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恭时:秦淮梦幻几经春——曹雪芹生年新析

更新时间:2022-09-16 16:47:44
作者: 徐恭时  
”敦诚在《朝阳洞》诗自注“时随先大人司榷山海关”,可了解“随”字含义(查《四松堂集》中的注文有一百余处,均属自己口吻)。

  

   考史料,雪芹祖父曹寅,他卒于康熙五十一年七月二十三日扬州诗局内。倘若雪芹诞生后能见到祖父曹寅,至迟应生于康熙五十一年六月以前。——所以这条“随寅任”的注文与“四十年华”的诗中数字存在显著矛盾。这一问题,近期研究者也曾指出剖析。这是一。

  

   另一矛盾是张宜泉《春柳堂诗稿》中《伤芹溪居士》的诗题注文:“其人素性放达,好饮,又善诗画,年未五旬而卒。”按一般诗注,文字可长可短,能记实,与诗句之限字不同。宜泉此诗经考写于甲申仲春之末,与芹逝同月,并亲临雪芹“藏修”原处凭吊,所记可靠性大。此其二。研究者或于宜泉的生平未深探,每云身世不详,产生疑惑。笔者在前时曾有未考之稿,存箧未发。经考他生于康熙五十九年,约卒于乾隆三十五年后,如果芹诞依乙未说,小于雪芹五岁。他曾祖为镶黄旗人,清初有战功,后出事。宜泉一度任畅春园笔帖式,后设馆于海淀镇上。雪芹迁居西郊时,最初亦居此镇上,传为曹家某支旧屋,故得相识以交。两人或“促膝论新诗”,或“信步游废寺”。海外有人拟比较雪芹与敦诚、宜泉两人的友情孰密孰疏,赵冈先生对这个问题有专文详析。按:敦诚生于雍正十二年,比雪芹小十九岁;应属忘年之交。拙思,若以今日视点来寻析古人友情深浅,恐难得真情,故不引析。

  

   再读张宜泉《伤芹溪居士》诗的首联:“谢草池边晓露香,怀人不见泪成行。”这联的第一句颇重要,宜寻典以释。

  

   南朝宋诗人谢灵运写有《登池上楼》诗,中有“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之句,并有一段故事。元好问《论诗》第二十四首:“池塘春草谢家春,万古千秋五字新。”评此佳句至高。

  

   雪芹在《红楼梦》十八回借喻宝玉题《蘅芷清芬》诗,末联为“谁谓池塘曲,谢家幽梦长”;四十八回里写黛玉教香菱学诗,曾举及谢灵运之诗集,嘱香菱读。再看雪芹祖父曹寅写有《思仲轩诗》,友人朱彝尊在此诗卷上题诗,有“春塘宜入梦”之句。张云章赠寅诗中也有“凤毛灵运出池新”句。《思仲轩诗》寓曹家史事。——据上引材料,宜泉以“谢草池边晓露香”之句来伤悼雪芹,并非一般用典,拙意具深切的内涵。这从“白雪歌残梦正长”之句,正好呼应。

  

   考:谢灵运为谢玄之孙,袭封康乐公,著有《谢康乐集》。他生于东晋太元十年(385),卒于南朝宋文帝元嘉十年(433),存年四十九岁。这正好与宜泉伤芹逝诗题所注“年未五旬而卒”之句内实扣合,亦可参知雪芹存世之年“得春四十九”(“得春”指未过生年)。

  

   从上节的疏析“四十”之词属于援用杜甫诗典,再看本节所列的矛盾,拙意宜泉之记可资信证。

  

   四、芹溪身世参辅证

  

   考雪芹的生年,其症结存在多端。除存世之年记载有矛盾外,还牵涉他的直系家属、家世变化、早年生活、作品创作等相关问题,可云丝缕相牵。对上述的种种问题,各家的论析不同,触处矛盾。要对这些问题作疏解,均需要写长文以细论,才能理出头绪,可是这些问题又与生年有牵连,如果不提,则上面的疏释之结,似未全解,今略作简述。

  

   1.名字取义

  

   古代人物的取名,有幼名、谱名、学名、改名、字、号、别署等。

  

   曹雪芹的名、字、号,有多种记载,论者又有不同见解,并由于《八旗满洲氏族通谱》与《辽东曹氏宗谱》上出现了“曹天祐(佑、祜)”之名,在《宗谱》上列为“曹颙之子”,使问题更增纠结,又生异见。

  

   在拙文《曹雪芹传略》第二节“既霑既足”中略予简提;拙写:谱名天祐(佑、祜),学名霑,字雪芹,一字芹圃,别号芹溪,晚号梦阮。我原有细绎之稿,分六组述记载、时间、典词及相互间关系,由于《传略》字限,不克引注。今只就生年有关者稍举。

  

   考曹家上世人物,从曹锡远(世选)起的五世,其名、字的取定,每从《易》《书》《诗》的典语中来,雪芹亦然。——《诗经·小雅·信南山》第二首:“上天同云,雨雪雰雰,益之以霡霂,既优既渥,既霑既足,生我百谷。”第三首有“献之皇祖,曾孙寿考,受天之祜”(按:《诗经》诸种版本。“祜”有作“祐”,又《通谱》上“曹天祐”之名另一本作“天祜”)。这里出现“天祐”“霑”“雪”等字。

  

   为说明雪芹的取名,需略说曹家家世。雪芹曾祖母孙氏为玄烨幼时的保母,曾祖父曹玺也就成为嬷嬷爹。由于这层的特殊关系,从康熙二年二月初一日起,谕派曹玺出任江宁织造,并谕“俾也是官可矣”。三代四人,由此“专差父任”(中间有马桑格,与曹家为姻亲,雪芹之母马氏,考为马二格之孙女)。特别是芹祖曹寅,曾度着“秦淮繁华”“扬州旧梦”的特殊之境。从寅、颙、三人奏折中可以看到对主子的“称功颂德”,“眷眷无穷”。

  

   但是到了康熙五十一年七月二十三日,曹寅病故扬州,赖康熙帝特谕寅子曹颙继任织造,讵料到五十四年正月初八日曹颙染疾身亡。寅之本身支已断嗣续。在此紧急关头,幸得康熙帝护持曹家,特谕:以曹家“家口繁重”,“现在迁移他的家产,将致破毁”,“特命曹承继袭职,以养赡孤寡,保全身家”。曹即于此年三月初九日接任织造。这正是幸赖仁恩,自天祐之,泽霑曹家。如从乙未说,初夏之际雪芹诞生,在此双喜临门下,李氏为新生的曹寅嫡孙取名“天祐”,后又取学名为“霑”,即从《信南山》中取用,以示旷典奇恩。江南曹家创自曹玺,而在“受天之祜(或作祐)”句上正好有“曾孙寿考”的巧合句。这与后来雪芹自云“已往所赖天恩祖德”之语紧合。康熙五十四年六月初三日曹奏折中提“四野霑足”之词,可与《信南山》诗参看。

  

   至于研究者对“曹天祐”人物的不同见解,曹雪芹父系问题,等等疑惑,笔者认为均有头绪可理,宜予专叙,本文从略。这里顺提一笔,拙文《楝花满地西堂闭》中考明曹生于康熙四十二年,到五十四年时为十三岁。从年岁上可窥雪芹不是子。既为寅之嗣子,从宗法关系上论,芹出生后应称为父(嗣父)。

  

   本节从雪芹的两个名字取义与家世关系来论证他诞生于“膏雨频霑洒,首夏诚清和”的康熙五十四年仲夏。

  

   2.江南梦幻

  

   曹雪芹在江南究竟生活了多少年?如果探得踪迹,亦可为生年作辅证。

  

   巨卷《红楼梦》,清人称之“包罗万有”,其素材的时代背景中存有曹家的事实、雪芹的经历,这在近顷研究者的文章每见提到,巴金同志在《我读〈红楼梦〉》一文中也有简析。不过雪芹用梦幻之笔化出而已。

  

   《红楼梦》开端处说“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虽用贾假甄真之艺笔,但每可寻迹。第一回里曾提了五个异名,而把《金陵十二钗》的书名系在曹雪芹名下。作者又道这是“亲睹亲闻的几个女子”。他还写了一个虚幻的“江南甄家”,在十六回里点出“独他家接驾四次”,这正是曹寅之事实,他例尚有,不一一举。在五十六回提及江南甄宝玉“今年十三岁”,周绍良同志编《红楼梦系年》,此事列于“红十三年”,到七十五回,已转入下年故事(上表列“红十四年”)。作品中有奇笔道:“看邸报,甄家犯了罪,现今抄没家私,调取进京治罪。”又在二十五回里特点这块化玉的石头自“青埂峰一别,展眼已过十三载矣”,庚辰本七十五回中有批语点“石头乃作者耳”。严绳孙《题楝亭图》诗有“遥对钟山万古青”句,中拈“青”字。此为地域之幻笔。

  

   这种种特拈的迹象,宜予静思助想。拙编《曹雪芹生平年表》曾记雍正五年十二月下谕查封曹家产,次年元宵节前抄家,六月间,江南旧家已毁灭,谕归燕市。此际,拙文系雪芹为十三、十四岁。在此“南直召祸”的覆巢几无完卵的大惊大险、大关节的痛思岁月,可谓终身难于磨灭;雪芹又用幻笔写了“当时”—“今日”,“梦醒”—“散场”的时间断限词,明言在江南过了“十三载”,次年“进京”,事实已很清楚。

  

   再回看两敦兄弟聆雪芹“一把辛酸泪”追诉之言,在赠芹诗中写下“秦淮风月(一本作‘残梦’)忆繁华”,“秦淮旧梦人犹在”,“废馆颓楼梦旧家”,虽寓词隐约,参证上释,所云是实写。

  

   此外潘德舆记雪芹“少习华膴”,用一“少”字;裕瑞道雪芹之嗜爱南味,脂批记雪芹曾去镇江啖出网鲜鲥,雪芹在江南印迹,存好多则不同来源的传说,等等材料,这里不细述。如果推定雪芹在江南只生活了四年,这样一位尚属怀抱提携的幼童,上述种种,倒不易解释了。

  

   3.创作条件

  

   综看《红楼梦》这部巨卷(前八十回及佚文线索),它:波澜起伏,经纬万端,结构早定,后局凄怆,人物多至近千,知识蕴如宝山。写作这样一部“世情百态”,盛衰特殊的小说,经历与年龄,是创作的先决条件。

  

   曹雪芹从金陵回归燕市,那时的家况如何?据曹家档案所载,再对照一下旧事。“曹寅之妻,孀妇无力,不能度日”(在金陵时“饫甘餍肥”);跼处于“蒜市口地方十七间半”的一所四合院内(在金陵的十三处住房,共有四百八十三间);剩下照料李氏及雪芹等的仅“家仆三对”(在金陵“家人大小男女共一百十四口”)——这样一幅鲜明的盛衰图,如果雪芹在江南没有“亲睹亲闻”一定的素材,从中吸取养料,即使在京时,还度过瞬间转换的小康局面,或从亲友中取得间接的素材,其实情的可能性,究竟如何?细揣是能够洞察的。

  

   再考索雪芹于何年开始写作这部小说。拙编的《曹雪芹生平年表》,据内外证材料系于乾隆六年,此年雪芹二十七岁。到九年着笔二稿。在这样的年岁中创作此巨制,是符合实际的。如果说,在十八岁时动笔写作,有无此可能,可以辨味。因此说,创作条件,与生年有关。

  

   五、悬弧令旦寻月日

  

   曹雪芹的生年问题上面作了疏析。至于他的“悬弧令旦”,更乏直接文证。

  

关注曹雪芹生平者,也曾于此试探。今见有十几篇文章中涉笔及此。笔者归纳排列,计有:四月中旬、四月下旬、四月二十六日,五月初三日、五月初七日,或约提五月、五六月间(有提六月前后,意同)、六月等不同的说法,从总的趋向看,属于“夏季”之初。但诸家提及生日的文章中所定的生年并不相同。除少量专文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56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