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品芳:谈杨继振藏本后四十回中的十九回原抄正文

更新时间:2022-09-26 14:32:04
作者: 金品芳  

   清代杨继振收藏过的《红楼梦》抄本,1959年春发现,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收藏。这是今人第一次发现的有一百二十回的古抄本。同年6月20日,《文汇报》作了报导,题为《北京发现红楼梦手抄本,后四十回疑非高鹗所续,这个经历百年的抄本正由文学研究所修补即将影印出版》。次日,《光明日报》以《高鹗手定〈红楼梦稿本〉的发现》为题也作了报导。一时南北盛传,令人兴奋。俞平伯先生据《光明日报》的报导,写了题为《略谈新发见的〈红楼梦〉抄本》的短文,发表在6月28日的《北京晚报》上。俞氏在文中写道:“这抄本发见的重要性,不容怀疑。在程高未刊红楼梦以前约两三年,已有全书‘秦关百二’的传说,即已有了百二十回本。从前不过见于记载,传闻之词,现在却看到实物了。我前在八十回校本序言上说:这后四十回,不很像程伟元高鹗做的,至今还是一个谜。这个谜底,快要揭晓了。”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于是,在7月2日召集的鉴别会上,专家们认为:“它究竟是在程高刻本之前还是之后?它和高鹗的关系究竟如何?这些疑问,一时都还无法作出明确的判断。”7月5日,《文汇报》又作了报导,题目是《红学家和版本家共同鉴别,红楼梦抄本发现新疑点,它和高鹗的关系如何尚待分解》。文学研究所和中华书局决定,目下暂缓出版。

  

   至1963年,这部抄本才由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按原文影印发行,定名为《乾隆抄本百廿回红楼梦稿》,并附有范宁同志写的“跋”文。范氏在“跋”中写道:“根据我们的考察,这个抄本是程高的修改稿,可能性最大。……首先,这个抄本提供给我们一个相当完整的八十回脂砚斋的本子。……其次,通过这个抄本,我们大体可以解决后四十回的续写作者问题。……我们看到后四十回也和前八十回一样,原先就有个底稿。高鹗在这个底稿上面做了一些文字的加工。这个底稿的写作时间应在乾隆甲辰以前。……是远在程、高刻书以前的一位不知名姓的人士所续。”

  

   影印本的出版,范氏“跋”文的发表,至今已三十年了。这部抄本产生的时间,究竟是在程、高刻书之前还是之后,它和高鹗的关系又究竟如何,仍是众说纷纭。所以如此,关键在于它的要害部位即范氏所说的后四十回中那个原先就有的底稿,版本面貌未清。这个原先就有的底稿,就是通常所指的后四十回中的十九回原抄正文,即第八十一至八十五回、第八十八至九十回、第九十六至九十八回、第一百零六和一百零七回、第一百十三回、第一百十六至一百二十回的原抄正文。

  

   为了弄清这十九回原抄正文的版本面貌,笔者将它与程甲本(书目文献出版社去年出版的影印本《程甲本红楼梦》)、程乙本(人民文学出版社1964年北京第三版、1973年湖北第十次印刷的直排本《红楼梦》)进行了校核。现将核校的结果叙述于下。

  

   经校核,这十九回的字数,程甲本有十一万七千五百多;程乙本有十一万七千六百多;而杨本的原抄正文只有七万六千三百多,仅是甲本、乙本的近三分之二。这是第一个基本事实。据此,杨本的可能性有四:一是产生于甲本之前,是甲本的底本;二是产生于甲本之后,是甲本的节本;三是产生于乙本之前,是乙本的底本;四是产生于乙本之后,是乙本的节本。

  

   程乙本是在程甲本的基础上“略为修辑”而成,因此,两个本子有一些文字是不同的。有人统计,在这十九回中,不同的有一千八百五十七字,平均每回有九十八字;相异最多的是第一百零六和一百零七回,分别有二百四十一字、二百零三字,相异最少的是第九十六和九十八回,分别有四十六字、四十八字(见《红楼梦学刊》1991年第2辑,第13页)。尽管不同的字数不多,只占甲本、乙本这十九回总字数的1.6%,却给我们提供了识别杨本这十九回原抄正文版本面貌的依据。上述的四种可能性,哪一种是切合实际的,是杨本这十九回原抄正文的真面目,就须以甲本、乙本相异文字为依据,对杨本进行校核,看它是同甲异乙还是异甲同乙,或者说是近甲远乙还是远甲近乙?

  

   经校核,发现的第二个基本事实是:遇甲本、乙本文字相异时,只要杨本上也有这节文字,杨本一般是异甲而同乙的,或者说是远甲而近乙的。这类例句有六百多,而同甲异乙的只有五十多例,现选异甲同乙或远甲近乙的二十五例于下(甲,指程甲本;乙,指程乙本;杨,指杨藏本,据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年出版的影印本《乾隆抄本百廿回红楼梦稿》。例句后括号内的数字,前为页数;后为例句首字的行数):

  

   例一(第八十一回)

  

   甲:贾母道:“你前年害了邪病,你还记得怎么样?”凤姐儿笑道:“我也全不记得。但觉自己身子不由自主,倒象有些鬼怪,拉拉扯扯……”(2213·5)

  

   乙:贾母道:“你那年中了邪的时候儿,你还记得么?”凤姐儿笑道:“我也不很记得了。但觉自己身子不由自主,倒象有什么人,拉拉扯扯……”(1051·11)

  

   杨:贾母道:“你那年中了邪的时候,你还记得么?”凤姐笑道:“我也不很记得了。但觉自己身子不由自主,倒象有什么人,拉拉扯扯……”(932·11)

  

   例二(第八十二回)

  

   甲:闹到梆子下来了(2232·3)

  

   乙:闹到起更以后了(1060·9)

  

   杨:闹到起更以后了(940·10)

  

   例三(第八十三回)

  

   甲:遂吩咐家人预备四乘绿轿,十余辆大车,明儿黎明伺候。(2275·6)

  

   乙:遂吩咐家人预备四乘绿轿,十余辆翠盖车,明儿黎明伺候。(1080·9)

  

   杨:遂吩咐家人预备四乘绿轿,十余辆翠盖车,明儿黎明伺候。(953·9)

  

   例四(第八十三回)

  

   甲:金桂屋里接声道:“我倒怕人笑话呢!只是这里‘扫帚颠倒竖’,也没有主子,也没有奴才,也没有妻,没有妾。是个混账世界了!”(2282·1)

  

   乙:金桂屋里接声道:“我倒怕人笑话呢!只是这里‘扫帚颠倒竖’。也没主子,也没奴才,也没大老婆,没小老婆,都是混账世界了!”(1083·8)

  

   杨:金桂道:“我倒不怕人笑话。只是这里‘扫帚颠倒竖’,也没主子,也没奴才,也没大老婆、小老婆,都是混账世界了!”(955·10)

  

   例五(第八十五回)

  

   甲:那赵姨娘赶忙从里间出来,握住他(指贾环)的嘴,说道:“你还只管信口胡吣,还叫人家先要了我的命呢!”(2315·7)

  

   乙:那赵姨娘赶忙从里间出来,握住他(指贾环)的嘴,说道:“你还只管信口胡吣,还叫人家先要了你的命呢!”(1099·4)

  

   杨:赵姨娘连忙握住他(指贾环)的嘴道:“你还只管信口胡吣,还叫人家先要了你的命呢!”(967·3)

  

   例六(第八十九回)

  

   甲:黛玉笑道:“这张琴……虽不是焦尾枯桐,这鹤山凤尾,还配得齐整……”(2431·3)

  

   乙:黛玉笑道:“这张琴……虽不是焦尾枯桐,这鹤仙凤尾,还配得齐整……”(1154·12)

  

   杨:黛玉道:“这张琴……虽不是焦尾枯桐,是鹤仙凤尾,还配得齐整……”(1012·11)

  

   例七(第八十九回)

  

   甲:薛姨妈来看,黛玉不见宝钗,越发起疑心。(2439·9)

  

   乙:薛姨妈来看,宝玉不见宝钗,越发起疑心。(1158·11)

  

   杨:薛姨妈来看,宝玉不见宝钗,越发疑心。(1015·2)

  

   例八(第九十六回)

  

   甲:贾琏请了安……便说:“有恩旨……命本宗扶柩回籍,着沿途地方官员照料……”(2604·5)

  

   乙:贾琏请了安……便说:“有恩旨……命本家扶柩回籍,着沿途地方官员照料……”(1238·2)

  

   杨:贾琏请了安……说:“有恩旨……命本家扶柩回籍,着沿途地方官照料……”(1087·5)

  

   例九(第九十七回)

  

   甲:黛玉点点头儿,掖在袖里,便叫:“雪雁点灯。”(2630·7)

  

   乙:黛玉微微的点头,便掖在袖里,说叫:“点灯。”(1250·4)

  

   杨:黛玉微微的点头,便掖在袖里,说叫:“点灯。”(1097·5)

  

   例十(第九十七回)

  

   甲:傧相请了新人出轿,宝玉见新人幪着盖头,喜娘披着红,扶着。……还有坐床撒帐等事,俱是按金陵旧例。(2644·2)

  

   乙:傧相请了新人出轿,宝玉见喜娘披着红,扶着新人,幪着盖头。……还有坐帐等事,俱是按本府旧例,不必细说。(1256·4)

  

   杨:傧相请了新人出轿,宝玉见喜娘披着红,扶着新人,幪着盖头。……还有坐帐等事,俱是按本府旧例,不必细说。(1103·6)

  

   例十一(第九十八回)

  

   甲:愁绪三更入梦香(2662·4)

  

   乙:愁绪三更入梦遥(1264·16)

  

杨:愁绪三更入梦遥(1112·11)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75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