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司文 郑仪 梁建武:俄乌冲突对全球粮食安全的影响

更新时间:2022-09-14 21:59:09
作者: 司文   郑仪   梁建武  
2019/20、2020/21、2021/22年度,全球谷物产量逐年增长,消费量也不断上升,产量与消费量之间呈现“紧张平衡”状态。上述两家机构的数据均表明,谷物期末库存量与消费量之比逐年下降,不少国家仍需动用库存以支撑消费;国际谷物的供应水平、稳定性均面临较大压力。从种类看,据国际谷物理事会统计,如不考虑2022/23年度的预期值,2019/20~2021/22年度,全球玉米、大米的期末库存量与消费量之比均逐年下降。2019/20~2022/23年度,大豆的期末库存量与消费量之比均低于联合国粮农组织所定17%~18%的最低限额比例标准。

   俄乌冲突引发的化肥危机也冲击了全球粮食生产。化肥是农业生产不可或缺的要素。西方制裁限制了与俄罗斯化肥原材料和成品的交易,进口俄的化肥变得更困难、成本更高。欧洲部分化肥企业因无法从俄进口原材料而不得不减产,俄EuroChem集团子公司——立陶宛最大化肥厂Lifosa被迫停产。作为第5轮制裁的一部分,欧盟将从7月10日起对俄氯化钾、复合肥及其他含钾肥料实施为期一年的进口配额限制。瑞士紧随其后,对俄部分肥料实施进口配额限制。与此同时,俄罗斯为保证国内供应早就限制了化肥出口。2021年12月起,出口至俄境外、非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的氮肥及复合肥都开始实施出口配额限制。该措施目前已延期至2022年8月31日,未来还可能再延期。2022年2月,俄实施硝酸铵临时出口禁令。3月,俄联邦工业和贸易部要求国内化肥厂商暂停出口,直至运输恢复正常并能够确保化肥安全交付。此外,俄乌冲突还推高了天然气价格,令化肥成本更高,价格涨势更难遏制。化肥涨价叠加供给短缺导致农民被迫减少用量,从而拖累全球粮食产量。国际水稻研究所评估认为,印度、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越南等水稻生产国的农民不得不减少施肥,可能导致下一季水稻减产10%即3600万吨,这些粮食原本足以作为5亿人的口粮。俄罗斯到巴西的海上货运需要30到40天,俄乌冲突后则已停运。这意味着,巴西这个农业生产和化肥进口大国在5月收到最后一批俄罗斯化肥后,海运这一农产品和化肥的主要进口渠道将完全中断。咨询公司MarcoSector预测,2022年巴西化肥施用量同比将下降8%。

   再者,全球农业生产结构还可能因此而改变。由于成本压力的加大,农民正越来越倾向于种植使用化肥量更少的作物,比如大豆,然后依次是小麦、玉米。美国农业部3月发布的《种植意向展望报告》显示,美国2022/23年度玉米种植意向降至8950万英亩,大豆种植意向则达到创纪录的9100万英亩,小麦和棉花种植面积预期也在上升。由于俄罗斯在全球化肥出口市场占有重要分量,其他主要出口国很难完全填补其市场空缺。加拿大化肥巨头Nutrien警告,全球化肥供应紧张可能持续至2023年。

   与此同时,俄乌冲突助推全球粮价高位运行。受俄乌冲突的影响,3月粮农组织全球食品价格指数高达159.7点,在2月突破历史纪录(为141.4点)的基础上环比上涨18.3点(涨幅13%),同比上涨40.5点(涨幅34%)。分类别看,3月,谷物、植物油、乳制品、肉类、食糖价格均不同程度上涨(见图2)。原本计划自乌克兰、俄罗斯出口的小麦受到影响,加之乌克兰对小麦、玉米的出口实施许可证要求,持续危及全球谷物供应。同时,加拿大、美国2021/22年度小麦收成减少,阿根廷当季出口因政府遏制通胀受限,澳大利亚物流满负荷运转,均难填补俄乌出口缺口。上述原因叠加,令3月全球谷物价格指数冲上170.1点的历史纪录,环比增长17.1%。乌克兰春播葵花籽种植面积减少35%,造成葵花籽油等价格上行,带动植物油价格指数环比陡增24.8%至251.8点,1~3月不断创历史转变。

   此外,3月肉类价格指数也达到119.3点,破历史纪录。乳制品、食糖价格指数分别为145.8点,117.9点,同比涨幅均超过22%。4月,粮农组织谷物价格指数较3月历史高点环比下降0.4%;植物油价格远高于2021年同期,但需求调整下价格环比下行;乳制品和食糖价格继续上涨、肉类价格创历史新高;全球食品价格指数小幅回落,但仍远超此前2008、2011年粮食危机时水平。2020~2022年,粮农组织食品价格指数年均值为124.2,远高于1990~1999年的66.3,2000~2009年的72.8和2010~2019年的107.1。

   俄乌冲突叠加多种因素令全球粮食不安全形势长期化。一是冲突持续,安全威胁凸显。联合国粮农组织认为,冲突会引起更高的死亡率,迫使更多人沦为难民、经历流离失所,并会破坏基础设施、住房、经济和文化,是导致严重粮食危机和饥荒的主要推动因素。粮农组织对比2010~2014年、2015~2019年两个时期发现,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所面临冲突的数量、持续时间均明显增加。2022年初以来,以俄乌冲突为代表的系列冲突不断爆发,加剧了全球粮食系统的脆弱性,严重打击高度依赖粮食和农资进口的脆弱国家。“全球应对粮食安全网络”数据显示,俄乌冲突前全球已有81个国家的2.76亿人面临饥饿,如不尽快采取行动,当前冲突又将使另外4700万人受到饥饿威胁。

   二是俄乌冲突加剧全球能源紧张,粮食生产承压。粮食是高能耗产业,机械化作业、灌溉、运输和冷藏等都依赖能源。2021年下半年,国际煤炭、石油、天然气供求压力增大,美欧多国及印度、巴西等国不同程度出现电力短缺,粮食生产难以独善其身。同时,能源价格持续上涨,将严重拉高农业生产、运输的成本,危及粮食生产、供应的稳定性。据世界银行数据,3月布伦特原油平均价格达每桶116美元,为2013年以来最高值;自2020年4月低点以来的油价涨幅更直逼1973年能源危机时的涨幅。此外,2021年3月欧洲天然气、煤炭价格也达到了历史高点。预计2022年国际能源价格仍将高位上涨,如澳大利亚煤炭价格仍将高位上涨81.1%,北海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42%,欧洲天然气价格上涨111%,北美天然气价格上涨25%,日本液化天然气价格上涨76.6%。当前,美西方国家与俄罗斯正围绕能源制裁与反制裁激烈博弈,预计将令全球能源供应持续承压,并继续刺激能源价格高位运行。

   三是俄乌冲突叠加极端天气频发,冲击农业生产。气候变化引发的极端异常天气对当前以及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全球粮食体系构成重大威胁。粮农组织数据显示,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中,遭遇极端天气影响的国家数量占比从2000~2004年的76%上升至2015~2020年的98%;且一定时间段内,同时遭遇多种(三或四种)极端气候灾害(热浪、干旱、洪水或风暴)影响的国家比例也从2000~2004年的11%上升至2015~2020年的52%。全球极端天气发生频率越来越高,不断威胁粮食体系的稳定性。2021年8月,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发布第6次评估报告,认为未来几十年所有地区气候变化都将加剧,不同地区将面临多种不同的组合性变化,包括干湿的变化、风雪冰的变化、沿海地区的变化和海洋的变化等。这些变化都将随着气温的继续升高而增加,并可能引发区域性农业气象灾害、威胁粮食安全,使农业生产面临困境。全球气候治理本以化石能源向清洁能源转型为主攻方向,但俄乌冲突导致欧盟等地区和国家停止淘汰煤炭的使用,迟滞了气候治理进程,削弱了各国应对极端天气影响的能力,将进一步促使全球粮食不安全形势长期化。

   三

   俄乌冲突恶化全球粮食安全形势,成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推手之一,将进一步改变全球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实力对比,进而影响国际秩序。

   全球粮食不安全问题成为目前和今后一段时期的全球治理难题。2007~2008年,全球旱灾及油价飙升,叠加粮食生产大国为确保本国供应而限制粮食出口,引发全球粮价上涨,世界多国爆发抗议活动,甚至出现政局动荡。2011年,严重的干旱致使非洲之角地区800多万民众失去粮食保障;主要小麦生产国发生创纪录高温、汛情,全球小麦供给减少,在中东地区7个小麦进口国引发政治抗议活动。联合国粮农组织数据显示,近年来全球层面的重度、中度或重度粮食不安全发生率一直在缓慢上升。全球重度粮食不安全发生率从2015年的8.1%逐年上升至2020年的11.9%,全球中度或重度粮食不安全发生率从2014年的22.6%逐年上升至2020年的30.4%。其中2015~2019年全球中度或重度粮食不安全发生率合计上升4个百分点,而仅2020年就上升了3.8个百分点,使全球约1/3的人口面临中度或重度粮食不安全。粮农组织食物不足发生率数据也显示出,2005~2014年十年间世界食物不足发生率从12.4%逐年下降至8.3%,饥饿人数从8.11亿人下降至6.07亿人;但是自2014年起,全球处于饥饿状态的人口逐年减少势头逆转。2017~2019年,全球食物不足发生率从8.1%升至8.4%,饥饿人口从6.15亿人上升至6.5亿人。2020年,全球食物不足发生率冲上9.9%高位,7.68亿人面临饥饿,其中半数以上(4.18亿人)分布在亚洲,1/3以上(2.82亿人)分布在非洲。“全球应对粮食危机网络”指出,2021年全球粮食危机状况继续恶化,53个国家约1.93亿人经历了危机或更糟糕的重度粮食不安全,比2020年破纪录的高点还要多4000万人。

   全球粮食不安全问题的凸显,或将在一些地区和国家引发政局动荡。2021年3月,粮农组织公布了处于粮食危机需要外援的44个国家:肯尼亚、乍得、索马里等33个非洲国家;叙利亚、巴基斯坦、孟加拉、缅甸、朝鲜、也门等9个亚洲国家;委内瑞拉、海地2个拉丁美洲及加纳比地区国家。4月13日,粮农组织再次针对13个国家发布粮食危机预警,其中,高风险国家有苏丹、乌干达、津巴布韦、斯里兰卡、南苏丹、索马里,尼日利亚、马里,中风险国家有秘鲁、萨尔瓦多、哥伦比亚、智利、布基纳法索。世界银行中东和北非地区副行长撰文称,在至2021年底的三个月内,也门遭遇严重粮食不安全的人口数从1500万人增至1600万人,也门局势更加恶化。如果2022年国际社会不扩大人道主义和发展援助,俄乌冲突的复合冲击可能会在一些中东和北非国家造成悲惨后果。粮食价格上涨和饥荒加大了发生骚乱和政治动荡的风险。俄乌冲突之前,阿富汗、埃塞俄比亚、索马里、也门、缅甸、叙利亚和世界其他一些地区的民众就已处于饥荒中。2022年3月以来,喀麦隆、印度、巴基斯坦、斯里兰卡、西班牙等国爆发大规模抗议。在斯里兰卡,民众走上街头,大呼“戈塔(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滚回家”;4月5日,刚被任命一天的财政部长宣布辞职。在巴基斯坦,俄乌冲突推高了本已持续上涨的食品价格,引发民众强烈不满,成为总理伊姆兰汗下台的原因之一。在秘鲁,4月上旬民众举行抗议活动,对破纪录的食品和燃料价格表达强烈不满,卡斯蒂略总统竭力平息动荡。甚至连法国也有类似遭遇,高企的食品和燃料价格在刚结束的总统竞选中也成了热点。

如今,全球粮食不安全问题已经成为主要国家、国际组织和治理平台关注的重要议题。七国集团领导人承诺与世界粮食计划署、多边开发银行和国际金融机构密切合作,通过“粮食和农业复原力行动计划”(FARM)等解决全球粮食危机,并呼吁召开粮农组织理事会特别会议,以阻止全球粮食安全形势进一步恶化。美国总统拜登与欧盟主席冯德莱恩发表联合声明,称将在获得授权的情况下提供直接粮食援助来防止危机。德国总理朔尔茨承诺,德国将投入4.3亿欧元资金以帮助维持全球粮食供应,避免饥荒。国际社会同时意识到,仅依靠七国集团力有不逮。粮农组织提出设立全球粮食进口融资机制(FIFF),以减轻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粮食进口融资成本。一些专家呼吁七国集团和中国减免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债务,允许它们使用外汇储备支付较高的粮食进口成本。法国《回声报》援引专家评论称,FARM计划要想成功实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506.html
文章来源:《现代国际关系》2022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