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珊:日本应对俄乌冲突的举措及战略构想

更新时间:2022-09-14 21:56:51
作者: 王珊  

  

   【内容摘要】俄乌冲突爆发后,日本基于战略考虑,以最大限度地维护国家利益为目标,围绕对俄制裁积极推进对美欧、东亚、乌克兰周边国家穿梭外交,不失时机地推进国家战略。日本把俄乌冲突看成国际战略博弈的重要契机,力图撬动和颠覆战后国际秩序,重构以美欧日为核心,以军事、科技、经济为主导的国际新秩序。日本在应对俄乌冲突上有过短暂的政策调整,从最初的犹豫迟疑,到积极对俄制裁施压,旨在扭转在北方四岛问题上的被动局面、削弱俄罗斯的实力。日本还借机宣扬“中国威胁论”,强化美日印澳四边机制,挑动地区对抗,试图获取新的冷战红利。

  

   面对俄乌冲突,摆在日本政府面前的课题是如何应对这场突如其来的政治危机,如何实现本国利益最大化。对岸田内阁来说,这不仅是一场外交考验,也是其施展外交才能,展示日美同盟牢固关系的重要契机。为此,日本充分利用俄乌冲突的外溢效应,从内政外交等多方面推进国家战略,包括开展对美欧协调外交,通过制裁削弱俄罗斯实力,渲染东亚地区紧张局势,在地缘政治上牵制中国。同时,日本还加强与北约进行安全战略对接,加快修宪和构建军事大国的步伐。本文依据俄乌冲突爆发后日本在内政、外交等方面所采取的各项举措,分析日本推进国家战略的主导思想和行动过程,阐明日本在俄乌冲突中所扮演的角色、利益指向以及战略局限性。

   以往日本在涉及重大国际问题时都是唯美国马首是瞻,基本不会偏离美国对外政策的大方向。不过,从日本应对俄乌冲突的最初反应看,虽然对俄罗斯大加谴责,但相较于“七国集团”(G7)其他国家显然慢半拍,似乎有所保留。这主要是缘于日俄关系的特殊性,即俄罗斯在日本外交战略布局中,既是没有签订和平条约的宿敌,也是极力争取和拉拢的对象。

   日本这一对俄战略思想在俄乌冲突爆发初期得到充分印证。2022年2月24日深夜,在七国集团(G7)首脑会议上,岸田文雄首相就俄乌冲突一事表态,称“俄罗斯的做法是不能令人认同的单方面以实力改变现状、动摇国际秩序的行径”。同一天,岸田还对记者表示,俄军事行动“是动摇国际秩序基础的行为,断然不能容忍,即便从日本安全保障的立场考虑,也不能等闲视之。”他想表达的意思是,俄罗斯的行为间接地对日本国家安全造成影响,威胁来源显然意有所指。日本一方面在口头上谴责俄罗斯,表示要断然制裁,称即使给本国经济和国民生活带来不利影响,也绝不会动摇和妥协。另一方面,在围绕制裁俄罗斯问题上,日本一边观望G7其他国家立场,一边跟随美欧国家的对俄制裁节奏,实施以观待变策略。值得关注的是,这一时期日本对俄谴责只侧重在道义层面,并象征性地对乌施以援助,仍试图在俄乌之间维持平衡关系。据日媒报道,早在俄乌冲突之前,乌克兰驻日大使科尔松斯基就要求会见日本外相林芳正,日方一直不予安排,直到冲突爆发后,林芳正还宣称“不知情”。对此,日本在野党披露称,外务省拒绝接见乌克兰大使是因为外务副大臣铃木贵子与俄罗斯之间有关系。通观G7国家的立场,日本政府的行为和言论颇为反常,耐人寻味,没有像美欧其他国家那样带头对俄制裁,而是采取跟随策略。日本既不愿当出头鸟,又不想与美欧拉开政策距离。

   但是,迫于美欧对俄制裁力度不断加大,日本对俄战略焦躁心态开始显现,并很快从迟疑暧昧状态中调整过来,多次同美欧私下沟通,迅速转换立场,紧跟美欧对俄制裁节奏,采取了包括政治、经济、外交、文化在内的多方面对俄制裁措施。截至目前,日本对俄制裁可概括为四波操作。一是强化对俄金融、半导体出口等管制。不过,日本这方面的制裁手段对俄罗斯不具有实质意义,因为俄罗斯对美欧的半导体芯片依赖度并不高。二是2月下旬G7首脑会议后,日本开始对俄实施追加制裁措施,包括冻结俄金融机构资产、停止对俄公民发放签证以及停止对俄出口奢侈品、军事相关产品等。三是3月中旬日本宣布将俄罗斯排除出“最惠国待遇”名单,使俄不再享受日本的低关税政策,并提高部分商品关税水平。4月中旬,日本众议院审议通过了政府提交的“关税暂定措施法”和“外汇法修正案”,为强化对俄贸易制裁提供了法律依据。四是4月日本宣布驱逐8名俄罗斯外交官,禁止从俄罗斯进口酒精类饮料、部分木材以及机械类产品等;同时还规定,禁止日本企业对俄新的投资项目,冻结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资产。这些举措是日本在政策调整后的自主行为,目的是让俄罗斯付出最大的成本和代价。

   透过日本对俄制裁的前后过程,表明日本始终以本国利益为导向,制裁力度跟随美欧的政策节奏以及俄乌双方战场形势的变化而变化。当俄军包围基辅并暗示以使用核武器回击美欧干涉时,日本担心美欧有卷入核战争的风险,试图通过对俄施压,迫使俄罗斯停止扩大冲突事态。此时,日本对俄制裁主要是出于战略上的恐惧,极力与美欧保持战略协调。当俄乌冲突呈现胶着化,日本对俄的情绪化反应愈发强烈,包括对俄领导人的攻击、诋毁性言论也愈发明显。可以说,后期日本调整政策方针,除了行动上与美欧保持协调一致外,也是基于国际局势变化以及战略重心的调整。当俄乌双方集中在乌东南部地区争夺时,日本认为俄军呈现战略收缩态势,战争难以持续,这又进一步刺激了日本对俄罗斯的制裁力度。当俄罗斯对日采取反制措施时,包括称日为“不友好国家”,谴责日“支持新纳粹”,对等驱逐日外交官,宣布停止俄日和平条约谈判,搁置在北方四岛建立经济特区的协议等,日本对俄制裁的负面效应开始反噬自身利益。俄罗斯的反制措施戳中了日本要害,日本政府反应异常强烈,不仅拒不接受俄方主张,还向俄方提出强烈抗议,称“俄是将侵略乌克兰的后果转嫁到日俄关系上”。至此,自民党干事长茂木敏充还坚持认为,“俄方恪守两国间的约定在国际关系上极为重要”,“因为受到制裁和批评,就停止两国交涉,非常令人遗憾”。日本全然不提追随美欧对俄制裁以及俄罗斯反制的原因,摆出受害者姿态,片面强调俄罗斯毁约。其政策逻辑是,日本制裁俄罗斯符合国际法,俄反制日本则违反国际法。

   作为对俄制裁的配套举措,日本政府非常担心国际舆论的分化,特别关注东亚多数国家与美欧之间的政策差异。为此,日本开展了频繁的穿梭外交。自俄乌冲突爆发后,岸田文雄首相先后访问了印度、柬埔寨、印尼、越南、泰国等多个亚太国家,加紧攒拢本地区各国,有意在美欧与东亚各国之间充当“中间人”,确保东亚国家既不倒向俄罗斯,也不保持外交沉默,而是成为美欧日对俄政策的支持者。日本官方、智库精英、舆论界有着较高的政策共识,如日媒主张,为提高对俄制裁效果,“应防止美欧和东南亚分裂,确保对俄包围网实现软着陆”。在对俄制裁上,东亚除日韩等少数国家外,很少有国家跟随美欧“选边站队”。该地区国家对日本的战略意图非常清楚,以致于岸田文雄一行前脚刚走,东盟国家就公开表示,不愿被拉边站队,无意接受日本的摆布,更不会随日起舞。

   二、利用冲突推进本国战略构想

   日本把俄乌冲突视为国际战略博弈的重要契机,力图撬动和颠覆战后国际秩序,摆脱战后体制,重构以美日欧军事、科技、经济为主导的新的国际秩序。岸田首相在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表示“,针对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俄罗斯的暴举,足以证明构建新的国际秩序的必要性”。从海湾战争到“9·11”事件,再到美国中东反恐战争,日本都将对美协调作为对外政策的出发点,不顾国际舆论反对,配合美国发动战争,为美提供资金和后勤方面的援助。冷战后,日本或是选择沉默,或是充当美国帮凶,从未在道义层面质疑过美国发动战争的合法性,甚至还把对美援助称为“为国际社会作贡献”。日本借助俄乌冲突,把解决国际争端和推进本国战略构想相挂钩,确保对俄制裁、对美协调服从或服务于内外战略,充分利用冲突事件本身的“外溢效应”,全方位推进国家战略。

   首先,扭转在北方四岛问题上的被动局面。在北方四岛问题上,俄罗斯处于主动强势地位,日本处于被动弱势地位,双方磋商长期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战后日本历届内阁都把解决北方四岛问题作为外交政策的重点,改善解决北方四岛问题的政策环境成为衡量日俄关系的风向标。前首相安倍晋三曾立志“任内解决北方四岛问题”,但多年努力也未取得实质性进展。美欧对俄制裁为日本推动北方四岛问题解决提供了难得机会,日本认为形势对己有利,试图火中取栗,挑战俄罗斯的政策底线,借美欧之力削弱俄罗斯实力,为领土争端谈判积累政治筹码,迫使俄罗斯让步。基于此,岸田政府公然放弃以往的政策主张,重新对北方四岛的性质定位作出调整,即从原来的“拥有主权”,改称是“日本固有领土”,称四岛现状是俄“非法占领”。显然,日本称俄领有北方四岛为“非法”,等于否认第二次世界大战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成果,拒绝承认战后国际法体系。

   历史上,日本善于利用国际局势动荡,推行与强国结盟战略,实施机会主义外交,谋求本国利益。在日本战略界的认知中,俄罗斯虽然规模庞大,但实力有限,加之历史恩怨,日本对俄罗斯怀有既畏惧又排斥的心理,也有战略上的力不从心。日本虽然不敢或者缺乏足够的能力直面与俄冲突,但却设法借助美欧力量在政治、经济、安全等方面打压俄罗斯,弱化俄罗斯现有实力。以往日本对俄战略侧重于软的一手,以拉为主,此次日本对俄制裁则主要体现出硬的一面,以凸显其“世界政治大国”的作用和影响力。

   其次,渲染东亚紧张局势,在战略上遏制中国。岸田内阁从一开始就把俄乌冲突定性为“颠覆国际秩序”“非正义之举”,应对策略也有别于“9·11”事件时的协美反恐外交。日本企图将中国裹挟进俄乌冲突的国际舆论漩涡,减缓日本对俄制裁所产生的反作用。为此,日本大肆鼓噪东亚紧张局势,借机宣扬“中国威胁论”,企图将国际舆论关注视线从欧洲吸引至东亚地区。

   2022年2月24日,岸田文雄在G7首脑会议上宣称,“国际社会对俄罗斯的行为应采取适当的应对举措,以免给他国留下错误的示范效应”,表露出日本的真实意图。岸田所说的“他国”显然暗指中国。鉴于近年日本对华战略的种种行径,其真正担心的不是所谓的“国际正义”“国际秩序”问题,而是借国际舆论谴责俄罗斯之机,趁火打劫,对中国搞污名化。3月7日,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在记者会上先是称“中国多年大幅增加国防预算,有必要增加透明度”,随后话锋一转称“绝不容许乌克兰事件在东亚发生”,“日本必须采取毅然行动,从根本上维护国际秩序”。4月初,在北约总部召开的外长会议上,外相林芳正就曾影射中国,称“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事件,却有国家直接、间接地予以支持,这种情况着实令人忧虑”。林还指责“中国至今没有谴责俄罗斯”,称“中俄维持密切关系,军事合作不断深化,动向值得关注”。日本想要表达的真实意图是,世界各国应警惕中国效仿俄罗斯,在东亚采取同样的军事冒险行动;中国在香港、新疆“反民主”“无视人权”、加剧台海紧张的军事行动以及在钓鱼岛的维权举措,都是中国采取军事冒险行动的征兆。

   日本宣扬“中国威胁论”在具体操作手法上就是大打“台湾牌”。近年来,以执政的自民党为核心的跨党派议员团体,包括前政要在内等亲台势力,接连造访台湾,与台当局加紧勾连。一方面,双方通过新冠肺炎疫情、地区安全合作等议题,炒作大陆攻台时间表,刻意制造两岸紧张氛围,拉抬两岸民间对立情绪;另一方面,日本又极力渲染中国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主权的正当行动,把中国正当维权行为说成是加剧地区紧张的“单方面改变现状举动”。日本的目标是使海峡两岸永久分立,继续在物理上和心理上阻隔两岸统一。

第三,挑动地区对立,谋取地缘政治利益。随着新时代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不断提升,两国政治、经贸合作更趋紧密。日本因与中俄关系长期不睦,对中俄深化合作的疑虑与敌视心态渐趋明显,故借俄乌冲突诋毁中俄关系,将中俄关系妖魔化。俄乌冲突爆发后,岸田文雄在接受自民党议员质询时称:“中俄保持密切关系,在日本周边地区军事活动也越来越频繁”,日本“需密切关注两国对外政策动向,与美欧等相关国家合作应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504.html
文章来源:《现代国际关系》2022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