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顾永忠:论“委托辩护应当优先法援辩护”原则

更新时间:2022-09-22 00:01:03
作者: 顾永忠  

   内容提要:委托辩护与法援辩护之关系,应当为委托辩护优先法援辩护。但是,近年来司法实践中出现了种种异常现象,被称为“占坑式法援”或“占坑式辩护”,即用法援辩护排挤委托辩护。因此,在国际刑事司法准则的相关要求、我国刑事诉讼法及司法解释以往的有关规定精神的背景下,以我国第一部《法律援助法》的最新规定为依据,提出并论证了“委托辩护应当优先法援辩护”的原则,包括该原则的含义及其法理依据。在此基础上,透过多起典型案例,重点对因当事人亲属的代为委托和办案机关的通知引起同一案件中委托辩护与法援辩护的冲突问题展开分析,并提出解决思路和方案。

   关 键 词:委托辩护  法援辩护  辩护人  当事人  Attorney-Client Defense  Legal Aid Defense  Defender  Party 

  

  

   近年来,律师界、法学界针对司法实践中一些重大、敏感案件中出现的所谓“占坑式法援”①现象展开讨论,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这一讨论涉及委托辩护与法援辩护乃至刑事辩护制度与法律援助制度的关系问题,事关重大,不容忽视。恰在此时,2021年8月2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援助法》(以下简称“《法律援助法》”)。该法第27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担任辩护人时,不得限制或者损害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托辩护人的权利。”此外,第48条还规定,存在下列8种情形之一的,法律援助机构应当作出终止法律援助的决定,其中第6种情形是“受援人自行委托律师或者其他代理人”。基于以上规定并结合其他相关法律规定,应当说我国法律援助法在刑事诉讼中委托辩护与法援辩护的关系上,正式确立了“委托辩护应当优先法援辩护”的重要原则,这对于正确认识刑事辩护制度与法律援助制度的关系,积极避免和正确处理委托辩护与法援辩护的现实冲突,切实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辩护权,维护司法公正具有重大意义。本文拟就该原则的由来、含义以及在司法实践中的贯彻执行诸问题展开讨论。

  

   一、“委托辩护应当优先法援辩护”在国际刑事司法准则上的体现

  

   在正式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有必要明确一下委托辩护与法援辩护的各自含义。委托辩护和法援辩护都是刑事诉讼领域的术语,并且是针对辩护人与当事人包括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之间的关系而言的。质言之,委托辩护是指由当事人自己委托辩护人,法援辩护则是指由法律援助机构为当事人指派辩护人。由于辩护人通常是由律师担任,特别是法律援助机构为当事人指派的辩护人都是律师,因此,无论委托辩护还是法援辩护,实际上都是由律师担任辩护人。这是委托辩护与法援辩护的共性之一。委托辩护与法援辩护的律师虽然来源不同,但他们的职能或职责是一致的,都是依法为当事人提供辩护,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虽然委托辩护与法援辩护只是辩护人的来源不同,职责却是相同的,都是依法为当事人辩护,但并不意味着对当事人而言,无论委托辩护还是法援辩护都是一样的,只要有律师为其辩护就行。在国际刑事司法准则②上委托辩护与法援辩护对当事人而言是有先后顺序的,体现为委托辩护优先于法援辩护。

  

   以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下简称“《公约》”)为例,其第14条第3项专门规定任何人在受到刑事指控时,一律有权平等享受下列最低限度的保证,其中(卯)项是,“到庭受审,及亲自答辩或由其选任辩护人答辩;未经选任辩护人者,应告以有此权利;法院认为有此必要时,应为其指定公设辩护人,如被告无资力酬偿,得免付之”③。从上述规定不难看出,当任何人受到刑事指控时,享有以下“最低限度”的权利:其一,有权到庭;其二,亲自为自己辩护;其三,选任辩护人辩护,如果没有选任辩护人,应当告知他享有此项权利;其四,如果没有选任辩护人,必要时应当为他指定公设辩护人,当他没有经济能力时应当无偿提供。在这里,自己选任辩护人就是委托辩护,如果没有选任辩护人,必要时为其无偿提供公设辩护人属于法援辩护。在两者的关系上,委托辩护优先于法援辩护显而易见。首先,应当告知被告人有权选任辩护人;其次,在被告人没有选任辩护人的情形下,并且在“法院认为有此必要时”,才应当为被告人指定公设辩护人。其核心意思是:委托辩护是首选,是无条件的;法援辩护是补充,并且是以“必要时”为条件的。

  

   1988年12月9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的《保护所有遭受任何形式拘留或监禁的人的原则》(以下简称“《原则》”)之原则17在更大范围上强调了《公约》的上述要求:“(1)被拘留人应有权获得法律顾问的协助。主管当局应在其被捕后及时告知其该项权利,并向其提供行使该项权利的适当便利。(2)被拘留人如未自行选择法律顾问,则在司法利益有此需要的一切情况下,应有权获得由司法当局或其他当局指派的法律顾问,如无充分的支付能力,则无须支付。”在这里,“法律顾问”应当是指“律师”,但不限于刑事诉讼中的辩护律师,因为该《原则》中的拘留包括“任何形式的拘留”,所以要求“在司法利益有此需要的一切情况下”,“司法当局或其他当局”应向被拘留人指派法律顾问。可见,《原则》的适用范围要比《公约》第14条第3项之(卯)项适用于受刑事指控者“到庭受审”的范围更广,即适用于“所有遭受任何形式拘留或监禁的人”的场合,这意味着无论“拘留或监禁”是何种形式、何种性质,一律都适用该《原则》,其中包括保障被拘留的人获得律师的帮助。但对于律师的来源或者律师与被拘留人的相互关系,还是在先后顺序上作出了明确安排:首先,主管当局应当在被拘留人被捕后及时告知其有权获得律师的帮助,并为其行使该项权利提供适当便利,也就是应当保证被拘留人自行选择、委托律师的权利;其次,在被拘留人没有自行选择、委托律师的情形下,并且司法利益有此需要时,有关当局应当为其指派律师,包括无偿指派。从中也明确体现出了委托律师优先于法援律师的精神。

  

   第八届联合国预防犯罪和罪犯待遇大会于1990年9月7日通过的《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是根据《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以及包括前述《公约》《原则》等一系列国际人权公约和法律文件制定的,其中也包括重申保障任何被追诉者获得律师帮助权利的要求。《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第5条明确指出:“各国政府应确保由主管当局迅速告知遭到逮捕或拘留,或者被指控犯有刑事罪的所有的人,他有权自行得到自行选定的一名律师提供协助。”第6条进一步指出:“任何没有律师的人在司法需要情况下,均有权获得按犯罪性质指派给他的一名有经验和能力的律师以便得到有效的法律协助,如果他无足够力量为此种服务支付费用,可不交费。”这里同样坚持了委托律师优先于法援律师的要求,即首先应当告知并确保被追诉者“有权自行得到自己选定的一名律师提供协助”,其次才是对于没有律师的人在司法需要情况下为其指派律师包括免费的法援律师。

  

   二、“委托辩护应当优先法援辩护”原则在我国的形成与确立

  

   1979年7月经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刑事诉讼法》”)是新中国第一部刑事诉讼法,在基本原则中明确规定“被告人有权获得辩护”,为刑事辩护制度的建立提供了依据。据此,对于被告人自己委托辩护人的权利作了无条件的规定,即“被告人除自己行使辩护权以外,还可以委托下列的人辩护”,其中包括律师。同时还规定被告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公诉人出庭公诉的案件,法院可以为被告人指定辩护人;被告人如果是聋、哑或者未成年人的,法院应当为他指定辩护人,标志着刑事法律援助制度开始萌芽。与此相呼应,法律要求法院向被告人送达起诉书副本时,“告知被告人可以委托辩护人,或者在必要时,为被告人指定辩护人”。

  

   1996年3月和2012年3月立法机关对《刑事诉讼法》先后进行了两次修改,其中包括对刑事辩护制度进行了大幅度完善,刑事诉讼从侦查开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就可以自行委托辩护人,并且在侦查阶段只能委托律师担任辩护人。同时,刑事法律援助制度也得以正式建立并不断完善。一方面,依法应当提供法律援助的诉讼阶段从审判阶段延伸至侦查、审查起诉阶段;另一方面,法定应当提供法律援助的对象从以往的未成年人、盲聋哑人扩大至还包括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人以及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人。值得注意的是,《刑事诉讼法》两次修改后,即使对于刑事法律援助制度作出如此大幅度的修改和完善,但在委托辩护与法援辩护的关系上还是贯彻委托辩护优先法援辩护的精神,继续强调只有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时候,法援辩护才能出手。

  

   2003年7月国务院发布《法律援助条例》,标志着我国法律援助制度的正式建立。其中在刑事法律援助方面与刑事诉讼法上体现的委托辩护优先法援辩护保持了一致。不仅如此,还在第23条规定的法律援助机构应当终止法律援助的诸多事项中包括了“受援人又自行委托律师或者其他代理人的”的情形,从而明确了法援辩护与委托辩护不能并存,一旦当事人自行委托了辩护人,即使之前法援机构已经提供了法援辩护也应当终止援助,退出诉讼活动。司法部于2019年2月颁布并实施的《全国刑事法律援助服务规范》第8.5.1.1条d项重申了法律援助条例的上述规定,当“受援人及其近亲属自行委托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的”,法律援助机构“应当终止法律援助”。这从一个侧面强化了委托辩护优先于法援辩护的精神。

  

   2021年8月2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通过我国第一部《法律援助法》,在刑事法律援助方面较现行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又有所进步,比如,在提供法律援助的范围里增加了自己没有委托辩护人而“申请法律援助的死刑复核案件被告人”和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刑事案件的被告人,不过前者要求法律援助机构应当指派辩护人,后者则是可以指派辩护人。此外,在委托辩护与法援辩护的关系上,不仅吸收了前述《法律援助条例》第23条的规定,即“受援人自行委托律师或者其他代理人”的,法律援助机构应当终止法律援助的规定(第48条),而且在第27条首次强调性地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担任辩护人时,不得限制或者损害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托辩护人的权利。”这一规定非常明确地表达了法律援助法对于委托辩护与法援辩护相互关系所持的立场和观点是:虽然获得委托辩护和法援辩护都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权利,但是,两项比较,对当事人而言委托辩护比法援辩护更为重要。因此,办案机关通知法援机构向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指派律师辩护时,应当优先保障当事人委托辩护的权利,不得因指派法援辩护而限制或损害他们委托辩护的权利。应该说,这一规定标志着我国法律正式确立了委托辩护应当优先法援辩护的重要原则。

  

   三、“委托辩护应当优先法援辩护”原则的含义及其法理依据

  

“委托辩护应当优先法援辩护”原则的核心是“优先”二字,其含义似乎一目了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669.html
文章来源:上海政法学院学报(法治论丛) 2022,(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