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冯其庸:曹雪芹的祖籍、家世和《红楼梦》的关系——对一个争论了半个多世纪的问题的梳理和透视

更新时间:2022-09-16 16:51:00
作者: 冯其庸  

  

   (五)地方志的记载

  

   除了以上这些新发现的历史资料外,地方志里也保留了不少曹振彦任职和祖籍的资料,如:

  

   1.《八旗满洲氏族通谱》卷七十四,附载满洲分内之尼堪姓氏:

  

   曹锡远,正白旗包衣人,世居沈阳地方,来归年分无考。

  

   2.康熙二十一年(1682)刻本《山西通志》卷十七《职官志》:

  

   平阳府吉州知州,曹振彦,奉天辽阳人,贡士,顺治七年任。

  

   3.吴葵之《吉州全志》卷三《职官》:

  

   曹振彦,奉天辽东人[3],七年任。

  

   4.嘉庆《山西通志》卷八十二《职官》:

  

   吉州知州,曹振彦,奉天辽阳人,贡士,顺治七年任。

  

   5.康熙二十一年(1682)刻本《山西通志》卷十七《职官志》:

  

   大同府知府,曹振彦,辽东辽阳人,贡士,顺治九年任。

  

   6.乾隆《大同府志》卷二十一《职官》:

  

   大同府知府,曹振彦,辽东人,贡士,顺治九年任。

  

   7.康熙二十三年刻本《浙江通志》卷二十二《职官志》:

  

   两浙都转运盐使司盐运使,曹振彦,辽东辽阳人,由贡士顺治十三年任。

  

   8.乾隆《敕修浙江通志》卷一百二十二《职官》十二:

  

   都转运盐使司盐法道,曹振彦,奉天辽阳人,顺治十二年任。

  

   9.《重修两浙盐法志》卷二十二《职官》:

  

   曹振彦,奉天辽阳生员,顺治十三年任。

  

   以上是官修氏族志和地方志对曹锡远的旗籍居住地及曹振彦任职年份和籍贯的记载。

  

   (六)小议

  

   从上世纪30年代到50年代末、60年代初,有关曹家的历史资料还没有多少发现,根据尤侗《艮斋倦稿》的一段并不准确的记载,误以为曹雪芹的祖籍是丰润,那是可以理解的。自从1963年曹展展出了《五庆堂重修曹氏宗谱》,朱南铣先生又写了考证文章,指出曹雪芹的祖籍是辽阳而不是丰润,虽然这篇文章当时没有发表,但红学界内部不少人是看到的。所以我认为从上世纪的60年代初开始及以后,曹家的家谱、传记、碑刻、履历的不断发现,而且一次次地证明曹家自叙的祖籍是辽阳,而不是什么丰润。在这样的情况下,上世纪90年代初,主张丰润说者竟然还利用丰润发现《曹鼎望墓志铭》的机会,再次发动宣传丰润说的攻势,报纸上竟然说由于《曹鼎望墓志铭》的发现,“为曹雪芹祖籍研究又增添了新材料”[4],“为考证、研究曹雪芹家世提供珍贵实物资料”[5],“曹雪芹祖籍考证有重要进展”[6],甚至说“曹雪芹祖籍丰润已成定论”[7],等等。其实《曹鼎望墓志铭》根本未涉及曹雪芹及其家族一字,因此他们不公布碑文,想不到竟被河北大学的一位大学生揭了底,他认真地抄录了墓志铭的全文,寄《红楼梦学刊》发表,并且自己写了一篇文章,认为《曹鼎望墓志铭》与曹雪芹祖籍毫无关系。这样,这一次规模空前的宣传才算结束。

  

   最近,有些人又换了一种说法,提出了曹雪芹祖籍“铁岭说”,甚至说,古代的襄平不是指辽阳而是指铁岭,也有人说《红楼梦》里的潢海铁网山就是指铁岭。面对着这样的奇闻,而又面对着上述这许多史证,我真不能理解这种思维方式。

  

   但是我还想讲两句话,一是我希望人们记住:历史永远是历史,历史是由史实组成的,而不是由谎言组成的,谎言是永远变不成历史的。二是请大家读读现今尚存在辽阳的《重建玉皇庙碑》的碑文,这篇碑文的开头就说:“昔襄平西关西门外,不越数趾,有玉皇庙焉,其来云旧……”他们说襄平不是辽阳的古称而是铁岭的古称,但是这块天聪四年,明崇祯三年,公元1630年立在辽阳西关西门外的玉皇庙碑却称辽阳为“襄平”。应该说明,当时的辽阳已通称“辽阳”而不称“襄平”了,在官书里称辽阳一律是“辽阳”,如《大清三朝事略》天命六年说:“六年。春三月,上统大军水陆并进,征明,取沈阳,攻辽阳,合城官民剃发归顺。”“七年。春正月,上征明广宁城,城中迎谒上入城,大兵向山海关。三月,上还辽阳,筑城于辽阳东,创建宫室,迁居之,名曰东京。”特别是在《清实录》里,一律都是称辽阳。可见当时称“襄平”,已经是用辽阳的古称了。如果襄平是指铁岭,那么这块碑怎么立到辽阳来了呢?所以我的第二句话是:历史也不是可以用诡辩术加以扭曲的,也不是可以用化装术加以改扮的!

  

   因此,曹雪芹的祖籍,宗谱、家传、碑刻、文献,记载得清清楚楚,都是辽阳,根本用不着那么多烦琐的考证。实质上,那些“考证”,不过是要把原本十分清楚、十分明白的事情故意弄模糊,以便于妄说通行而已!我曾说过,除非能证明曹雪芹的老祖宗自己把自己的籍贯搞错了,否则是无法否定曹雪芹祖籍辽阳的历史事实的,可惜至今没有人出来考证曹雪芹的祖宗弄错了自己的籍贯,却在拼命“考证”曹雪芹的祖籍是丰润、是铁岭。可是人们不禁要问,曹雪芹的上祖既然没有弄错自己的籍贯,那么还要考个什么呢?如果说,他们确实是搞错了自己的籍贯了,那又为什么不首先来证实这个错误呢?因为这是论证“丰润说”和“铁岭说”的前提,前提尚且不能确立,则遑论其他。

  

   二、辽阳是曹雪芹上祖的发祥之地

  

   (一)坚持实事求是的史学传统

  

   我们支持曹雪芹祖籍辽阳,一是为了坚持历史的真实性和客观性。历史是由真实的史实构成的,中国历史传统秉笔直书之可贵,就是它坚持历史的真实性和客观性,而反对用主观来歪曲、曲解、涂改历史。曹雪芹祖籍辽阳是曹雪芹上祖自己留下来的历史记录和官史的实录(包括地方志),是第一性的史证,作为一个认真的学术工作者,是不应该无视这些史证的存在,而随意地另作新说的。

  

   (二)辽阳是曹雪芹上祖发迹的契机之地

  

   二是因为曹家的百年望族是从辽阳始发的,曹家发迹的历史机遇是在辽阳构成的,如果曹家不在辽阳,也就没有以后的许多事实,那么,辽阳究竟是怎样一个地方呢?

  

   1.襄平就是辽阳,辽阳是全辽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明正统八年(1443)《辽东志》卷一《地理·郡名》“辽阳”下说:

  

   襄平:

  

   汉城名,即今辽阳。汉初有襄平侯统(纪)[8]通,矫制纳周勃于北军,讨平诸吕。

  

   辽阳:

  

   元魏名,水北曰阳,辽地东西其南皆海,城在其北,故曰辽阳。今独于都司治所称辽阳者,盖自其总会之处而言耳。

  

   这是说,襄平就是辽阳。在汉代称襄平,元魏开始称辽阳。[9]辽阳是明代辽东的首府,是辽东都司治所的所在地,是东北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的中心。1989年在辽阳白塔塔顶发现的明隆庆五年(1571)《重修辽阳城西广佑寺宝塔记》开头就说:“吾襄平为全辽都会。”这是当时的历史纪实。明末熊廷弼、袁应泰经略辽东时,都驻节辽阳,当时的辽阳城比沈阳城大一倍,熊廷弼说:“况辽城之大,两倍于沈阳有奇。”[10]努尔哈赤于天命六年(1621)三月十三日攻下沈阳后,于三月十九日包围辽阳,二十一日即攻陷辽阳,袁应泰佩剑印自缢死。沈、辽陷落后,“数日间,金、复、海、盖州卫,悉传檄而陷”[11]。《清太祖高皇帝实录》说:

  

   辽阳既下,其辽东之三河、东胜、长静、长宁、长定、长安、长胜、长勇、长营、静远、上榆林、十方寺、丁家泊、宋家泊、曾迟、镇西、殷家庄、平定、定远、庆云、古城、永宁、镇彝、清阳、镇北堡、威远、静安、孤山、洒马吉、叆阳、新安、新奠、宽奠、大奠、永奠、长奠、镇江、汤站、凤凰、镇东、镇彝、甜水站、草河、威宁营、奉集堡、穆家堡、武靖营、平鲁堡、虎皮驿、蒲河、懿路、汎河、中固城、鞍山、海州、东昌、耀州、盖州、熊岳、五十寨、复州、永宁监、栾古、石河、金州、盐场、望海埚、红嘴、归服、黄骨岛、岫岩、青台峪、西麦城等河东大小七十余城,官民俱剃发降。[12]

  

   辽阳被攻陷后,整个辽东地区,一下连降七十三城,可见辽阳在政治、军事和地理上的重要性。努尔哈赤于天命六年(1621)三月攻下辽阳后,四月就决定迁都辽阳,他对诸贝勒大臣说:

  

   天既眷我哉!尔等诸贝勒大臣却不欲居此辽东城,劝尔等毋存疑虑。……自辽河至此,各路皆降,何故舍此而还耶?昔日,我处境困窘,犹如出水之鱼,呼气艰难,困于沙石之上,苟延残喘。遂蒙天佑,授以大业。……为父我为诸子创业而兴兵,尔等诸子岂有不能之理?乃定居辽东城。[13]

  

   同样的内容,在《清实录》里也有记载,可以参证。《清太祖实录》卷七:

  

   上集贝勒诸臣议曰:“天既眷我,授以辽阳,今将移居此城耶,抑仍还我国耶?”贝勒诸臣俱以还国对。上曰:“国之所重,在土地、人民,今还师,则辽阳一城,敌且复至,据而固守,周遭百姓,必将逃匿山谷,不复为我有矣。舍已得之疆土而还,后必复烦征讨,非计之得也。且此地,乃明及朝鲜、蒙古接壤要害之区,天既与我,即宜居之。”贝勒诸臣皆曰:“善。”遂定议迁都。迎后妃诸皇子。……移辽阳官民居于北城关厢,其南大城,则上与贝勒诸臣及将士居之。

  

   丙子。后妃诸皇子至辽阳及诸臣眷属皆迁至。[14]

  

   努尔哈赤迁都辽阳并另筑新城,名曰“东京城”,据乾隆《盛京通志》记载:

  

东京城在太子河东,离辽阳州城八里,天命六年建。周围六里零十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56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