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晓西:论市场经济的人民性

更新时间:2022-10-01 17:43:26
作者: 李晓西  
“大社会、小政府”这个方针,说到底是相信人民群众在市场经济中能够自己管理自己,能够自己组织好经济活动。这就是市场经济的人民性的充分体现。

   由海南经验引发了人们的思索。这就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到底应该干什么?如何充分发挥人民的首创精神?

  

   四、市场经济的人民性与社会主义的民主性是什么关系?

  

   社会主义民主与市场经济的人民性,各有自己的空间。前者主要是政治问题,或说是政体问题,后者主要是经济问题。前者包括社会主义如何产生政府及其领导人这个问题,后者则论述的是作为市场主体的人民(企业、个人),如何更好地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的问题。民主政体触角不应伸得太远,不能直接干预市场经济的人民性。

   如果以上的判断可以成立的话,社会主义的民主与市场经济的人民性进一步的区别就在于,前者必须诉诸更多的理智,后者则为人民的生活需要所自发形成。大多数人在政治和经济的重大领域中,并不总是专家,而往往会受外界的影响,往往用感性代替理性。正因为如此,在市场经济的人民性分析中,我们看到,在各个历史阶段上,人民从解决近期利益出发,是不自觉地推进市场经济发展。因此,在市场经济人民性不足的时候,需要用社会主义的民主加以启发与弥补。这里体现了市场经济的人民性与社会主义民主性的互补关系。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社会主义民主意识的形成,会大大有助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会有助于人民自觉地发挥创造性。总之,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市场经济的人民性有助于形成社会主义的民主制度,而社会主义的民主进程,也会有助于推进市场经济新体制的建设。

   把社会主义与民主政体对立起来的观点是错误的,资产阶级学者中对此持异议者也大有人在。熊彼特认为:“在适当的社会环境下,社会主义发动机可以按照民主原则运行。”他说:“按某种意义说,民主程序的现代形式和现代机构,正像民主本身的基本原则一样,是资产阶级世界的结构和问题的自然结果。但这不能成为它们应该和资本主义一起消失的理由。大选、政党、议会、内阁和总理仍然可以证明是处理社会主义秩序可能保留下来以便作出政治决定的议事日程的最方便的工具。这种议事日程中将免除所有现时因私人利益冲突和调节私人利益的必要性而引起的项目。”

   民主政体与市场经济的人民性并不是一个东西,有时一致,有时也可能不一致。非民主的政府对市场经济的人民性,并不总是相对立的。有时,政府过多干预有损市场经济人民性,有时,民主也使政府的行政效率受损。但当政府认识到市场经济的人民性并大力推进市场经济时,市场经济人民性就得到更大发展。改革中,有人希望政府处于一种低效状态,以减少干预能力,但低效的管理不利市场发展的后果与政府过多干预是一样的。对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讲,彻底的政治民主应建立在经济充分发展的基础上。丰富的物质条件和普及的教育程度,是现代民主的基础条件。东亚一些国家和地区,其成功的经济都昭示一个朴素的真理:经济发展到一定高度,真正的民主化过程才能顺利开展,民主政体才能一步步建立起来。

   我们知道,社会民主党的社会主义是民主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是在本世纪50年代社会民主党对社会民主主义运动提出的新纲领、新理论的集中体现。其理论上的新特点在于,首先,强调了议会多党制对社会主义的意义,认为这是社会主义民主的最好形式,并认为民主就是目的,而不是斗争的一种手段,不是建立社会主义后将抛弃的东西。其次,他们认为生产资料的公有制已不是建设社会主义的前提,经济中的国家干预如“公共监督”的种种形式,可以达到公有化想要达到的公平分配的目的,可以通过国家控股达到经济社会化的目的。因此,社会主义要限制扩大公有经济的比重,只在有碍公共利益的大企业中才考虑公有化,而且要发挥私有经济的合法的、必要的作用。因此,他们认为社会主义经济是混合经济,部分是公有经济,部分是私有经济。社会民主党还把社会主义的目的定为人类个性的自由发展、正义、平等、废除特权,等等。[3]显然,这种社会主义民主,是完全可以与市场经济人民性相结合的,但其对社会主义民主政体的设计,却不是发展中社会主义当前的任务。

  

   五、讨论市场经济人民性的现实意义

  

   当前,我们正在由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轨,此时讨论市场经济的人民性,绝不是空泛的议沦,而是有很强的现实性的。市场经济的人民性告诉我们,要相信人民群众创造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能力,要把由上而下的改革变成上下结合的改革,要允许探索,允许创新,要时时注意保护人民的利益。

   市场经济人民性的意义,具体从以下几个方面体现出来。

   (一)正确认识向市场经济转轨中的规范化与人民性的关系

   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对新生的市场经济的规范化要求与尊重市场经济的人民性要求是一致的。在向市场经济转轨中,由于没有现成的模式可以照搬,没有先圣先哲事先圈定出的一套规则可用,因此,改革在很大程度上是“摸着石头过河”,是大胆前进、小心探路的过程。正因为如此,我们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些差错,会走一些弯路。换言之,破旧立新中出现的新经济系统,往往是不够规范的,是需要不断调整的。如果我们不提出规范市场经济秩序的要求,经济改革就会长期在缺乏法规保护的条件下进行,改革的成果就不能真正得到巩固。但另一方面,如果不在承认和尊重市场经济人民性的基础上搞规范化,我们就会脱离群众,脱离现实,就会成为少数人闭门造车,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只“车”,只有上下结合才能造得出来。

   解决好市场经济人民性与规范化的矛盾在当前具有重大意义。1992年以来,在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后,全国掀起了改革的新高潮,人民意气风发地创造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多年来被当作资本主义的东西,如股票、房地产、民间金融等,都从下而上地搞了起来,但同时,也出现了相当多的新问题,其中一个重大问题就是不规范的问题。如何看待形势,如何对待群众,成为一个关系到改革成败的大问题。正是在这个问题上,在这个关键时候,我们有必要强调把市场经济人民性与规范化相结合,既要保护人民进行改革的可贵热情,又要不断把自发产生的事物纳入法制轨道。纠偏而不是压制,整顿秩序不是否定改革方向,这里要求把握好二者关系,掌握好政策的分寸,要求多一些辩证法,少一点形而上学。

   解决好二者关系不仅仅是一个短期的任务,也是一个长期的任务。市场经济的最伟大的创造者是人民,人民根据现实生活的需要,不断地推进着市场化改革的进程。规范化是在人民创造的基础上进行的,同时,又不断升华了人民的创造,巩固了人民改革的成果。二者将在一个较长时期中相互作用和影响,相互促进,相互制约。二者“磨合”过程的结束,将意味着新的市场经济体系的形成,新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形成。

   (二)关于经济改革中人民财产的重新分配问题

   在当前经济改革中,我们要保护人民的经济利益,这不仅仅是让人民在改革中提高生活水平,而且,还要使40年积累起来的国有资产(即全民财产)得到有效的保护。国有资产损失、流失或被少数人侵占,都是对人民利益的损害。这一点,我们认为是将计划经济中的“为人民性”转变为市场经济的“人民性”的重要方面。

   为此,我们应当在以下几个方面采取有力的措施。

   一是在国有资产股份化改革中,要防止把国有股份压低,防止少数人把全民的财产化为已有。国有企业发展到今天,其资产是由全国人民的投资发展起来的,是由企业全体职工劳动创造出来的。国家控股代表着全民的利益,而且,国家股今后也将通过一定的形式受到人民的监督。国家土地也是全民的财产,不能划为各地政府的财产。出让国家土地必须价格合理,通过协议方式的低价转让土地,损害了国家利益,也损害了人民的利益。

   其次,我们要反对把权力转化为资本。在向市场经济的过渡中,有些手中掌握有一定权力的人,趁机以权谋私,利用职权为自己捞取金钱。通过权力攫取金钱是有损人民利益的。因为,权钱交换给少数人提供了优惠,造成了市场经济中竞争的不平等,甚至造成子对法律的破坏;同时掌握权力的人之间产生极大矛盾,少数违法违纪者大发横财,忠于职守的人却清贫如洗,这就会瓦解权力的合法基础,最后导致权力由腐败走向崩溃。权钱交易双方都将在国民收入分配中获取较大份额,这是以多数人收入减少为代价的,是对人民利益的损害。

   有些人认为发国家财的少数暴发户虽然是从国家墙上“搬砖”,但个人消费总是有限的,毕竟会为国家做贡献,而这是向市场经济过渡中不可避免的“原始积累”过程。有些人甚至公然讲,通过金钱买下执政党,是走向市场经济的必然代价,也是最优选择。我们认为,这些损害了人民利益的理论,是不能为多数人接受的。如果市场经济就是以损害多数人利益为代价的经济制度,我们就宁肯不要这种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本质上是具有“人民性”的,“反人民性”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的特征,而是少数人为谋取私利的理论“黑旗”。

   (三)“主人公”地位问题

   在市场经济中,作为劳动人民主体的工人、农民地位是否在下降,市场经济中的“人民性”是否主要是交换与消费领域中的自主权,而不是生产领域中的“人民性”?非也。首先,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工人和农民的地位将定位在合理的位置上。文化大革命中对工人、农民的地位名抬实贬,这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也不符合生产力发展的要求。按工人、农民在生产力中的作用,而不是从革命的政治的角度来给予评价,才能真正体现出市场经济的人民性。其次,工人与农民在交换与消费领域中的自主权的大大增加,这也是肯定的。但在生产领域中,工人、农民的自主权也并没有失去其应有地位。中国农民通过联产承包责任制,有了生产自主权,这是事实。工人阶级通过企业改革,有了对工作选择的相对自由,有了竞选担任企业领导的机会,有了属于自己的一份股份,有了多劳多得的分配制度使自己更能“凭本事吃饭”,这一切,都说明工人在生产中有了更多的权利。

   有些人之所以认为在搞市场经济中,工人阶级地位要下降,是针对知识分子和企业领导人的地位上升而提出来的。但这是一种十分有害的想法。知识分子与工人阶级本来就不是对立的范畴,姑且不说政策规定“知识分子属于工人阶级”,工人本来可以通过学习成为知识分子,工人由劳力者成为劳心者,或说成为“白领”,这是社会发展的趋势,是我们通过努力要尽快实现的。至于说,企业领导作为企业家阶层,也属于工人阶级的大范畴。尽管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经常发生矛盾,但从阶级属性上把二者对立起来是极为有害的。除了国有企业的领导与工人不应如此划分,即使是私营企业,劳资之间也不仅是利益的冲突,更有共同创造企业财富和社会财富的一面。过去,我们否认了这一条,结果,使生产力长期落后不前,这个教训应吸取。当然,国家有责任来解决劳资矛盾,有责任保护工人,因为,我们绝不否认资本对劳动存在剥削的一面。

  

   自评《论市场经济的人民性》

  

   1992年以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成为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中国经济改革走向了新阶段。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公认是政府主导性,但是,人民在创造新经济体制中处于什么地位呢?近几年,在市场经济发展中,确实出现了人民的创造性与政府规范化之间的矛盾,这是引发本文的最初动机。本文认为市场经济是人民自己创造的经济,  因此,一方面市场经济具有广泛民主性,是合理的体制;另一方面,也说明政府在主导改革时,要尊重人民对新经济体制的创造。同时,文中也表露出对公有财产重新分配中出现的不公平问题的担忧。

   本文是从政治与经济结合角度,论述市场经济的文章,与我其他的经济学论文相比,有些不同的特点,请读者自己来感受好了。论文是原组织编写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论》一书中的一章。本文是由《天津社会科学》1994年第3期发表的。

  

   注释:

   [1] 《毛泽东选集》第5卷,第364页。

   [2] 廖逊:《小政府大社会》三环出版社1991年版,第7页。

   [3] [南]布兰科·普里比切维奇:《社会主义是世界进程》,新华出版社1984年版,第34l—350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88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