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文彬 周雷:驳“曹雪芹故居之发现”说——香山清代题壁诗文墨迹考析

更新时间:2022-09-19 09:07:05
作者: 胡文彬   周雷  

   我国18世纪伟大的文学艺术家曹雪芹的故居,还留存于天壤之间吗?又究竟在什么地方?这是许多《红楼梦》爱好者和研究者一向十分关心的问题。

  

   近年来,随着《红楼梦》研究评论工作的普及和深入,关心曹雪芹故居问题的人越来越多了。这本来是一件好事。可是,自从八年前在北京西郊香山地区正白旗营外三十八号住宅内发现清代题壁诗文墨迹以后,有关曹雪芹故居的传说纷至沓来,玄乎其玄,离奇到了令人啼笑皆非的地步。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最近竟有人把一些荒唐无稽的传闻煞有介事地敷演成文,附以“图实”,当作“文学界学术界一次轰天动地的大发现”公诸海内外。

  

   我们是《红楼梦》的爱好者,自然也热望着真能发现曹雪芹的故居。可惜,“发现”者们罗列的证据虽多,却丝毫不能证明“曹雪芹故居之发现”的说法。

  

   一、题壁诗文墨迹的发现和最初的考察

  

   1971年4月4日,三十八号住宅房主因维修房舍,在西耳房的西山墙上发现了一批诗文墨迹。这件事,由于一个偶然的原因,被北京市文物管理处得悉。4月9日,北京市文管处派赵迅同志前往调查,将题有诗文的墙壁拍了照片,并把其中有重要题壁诗文的墙皮剥出带回,妥善保存在文物管理处的库房里。5月13日,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文学研究所接到民盟中央的电话通知,委托《红楼梦》研究专家吴世昌同志前去调查,写出了《调查香山健锐营正白旗老屋题诗报告》。该报告严肃指出:“老屋墙上题诗,从其内容与字迹判断,与曹雪芹无关。”俞平伯同志读了报告后附书道:“壁上的诗肯定与曹雪芹无关。虽是‘旗下’老屋,亦不能证明曹氏曾经住过。”1973年5月13日,我们又亲自到正白旗去调查访问,与当地居民群众座谈了五六个小时,回来也写了调查报告。报告的结尾部分写道:我们希望有关方面注意“这一发现,进行调查研究,作出科学的实事求是的结论来”。“一旦证实这一清代文物确与曹雪芹有关,就应当进行修复加固,认真研究整理,更好地保护和利用”;“如果经过研究,证明这些墨迹确实与曹雪芹无关,也需要澄清事实,以正视听,挽回影响,以免谬种流传,贻误大方”。后来经过进一步研究,我们认定这些题壁诗文确实与曹雪芹无关,三十八号住宅绝不可能是“曹雪芹故居”。特别是北京市文物管理处的赵迅同志查明了大多数香山题壁诗的出处,这就彻底否定了三十八号住宅是曹雪芹故居的可能性。

  

   二、题壁诗文墨迹的考析

  

   香山正白旗三十八号住宅西耳房西山墙上发现的清代题壁诗文,共计有十组:古诗七首,对联两副,散文一篇。这些诗文联语是谁的作品,又是谁把它们写在墙上的?有人事先大胆假设曹雪芹是这座房子的主人和这些诗文的作者,然后再去粗心大意地寻求证据,东拉西扯,穿凿附会。原以为能自圆其说,掩人耳目,结果只能是掩耳盗铃,自欺而不能欺人。

  

   曹雪芹是一位伟大的小说家,同时也是一位杰出的诗人。《红楼梦》中数百首诗、词、曲、赋、酒令、谜语、对联,巧思浚发,句法浑脱,观之绚丽多彩,读之蕴味无穷。但这些诗歌多半是作者为小说人物代拟的,必须符合人物的身世、性格和才学,严格说来,还不足以反映曹雪芹自己的思想风貌。今天我们能够看到的确实可靠的曹雪芹的诗作,只有他题敦诚《琵琶行》传奇诗中的“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素鬼排场”两句而已。这硕果仅存的两句,正透露着曹雪芹平生为诗“新奇可诵”的特色。敦诚说曹雪芹“诗追李昌谷”,“狂于阮步兵”,确是知人之论。可见曹雪芹的诗,不但具有唐代大诗人李贺的诗歌构思新奇、词藻瑰丽的特点,而且能够冲破“篱樊”,充分表达他豪爽狂放、傲岸不羁的叛逆性格和猛烈冲击封建制度的思想感情。由于曹雪芹的诗“诗胆如铁”,“堪与刀颖交寒光”,博得了张宜泉“君诗曾未等闲吟”的赞誉。

  

   香山发现的题壁诗,与曹雪芹的诗风迥然不同。这七首诗,原来是从《东周列国志》《西湖志》《六如居士全集》等书上抄录下来的。这些诗,经某些人一吹,险些被鱼目混珠——当作曹雪芹的佚诗品评、传诵起来。

  

   有人认为:“吴王”“六桥烟柳”“鱼沼秋蓉”及“有花无月”两残句与曹公在《红楼梦》中所作各诗词比较,很容易发现其风格与重叠之用字法是相同的。尤其是“吴王”一首及“有花无月”两句,的确与二十七回的《葬花》与七十回的《桃花行》,在意境上有若干相似之处,后者很可能就是根据前者延长发展而成的,言之凿凿,煞有介事。认真一查,对不起,没有一首诗能和曹雪芹沾得上边的。

  

   所谓“吴王”一首,本来是明初高启的七言古诗,原题为《百花洲》[1],全诗如下:

  

   吴王在时百花开,画船载乐洲边来;

  

   吴王去后百花落,歌吹无闻洲寂寞。

  

   花开花落年年春,前后看花应几人?

  

   但见枝枝映流水,不知片片堕行尘。

  

   年来风雨荒台畔,日暮黄鹂肠欲断;

  

   岂惟世少看花人,纵来此地无花看。

  

   诗题下原注:“《姑苏志》:‘百花洲在西城下胥盘二门之间。’”明末冯梦龙编《东周列国志》时,在第八十一回“美人计吴宫宠西施”中,写吴王夫差得到西施后,“又于城中开凿大濠,自南直北,作锦帆以游,号锦帆泾”。下引高启诗,“吴王在时”作“吴王在日”,“年来风雨”作“年年风雨”,“纵来此地”作“从来此地”,余同。题壁诗中《吴王》一首,除“歌吹无闻”改作“歌吹长岛”外,上述三处异文均与《东周列国志》相同,诗后还写了“偶录锦帆泾”五个字。高启这首诗,原为咏“百花洲”而作;小说家引用来为“锦帆泾”作注脚,已属强加于人;题壁者径以“锦帆泾”为诗题,更为不伦不类。有人断言《吴王》一首出自曹公之手,《红楼梦》中的《葬花词》和《桃花行》是根据此诗“延长发展而成的”,这不是“岂有此理,哪有此事——讲鬼话”吗?

  

   “有花无月”等残句,抄的是明代唐寅的七言律诗。[2]现将唐寅原诗和题壁残句对照校录如下:

  

   有花无月恨茫茫,有花无月恨茫茫

  

   有月无花恨转长。有月无花恨转长

  

   花美似人临月镜,□□为人临月境

  

   月明如水照花香。□□□□照花香

  

   扶筇月下寻花步,□□□□□□步

  

   携酒花前带月尝。□□□□□□□

  

   如此好花如此月,□□□□□□□

  

   莫将花月作寻常。□□□□□□□

  

   此诗原题为《花月吟效连珠体十一首》,这是其中的第一首。唐伯虎效仿“连珠体”作《花月吟》,句句嵌以“花月”字样,玩弄什么“春花秋月两相宜”,“我随花月泛金卮”之类的文字游戏,吟花弄月,悠闲自得。曹雪芹在《葬花词》和《桃花行》中,虽也采取了叠用“花”字的艺术手法,为的却是更好地描绘出“风刀霜剑严相逼”“泪干春尽花憔悴”的肃杀景象,反映出贵族叛逆者“凭栏人向东风泣”的痛苦生活以及“随花飞到天尽头”的美好憧憬。两相比较,“意境”大不相同,岂可相提并论。

  

   至于《六桥烟柳》《鱼沼秋蓉》《平湖秋月》这三首描绘西湖风景的闲诗,都是从《西湖志》上抄来的,根本不是曹雪芹的作品。

  

   “六桥烟柳”,是“钱塘八景”之一。前人吟咏此景的诗,《西湖志》上列举了不少。题壁者所抄的是明代凌云翰的《六桥烟柳》诗,原诗如下:

  

   疏柳长烟远自迷,六桥南北带沙堤。

  

   乱分雌霓连蜷卧。深蔽娇莺自在啼。

  

   红出夭桃销处薄,翠愁芳草望中低。

  

   赤栏干外清阴满,曾见苏公过马蹄。[3]

  

   题壁诗“沙堤”作“沙湜”,“清阴”作“青阴”,余同。

  

   “鱼沼秋蓉”是“增修西湖十八景”之一。题壁者所抄的是清代陆秩的《鱼沼秋蓉》诗,原诗如下:

  

   放生池畔摘湖船,夹岸芙蓉照眼鲜。

  

   丽日烘开鸾绮障,红云裹作凤罗缠。

  

   低枝亚水翻秋月,丛萼含霜弄晓烟。

  

   更爱赤栏桥上望,文鳞花底织清涟。[4]

  

   题壁诗中“丽日”作“旭日”,“鸾绮障”作“鸾绮幛”,“凤罗缠”作“凤雏缠”,“丛萼”作“丛昙”,“晓烟”作“晚烟”,“花底”作“花低”,余同。

  

   “平湖秋月”,是“西湖十景”之一。《西湖志》中搜罗的《平湖秋月》诗甚多,宋、元、明、清均有人作诗咏之。题壁者所抄的是明代聂大年所作的一首,因墙皮剥落,残缺不全,兹对照校录如下:

  

   曾向湖堤夜扣舷,□□□□□□□

  

   爱看波影弄婵娟。□□□□□□□

  

   一尘不动天连水,□□□□□□□

  

   万籁无声客在船。□□□□□□□

  

   赤壁未醒元鹤梦,□□未醒元鹤□

  

   骊宫偏熟老龙眠。骊宫偏热老龙眠

  

   朗吟玉塔微澜句,明吟玉塔微□句

  

   长笑凌空气浩然。[5]□□□□□□然

  

这三首诗,既非曹雪芹的手笔,同《红楼梦》也毫无关系,硬说它们的风格和写法与《红楼梦》中的诗词“是相同的”,岂非海外奇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60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