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节:也谈靖本

更新时间:2022-09-26 14:33:10
作者: 梅节  
是根据甲戌本第十三回批语,这可能性极小。严格说,甲戌本十三回作“芹溪”,只是孤证。雪芹既有“芹圃”之字或号,我们怎么知道“芹溪”不是雪芹的弟弟呢?而且也不能排除有误字。李同生先生说靖批之伪造“得助于《红楼梦新证》”[10]。恰恰相反,周先生的《红楼梦新证》是否定“芹溪”为雪芹之别署的:

  

   甲戌本《石头记》第十三回末脂批,有“因命芹溪删去”一语,有些人以为“芹溪”是雪芹又一别署,犹“梅溪”之例。我疑心“溪”字或可能是“悉”字之写误,未必即“芹溪”连文为名也。[11]

  

   像周先生这样大红学家不敢据一孤证定“芹溪”为别署,毛国瑶敢据甲戌本一条批语便给雪芹起一个新号?周先生新版《新证》据张宜泉《春柳堂诗稿》改正了自己的看法:“芹溪、梦阮,盖皆雪芹移居西郊以后的新别署”[12],这无疑是正确的。甲戌独批加宜泉诗,证雪芹晚年号“芹溪”还不够有力,加上靖批则成铁三角。

  

   雪芹晚年更号“芹溪”,知道的人可能不多。畸笏知道并使用这个新号,说明他和雪芹关系较近。张宜泉是他居西山后认识的朋友,自然知道。雪芹更号“芹溪”,反映他晚年皈依佛法的思想趋向。中国南宗六祖慧能大师在韶州曹溪宝林寺演法,禅风远播,法乳滋天下。柳宗元《曹溪第六祖赐谥大鉴禅师碑》:“凡言禅,皆本曹溪。”[13]无可讳言,《红楼梦》有浓厚的色空思想。第二十二回就讲到慧能作偈、五祖传钵的故事。在历尽尘世种种悲欢离合之后,曹雪芹在《红楼梦》结尾送贾宝玉遁入空门。至少他认为,这是逃避平庸的最后一条路。根据笔者的考证,《红楼梦》的后三十回,是搬到西山以后写完的。雪芹原名曹霑,字芹圃,可能来自上辈(采周汝昌先生说),寄望采芹折桂,光宗耀祖。但到中年,功名之念已灰,自称“雪芹”。晚号“芹溪”,则欲借曹溪一泓水,涤去尘垢,观照万境皆空。从畸笏两条批语使用“芹溪”之号,可证靖批绝非假造,绝难假造。

  

   三、“何本”“有成”,牵涉《红楼梦》是否成书

  

   靖本有一条“泪笔”的批语,单独写在一单页纸片上。从上有“夕葵书屋石头记卷一”“卷二”字样看,大概是靖本原藏主从夕葵书屋本《石头记》上过录的。卷一只一条,别卷可能不止一条或一条都没有。这条批语不见于毛辑150条批语。据说是靖应鹍后来在《袁中郎集》中翻出来的。原来可能粘在或夹在靖本《石头记》里面,后来脱落于此。文字与甲戌本第一回的“泪笔”批语稍有不同:

  

   此第一首标题诗。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常哭芹,泪亦待尽;每意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脂一芹,是书有□(此为一草体字,俞平伯定作“幸”,陈庆浩定作“成”)。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原矣。甲申八月泪笔。

  

   “一脂一芹”,甲戌本作“一芹一脂”;“是书有□”作“是书何本”;“甲申八月”作“甲午八日”。俞平伯在《记“夕葵书屋石头记卷一”的批语》中做过分析比较。[14]俞去世后,近年打假派指这条批语是毛君为俞平伯的雪芹卒年“壬午说”,脂砚、畸笏“二人论”度身订造[15],甚至暗示就是俞平伯一手炮制的。[16]这当然是胡说。如果不抱成见,任谁都会承认,“甲午”变“甲申”比较不利于“壬午说”,有利于“癸未说”。因为“泪笔”的悼亡,越靠近雪芹大丧之期越显真实。问题出在倡此论者所作的解释欠圆通,如甲午距壬午十二年,时间过久,所以误记一年。又编了许多美丽动人的故事将这十二年填满,做老婆啦,守寡啦,整理遗稿加评啦,等等。及靖抄“泪笔”出来,统统都变成违章建筑。“宝湘姻缘”,本实证派红学的招牌货,七宝楼台如何拆得?经过一番犹疑和挣扎,终于咬紧牙关:区区没错,是你作假!笔者曾说过,想象力太丰富的人不宜做研究工作,并不是说玩笑话。

  

   真正得益夕葵书屋《石头记》“泪笔”批语的是“甲申说”。“甲申说”对“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的批语重新作了解读,改变这条批语结构,“壬午除夕”只作署年,而根据敦诚、敦敏、张宜泉的挽吊之诗,将曹雪芹卒年定于甲申春。笔者《曹雪芹卒年新考》也采用靖抄“甲申八月泪笔”的批语,但只是作为辅助性证据[17],二敦挽诗已足够说明问题。

  

   其实,夕葵书屋本这条批语,值得注意的不仅是“甲申八月”四字,还有“是书有□”四字。甲戌本作“是书何本”,俞辑正“本”为“幸”[18],可通。拙作《曹雪芹卒年新考》从之。且细察这条批语的影印照片,“有”字下那字似乎沾过水,有点漾化[19],像“幸”字,不大像“本”字。但也像草书“成”字。陈庆浩先生《新编》不从俞辑作“幸”而作“成”[20],现在看来更接近原批。其实,不仅“本”字,“何”字、“有”字也是误字,应作“可”字。“可”草书类“有”,古书二字常混。庚辰本第二十五回畸笏朱笔眉批“花袭人有始有终”,下“有”字即类“可”。笔者校《金瓶梅词话》,“有”误“可”有三例,“可”误“有”有一例。至“可”“何”则形、音皆近,更易混讹。

  

   从“泪笔”批语的结构看,作“是书可成”比“是书何幸”“是书有幸”,更能准确表达原批强调的意思:

  

   1.针对第一首标题诗之“一把辛酸泪”,此批前置部分强调“此书”“哭成”。

  

   2.雪芹去世,痛感此“书未成”。

  

   3.无可如何中转而望造化主再生一芹一脂,则“是书可成”。

  

   雪芹之逝,“泪笔”的批者感到最可惜的就是《红楼梦》未最后完成。这条批语向我们强烈传达一个信息:红楼“书未成”。

  

   但《红楼梦》真的未成书吗?脂砚与畸笏存在明显的意见不同。

  

   我们看第二十一回庚辰本夹批(有正、王府本异文注括号内):

  

   宝玉之情,今古无人可比,固矣。然宝玉有情极之毒,亦世人莫忍为者,看至后半部,则洞明矣。此是宝玉三大病也。宝玉有世人莫忍为之毒,故后文方能(有)“悬崖撒手”一回。若他人得宝钗之妻,麝月之婢,岂能弃之而而(为)僧哉!玉一生偏僻处。

  

   脂砚是个俗人,并不真正了解曹雪芹,这是一个例证。刘心武先生谓古板正经的贾政能和猥琐阴毒的赵姨娘“不离不弃”,以其“下体可取”。有人硬把脂砚塞给曹雪芹做“新妇”,不知到底有什么可取。但这个幸运儿看过《红楼梦》的“后半部”即“后三十回”,看过“悬崖撒手”一回,看过宝玉出家后,甄宝玉“送玉”——将那块凤姐扫雪拾回、在尘世经历富贵炎凉的石头送回大荒山的情节;看过最末的“情榜”。雪芹后三十回大概完成于戊寅、己卯间,脂砚四阅评过的己卯、庚辰定本,其中不少双行夹注提到后三十回的情节。曹雪芹确实已向以脂砚为首的原宗学贵族子弟那个小圈子交了货。这个意义上,《红楼梦》是完成了。

  

   但是畸笏叟没有看到全部书稿。庚辰本第二十五回眉批:

  

   叹不能得见宝玉悬崖撒于(手)文字为恨。丁亥夏畸笏叟。

  

   甲戌眉批无“能”字、“丁亥夏畸笏叟”六字,“于”作“手”,“宝玉”作“玉兄”。

  

   这里有必要谈谈脂、畸是一人是二人的问题。打假组的李同生先生信奉脂、畸“一人论”,相信周汝昌证“一人说”的四例是“塞得乾坤不透气”的客观真理。他说:“研究《红楼梦》者都知道,从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等实有的《红楼梦》抄本上,找不出这类足以证畸笏绝不可能是脂砚的反面证据来。”[21]笔者无意扫李先生“一人论”的兴头,但企图靠歪曲事实来诬陷俞、毛,就必须分辨清楚。笔者相信脂砚、畸笏为二人,并非根据靖批,而是根据甲戌本、庚辰本等“实有的红楼梦抄本”。上述两条批语,便是“反面证据”。脂砚在前面卖弄对后三十回的先睹,解读“悬崖撒手”,批评宝玉“偏僻”,抛下娇妻美婢去做和尚;后面畸笏却叹说他没有看过这回文字,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呢?

  

   己卯以后,脂砚已再无批语,壬午却出现畸笏叟,不仅名字不同,对作者称呼也不同,称“芹溪”而不称“雪芹”。畸笏一直关注《红楼梦》的写作,曾建议删“淫丧天香楼”,靖本还有丁丑(乾隆二十二年)仲春一条批语。不过前此评红一直由脂砚主持。及至他接手董理雪芹旧稿,壬午春开评,后三十回已残缺不全。畸笏丁亥夏还提道:“正文标昌(目)‘花袭人有始有终’。余只见有一次誊清时,与狱神庙慰宝玉等五、六稿,被借阅者迷失,叹叹!”“惜卫若兰射圃文字迷失无稿,叹叹。”正因为畸笏不像脂砚看到过完整的《红楼梦》“后三十回”,所以强调《红楼梦》“书未成”。希望雪芹“再出”,完成此书。不少红楼梦研究者都认为“泪笔”是脂砚的批语。恐怕不确,应是畸笏的批语。脂砚看过后三十回的全部书稿,不能说“书未成”。这句话应是畸笏说的。

  

   四、靖批、脂评,乃是一色文字

  

   以上几条靖本批语,都是见于甲戌、庚辰等本。靖批只有个别字、词的不同,这种不同虽含有更深的意义,比原批更合理,但是对怀疑派来说,他们仍认为靖批“依附”脂批,可以根据别本脂批“加工”出来的。靖本有无独立的批语,只见于靖本,确然可信为脂批者呢?笔者这里举第九回靖本的五条批语,让读者比较一下。

  

   第九回“恋风流情友入家塾,起嫌疑顽童闹学堂”,只有正本、王府本有批语,而且其中大部分批语两本是相同的。靖本五条批语则戛戛乎独造,无一同于有正本、王府本:

  

   1.此岂是宝玉所乐为者!然不入家塾,则何能有后回试才结社文字?作者从不作安逸苟且文字,于此可见。(眉批。梅注:疑在“如今宝、秦二人来了,一一的都互相拜见过,读起书来”上。)

  

   2.此以俗眼读石头记也。作者之意又岂是俗人所能知。余谓石头记不得与俗人读。(眉批,与上批隔一行。)

  

   3.安分守己,也不是宝玉了。(眉批。梅注:疑在“宝玉终是不能安分守己的人”上。有正、王府夹批:“宝玉总作此笔。”)

  

   4.前有幻境遇可卿,今又出学中小儿淫浪之态,后又更放笔写贾瑞正照。看书人细心体贴,方许你看。(眉批)

  

   5.声口如闻。(眉批。梅注:疑在“好囚攮的们,这不都动手了么”上。有正、王府夹批:“好听煞。”)

  

据陈庆浩、郑庆山两先生考证,有正本、王府本均源自立松轩本。(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75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