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毅:中美新时代正确相处之道

——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在美国亚洲协会的演讲

更新时间:2022-09-23 22:16:52
作者: 王毅  

  

   中美新时代正确相处之道——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在美国亚洲协会的演讲

   (2022年9月22日15时,美国亚洲协会纽约总部)

  

   陆克文会长,

   女士们,先生们,

   时隔三年再次来到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很高兴再同各位朋友见面。

   这几年来,世界发生了很多大事。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肆虐,全球经济面临衰退危险,乌克兰危机升级延宕。粮食、能源、产供链、气候变化等问题日益突出。

   这几年来,中美关系徘徊在建交后的低谷。两国相互依存的现实被漠视,合作共赢的历史被歪曲,对话沟通的渠道被堵塞,所谓的“战略竞争”正在以危险的方式定义、影响中美关系,给两国人民和世界各国的未来带来巨大的变数。

   显而易见,中美关系的意义早已超出双边,影响全球。国际社会普遍期待中美两国发挥引领作用,承担大国责任,稳定双边关系,推动全球合作。

   去年以来,习近平主席和拜登总统以各种灵活方式进行了多次战略沟通。习近平主席指出,中美能否处理好彼此关系,攸关世界前途命运,是两国必须回答好的世纪之问。拜登总统表示,美中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如何发展将塑造21世纪的世界格局。

   两国元首都认为中美关系只能搞好不能搞坏,都认为中美不应该冲突对抗,都主张两国加强交流合作。拜登总统多次强调,美方不寻求打“新冷战”,不寻求改变中国体制,不寻求通过强化同盟关系反对中国,不支持“台独”,无意同中国发生冲突。世人都期待美方能把这些重要表态真正落实在行动上。

   两个优秀的乐团合作,首先需要指挥家确定共同的基调,同时也需要所有的演奏者按照同一套乐谱,发出和谐的音符。但大家看到的是,美方的团队似乎拿了两套乐谱,并没有把领导人稳定双边关系的政治意愿转化为合乎逻辑的政策,中国人民和各国人民都感到困惑,也当然会提出以下疑问:

   美方炮制莫须有的“民主对抗威权”叙事,刻意放大中美意识形态对立,将矛头指向中国的政治制度、发展道路和执政党。这种情况下,如何履行不寻求改变中国体制的承诺?

   美方把中国定义为“最主要对手”和“最严峻长期挑战”,实施全方位遏制,试图通过“塑造周边战略环境”来围堵中国,还胁迫各国选边站队、编织各种排除中国的“小圈子”。这种情况下,如何避免发生新的冷战?

   美方不顾中方强烈反对,执意在25年后再次允许众议长访台。一次次官方往来,不断提升实质关系,一次次售台武器,甚至包括很多进攻性武器。最近又在推进审议所谓“台湾政策法案”,企图从根本上动摇中美三个联合公报构成的中美关系根基。这种情况下,如何兑现不支持“台独”的重要表态?

   美方持续对华贸易战,即使被世贸组织判定违规,仍执意对约36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高额关税,同时单边制裁中国企业的单子越拉越长,已经达到1000多个实体和个人。这种情况下,如何来维护中美和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

   美方在涉及中国核心利益和发展权益的问题上没完没了地挑衅,同时又提出要保持关系稳定,避免冲突对抗,这在逻辑上和现实上都是矛盾的。

   症结在哪里?从根本上讲,还是美方对中国、对世界、对自己的认知出了偏差,无论是挑动“全面对抗”,还是鼓吹“战略竞争”,都偏离了中美关系的正确轨道。

   这种偏离是危险的,代价也将是高昂的。陆克文先生将当前的中美关系比喻为置身裸露电缆的潮湿车间,约瑟夫·奈先生则形容为可能步入新冷战的“梦游综合症”,美国如果沿着零和博弈的思维处理中美关系,继续用“政治正确”来误导对华政策,不仅解决不了自身的问题,还会使中美关系走向冲突对抗的终点,我们要大喝一声,是时候要认真反思,重回正轨了!

   女士们,先生们,

   今年是尼克松总统访华50周年,也是“八一七公报”发表40周年。历史是重要的,有了历史才有现在,珍视历史才有未来。

   我前几天专门拜访了基辛格博士,再次共同回顾了50年前中美双方达成共识的曲折故事和其中蕴含的智慧胸怀。中美从接触第一天起,就知道是在和一个很不相同的国家打交道。但这些差异的存在,并没有妨碍两国打破坚冰建立外交关系,也没有妨碍双方基于共同利益深化合作,更没有妨碍双方为世界和平繁荣做出共同贡献。

   展望未来50年,中美关系能否健康稳定发展,仍然取决于我们能否正确对待这些差异,并以此为基础追求各自和共同的利益。

   关于中美两国的正确相处之道,习近平主席已经给出了明确答案,那就是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这三项原则是审视中美关系半个多世纪风云跌宕得出的重要论断,也是当今时代大国之间彼此交往的正确之道。

   我首先谈相互尊重。

   没有尊重,就谈不上信任,没有信任,就无法避免冲突,也谈不上真正的合作。这是中美交往积累的重要经验,也是双边关系重回正轨的基本前提。

   50年前发表了“上海公报”,双方同意不论社会制度如何,都要尊重彼此主权和领土完整、不侵犯别国、不干涉别国内政。50年后的今天,这一指导原则更具有现实意义。我们可以清晰地认识到,中国不会成为另一个美国,美国也无法按自己的好恶改变中国,双方谁也打倒不了谁,这就需要尊重彼此的选择。

   把自己的选择定义为民主,把对方的选择定义为威权,把成功定义为改变对方,既不符合事实,更不现实。

   我们尊重美国人民选择的发展道路,乐见美国开放自信、发展进步。美国也应当尊重中国人民选择的发展道路,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这条道路,是中国人民自己走出来的,也有着清晰的历史逻辑。近代以来,中国人民在救亡振兴的道路上艰辛探索,包括西方体制在内的各种方案轮番出台,但都因水土不服,以失败告终。直到中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国的传统文化相结合,才团结带领中国人民实现了民族独立和解放,并最终找到了走向繁荣富强的正确道路。

   这条道路,开辟了中国式现代化的广阔前景。我们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历史性消除绝对贫困,用短短几十年时间,从积贫积弱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用全球9%的耕地养活了世界近20%的人口,形成了4亿以上的中等收入群体。14亿中国人民走向现代化,迈向共同富裕,将是人类发展历史上的奇迹。

   这条道路,为中国人民带来了真正的人权和民主。我们建成了世界规模最大的社会保障和义务教育体系,把人的全面发展放在第一位,让每一个人都有人生出彩的机会。我们把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程序民主和实质民主结合起来,推进全过程人民民主,得到全体中国人民的衷心拥护。美国权威机构民调也显示,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支持率连年高达90%以上。

   与此同时,我们清醒地认识到,中国的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人均GDP才刚过1.2万美元,排在世界60多位。人类发展指数的排名仍在70多位。我们首要的任务仍然是集中力量,实现更平衡、更充分的发展,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我们坚持把国家和民族发展放在自己力量的基点上,同时也愿意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开展互利互惠合作,为中国发展创造有利外部环境。

   中国人民历经5000年悠久文明的洗礼,既自信自立,又谦逊包容。我们将沿着自主选择的道路和方向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并走得更稳、走得更好。我们也愿继续借鉴一切国际上的有益经验和人类文明成果,始终张开双臂拥抱世界,把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

   一些人担忧中国会输出意识形态,威胁别国的价值观,这完全没有必要。历史上的中国就没有传教布道的做法,今天的我们也没有输出制度和道路的想法。2500年前的中国先贤就用“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来概括宇宙和大自然法则中的相互包容精神。今天的我们,应该有比古人更开阔的胸怀来看待差异,以相互尊重的态度来接受不同,并积极追求和而不同的境界。

   我接下来说和平共处。

   是伙伴还是对手,是合作还是对抗,这是中美关系的根本性问题,不能犯颠覆性错误。要守住和平的底线,必须做出正确的抉择。

   我在这里要明确地告诉各位,中国的选择是和平,坚持的是和平发展,对中美关系的最基本期待是和平共处。

   一些人看着中国一天天发展起来,就把中国当作假想敌,形成了所谓的“威胁膨胀”,这是典型的过度焦虑,完全没有必要。

   中国人没有扩张胁迫、称王称霸的基因。恰恰相反,“好战必亡”“国霸必衰”是中国人信奉的箴言。

   600年前,中国明朝航海家郑和就曾率领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船队7次进行洲际远航,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还早。但是中国人没有搞任何殖民、杀戮、抢劫,而是给各国送去了茶叶、丝绸、瓷器。

   我曾经在伊斯坦布尔这一东西方文明汇合之地参观过历史博物馆,左边展厅展出土耳其同中国交往的文物,主要是丝绸、瓷器等;右边展厅是土耳其同西方交往的文物,摆满着剑、枪和铠甲。这是完全不同的历史叙事。把发展的能力等同于扩张的意图,用传统大国走过的老路来预测中国,都将形成严重的误判。

   今日之中国是历史中国的传承和发展。新中国成立70多年来,我们从未主动挑起一次冲突,从未侵占别国一寸土地,从未发动过一场代理人战争,从未参加过任何一个军事集团,是全世界和平纪录最好的大国。我们将坚持和平发展写入执政党党章,也是世界上唯一将和平发展写进宪法的大国。中国坚持不称霸、不扩张、不胁迫、不谋求势力范围,与各国和平共处,无疑是对全球战略稳定的重大贡献。

   中美实现和平共处,要遵循双方均认可的规则。在双边层面,应当是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以及两国领导人达成的重要共识,而不是将本国国内法强加于对方。在国际层面,应当是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基础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这一规则和秩序是世界反法西斯同盟付出巨大代价创立的,也是用3500多万中国人伤亡的重大牺牲换来的。作为联合国发起国和第一个在宪章上签字的国家,中国没有理由,更没有必要另起炉灶、另搞一套。中美有责任共同维护好这个秩序和这套规则。美方经常提及“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如果指的是上述规则,中方没有异议。但如果指的是别的没有国际普遍共识的东西,那美方没有权利强加于人。

   中美实现和平共处,最大的障碍是冷战思维。正如殖民观念在20世纪逐步被抛弃,冷战思维在21世纪也早已过时。美国有些人希望模仿当年对苏联的遏制来打压中国,希望通过“印太战略”等地缘游戏来围堵中国,这注定是徒劳的。因为,中国不是前苏联,世界也不是以前的世界。只有从冷战旧梦中及早醒来,才能以冷静、理性、现实的态度看待和处理中美关系。

   第三是合作共赢。

   任何合作都不可能建立在你输我赢的基础上。合作共赢不仅可能,也是必须。这正是中美关系半个世纪以来的真实叙事,也是双方应当继续争取的共同目标。

中美社会联系之密,利益交融之深,在大国中首屈一指。疫情之前,每周有300多个航班往来于中美之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704.html
文章来源:外交部网站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