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文彬 周雷:驳“曹雪芹故居之发现”说——香山清代题壁诗文墨迹考析

更新时间:2022-09-19 09:07:05
作者: 胡文彬   周雷  
焉能取信于人。

  

   有人还说:“途人骨肉”的扇面诗,和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写的标题诗“朝叩富儿门,富儿犹未足,虽无千金酬,嗟彼胜骨肉”,又撰回末结联云“得意浓时易接济,受恩深处胜亲朋”比较,可以看出其对骨肉亲朋间的贫富势利世态炎凉的慨叹是一致的。不错,从字面上看,两者确有某些一致之处,但这并不能证明扇面诗出自曹雪芹之手。现已查明,此诗盖抄录自《东周列国志》第九十回,原诗作,“富贵途人骨肉亲,贫贱骨肉亦途人;试看季子貂裘敝,举目亲人尽不亲”。只不过抄录者将首句“骨肉亲”改为“成骨肉”,末句“亲人”改为“虽亲”;诗后署:“岁在丙寅清和月下旬,偶录于抗风轩之南几,拙笔学书。”

  

   另一首扇面诗是:“蒙挑外差实可怕,惟有住班为难大。往返程途走奔驰,风吹雨洒自啧嗟。借的衣服难合体,人都穿单我还夹。赴宅画稿犹可叹,途(徒)劳受气向谁发!”末署“学题拙笔”。这首《书班自叹》的怨诗,是这位“拙笔”先生自己学着题在墙上的,不是偶尔抄录别人的诗作。此人大概是个很不得志的八旗子弟,当过笔帖式之类的差使,常常奔波于宦海,到官僚们的深宅大院里去“画稿”(指递送公文时由收件人签字画押),低三下四,“徒劳受气”,一肚子牢骚无处发泄,只好在自己墙上题了这首不大合辙押韵的打油诗出出气。曹雪芹早年在宗学做过一阵“瑟夫”,后来贫居西郊,专事文艺创作,并没有当过这类伺候阔人的差使。这首题壁诗中的“画稿”,与有人荐雪芹去宫廷画院之事毫不相干,它绝不可能出自曹雪芹之手,是可以断定的。

  

   香山地区流传过一个民间传说,说曹雪芹在西郊时期有个朋友,叫作鄂比,曾送给他一副对联:“远富近贫,以礼相交天下有;疏亲慢友,因财绝义世间多。”题壁文字中恰好有这样一副菱形的对联,文字略有出入:“远富近贫,以礼相交天下少;疏亲慢友,因财而散世间多。——真不错。”这种巧合,只能证明香山民间确有此传说,并不能证明此屋是曹雪芹的居所。

  

   此联下方,还有两处六角形的文字,即:“困龙也有上天时”,“甘罗发早子牙迟”。这是从《东周列国志》第一〇四回的一首诗化出来的。诗的前两句说:“甘罗早达子牙迟,迟早穷通各有时。”

  

   这面西山墙的北部,抄有一篇散文。从残存的墙皮碎片中,只能看到一些片言只语,难以卒读。大致可以看出,这篇文章选自《东周列国志》第九十回,摘录的是《苏秦合从相六国》这个历史故事的开头和结尾,反映了苏秦贫贱时亲骨肉也变成道途之人,以及后来发迹富贵时陌生路人竟比亲骨肉还亲的炎凉世态和冷暖人情。此外,还有“泥陷着紫金盆”“有钱就算能办事”之类的牢骚话。这些文字,不可能出于曹雪芹之手,是不言自明的。

  

   某些人不仅认为香山题壁诗文中有着曹雪芹的作品,而且肯定有些诗文就是曹雪芹亲手写在三十八号西山墙上的。他们把墙皮碎片上的残存文字,与《废艺斋集稿》中的《风筝谱》序文首页的双钩字作一比较,发现很多相同之处。其实,明眼人一看便知,《南鹞北鸢考工志》自序的双钩,是纯熟的章草;而西山墙上所抄的《东周列国志》残文,却是笨拙的行书。论功力,论字体,论丰神,两者有霄壤之别,哪有相同之处。把那些拙劣的诗文和字迹硬说成出自曹雪芹的手笔,貌似在对曹雪芹表示仰慕之情,实际上是对曹雪芹的思想情操和艺术天才的莫大误解、歪曲和糟蹋。

  

   总而言之,上述十组题壁文字中,绝大多数都有出处可考,“蒙挑外差”一诗抄录者已明言是自己“学题”的。因此可以肯定地说,香山题壁诗文从内容到字迹,绝非出自曹雪芹的手笔。

  

   三、关于“抗风轩”

  

   在香山发现的题壁诗文墨迹中,有人看到有“抗风轩”三个字,如获至宝,并由此得出结论:“抗风轩”=“悼红轩”=“曹雪芹故居”。他们说:从“抗风轩”之命名,我们可以理解此诗作者所要“抗”的“风”显然是指一种“风头不顺”的逆风。这又与曹家因为参加了胤禩、胤禟等集团与胤禛争立,结果遭受政治风暴的冲击有意义上之关联。无权无势的人要抗拒这种巨大的风暴,恐怕只能出之写作与批评一途了。当《石头记》的稿本被“内廷索阅”时,也许这个“抗风轩”就变成“悼红轩”,听起来委婉得多了。这种想当然的推论,是经不起仔细推敲的。

  

   “抗风轩”的命名,是否一定要出于抗拒逆风的动机?是否一定要与遭受政治风暴冲击和要抗拒这种巨大风暴相关联?恐怕不见得。据清人文集记载:元末孙易庵结社于[南]园之“抗风轩”,明嘉靖时改为大忠祠,而顾桢伯复结社于此。到了康熙癸亥,番禺令李文治复建“抗风轩”[6]。近代学者兼诗人黄节(1873—1935),字晦闻,广东顺德人。他在《万生园赏菊赋呈节庵先生》[7]一诗中,也曾提到“重辟抗风轩”一事。为省去读者翻检之劳,现将全诗抄录如下:

  

   及秋来共赏花尊,已过重阳菊始繁。

  

   草木自荣霜后气,泽陂能纳国中喧。

  

   坐娱光景宜吟醉,暂绝风埃得晤言。

  

   不似昔年诗社日,追陪重辟抗风轩。

  

   这首诗中所指“抗风轩”同李文治复建的“抗风轩”是一致的。由此可见,以“抗风轩”入诗文,非止一二人,也并非只有一个曹雪芹敢于藐视权贵,抗拒巨大的政治风暴,才可以命名为“抗风轩”。因此,想以“抗风轩”之命名来证明题壁诗非曹雪芹莫能为,是徒劳无益的。

  

   “抗风轩”变成“悼红轩”,更是咄咄怪事!“拙笔”在“抗风轩”中“偶录”之时,“岁在丙寅”(另一残片作“岁次丙寅”)。“丙寅”是哪一年?在清代乾隆以后只有乾隆十一年(1746),嘉庆十一年(1806),同治五年(1866)。健锐营是乾隆十四年才建立的,乾隆十一年其时,正白旗三十八号住宅还没有建造起来,哪里去放“南几”呢?这个“丙寅”,应是嘉庆十一年,这时舒家已迁入此宅,曹雪芹也已去世四十多年,不可能死而复生,到舒宅去题壁“抗风”。再来看“悼红轩”,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石头记》时写道:“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从乾隆十九年甲戌(1754)上推十年,至迟在乾隆十年乙丑(1745),曹雪芹已把自己的居处命名为“悼红轩”,并开始在其中写作《红楼梦》。那么请问:“内廷索阅”《石头记》稿本是在何时?香山的“抗风轩”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又是在哪一年变成“悼红轩”——“曹雪芹故居”的呢?这才是弄巧不成反成拙,变成了真正的“拙笔”。

  

   这里附带谈谈“笏”字问题。有人曾指出:更可注意的是墙上最左偏中一个孤零零的“笏”字,这个“笏”字不与他字连用,很像一个签名,不由得使我们联想到“畸笏”或“畸笏叟”……如果我们说畸笏与芹溪曾同处一室共同著书删改,不应算作过分的推测。正当我们假设墙上的字迹至少部分出自曹公之手的时候,这一“笏”字之出现,觉得分外醒目,更使我们“大胆”了,云云。假设可谓大胆矣,可惜求证却太不小心,于是难免要露馅儿,闹笑话,出洋相。这些“发现”者们大惊小怪的“笏”字,原来是个“步”字。因为《花月吟》第五句“扶筇月下寻花步”只残存了末尾的一个“步”字,草书写作“”,影影绰绰有点像“笏”,就被硬派作“笏”字,竟变成了“畸笏”的签名。这是多么可笑亦复可悲啊!

  

   四、舒家“六代姑祖母”是谁家的姑奶奶?

  

   更为可笑的是,“发现”者们为了哗众取宠,竟不惜故意编造谎言,用死人来欺骗活人。他们所谓的“事实”是:现在三十八号的居停主人舒家在香山白旗居住至少已经有两百年了。早年在附近住的人全姓舒,舒先生是满族人,属白旗,原姓“舒穆禄”氏,他的六代姑祖母是一位福晋——王妃,也就是宗室爱新觉罗敦敏、敦诚的母亲。既然我们知道敦敏、敦诚与曹公那样接近,在曹公必须回旗时,替他在亲戚家安排一个较好的住所,自然是很可能的事。这是一个别有用心的骗局,必须予以揭穿。

  

   我们在1973年5月去香山调查访问时,得到了关于三十八号舒家家世的第一手材料。当时据舒某自己介绍,他只知道高祖叫舒斌,曾祖叫舒昌,祖父叫恩寿,父亲叫金奇先,始祖以上的情况一概不知道。嘉庆初年,他家在曾祖那一辈上才从北京城里搬到正白旗来住,四代未易其居。这就是说,“舒家在香山白旗居住至少已经有两百年了”的说法,是为了某种目的而编造出来的。乾隆十几年,舒家还未迁到香山,就算他们和曹雪芹有很深的关系吧,又怎能凭空“在亲戚家安排一个较好的住所”?

  

   至于说舒家的“六代姑祖母是一位福晋——王妃,也就是宗室爱新觉罗敦敏、敦诚的母亲”,更是无稽之谈。按清代的制度,凡亲王、郡王、世子的正室,均封为福晋,侧室则封为侧福晋。敦敏、敦诚的父亲瑚玐,既非亲王、郡王,也非世子,哪里来的福晋——王妃?瑚玐的嫡妻是托活洛氏额苏特之女,继妻是舒穆鲁氏轻车都尉额勒浑之女。后者是敦敏、敦诚的生母。“发现”者们以为,敦敏、敦诚既然是“天潢贵胄”,他们的生母就肯定是个“福晋——王妃”啰,于是就晕头转向地攀龙附凤起来。俗话说,攀得高来跌得重。殊不知敦敏兄弟的五世祖阿济格(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十二子)虽曾当过英亲王,但因获罪被赐自尽,革除宗籍,连累他的子孙也吃了挂落儿,并不显贵。瑚玐不过是个小小的理事官,在山海关一带管理税务,到乾隆二十年连这顶乌纱帽也没保住,被革了职。敦敏、敦诚也只当过点冷官闲差,从未飞黄腾达过。他们的生母跟随瑚玐奔波宦海,直到乾隆二十二年死在“榆关榷署”,这哪里是什么“福晋——王妃”。退一步说,就算她是个王妃,和三十八号的舒家又有什么关系?舒某先把敦敏、敦诚的生母封为“福晋——王妃”,然后又生拖死拽把她硬拉来做他的“六代姑祖母”,真是可笑之极。我们不妨排列一张世系对照表来看看:

  

   第八代 弘 瑚 玐(康熙四十九年生)

  

   第七代 永 敦 敏(雍正七年生)

  

   第六代 绵 谟 多(乾隆十六年生)□ □

  

   始祖 第五代 奕 秀 魁□□

  

   高祖 第四代 载 福 安□□

  

   曾祖父 第三代 溥 吉 翰舒昌

  

   祖父 第二代 毓 存 德恩寿

  

   父第一代 恒 铁 铮金奇先

  

   (光绪八年生) (光绪八年生)

  

   自 己 启 励 勤舒××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60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