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冯其庸:二百年来的一次重大发现——关于曹雪芹的书箧及其他

更新时间:2022-09-16 16:43:21
作者: 冯其庸  
例如“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狱神庙慰宝玉”“警幻情榜”,等等。在这句旁边钩去的一句半,上句实即现在的下句,“义重冒”三字则句未写成,很难悬揣。

  

   七、八两句,上句是说“戏语成谶”[4],意想不到;下句是说“窀穸何处”,无地可埋。曹雪芹贫困到不仅生无立锥之地,而且死无埋骨之土,在世界文学史上的古典作家中,这样的身世下场的伟大作家,恐怕也不是很多的。

  

   总起来说,这八句诗(实际是十一句半),深刻地表达了这位“芳卿”对雪芹的无限真挚、无比伤痛的感情,为我们明确了雪芹的卒年,证实了书未写完,证实了伊子先殇,证实了雪芹因饮酒过多致病而死,证实了雪芹逝后的萧条身世。总之,这首诗是“芳卿”对于曹雪芹的感情结晶,是研究曹雪芹的十分重要的资料,绝不能因为它的不合律而轻视它,甚至定它为“伪作”。

  

   三、释怀疑论

  

   对于这一对书箱,有一种议论,认为它不大可能是真的。当然,对于一件历史文物,首先要确证它的历史真实性,如果是伪作,是赝品,就无丝毫价值之可言。那么,对于这一对署有“芹溪”上款的书箱,同样也必须首先确证它的历史真实性。这一对书箱有可能是作伪吗?我认为不可能,其理由如下。

  

   (一)经专门研究明清木器家具的专家鉴定,这一对木箱本身,确是乾隆时物,箱面上的刻兰和题字,也是乾隆时的风格,不是后来刻的。我认为上面这一点,是讨论这两个署名“芹溪”的箱子的真伪问题的基础。这就是说伪造者如果要伪造这样一对曹雪芹的箱子,他首先要具备这样一对真正的乾隆时的木箱。乾隆时的木箱虽然不能说找不到,但要找也不是很容易的事,首先你要懂得乾隆时的木箱(普通木箱)的样子是怎样的,否则即使有一对旧木箱,你也无从知其是否是乾隆时的式样。特别是这一对木箱,它不是那种紫檀、花梨之类的雕刻精致的贵重木箱,那种木箱还比较容易保存下来,也比较容易识别。现在的这一对木箱,是一对极普通的民用木箱,木料是普通的松木,而且其中的一个已经有点朽了,它没有任何装饰性的东西可资识别,因此即使偶然得到这样一对箱子,你如果不是行家,你也不会认识它是乾隆木箱,所以这样的一个先决条件就不是很容易解决的。

  

   (二)箱子的门上,左右都刻有兰花和题字,据鉴定,这些字画和它的刻法也是乾隆时的风格。具体点说,箱面上的兰花和石头,很明显是郑板桥的画法,郑板桥生于康熙三十二年,卒于乾隆三十年,他擅兰竹,为扬州八怪之一。箱面上的题字其书法也是乾隆时的风格,这我们到下面再详论。这样作伪者不仅要会书和画,而且更重要的还要懂得乾隆时期的书画风格和刻法,如果不深懂这一点,即使会画两笔和刻两下,也不易得出乾隆时的风格来,这一点也不能不承认是一个颇难解决的问题。

  

   (三)假如说前面两个条件都具备了,也就是说这些很难解决的客观条件都已解决,已经具有作伪的物质基础和技术基础了,那么,应该如何来作伪呢?也就是说应该怎样作伪才能作得像呢?才可以以假乱真呢?现在左边箱面的右下角,行书写刻着“拙笔写兰”四个字,这是很引人注目的四个字,因为在1971年,在香山正白旗舒姓的一间屋子的复壁上,曾发现过一批题壁诗,有两首题壁诗的末尾,也分别写有“拙笔学书”和“学题拙笔”。这两首“无题”诗(因为它没有题目)的内容是这样的:

  

   富贵途人骨肉亲,贫贱骨肉亦途人;

  

   试看季子貂裘敝,举目亲人尽不亲。[5]

  

   岁在丙寅清和月下旬,偶录于抗风轩之南几。拙笔学书。

  

   蒙挑外差实可怕,惟有住班为难大;

  

   往返程途走奔驰,风吹雨洒自啧嗟。

  

   借的衣服难合体,人都穿单我还夹;

  

   赴宅画稿犹可叹,途劳受气向谁发?

  

   学题拙笔

  

   墙上另有一副对联,被写成扇面状,联语是:

  

   远富近贫,以礼相交天下少,

  

   疏亲慢友,因财而散世间多。

  

   真不错。

  

   这“真不错”三个字,看得出来是因为凑成扇面状而加上去的,不属于联句。据香山一带民间传说,上面这副对联,是曹雪芹的友人鄂比赠送给曹雪芹的,但这副对联,只存在于民间的口头传说中,从未见过书面的记载,这次却第一次发现在复壁上,因之人们曾认为这些题壁诗主人或直接或间接与曹雪芹有关,或离曹雪芹的时代较近,对曹雪芹在西郊著书的事有所闻知,但当时也有人认为这些题壁诗的时代很晚,到不了曹雪芹的时代,因此否定了它与曹雪芹可能存在某种关系的可能性,也因此,这些复壁上的文字和这所房子,一直未被红学界的人认为与曹雪芹有关,因之近年来大家也就慢慢地忘记它了。总之,对这个“拙笔”先生或这满墙的题诗,以及这所房子,至今未被红学界认为与曹雪芹有什么关系。[6]既然这个“拙笔学书”已然被否定了与曹雪芹存在关系的可能性,那么,造假者要伪造曹雪芹的遗物的时候却偏偏愿意在伪造物上自己先打上一个大问号,刻上“拙笔写兰”四个字,这样岂不是以假造假,而不是以假冒真了吗?世间难道真有这样的笨蛋伪造者吗?何况假如这“拙笔写兰”等字真是1971年以后伪造上去的,那么,这样的伪刻,是经不起鉴定家的眼光的,这一点是可以毫无疑问的。

  

   有的同志或许想,它不一定是1971年以后才伪造的,也许早在若干年以前,连同舒姓复壁题诗上的“拙笔”和木箱上的“拙笔”一概都是那时作伪的产物,不过先后于1971年、1977年被人“发现”而已。据我所知,确实有的同志是存在着这样的疑问的。那么,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假定它是伪造品,那么,这种伪造可能出现在什么时候呢?我们知道,1921年11月,胡适写成《红楼梦考证》(改定稿),首先确切考证出《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在这以前,《红楼梦》的作者问题,虽然从曹雪芹同时代人永忠、明义、袁枚等人到稍后的裕瑞等也都认为是曹雪芹。但都未确考,尤其是以上的记载,概未涉及曹雪芹的卒年问题,因此作伪的上限,最早不能早于胡适考出曹雪芹之前,即1921年11月之前。这以后,胡适在1921年11月写出的《红楼梦考证》里,第一次提出了“我们可以断定曹雪芹死于乾隆三十年左右(约1765)”的说法。乾隆三十年是乙酉,可以称之为“乙酉说”。到1922年,胡适在《跋红楼梦考证》这篇文章里又提出了曹雪芹卒于乾隆二十九年“甲申说”,到1928年2月,胡适改变原说,提出曹雪芹卒于乾隆二十七年“壬午说”。此后,二十年间曹雪芹的卒年,一直是胡适的这个观点,1930年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对曹雪芹的卒年也采用胡适的说法,定为“壬午说”。到1947年12月,周汝昌同志据敦敏《懋斋诗钞》提出雪芹卒于乾隆二十八年“癸未说”。很快,隔了几个月,1948年春,胡适即放弃自己的“壬午说”,改从周汝昌的“癸未说”。这已经离全国解放只有几个月了。解放以后,“壬午说”和“癸未说”一直未得统一,到1961年5月,胡适又发表文章,重新申明回到原先的“壬午说”,不赞成“癸未说”。直至现在,“壬午说”和“癸未说”一直未得到一致的意见。

  

   了解了上面这一情况,那么,假定作伪者要伪造这批假古董的话究竟哪一段时间可能性最大呢?1921年以前可以不论,因为在这以前《红楼梦》的作者问题并未引起人特殊的注意,人们更不曾注意到他的卒年,就是甲戌本上壬午的脂批,那时也还未被发现,故在此以前一直没有人注意到曹雪芹的卒年问题,1971年以后也可以不论,因为1971年以后的伪造品是不可能混人耳目的。因此,如果说从1921年以后算起,那么最大的可能性是在胡适考出《红楼梦》作者是曹雪芹以及他的卒年以后到全国解放以前。在这一段时间里,胡适在《红楼梦》研究上可以说是权威性的人物,而他的“壬午说”从1928年春到1948年春,这二十年间,真正是只此一家,并无歧异。作为一个古董商伪造假古董,当然要依附权威的见解,否则就不可信。据此,则如果在这段时间里伪造这批假古董,他们对曹雪芹的卒年,只能从胡适的说法:(1)1921年提出的“乙酉说”,(2)1922年提出的“甲申说”,(3)1928年提出一直到1948年才放弃的“壬午说”,不可能由他们事先研究出一个“癸未说”出来,因为连鲁迅都是用的“壬午说”。然而,这木箱上的诗却是“乩诼玄羊重克伤”,居然是“癸未说”而不是“壬午说”,也不是“乙酉说”和“甲申说”。由此看来解放以前伪造的可能性已经不能成立了。那么,假定它是解放以后伪造的呢?无奈《废艺斋集稿》早在日本侵华期间就已经出现于世,而且是经过日本人的手的,此人对风筝谱尚存记忆,日本报纸已发表消息,而这个箱子上的墨笔书目的笔迹,又与《废艺斋集稿》的双钩自序为同一笔迹,这样要把假定的伪造时间拉到解放以后又无法自圆其说。在这样的左右矛盾之下,这个伪造说哪里还找得到立足之地呢?

  

   另外,我们应该充分注意到这两首题壁诗的思想内容,它的文字虽然不算好,甚至有些句子还似通非通,但它的内容却不是无病呻吟而是对当时的封建社会充满着愤激不满之情,可以说这个人的思想,与曹雪芹的思想在不满当时的现实上有共同之处。《石头记》第六回己卯本回前诗云:“朝叩富儿门,富儿犹未足。虽无千金酬,嗟彼胜骨肉。”在本回刘姥姥初见凤姐,凤姐“只管拨手炉内的灰,慢慢的问道,怎么还不请进来”。句旁,王府本批云:“还不请进来五字,写尽天下代(待)穷亲戚的态度。”以上所引,与“富贵途人骨肉亲”这首诗的内容多么相似。在复壁上的这两首诗,署名为“拙笔学书”“学题拙笔”,诗的思想内容,与《石头记》脂批有共通之处,而这两个木箱上的“拙笔写兰”,又是与“芹溪”的上款连在一起的。那么这两处的“拙笔”,难道不正好是互为证明,确证了它们自己的历史真实性,难道反倒是互相否定,否定了它们的历史真实性吗?

  

(四)左边箱门背面右手五行书目题字的真实性的问题。有的同志认为这五行题字不会是曹雪芹的手迹。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发现曹雪芹的墨迹,因此对这五行题字抱谨慎的态度,这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完全应该的。但是事实总是事实,抱谨慎的态度,其目的是为了准确地分清真假而不是不要分清真假,因此这五行字究竟是真是假,还得分清,不能含糊。我认为它是真的曹雪芹的墨迹,而绝不是假的曹雪芹的墨迹。这是弥足珍贵、不可多得的到目前为止唯一的曹雪芹的真迹,我们绝不能把真的当作假的。曹雪芹早就说了:“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把假的当作真的和把真的当作假的,这两种情况都是同样的错误,没有哪一种错误比哪一种错误好一些的问题,因为这两种错误都是违反客观真实。由于这个原因,所以这五行墨迹究竟是否是曹雪芹的真迹必须加以认真讨论研究,我认为它是真的曹雪芹的墨迹,其理由如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55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