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慧卿:南京市现代医疗卫生体系的初步建立

——中共新区接管后工作重心从乡村向城市转移的一个侧面

更新时间:2022-09-29 09:31:43
作者: 张慧卿  

   内容提要:1949年后,接管新区的大中城市,是党的工作重心由乡村向城市转移的重要标志,也是中共建政初期面临的是否有能力治理国家的严峻考验。当年5月南京解放后,新生的南京市人民政权遵照中共中央和华东局的指示,很短时间里就初步建立了城市现代医疗卫生体系。这是贯彻中共中央紧紧以经济恢复为中心,全面开始管理与建设城市的一个案例。

   关 键 词:现代医疗卫生体系  接管南京  医疗社会史

  

  

   新中国成立之初,接收与管理新区大中城市,是党的工作重心由乡村向城市转移的重要标志,也是对中国共产党人治理能力的严峻考验。在各大中城市,面对国民党当局留下的烂摊子,为了发展生产和维护人民健康,新生的南京市人民政权立即着手建立现代城市医疗卫生体系,取得了显著的成就。从现有研究成果看,有关新中国成立初期医疗卫生方面的研究,多集中于农村医疗卫生领域,而对城市医疗卫生体系的建设少有论及。①

  

   南京是国民党的统治中心和人口超过百万的大城市,国民党当局曾集中大量人力、物力用于南京医疗卫生的建设,相对于全国绝大多数城市的落后状况而言,其医疗资源和公共卫生工程的建设还是稳居全国前列的。但是,除了满足国民党特殊统治集团的需要之外,南京市的医疗卫生水平远远不能保障民众的医疗需求。除了相关权力部门和特定官僚居住社区之外,城市卫生环境十分恶劣,天花、霍乱、结核病、血吸虫病、回归热、钩虫病、丝虫病等各类传染病频发,市民的健康质量低下。据1935年南京市生命统计数据,男女人口在初生时死亡概率各为0.1669及0.1803,生命质量远远低于新西兰、美国、英国等欧美国家;②因此,南京城市的接管工作“极其复杂浩繁,执行好坏影响极大”。③为把南京从一个畸形的、半殖民地消费性城市建设为属于人民的新兴城市,④人民政权依靠工人阶级,着力于建设面向群众的现代城市医疗卫生体系。这个体系的初步建立,不仅对全国其他接管城市起着示范效应,还具有重要的军事政治意义。在这个视角下,本文系统考察了新中国成立初期⑤,即从南京解放之日起至1956年1月(即中共中央提出《1956-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修正草案)》前),中共建立南京市现代医疗卫生体系的过程及其价值。

  

   1947年以后,中共的军事斗争进入了推翻国民党政权、建立新中国的历史阶段。在走向全国胜利的过程中,大中城市的接收与管理是中共的工作重心从农村向城市转移的重要标志,也是中共学习管理国家的全新课题。

  

   1949年3月13日,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决议指出:“从一九二七年到现在,我们的工作重点是在乡村,在乡村聚集力量,用乡村包围城市,然后取得城市。采取这样一种工作方式的时期现在已经完结。从现在起,开始了由城市到乡村并由城市领导乡村的时期。党的工作重心由乡村移到了城市。”“必须用极大的努力去学会管理和建设城市。”⑥“从我们接管城市的第一天起,我们的眼睛就要向着这个城市的生产事业的恢复和发展”,⑦全心全意地依靠工人阶级,“一步步地学会管理城市,恢复和发展城市中的生产事业”。“只有将城市的生产工作恢复起来和发展起来了,将消费的城市变成生产的城市了,人民政权才能巩固起来”,城市其他工作“都是围绕着生产建设这一个中心工作并为这个中心工作而服务的”。⑧

  

   1950年12月21日,为使各省、区领导机关加强对城市工作的领导,中共西南局在全国率先召开城市工作专题会议,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系统讨论如何管理和建设城市的工作会议。1951年1月8日,西南局在给中共中央的有关城市工作会议的报告中指出:“管理和建设城市中最中心的问题是管好工厂、发展生产的问题,而如何依靠工人,则是管好工厂、发展生产的关键,也是管好城市的关键。”⑨中南局在报告中指出,在管理城市、建设城市中确定依靠工人、团结职员、搞好生产的总方针,“不仅解决了今后必须加强城市工作的领导,以期使城市工作和农村工作、使工人和农民、使工业和农业紧密地联系起来,而不至有城乡脱节的危险;解决了在城市工作中必须依靠工人,只要依靠了工人,做好了工人和其家属的工作,就解决了城市中最大的问题”⑩。中南局有关城市工作会议的报告,得到中共中央的充分肯定,1951年1月22日,毛泽东对中共中央西南局关于城市工作的政策和方针作出复示,认为“方针正确,成绩很大”,要求各中央局根据西南局的做法部署城市工作。

  

   随着国家工业建设的开展,工业建设与城市发展因缺乏统一整体规划而“建设单位各自为政,分散建筑,造成了建设中的盲目、分散、混乱的现象”,严重影响了城市工业建设的发展。为此,1953年9月4日,中共中央接受中共江南局有关城市建厂的建议,作出“为适应国家工业建设的需要及便于城市工业建设比重较大的城市更应迅速组织力量,加强城市规划设计工作,争取尽可能迅速地拟订城市总体规划草案,报中央审查”(11)的指示,以解决“城市建设为工厂企业服务,为劳动人民服务”的问题。

  

   1954年8月11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指出,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共中央及各级党委为把为统治阶级利益服务的旧城市改造成为劳动人民利益服务的新城市付出很大的努力,“从一九五○年到一九五四年的五年中,国家一共支出了十万多亿来修建公用事业和改善环境卫生”;(12)并指出,在往后的城市建设中,应继续贯彻重点建设城市的方针。社论还指出,遵循着社会主义城市的建设方向,按照社会主义城市的标准改造旧城市、建设新城市,把它们建设成充分反映劳动人民利益的完全新型的城市,是社会主义城市的基本特征,是中国共产党坚定不移的奋斗目标。在城市建设中,中国共产党将始终遵循社会主义城市建设的原则,坚持重点建设稳步前进的方针。“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城市所赖以发展的物质基础可能是工业、运输业、卫生疗养事业、文化教育事业,也可能是行政管理机关的聚集以及其他等等。但是,其中最重要最基本的乃是工业。只有工业发展了,才能带动交通运输业、文化教育事业等等的发展,也才可能出现主要为这些事业服务的城市。因此,社会主义城市的建设和发展,必然要从属于社会主义工业发展的速度来决定。这个客观规律是决定我国城市建设方针必须是重点建设、稳步前进的根本原因。”(13)社论再次强调了城市建设的其他工作都必须服务于工业生产这一中心项目展开。

  

   中共从七届二中全会起,就开始探索如何管理和建设城市。中共中央连续出台了几个关于城市管理与城市建设的方针政策,强调要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一切工作安排围绕国民经济发展开展。为此,中共中央及各级党委始终围绕面向工农兵、服务国民经济发展的原则开展城市医疗卫生工作。

  

   第一届全国卫生会议筹备期间,中央卫生部拟定《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工作方针与任务草案》,《草案》明确表述卫生工作应服务经济发展的原则,认为经济建设将成为中国人民奋斗的总目标,“为了保证生产建设的有生力量,完成经济建设的伟大任务,现在如何医治旧统治所留给人民在健康上的创伤,如何保障劳动者健全的劳动力,成为卫生部门必须首先解决的重大问题,也是获得解放后广大人民切身利益的要求”,城市卫生工作应“以工矿、交通、运输业中的防治疾病为主”。(14)

  

   关于卫生工作与经济发展的关系,国家重要领导人朱德同志先后在第一、第二届全国卫生会议上作出论述。他在1950年8月召开的第一届全国卫生会议上指出,“当前卫生工作的任务,是保卫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的顺利进行,贯彻为群众服务的方针”;(15)在1953年1月第二届全国卫生会议上再次强调:卫生工作要“依靠广大群众贯彻预防为主的方针,为保证国防、经济、文化建设而努力”(16)。

  

   1953年12月,第三届卫生行政会议在北京召开。该会议提出“今后卫生工作应首先加强工业卫生和城市卫生工作”,认为工业卫生工作是“保护和增进工人的健康、提高劳动生产率,保证国家经济建设的顺利进行的重要措施之一”,各地应逐步建立与健全以工厂和矿山为单位的卫生基层组织,实现政府卫生部门对工业卫生工作的统一管理,加强对工业的卫生监督。(17)1954年5月,在北京召开的首届全国工业卫生会议上,再次讨论了卫生工作如何为国家在过渡时期的总任务和国家社会主义工业化服务的问题,提出了工业卫生必须在党的统一领导下进行工作,面向生产、为生产服务的原则。(18)南京解放之初的卫生工作就是依照上述政策和指示展开的。

  

   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根据华东局“对新收复的人口在五万以上的城市或工业区,均应实行一个时期的军事管理制度”的指示(19),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以下简称“军管会”)于当月28日成立,作为“军事管制时期的最高权力机关,统一全市军事、民政等管理事宜”。(20)5月1日,中共南京市委成立;10日,南京市人民政府成立。市政府所属包括市卫生局在内的各机关也相继成立。其中,卫生局“负责全市医药卫生管理及各项卫生行政工作”,下设医政、保健、环卫等科室,执掌全市医疗机构及城市环境卫生事务。

  

   根据中共中央与华东局“各按系统,原封不动,自上而下,先接后分”的指示,“市府各局之接收与有关部门先行统一接管,但保持一切原有建制,与接管部门合并办公”(21)的预案,华东局《关于接管江南城市的指示》中提出的“按照系统、原封不动、整套接收、调查研究、逐渐改造”的接管方针,及“军管会入城后应首先注意恢复电力供给(使一切市政工业能够继续工作),迅速解决金融物价问题(使商人敢于开市做生意),迅速恢复交通秩序(可利用旧有警察徒手站岗),迅速接管各公营企业与公共机关,并注意防火消防工作与城市卫生工作”的指示,(22)军管会迅速实行了全方位的接管。

  

   解放前的南京,是一个典型的官僚消费型城市,“在这里有庞大臃肿的国民党官僚机构和庞大的非生产的消费人口”,“南京的工业生产基础十分贫弱,在120万人口中,真正产业工人只有2万左右;城郊农民约30万,农业也遭很大破坏”,(23)城市改造难度远远超过其他城市。为把过去帝国主义、买办官僚剥削压榨中国人民的旧南京改造成国内生产与为中国人民服务的新南京,把过去畸形发展的旧南京改造成真正健全繁荣的新南京,新生的人民政权制定了建设新南京的方针,即全面贯彻中共华东局将为国内生产、为中国人民服务作为一切企业生产的方针与方向的指示,将在可能与必要的条件下大力气去恢复与改造生产作为最切要的工作。(24)为配合城市中心任务的开展,中共对旧政权医疗卫生体系的接管与整顿,也以逐步建立满足人民群众需求的医疗体系建设为方向。

  

南京被接管前,存在教育、联勤、市政和中央机关四个卫生系统,根据接管方案,教育系统卫生机构由文化接管委员会接管,联勤系统卫生机构并入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市政和中央机关两个系统的卫生机构由军管会政务接管委员会卫生部(25)负责。(26)军管会卫生部采取行政手段与发动群众相结合的方式接管南京旧有卫生机构。(27)至1949年6月,军管会卫生部接管了原国民党军事系统的八家医院,以及原国民政府、原南京市政府、相关教育机构的医疗卫生机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835.html
文章来源:学海, 2021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