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冠夫:论梦觉本——《红楼梦版本论》之一

更新时间:2022-09-23 08:59:26
作者: 林冠夫  

   在整个《红楼梦》版本体系中,几种早期抄本的书名,有《红楼梦》与《石头记》的区别。书名所题不同,虽然只是版本考察中的一个着眼点,但却往往涉及各自的整体状况。这一章讨论的梦觉主人序本,就是书名题为《红楼梦》的本子。

  

   名曰梦觉主人序本,因为这个本子的卷首,有一篇署名梦觉主人的序,故据以定名。此本简称为梦觉本或觉本。

  

   此外,这个本子还有许多异称。因梦觉主人作这篇序的时间,序末署“甲辰岁菊月中浣”,故或名曰“甲辰本”。

  

   又,此本于1953年发现于山西,而且本子中尚保留有若干脂砚斋的批语,显系属于脂本系统的本子,故又有红学家称之为“脂晋本”。

  

   在《红楼梦》的早期抄本中,梦觉主人序本成书略晚。此本卷首的梦觉主人序,注明作序时间为“甲辰岁菊月中浣”。这里的“甲辰”,当是乾隆四十九年(1784)甲辰。菊月,即阴历九月。由此可以确定,这个本子形成的时间,为乾隆四十九年九月,或略前。

  

   这个时间,上距乾隆二十五年(1760)庚辰秋月,即曹雪芹生前最后一次对《红楼梦》的定稿,形成“己卯庚辰本”,已经二十四年。下至乾隆五十六年(1791)程甲本(即乾隆辛亥萃文书屋活字摆印本)问世,尚有七年。这个时间上的前后次第,与梦觉本在《红楼梦》的整个版本演变过程中的状况和位置,恰好一致。即从版本总体或主要的版本倾向看,梦觉主人序本仍然还是一个脂批本。但是,它与其他各脂本相比,又有其独特性。这就是本子中留下做大规模整理的痕迹。

  

   梦觉本的这种曾经过大规模改动的文字特点,后来为程本全面承袭。此后的梓印本又都是程本的衍生本。所以,梦觉本在《红楼梦》的整个版本体系中,地位就十分特殊和重要。可以确定,这是一个由早期抄本向程高梓印本演变过程中的过渡本。

  

   发现于山西,今藏于北京图书馆的这个梦觉本,从某些迹象看,是个过录本,非最初形成时的梦觉主人序本。这一章中,有时还涉及最初形成时的原本,故在叙述中加“原本”字样,以资区别。

  

   本文中叙述径曰“梦觉主人序本”,指的就是今藏北图的这个过录本。

  

   一、梦觉本概况

  

   梦觉本保存得非常完整,全书止八十回,无一残阙。作序者梦觉主人在序中说,“书的传述未终”。虽然这里没有说到止于多少回,但“未终”则是肯定的。而且,早期出现的几个本子,都是只有八十回。由此可以推见,八十回是这个本子形成时的原貌。

  

   梦觉本全书,系由三个部分构成,即首为梦觉主人序,其次为全书总回目,又其次为全书正文。

  

   序言和全书总回目,字体笔迹与第一回完全相同。前后系出于同一名抄胥之手。由此可见,全书卷首的两个部分,即序言和总回目,与正文是属于同一整体。也就说是,今存的这个梦觉本无补抄拼凑现象。

  

   梦觉本的版面,相当齐整。全书所用的纸张,一律是印就的行格纸。版十八行,即版心两侧各九行。版心部分,单鱼尾,鱼尾之上,中折线右侧为《红楼梦》书名,手写;鱼尾之下,手写回序“第若干回”字样。版心下段,为一横线,线下手写页码。页码回各为编。

  

   此本的行款,比较统一。各回均另页起抄。首页第一行,顶上框抄书名“红楼梦”三字。第二行,低一格为回序“第若干回”。第三行,低二格为本回的回目。回目上下联之间,空开一字。第四行,顶上框开始正文。文中如无诗词联语之类,则一路接抄到回末。正文中,如碰上诗词曲赋、联语短柬等特殊内容,则另起一行,低两格抄。然后,另起一行,顶上框接抄正文,直至本回结束。

  

   少数几回,还保存有脂砚斋的回前总批。这些总批,抄于各回的回目后正文前。各行均低一字位抄写,以示与正文有别。

  

   各回结尾处,回末联语或有或无,情况不一。如有回末联语者,则于“正是”二字之后,另行低两字位抄写,格式一如回目。

  

   版十八行为印就的竖格纸,自无例外。但各行所抄字数却不十分严格,大多数为行二十一字,也有多一字或少一字,即二十或二十二字,极少数的,有多至二十五字者。

  

   二、梦觉本的过录

  

   梦觉本是一个由多名抄胥共同过录完成的合抄本。从各回字体笔迹的异同状况看,全书系出于五名抄胥之手。这几名抄胥,姑简称其为A、B、C、D、E。今将其担负各回抄写过录的分工情况,列表于下:

  

   梦觉本的抄胥及其分工表

  

   抄胥A:

  

   序言

  

   全书总回目

  

   第一回:P.1—8,10—13,17—18

  

   第二回:P.1—5,10—15

  

   第三回:P.1—3,6—8,10,13—15

  

   第四回:P.1—2

  

   第二十九回—第三十二回

  

   第六十九回—第七十回(P.1—9)

  

   抄胥B:

  

   第一回:P.9,14—16,19

  

   第二回:P.6—9

  

   第三回:P.4—5,9,11—12,16—19

  

   第四回:P.3—13

  

   第七十回:P.10—13

  

   第七十一回—第七十二回

  

   抄胥C:

  

   第五回—第八回

  

   第二十五回—第二十八回

  

   第四十一回—第四十四回

  

   第五十三回—第五十六回

  

   第七十三回—第七十六回

  

   (其中第八回P.1下H5,“想起宝钗”四字,又P.15下H8,“出手,因儿子的”六字,均出抄胥A之手)

  

   抄胥D:

  

   第九回—第十二回

  

   第十七回—第二十回

  

   第三十七回—第四十回

  

   第四十五回—第四十八回

  

   第五十七回—第六十回

  

   第六十五回—第六十八回

  

   第七十九回—第八十回

  

   抄胥E:

  

   第十三回—第十六回

  

   第二十一回—第二十四回

  

   第三十三回—第三十六回

  

   第四十九回—第五十二回

  

   第六十一回—第六十四回

  

   第七十七回—第七十八回

  

   这个各抄胥的分工表,如果我们细为审察,就会发现一种带有规律性的有趣现象。这就是:除A、B外,每次过录完成的是四回书,A、B合在一起,也是四回。这样,对于这个本子过录时的状况,我们有理由作如下测想:

  

   (一)这五名抄胥,即A、B、C、D、E,实际上是相当于四名抄胥分担全书的抄写过录。其中,A和B二人系共同担负一份过录任务。

  

   (二)全书以每四回书为一个过录单元,每一轮抄完十六回。然后,按分工逐轮下抄。原计划可五轮抄完全书。

  

   (三)由于各抄胥抄写的速度不一,后来几轮,就不是齐头并进了。于是,经过了六轮,才录毕全书,而且还有所间错。例如,A、B合抄完成前两轮后,第三、四、五这三轮都没有参加。直到第六轮,二人才接手抄第六十九回到第七十二回。抄胥C没有抄第五轮,抄胥D完成得最多,六轮都参加了。可能他抄得最快,早早完成了自己的每一轮任务,下面又没有再可抄的了,便接抄胥E之手,抄完第六轮的最后两回,即第七十九回至第八十回。这个状况,从侧面无意间告诉我们:此本原书只有八十回。抄胥E六轮都参加了,唯最后两回却是由抄胥D接手完成。

  

   过录中的以上种种现象,于梦觉本的形成过程,透露出许多信息。从而,我们至少可以确定如下几个问题。

  

   其一,抄胥在传抄过录时,以四回为一个分工单元,十分整齐划一,无一例外。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显然是存在着一个现成的本子,为这次过录的母本。否则就不会如此划一,如此有规律。据此,我们可以确定,今藏北京图书馆的这个梦觉主人序本,是个过录本,不是最初形成的原本。

  

其二,抄胥们拿到的底本,是每四回装为一册,即全书分装成二十分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69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