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路易吉·津加莱斯:经济学的政治边界

更新时间:2022-09-25 23:59:45
作者: 路易吉·津加莱斯  

   朝着这个方向迈进的第一步是将经济学重新融入社会科学。经济学旨在推导出绝对真理。然而,当我们从历史的角度分析这些真理时,很快就会发现它们随着时间而变化。同样,如果我们在更广泛的地域(例如,欧洲和美国)对它们进行分析,就会发现它们在地理上也有所不同。如果我们从研究机构(私立大学与公立大学)的资金来源分析它们,就会发现它们在这个维度上也有所不同。

  

   如果不研究其他社会科学,最终我们经济学家会无意识地成为这些科学所研究的力量的受害者。经济学家如果没有认真接受这些社会科学的训练,就很难获得更广泛的认识。

  

   朝着上述方向迈进的另一步是更宽容地对待非正统研究。当伊格纳兹·塞麦尔维斯(Ignaz Semmelweis)报告的证据表明用氯洗手可以减少产褥感染时,他的主张因缺乏科学推理而被驳回(Carter and Carter,2005)。用理论拒绝数据(而不是相反)在经济学中仍然很普遍。我们经济学家凌驾于其他社会科学家的优越感加剧了这个问题。经济学对非正统的另类观点的容忍度非常有限,导致了群体思维以及学术文献与现实问题的偏离。

  

   最后,有位著名经济学家曾警告我,一位经济学家永远不应该在非经济学家面前批评另一位经济学家(我直截了当地违反了这条规则)。这显然是某种形式的合谋,旨在强化我们经济学界的权力和地位。然而,这一合谋行为导致的思想垄断会使专家失败的风险最大化(Koppl,2018)。

  

   经济学界更具多样性(不仅在性别和种族方面,而且在社会经济和文化方面)不仅会降低群体思维的风险,还会减少合谋的机会以及随之而来的专家失败。

  

   4.结论

  

   经济学家对政治决策的侵扰已多到了危险的地步。这对民主社会而言是危险的,对我们经济学专业的长期声誉而言也是危险的。根据塔克(2018)的研究,从历史上看,当中央银行获得强大权力时,它们最终都会因为政治反弹(political backlash)而失去权力。除非我们开始把用于分析他人的工具用于分析自己的局限性,否则我们将面临遭受同样命运的风险。

  

   (中国政法大学 黄健栓 译)

  

   注释:

  

   ①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790p0LcgbI.

  

   ②又称完美解决方案谬误,即如果一个方案不完美,就不应该实施该方案。——编者注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740.html
文章来源:比较,2021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