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春学:欧美经济思想史的意识形态谱系(上)

——基于自由主义类型的分析

更新时间:2022-09-26 00:15:56
作者: 杨春学  

   内容提要:本文的主旨在于提炼自由主义的共识,分析和比较自由主义的三种具体历史形态,用它们来识别历代主流经济学派在意识形态类型上的差异;展示这些意识形态类型在经济学中的表现形式,包括与之对应的政策倾向、理论结构及其特设。这些学派都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制度的辩护者,脱胎于各自时代的历史困境。它们的理论既受相应的自由主义类型的影响,本身又是构成这种意识形态的重要组成部分。古典学派和新古典学派以古典自由主义作为经济哲学基础,喊着“自由放任”的口号,赞美私有财产、自由竞争和有限政府,为资本冲破阻碍其自由发展的封建主义和重商主义而摇旗呐喊。信奉新自由主义的经济学派,举着实现“积极自由”的旗帜,力图改革自由资本主义,解决自由巿场内生的贫富悬殊和由此带来的一系列社会经济问题。新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派则力图回归“消极自由”,把批判的矛头对准国家对社会经济生活日益广泛的干预,倡导最小政府,力主“重塑自由巿场”。这些学派都曾对西方社会的政策产生过巨大的影响,但这种影响有其自身的限度,既因为经济理论与政治实践存在天然的差距,也因为理论自身存在内在缺陷。

   关 键 词:意识形态  自由主义类型  主流经济学派  自由资本主义  自由放任  干预主义

  

  

   历史(现实)和意识形态是经济学的主宰。历史决定着经济学家面对现实社会将会提出怎样的时代课题,而意识形态则决定着经济学家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思考这一时代课题。自由主义从其诞生之时起就力图为资本主义辩护,之后发展成为西方社会的综合性意识形态,构成它的个人、社会政治和经济的哲学基础,也就是它的世界观。何谓资本主义?西方学者的定义是: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自由市场经济加上民主政治制度。这就是他们眼中的自由社会。自由市场被视为具有自组织的特性,是自由社会的最根本基础。对自由主义的这一核心思想,经济学家通过对市场机制的讨论而给出了清晰的阐述和证明。在这种意义上,欧美近代经济思想史上历代主流经济学派的思想本身,就是这种意识形态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对于其中涉及的重大政策问题,诸如如何处理市场与政府、效率与公平之间的关系,各个学派之间存在很大的意见分歧。这种分歧与不同时代的主题变换或对同一时代主题的不同理解有直接的关系,但是也与各个学派所信奉的自由主义形态的差异存在密切的内在联系,并获得各自所强调的相应事实、假设和理论结构的支持。因此,以自由主义作为各种主流经济学说意识形态的一种透视镜,可以较好地廓清各种主流经济理论与其自身的意识形态之间复杂的交互关系。

  

   本文要讨论的主要问题是:欧美经济思想史上各个主流学派所信奉的自由主义形态存在什么样的差异?如何识别这类差异?这些差异如何体现在不同学派的经济理论结构和政策建议之中?通过对这些问题的讨论,本文拟说明自由主义的各种形态如何影响作为其信奉者的经济学家之思考,以及这些经济学家的理论结构如何支撑着相应的自由主义形态。这是一个宏大而艰难的问题。限于自己的能力,我在这里只能选择经济思想史中的基础性问题或其中重要但带有“片段”性质的某些内容进行研究。

  

   就我们所获得的中外文献范围而言,尚没有发现把自由主义作为经济思想史中的意识形态谱系之透视镜的较为系统的研究。虽然我们也会看到后文中图2和图3那样的图解,但是,它们都没有对自由主义的具体形态给出较为具体细致的解释和比较,似乎那是不言而喻的。更为突出的问题是,虽然我们在英文文献中可以看到古典自由主义(classic liberalism)、新自由主义(new liberalism)和新古典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之类的研究,例如Merquior(1991),但是,这类研究都没有很好地展示出自由主义的共识,没有对这三种形态之间的差异进行系统化比较。我们之所以花费很大的精力进行这种比较研究,就是为了给后文中图4的谱系分类提供一种坚实的基础。

  

   在这种研究中,我们将遵循马克思(1972:82)的教导:“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社会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

  

   一、意识形态与学说分类

  

   从其诞生之时起,近现代欧美经济学的意识形态就与自由主义存在着密切的内在联系。这种联系在其后的发展过程中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复杂。可以说,基于市场的经济学发展一直与某种自由主义结成联盟。英国历代的主流经济学还与功利主义结成某种联盟。这类关系是多重的,存在于方法论和经济理论的发展、政策争论等多个层次上。因此,自由主义是透视欧美经济思想和学说意识形态的一面良好的镜子,它体现着经济学家的社会哲学与政策理念。

  

   为什么欧美经济学家会倾向于自由主义?这与他们所研究的特定对象(即市场经济的运行)有着直接的关系。乔治·施蒂格勒(George J.Stigler)早就指出,与其他社会科学相比而言,经济学趋向于使它的研究者对自由市场持积极的态度(Stigler,1959)。市场秩序本身就蕴含着一种奇妙的个人自由,它不仅能给予个人自由的空间,而且还会带来社会经济的繁荣。于是乎,欧美主流经济学家不仅颂扬市场制度的优越性,还会高举自由主义的旗帜。但是,对这二者之间的关系以及由此引出的市场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不同时代的主流经济学家的观点有着微妙但重要的差异。尽管这些差异在不断演进,却丝毫没有影响自由主义作为资本主义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的地位。

  

   (一)经济学中的意识形态

  

   熊彼特结合经济学给出了“意识形态”的一个一般性定义,那就是经济学家关于“什么是良好的社会”的认知。这种“意识形态”孕育于经济学家的“愿景”之中。所谓“愿景”,是研究者在研究之初的一系列相关想象的认知,这是一种前科学行为。要想使我们的想法(它指明了研究对象)变得可信,进行科学研究是必不可少的,但它本身并不是完全科学的。我们将这种感觉与前科学分析的混合物一起,称之为研究工作者的愿景或直觉(Schumpeter,1949)。正是这种“愿景”,隐含着经济学家的意识形态,引导着经济学家的选择:基于现实世界是如何运行的思考,选择研究什么样的问题、什么样的研究角度;基于理想的社会经济形态是什么样的思考,选择以什么样的标准提出政策建议;等等。这些“基于”和“选择”,就是经济学家的意识形态,体现着他们的世界观!

  

   如何看待这种“意识形态”?如果没有支撑学者努力工作的愿景,任何科学都不可能出现新的进展。熊彼特指出:通过这种前科学的认知行为,我们获得了科学研究的新材料,拥有了某种要阐明、捍卫和批判的主题,我们的论据和研究工具的存量在这一过程中会增长和更新;因此,尽管意识形态使我们步履缓慢,但是,如果没有它们,我们或许只能原地踏步(Schumpeter,1949)。

  

   在本文中,我们将在重新分析和表述自由主义共识的基础上,把它分为三种历史形态,即古典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或现代自由主义)和新古典自由主义。各个经济学派所信奉的自由主义形态,都可以归入其中的某种类型。古典自由主义在古典经济学和新古典经济学中直接表现为倡导“自由放任”,虽然在新古典经济学派中,对这一原则的“例外”清单不断延长。在信奉新自由主义的凯恩斯主义阵营中,这些“例外”实质上是有待处理的“常态”问题。他们把自由从“消极自由”拓展到“积极自由”,并把社会福利制度作为实现“积极自由”的制度安排。充分就业的政策目标也带有实现“积极自由”之意。新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阵营是把“自由市场”理念作为一种总体性的哲学来思考的,认为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积极自由”。更严重的分歧是,新自由主义者在社会福利、反垄断法律、保护环境法规、工会和消费者权益组织等保护性制度安排中看到的是“自由的实现”,而新古典自由主义者在这些制度安排中看到的却是个人自由的缩小、政府的失败。

  

   本文的重点和难点是:识别自由主义的不同历史形态及其一般观点,并说明这些差异如何体现在不同经济学派的理论结构之中。例如,新古典经济学派用市场均衡论来论证自由竞争会导致资源的最优配置,从而开始对自由放任展开新一轮的辩护。他们虽然原则上仍然倡导“自由放任”,但并没有能够利用其理论为自由放任找到更充分的理由,因为他们的理论及其特殊的假设比其前辈的理论更加清楚地表明自由放任在实践中无法导致这种最优配置。再如,新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阵营的成分比较复杂,涉及众多学派,其内部对“自由市场”的理解和论证也存在严重的分歧(杨春学,2018)。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些经济学家可能通过不同的理论特设而引出带有意识形态的结论。例如,新古典凯恩斯主义通过一般均衡模型定义出市场失灵,而新古典宏观经济学则通过把这一模型拓展为随机动态一般均衡模型而使市场失灵消失于理论视野之中。

  

   当然,除了自由主义之外,经济思想史中还存在其他类型的意识形态。与自由主义相对立的典型是国家主义。历史上,国家主义总是与民族国家意识结合在一起的。这主要体现在重商主义和德国历史学派身上。

  

   (二)基于思想“血缘”关系的分类图解

  

   这种分类主要是基于各种经济思想的相互影响和对传承关系的认识来描述的。保罗·萨缪尔森(Paul A.Samuelson)和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D.Nordhaus)在《经济学》中的分类图,可以视为经济思想史学界对这种分类的一种典型,流行甚广。图1是我们在萨缪尔森和诺德豪斯(2008)分类图的基础上修改和增补而成的。

图1 经济学家谱


资料来源:作者根据学说史通常的学派分类制作。

  

   作为一种思想和政策体系,重商主义流行于1500-1850年间的欧美社会。它对古典经济学的影响可以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重商主义是理解古典经济学的参照物。如果不了解重商主义的思想和政策体系,我们就无法正确地解读古典政治经济学的精神。古典经济学是在对重商主义的批判过程中发展起来的。第二,某些被列为“重商主义者”的学者,例如威廉·配第(William Petty)、伯纳德·曼德维尔(Bernard Mandeville)等,同时也被视为英国古典经济学的先驱。他们提出了古典经济学所继承的某些重要概念和思想。

  

虽然经济思想史学家通常把亚当·斯密(Adam Smith)《国富论》(1776,(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741.html
文章来源:《经济思想史学刊》2021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