在一起,都有着相似的敌视社会主义的思想观念。对民主构成威胁的是‘深层国家’,而不是社会主义政府。列宁思想需要更新,以考虑建立一套范围更广的机构,把国家的意识形态机构——大众媒体(包括主要的电视和互联网公司)和教育系统(包括大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96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