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品芳:谈杨继振藏本后四十回中的十九回原抄正文

更新时间:2022-09-26 14:32:04
作者: 金品芳  

  

   例十二(第一百零六回)

  

   甲:贾琏……想起历年积聚的东西并凤姐的体己,不下七八万金,一朝而尽,怎得不痛。(2837·4)

  

   乙:贾琏……想起历年积聚的东西并凤姐的体己,不下五七万金,一朝而尽,怎得不疼。(1342·3)

  

   杨:贾琏……想起历年积聚的东西并凤姐的体己,不下五七万金,一朝而尽,怎得不疼。(1190·1)

  

   例十三(第一百零六回)

  

   甲:凤姐道:“……虽说事是外头闹的,我若不贪财,如今也没有我的事。不但是枉费心计,挣了一辈子的强。如今落在人后头。”(2844·1)

  

   乙:凤姐道:“……虽说事是外头闹起,我不放账,也没我的事。如今枉费心计,挣了一辈子的强,偏偏儿的落在人后头了。”(1345·3)

  

   杨:(凤姐道):“……此时虽是外头闹起,我不放账,也没我的事。如今枉费心计,挣了一辈子的强,偏偏儿落在人后头了。”(1192·4)

  

   例十四(第一百零六回)

  

   甲:除去贾赦入官的人,当有三十余家,共男女二百十二名。贾政叫现在府内当差的男人共二十一名进来。(2852·8)

  

   乙:除去贾赦入官的人,尚有三十余家,共男女二百十二名。贾政叫现在府内当差的男人共四十一名进来。(1348·14)

  

   杨:除去贾赦入官的人,尚有三十余家,共男女二百十二名。贾政叫现在府内当差的男人共四十一名进来。(1198·4)

  

   例十五(第一百零七回)

  

   甲:(贾母)又叫贾赦、贾政、贾珍等一一的分派说:“这里现有的银子交贾赦三千两,你拿二千两去做你的盘费使用,留一千给大太太另用。这三千给珍儿,你只许拿一千去,留下二千交你媳妇过日子。仍旧各自度日,房子是在一处,饭食各自吃罢。”(2866·9)

  

   乙:(贾母)又叫贾赦、贾政、贾珍等一一的分派。给贾赦三千两,说:“这里现有的银子你拿二千两去做你的盘费使用,留一千给大太太另用。这三千给珍儿。你只许拿一千去,留下二千给你媳妇收着。仍旧各自过日子。房子还是一处住,饭食各自吃罢。”(1355·1)

  

   杨:(贾母)又叫贾赦、贾政、贾珍等一一的分派。给贾赦三千两,说:“这里现有的银子你拿二千去,做你的盘费使用,留一千给大太太另用。这三千给珍儿,你只许拿一千去,留下二千给你媳妇收着。仍旧各自过日子。房子还是一处住,饭食各自吃罢。”(1206·8)

  

   例十六(第一百零七回)

  

   甲:贾母又道:“我所剩的东西也有限,等我死了,做结果我的使用。余的都给我伏侍的丫头。”(2868·8)

  

   乙:贾母又道:“我所剩的东西也有限,等我死了,做结果我的使用。下剩的都给伏侍我的丫头。”(1356·6)

  

   杨:贾母又道:“我所剩的东西也有限,等我死了,做结果我的使用。下剩的多给伏侍我的丫头。”(1207·10)

  

   例十七(第一百零七回)

  

   甲:凤姐正在气厥,平儿哭得眼红(2871·1)

  

   乙:凤姐正在气厥,平儿哭得眼肿腮红(1357·5)

  

   杨:凤姐正在气厥,平儿哭得眼肿腮红(1208·9)

  

   例十八(第一百十三回)

  

   甲:众人只顾贾环,谁料赵姨娘。只有周姨娘心里苦楚,想到:“做偏房侧室的下场头不过如此!况他还有儿子的,我将来死起来,还不知怎样呢!”于是,反哭的悲切。(3020·5)

  

   乙:众人只顾贾环,谁管赵姨娘蓬头赤脚死在炕上。只有周姨娘心里想到:“做偏房的下场头不过如此!况他还有儿子;我将来死的时候,还不知怎样呢!”于是反倒悲切。(1424·10)

  

   杨:众人只顾贾环,谁管赵姨娘蓬头赤脚死在炕上。只有周姨娘心里想到:“做偏房的下场头不过如此!况他还有儿子,我将来死的时候,还不知怎样呢!”于是反倒悲切。(1275·8)

  

   例十九(第一百十六回)

  

   甲:(宝玉)看到尾儿。有几句词,什么“相逢大梦归”一句……“这必是元春姐姐了……”(3094·5)

  

   乙:(宝玉)看到尾上,有几句词,什么“虎兔相逢大梦归”一句……“这必是元春姐姐了……”(1458·6)

  

   杨:(宝玉)看到尾上,有几句词,什么“虎兔相逢大梦归”一句……“这必是元春姐姐了……”(1309·2)

  

   例二十(第一百十六回)

  

   甲:贾琏便道:“老爷想得极是。如今趁着丁忧,干了一件大事更好。将来老爷起了服,生恐

  

   乙:贾琏便道:“老爷想的极是。如今趁着丁忧,干了这件大事更好。将来老爷起了服,只怕

  

   杨:贾琏道:“老爷想的极是。如今趁着丁忧,干了这件大事更好。将来老爷起了服,只怕又不能遂意了。……”(1312·12)

  

   例二十一(第一百十七回)

  

   甲:贾环更加宿娼烂赌,无所不为(3132·3)

  

   乙:贾环更加宿娼滥赌,无所不为(1474·10)

  

   杨:贾环更加宿娼滥赌,无所不为(1323·5)

  

   例二十二(第一百十八回)

  

   甲:贾政看了生气,即命家人,立刻送还!(3149·10)

  

   乙:贾政看了大怒,即命家人,立刻送还!(1483·3)

  

   杨:贾政看了大怒,即命家人,立刻送还!(1331·4)

  

   例二十三(第一百十八回)

  

   甲:那贾芸……连日在外又输了好些银钱,无所抵偿,便和贾环相商。(3150·9)

  

   乙:那贾芸……连日在外又输了好些银钱,无所抵偿,便和贾环借贷。(1483·9)

  

   杨:那贾芸……连日又输了几场,便和贾环借贷。(1331·9)

  

   例二十四(第一百十九回)

  

   甲:众人道喜,说是:“宝玉既有中的命,自然再不会丢的,况天下那有迷失了的举人。”(3194·7)

  

   乙:众人道喜,说是:“宝玉既有中的命,自然再不会丢的,不过再过两天,必然找的着。”(1503·5)

  

   杨:众人道喜,说是:“宝玉既有中的命,自然再不会丢的,不过再过两天,必然找的着。”(1349·4)

  

   例二十五(第一百二十回)

  

   甲:(雨村道):“……莫非他有遗腹之子,可以飞皇腾达的么?”(3228·1)

  

   乙:(雨村道):“……莫非他有遗腹之子,可以飞黄腾达的么?”(1519·9)

  

   杨:(雨村道):“……莫非他有遗腹之子,可以飞黄腾达的么?”(1362·12)

  

   这二十五例,尽管乙本和杨本也有些不同,但杨本的整体倾向性是十分明显的,它是异甲而同乙的,或者说它是远甲而近乙的。

  

   还值得注意的是,有人据甲本修改了杨本原抄正文中的一些异甲同乙的词语。经修改,这些文句就变成同甲而异乙了。现举五例于下〔改,即修改;圆括号()中的文字是被删去的文字,尖括号〈 〉中的文字是增补上去的文字〕:

  

   例一(第一百十六回)

  

   乙:众人正在哭泣(1462·6)

  

   杨:众人正在哭泣(1312·6)

  

   改:(众)〈王夫〉人〈等〉正在哭泣(1312·6)

  

   甲:王夫人等正在哭泣(3104·1)

  

   例二(第一百十六回)

  

   乙:将来老爷起了服,只怕又不能遂意了(1464·5)

  

   杨:将来老爷起了服,只怕又不能遂意了(1317·1)

  

   改:将来老爷起了服,(只怕)〈生恐〉又不能遂意了(1317·1)

  

   甲:将来老爷起了服,生恐又不能遂意了(3108·4)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75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