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书才:曹雪芹旗籍考辨

更新时间:2022-09-16 16:53:40
作者: 张书才  

   引言

  

   曹家从归附后金到辗转成为内务府正白旗包衣,历经三十余年,其间隶属不一,不少具体问题尚难以确知。从现有的史料分析,其大致经过可能是:天命六年三月努尔哈赤攻占沈阳、辽阳后,曹世选、曹振彦父子被虏入旗,归西吾里额驸佟养性统辖,为旧汉军;天聪四年九月以后(或为天聪六年佟养性死后),转隶镶白旗固山贝勒多尔衮属下,并在多尔衮掌正白旗后随之转入正白旗,为多尔衮之府属包衣;顺治八年多尔衮被罪后,正白旗收归顺治帝自将,遂归隶内务府,成为皇室家奴。对以上曹家的辗转归属的历史情况,笔者拟于另文加以考察,兹不详述。

  

   本文的目的,是考析曹家归隶内务府之后的旗籍,亦即当前人们争论的曹雪芹的旗籍。关于这个问题,前辈专家已经做了大量艰苦的工作,并且正确地指出了曹家是内务府正白旗包衣,不是正白旗汉军,为辨清曹雪芹的旗籍铺下了基石。只是由于主客观方面的原因,特别是由于仅知的一些史料又颇多抵牾乃至舛误,迄今还没有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诚然,“正白旗满洲”说已为很多同志所采纳,颇有几成定论之势,但认真想一想,便会发现,此说不仅混淆了包衣旗人和满洲旗人的旗籍界限,而且混淆了包衣汉人和包衣满洲人的旗籍界限,从而也便从根本上否定了曹家作为内务府包衣汉人的特殊身份地位,因而是很值得商榷的。有鉴于此,笔者拟把曹雪芹应是正白旗包衣汉军的意见提出来,并借此介绍一些清代档案和文献资料,以便和同志们共同研究讨论。

  

   为了行文方便,下面从曹雪芹是正白旗包衣旗鼓佐领下人、旗鼓佐领乃包衣汉军佐领、包衣汉军佐领下人称包衣汉军、包衣汉军与包衣满洲之区别、包衣旗人不同于满洲旗人、曹雪芹隶正白旗包衣汉军籍六个方面加以考证辨析,最后并作简单的结语。错误之处,谨请批评指正。

  

   曹雪芹是正白旗包衣旗鼓佐领下人

  

   内务府正白旗包衣,不仅有佐领下人与管领下人之分,而且佐领下人还有满洲佐领下人与旗鼓佐领下人之别。曹氏究竟是哪一种人,这是考察曹雪芹旗籍之前首先要搞清楚的。

  

   有的同志根据曹尔正、曹寅等人曾任旗鼓佐领这一事实,已经指出曹氏系内务府正白旗旗鼓佐领下人。这结论是正确的,但根据却不尽妥当。因为,在雍正以前,旗鼓佐领这一职务,不仅佐领下人可以管理,而且管领下人也可以担任。单因曹家有人曾任旗鼓佐领,显然还不能断定曹家就是旗鼓佐领下人。所以,要使结论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还必须寻找新的证据,作出新的考析。

  

   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藏《内务府满文奏销档》中,有一件雍正七年十月初五日内务府总管、庄亲王允禄等奏请补放内务府三旗参领的奏折,其中谈到了曹雪芹的叔祖曹宜,有关文字译成汉文是:

  

   尚志舜佐领下护军校曹宜,当差共三十三年,原任佐领曹尔正之子,汉人。[1]

  

   这件档案,不仅以第一手史料证明了曹宜确是曹尔正之子,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它明白无误地证实了曹家是汉人而不是满族人,是尚志舜佐领下人而不是管领下人。这样,只要进一步查明尚志舜是任何种佐领,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乾隆元年呈报的《内务府正白旗佐领管领档》载明:

  

   正白旗内务府第五参领第三旗鼓佐领:原系顺治元年时令佐领高国元管理;已故,佐领曹尔正管理;革退后,佐领张士鉴管理;已故,佐领郑琏管理;充发后,佐领曹寅管理;升之后,佐领祁三格管理;已故后,内务府委署副总管兼佐领尚志杰管理;因年老递呈后,内务府总管兼佐领尚志舜管理;已故后,现任郎中兼佐领尚琳管理。

  

   为此,佐领尚琳,骁骑校窝贺,领催袁贵英、高士英、德绶、雷逢春同保。[2]

  

   这件档案说明,尚志舜曾任正白旗包衣第五参领第三旗鼓佐领之第八任佐领,并且是由内务府总管兼任的。这与雍正八年呈报的《内务府正白旗五甲喇祭文碑文档》所载尚志舜现任之佐领,完全相同。那么,雍正七年尚志舜所任是不是这一佐领呢?回答是肯定的。

  

   《历朝八旗杂档·内务府三品以上大员出身履历档》载明:

  

   正白旗包衣尚志舜佐领下:

  

   三品内务府总管兼佐领事尚志舜,于康熙五十二年由畅春园六品总领升授员外郎,于本年由员外郎升授佐领,于五十三年由佐领升授参领,于五十四年由参领升授郎中,于雍正四年由郎中升授内务府总管,现在止俸。……

  

   雍正九年。[3]

  

   不难看出,尚志舜是在雍正四年升任内务府总管的,既然如此,其雍正七年的佐领职务当然也是由内务府总管兼任的。并且,遍查《内务府正白旗佐领管领档》,尚志舜再也没有任过正白旗包衣的其他佐领。这就清楚说明,尚志舜在雍正七年确是担任正白旗包衣第五参领第三旗鼓佐领。

  

   需要说明的是,在《八旗通志》中,这一佐领不是称为“第五参领第三旗鼓佐领”,而是称为“第五参领第一旗鼓佐领”,这种差异,是由于两者的排次方法不同所致。就是说,《内务府正白旗佐领管领档》是按旗分统一编列顺序的,《八旗通志》则是按参领分别编列顺序的,实际上是同一佐领。鉴于有清一代的内务府三旗佐领的图记都是按旗分统一编列的,尚志舜佐领的图记就是“正白旗内府三旗鼓佐领”,我们理应以《内务府正白旗佐领管领档》的记载为准。

  

   明确了上面这些,我们才能有把握地说:曹雪芹是正白旗包衣第三旗鼓佐领下人,根本不是“正白旗满洲包衣管领下人”。

  

   旗鼓佐领乃包衣汉军佐领

  

   曹雪芹是正白旗包衣旗鼓佐领下人,这不仅决定了曹家不同于外八旗人的皇室家奴身份,而且标志着曹家不同于内三旗满洲佐领下人的等级地位,而要弄清这些,先要搞清旗鼓佐领的真实含义。

  

   道光年间宗室奕赓在其《寄楮备谈》中说得明白:

  

   内务府三旗汉军佐领,俱名旗鼓佐领,旧作齐固佐领。

  

   奕赓的这个记述是符合清代制度与史实的,完全正确的。下面再征引几条新资料,事情就更加清楚了。

  

   《御制增订清文鉴》卷三页二四,在“旗鼓佐领”条下,载有满文之解释,译成汉文是:

  

   包衣汉人编立的佐领,叫旗鼓佐领。

  

   乾隆年间宗室宜兴编纂的《清文补汇》卷六页三五,光绪年间志宽、培宽编纂的《清文总汇》卷六页一四,也都列有“旗鼓佐领”专条,两书的文字完全相同:

  

   旗鼓佐领,乃包衣汉军佐领。

  

   另外,日人羽田亨编纂的《满和辞典》页六六,也有明文记载:

  

   CIG’UNIYLL内府の汉人を以て编成ひた佐领。

  

   以上四种,均为汇书辞典,是专门诠释词义的,理应成为我们判断旗鼓佐领真实含义的依据。很清楚,旗鼓佐领就是包衣汉军佐领,即由包衣汉人编立的佐领。把旗鼓佐领看作包衣佐领的“同义异称”,显然是不确切的。

  

   有一种说法,认为旗鼓佐领称为包衣汉军佐领,是从乾隆以后才逐渐误用的一种俗称。其实,这种说法也是与史实不相符合的。

  

   《康熙会典》卷一五〇页九《内务府二·会计司·三旗经管钱粮》下载明:

  

   顺治元年令:原给地亩之人并带地投充人,归并于汉军佐领之下,催征钱粮草束,交该管官收贮。

  

   卷一五三页一《内务府五·都虞司》下又说:

  

   凡三旗护军:内务府满洲佐领下设护军十五名,汉军每佐领下设护军十名,二浑托和总设护军十五名,俱属内大臣管辖。顺治十八年令:满洲每佐领下各添护军五名,设护军校二员;汉军佐领及浑托和各设护军十名,设护军校一员。

  

   另外,《康熙会典·内务府》各卷中还多处谈到“汉佐领”“满汉佐领”,不再征引。

  

   至于雍正《大清会典》载明内务府汉军佐领的地方更多,无须一一征引。我们知道,《康熙会典》汇集了崇德元年至康熙二十五年间的典章制度,雍正《大清会典》则续记到雍正五年。正是这部清代初期的会典,均直书内务府汉军佐领,而不具旗鼓佐领之名。这就清楚说明,内务府三旗旗鼓佐领之为包衣汉军佐领,确是清初的定制,根本不是乾隆之后因旗制隔膜而滥用名词所致。

  

   包衣汉军佐领下人称包衣汉军

  

   终清一代,无论上三旗包衣还是下五旗包衣,不仅有包衣满洲佐领与包衣汉军佐领之别,而且还有包衣满洲、包衣蒙古、包衣汉军之分。

  

   先看清代制度的规定。在《内务府来文·人事类》档案中,保存有大量的有关包衣人员考试、仕进等问题的文件,明确地记载着包衣人员要“详加分别满洲、蒙古、汉军”的规定。比如,顺天府学政关于包衣人员考试的咨文一再申明:

  

   至包衣生监,务即注明满洲、蒙古、汉军及官民字号……[4]

  

   照得本年岁考……希将内务府包衣满洲、蒙古、汉军应试文童册结,务于文到即日内咨送本学政堂衙门,以便汇册咨送兵部考试骑射,定期府试。[5]

  

   礼部的咨文也说:

  

   本人如系包衣佐领、管领者,满洲即写满洲,蒙古即写蒙古,汉军即写汉军……[6]

  

另外,还有一类文件,是要求把满洲、蒙古、汉军官员内的包衣人员注明“包衣”字样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56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