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卓新平:“全球化”的宗教及其对中国的影响

更新时间:2022-10-04 19:58:25
作者: 卓新平 (进入专栏)  

  

   谢谢各位领导在百忙之中,尤其是利用周末的时间来关心宗教问题。因为从事宗教研究30多年,使我感觉到宗教问题在中国越来越凸显,而且我们今天的宗教问题跟全球化的背景密切相关,今天面临的很多宗教方面的新问题,现在在理论探讨和政策研究方面应该说还有一些空白,或者说还有进一步思考的空间。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现在很多人从不同的领域都开始关注宗教问题。

   应该说在中国关注宗教问题大致有“三界”,政界、教界和学界。政界主要是从政治的角度来看待宗教问题,对宗教的理论探讨和政策的制定是起着决定作用的,对宗教问题的考量比较慎重,所以我们说政界是一言九鼎,不轻易表态,但是如果有相应的表态的话,应该说是决定性的,政策性的。

   再一个就是教界,一般来说是在教言教,从维护宗教的权益,从宗教自身的弘扬来考量,更多的是从宗教自身内在的角度来看待宗教问题,跟政界和其他的方面是不同的。

   还有一个就是学界,学界应该说是用一种开放的眼光来看待宗教问题,善于思考而且多发议论,但这种议论是不是准确值得商榷。我想今天在这里跟各位领导谈宗教问题,是从学界的角度,我谈这些思想,应该说是仅供参考。我们强调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所以学界讨论宗教应该说各种观点都有,不同于政界,也不同于教界,但是跟他们都有积极的呼应。

   一、全球化社会的文化意义

   首先我想谈一下全球化的社会文化意义。实际上全球化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它是随着人类科学技术、思想发展的积淀而达成的。全球化是20世纪80年代开始被人们所关注的,应该说这是由于航天航空科技的发展。以前大航海时代要一年两年的路程,今天10个小时左右就能解决。再一个是像电脑、网络等信息技术,使整个世界变成一个通透的世界,没有任何遮盖,而且信息是同步的。在这个条件下,在经济方面出现了知识经济,在整个人类发展的方面出现了全球的生态意识。我们看今天从电脑、网络,到现在我们开始讲的云计算的网络世界,实际上是这种全球化意识的基本定型,它使我们的舆论是全球性的,使我们的经济尤其像资金的流动是全球性的。同样的,对各个国家的主权概念,对政治体制,对于文化思想都有一种极大的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考虑今天的问题就不能仅仅局限于一个国度,一个地区,我们必须面对全球化。

   全球化从思想渊源来讲,应该说是源远流长,比如说世界大同的思想在中西方文化传统里面都有。我们中国古代思想中关于大同世界的描绘大家非常熟悉;在西方这种世界一体的思想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期,古罗马是围绕着地中海,跨越亚洲、非洲和欧洲的古代帝国,在这个古代帝国时期就有一句话就叫罗马即世界,这个世界实际上就是地球的意思。到了中世纪的时候,欧洲有一种大一统,不是政治上的一统,它在政治上是分裂的,但是它有一种信仰上的一统,就是天主教的一统天下,欧洲的统一思想可以追溯到中世纪这种天主教的一统。到了近代,这种全球意识在国际上也非常明显,我们知道的《国际歌》,“英特纳雄耐尔”就是国际化的意思。到了现代,由于人类共同生存提出了“地球村——我们共有的家园”,这种社会生态意识都是全球化的重要的思想。这种基本概念应该说是在1944年由西方学者首先提出的,所以我们看到全球化的表述的最早提出不是经济概念,不是科技概念,而是人文哲学概念,从这点我们可以想到,今天全球化背后肯定有一定的政治理念,有一定的价值观。

   在今天中国社会被人接受的是经济全球化,这个经济全球化是以技术全球化、信息全球化为条件,以所谓的开放经济、开放社会为基础,同时出现了一种跨国的组织,像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市场经济出现了世界上统一的大市场,所以我们看到一些跨国公司,形成了所谓的经济帝国。这种情况应该说是我们谈今天全球化的一个经济基础。

   全球化不仅仅是经济全球化,比如说它有政治经济的意义。从科技的全球化扩展到经济的全球化,经济的全球化要有一定的经济规则,这种游戏规则的制定就形成了法律的全球化,就是我们今天谈的国际法、知识产权,甚至海牙国际法庭越来越多地发挥作用。法律全球化面对着政治的问题,所以我们看到今天的政治全球化,尤其是联合国的形成,而且中国在政治全球化中也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文化的全球化的表述在国内是有争议的,但是我个人认为,文化全球化在悄然进行,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比如说文化交流,体育、教育、艺术、音乐没有国界,尤其是中国2008年在北京举办奥运会,这实际上就是一种文化全球化的展示。当然,对于文化全球化的争议,我们可以继续下去,但是文化国际性的流动这种现象我们不能忽视。我们今天谈的文化战略,文化走出去,中国文化的自知、自觉和文化重建等等,都是基于文化全球化这样一种意识。在这个背景下我们看宗教,就到了第二个层面,对中国到底是什么样的影响?

   二、全球范围的宗教以及对中国的影响

   (一)全球范围的宗教

   首先我们看一下现在世界宗教的分布,全世界人口大约是62亿,各种宗教信徒约50亿,占世界总人口的85%,不信教人数12亿。1997年中国人口约13亿,各种宗教信徒大约是1亿,不信教人数12亿,这么一看好像世界上不信教的人都在我们中国了,其实不然。在我们统计这个数字的时候,中国约有1亿人信教,这是周恩来总理50年代在外国客人问他的时候他说的约1亿,这个“约”是大有文章的,并不是固定就一亿。再一个,经过了50多年,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宗教的迅速发展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由于目前权威的数据还是1997年的,这十几年的发展使国外和民间对这个数据开始有一些质疑,也开始进行了一些调研。最为典型的是华东师范大学有一个“中国人的精神信仰生活取向”的课题,由研究宗教学的专家在全国组织了将近5000个采样,根据这些采样,得出的结论是中国目前大约有3亿人信教,因为不是国家统计认可的数据,没有正式发表,但是在成果鉴定会上跟媒体说了,《中国日报》进行了英文报道,这个报道在海外影响非常之大,同时对我们的上层也有所震动,意识到必须重新对待中国信教人数到底是多少的问题。

   美国有一个大学以研究宗教社会学著称,他们通过一个项目开始委托国内民间的一些学者做了一些调研,他们有七八千份的采样,他们计算的结果也是今天中国大约有三亿左右的信徒。但是这个采样刚出来他们就发现了问题,比如说他们对伊斯兰教的采样是平均采样,没有考虑到中国穆斯林是集中在西北地区,他们只说有几百万穆斯林,实际上中国的穆斯林有两千多万。这个研究也没有公开发表,但是在学术圈子中已经被大家知道。基于这样的情况,我们这几年在有关部门的支持引导和参与下,对全国的宗教进行了一些调研,但是我们的重点是对于基督教进行的调研,基督教在社会上比较受关注,今年我们第一次把我们的基督教调研的情况向世界上发布。

   基督教是世界第一大宗教,信徒有22亿人,占世界人口34%,分布在世界上251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天主教最多,是12亿,新教是7亿,东正教是3亿。伊斯兰教位居第二,穆斯林有13亿,占世界总人口的18%。第三大世界宗教是佛教,实际上佛教的人数仅有3.5亿,占世界总人口只有6%,从人数上说不是第三大宗教。被称为第三大宗教的是印度教,由于印度人口比较多,现在有8亿印度教信徒,所以前几年我到印度访问,印度的学者告诉我在不远的将来印度的人口将超过中国,所以印度教的人数也会增加。此外,各种新兴宗教在20世纪突飞猛进,人数也会增加,大约有1.3亿,这是一个世界宗教的全貌。

   2000年8月28日在联合国总部召开了世界宗教与精神领袖千年和平峰会,我作为学术顾问参加了这个会。在世界宗教领袖峰会上有这样一个会标,中间是联合国会标,周围13种象征符号代表各种各样的宗教。在这个研讨会上也有儒教的代表团,是由香港和海外华人组成的,当时有两个代表,一个是香港的孔教学会的会长,另一个是海外华人原哈佛大学的教授杜维明。这个会标以这种象征符号的方式来代表今天宗教存在多元的态势。应该说这些宗教绝大部分都对中国多多少少有一定的影响。但影响有不同的层面,印度教相对而言影响比较少一点。我们到泉州看,它有古代印度教曾经传入中国的遗迹。在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我们有印度教礼拜的场所,当时印度方面的人向我们组委会抱怨,说你们有宗教场所,但是没有派神职人员。我方回答说中国没有印度教,神职人员由你们印度自己派,但是印度教的教派非常多,哪派的神职人员来主持宗教礼仪他们也说不好。在国际化、全球化的发展中,印度教作为印度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主要的宗教信仰,应该引起我们的关注。

   锡克教应该说在南亚次大陆对当地社会的政治经济的稳定都有相当的作用。我们看到印度锡克教跟印度教的矛盾曾经使印度社会出现种种动荡不定的局面。

   神道教是日本的主要宗教,在日本,信教的人数大于日本的人口,日本人一个人有时候信几种不同的教,但主要的宗教是神道教。尤其是在二战期间,日本神道教对日本军国主义曾经产生很大的影响。日本民族把神道教作为他们的民族之魂,所以我们看到很多的民间社会庆典都是在他们神道教的场所,也就是神社里面举行。

   犹太教应该说是在世界上影响非常之大的宗教,它的人数不多,一千多万人。犹太民族是一个非常杰出的民族,在各个领域都产生了非常杰出的人才,像马克思就是犹太人,科学家里面像爱因斯坦。在经济方面来讲,犹太人也是非常重要的,犹太财团非常有经济实力,在一定程度上犹太人今天还掌握着世界经济的命脉。在宗教上,犹太教对基督教,对伊斯兰教都有非常深的影响。

   中国五大宗教中,道教是中国唯一土生土长的宗教,而道教的发展恰恰是最弱的。我曾经在世界宗教大会上与道教协会的会长闵道长谈,闵道长说我们道教强调道法自然,不可以传教,这样的话它的影响自然不是很大。对中国的道教也应该有所关注,鲁迅说中国文化的根底全在道教,虽然他是从一个批判的角度审视道教,但是在表述中意味深长,值得我们回味。

   基督教应该说是今天世界上最大的宗教,基督教我们称它是西方宗教,但是我们要注意它的根是在亚洲,是在古代巴勒斯坦,就是今天以色列这个地方形成的。后来在罗马帝国成为国教,向西方扩散,提供价值体系,而且是以西方意识形态为主,但是它不强调自己是西方宗教,认为自己是普世宗教。

   伊斯兰教应该说是在阿拉伯文化中产生的,但是它今天涵盖两个文化,一个是阿拉伯文化,再一个是波斯文化,我们知道今天它对伊朗的影响也是非常之大,伊斯兰教在中国的少数民族中也有非常重要的影响。

   耆那教主要是在古代印度,是公元前五六世纪的一种沙门思潮,是跟佛教前后形成的,影响没有佛教大,但是今天在印度还存留下来。

   佛教是在亚洲影响最大的宗教。我们看中国五大宗教中,我个人有一个基本评价,佛教影响是最大的,基督教发展是最快的,佛教对中国社会的影响我们一定要特别关注。

   琐罗亚斯德教曾经传入中国,称为祆教,或者叫拜火教。因为它强调光明和黑暗,这种宗教在今天的伊朗依然存在,在中国和波斯文明交往中琐罗亚斯德教成为非常重要的纽带,在今天的伊朗,作为古代波斯文化的传承还得以保留,但是在全世界影响不是很大。

巴哈伊教是新兴宗教的典范,应该说它的发展是非常迅猛的,它的信徒不多,只有几百万信徒,而且它是从伊朗的伊斯兰教什叶派中分出来的,但是今天它的发展涉及230个国家和地区,超过伊斯兰教,有人把它看作是一种未来的宗教。这个教它强调集体管理,它的宗教场所是灵曦堂,它的建筑非常有特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94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