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光耀:新中国史研究三题

更新时间:2022-09-14 21:19:27
作者: 金光耀  

  

   新中国史是中国几千年历史长河中最贴近我们并且我们仍身处其中的一段历史。加强对新中国史的研究与学习对于我们认识国情、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十分重要。与其他时段的中国历史研究相比,新中国史的研究起步晚,学术积累相对少,但同时也存在历史感更强、资料更加丰富等便利条件,尤其是随着国家不断发展壮大,有更多需要不断拓展的研究领域,也需要有更多的学者尤其是年轻人的加入,一起推进其发展。改革开放以来,新中国史研究持续繁荣发展,成效卓著。在此过程中,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第二个历史决议)对新中国史研究有着重要的奠基和指导作用,为我们开展新中国史研究提供了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2021年 11 月 11 日,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体会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以下简称第三个历史决议),既肯定了第二个历史决议的“基本论述和结论至今仍然适用”,又对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史有诸多新的重要论述,为我们继续深化新中国史研究提供了重要参照。笔者多年从事新中国史研究与教学,拟结合对第三个历史决议的学习以及个人的工作体会,对新中国史研究的理论与方法略述己见。

   重视历史和历史书写是中国共产党的传统

   中国有悠久的修史传统。论者通常将司马迁与修昔底德并称为中国与西方的历史学之父,“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是司马迁撰写《史记》的志向,也成为中国历代史家追求的目标。中国共产党继承了这一传统,十分重视历史经验的总结和书写,形成了编撰党史的传统。从 1945 年中共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第一个历史决议),到 1981 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第二个历史决议,再到 2021 年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第三个历史决议,就是中国共产党重视历史经验总结和历史书写的具体体现。

   1945 年的第一个历史决议回顾和总结了中国共产党成立 24 年来的历史,对党内若干重大的历史问题做出正确的结论,为中共七大的召开奠定了思想基础,使全党达到空前的统一和团结。1981年的第二个历史决议回顾和总结了新中国成立后 32 年的历史,标志着“文化大革命”(以下简称“文革”)结束后中国共产党在指导思想上完成了拨乱反正的历史任务,为改革开放打开了前进的道路。2021 年的第三个历史决议以更宏观的视野全面总结了中国共产党成立百年来的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为在新时代更好地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指明了方向。三个历史决议集中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人对党自身历史的认识和总结,对于我们认识、理解、学习、研究党史和新中国史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与现实价值。

   如前文所述,第三个历史决议明确指出,前两个历史决议“实事求是总结党的重大历史事件和重要经验教训,在重大历史关头统一了全党思想和行动,对推进党和人民事业发挥了重要引领作用,其基本论述和结论至今仍然适用”。因此,三个历史决议是前后连贯的一个整体。因为第一个历史决议只总结了中国共产党成立最初 24 年的历史及经验教训,对新中国史的研究而言,后两个历史决议尤其是第三个历史决议尤为重要。

   三个历史决议是中国共产党对自身历史认识的结晶。需要强调的是,中国共产党对自身历史的认识是随着党的实践不断深化、与时俱进的,这也是人类认识自身的基本规律。第二个历史决议成稿于改革开放初期,“文革”结束后的历史转折刚刚开始,中国共产党即深刻地认识到这是“我党历史上具有深远意义的伟大转折”。因为当时这一历史转折还在进行中,决议对这一转折时期的叙述还只是初步的。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进行,在第二个历史决议的指导下,中国共产党对这一伟大历史转折的认识在不断深化。2011年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1949—1978)》对历史转折时期的叙述就更为具体,评判也更为全面,表明中国共产党对转折时期的认识随着自身实践而与时俱进。第三个历史决议则是站在百年党史的角度,对这一历史转折做了更加全面的评价:“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以邓小平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团结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深刻总结新中国成立以来正反两方面经验,围绕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一根本问题,借鉴世界社会主义历史经验,创立了邓小平理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作出把党和国家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深刻揭示社会主义本质,确立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明确提出走自己的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科学回答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系列基本问题,制定了到二十一世纪中叶分三步走、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发展战略,成功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可见,我们学习第三个历史决议时应该具有这样的历史感,即我们对历史的认识会随着社会发展进步而不断推进。与此同时,经过实践检验和岁月沉淀,中国共产党对历史的认识也会越来越全面和深刻,这既是我们学习第三个历史决议应有的实事求是态度,更是我们开展新中国史研究与教学的重要方法指引。

   新中国史研究的时间与空间

   学习和研究历史离不开时间和空间两个因素。新中国从1949年成立到现在走过了70多年的历程,但要完整准确地理解新中国的历史,就不能仅仅盯着这 70 多年,而应该将眼界放宽。第三个历史决议就以宽广的视野总结了百年来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全国人民不懈奋斗的历史,为我们从更加宏阔的视野开展新中国史研究与教学做了很好的示范。第三个历史决议指出:“党和人民百年奋斗,书写了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上最恢宏的史诗”;“全党要坚持唯物史观和正确党史观,从党的百年奋斗中看清楚过去我们为什么能够成功、弄明白未来我们怎样才能继续成功”;“中国共产党立志于中华民族千秋伟业,百年恰是风华正茂。过去一百年,党向人民、向历史交出了一份优异的答卷。现在,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又踏上了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新的赶考之路”。可见,开展新中国史研究与教学既要着眼过去又要放眼未来,既要立足中国又要面向世界。

   1949 年 10 月 1 日,五星红旗在天安门广场升起标志着新中国的诞生,是 20 世纪中国历史发展中的一个界标。但“新”“旧”中国并不能因此而截然断开。毛泽东诗词中有歌颂新中国的名句“雄鸡一唱天下白”,从漫漫长夜到雄鸡报晓,并不是瞬间完成转换的,从黑夜到日出有一个东方欲晓的过程。因此,要更好地理解新中国的历史就不能机械地以 1949 年为界,限制自己的视野。中国共产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执政党,这个执政党在延安时期成长为一个成熟的政党,形成了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有了以自己领袖命名的指导思想以及一套完整的组织和思想建设机制,这些对新中国的发展有着深远而持久的影响。因此,完整地把握和准确地理解 1949 年前中国共产党的成长和发展,是研究新中国史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

   共产党是打败了国民党才建立起新中国的,推而广之,民国时期的历史、近代中国的历史都是我们认识和研究新中国史的重要前提。20 世纪上半叶中国走向现代化进程中的发展、挫折和失败,是 20 世纪下半叶新中国社会主义发展必不可少的参照系,将两者放在 20 世纪中国历史的天平上,能使我们从一个较长的时段来认识和评析新中国的历史。这一点尤其应该引起青年学者和学生的重视。新中国史是一门年轻的学科,年岁稍长些的研究者在进入这一领域前,大都做过 1949 年以前历史的研究,而年轻一代往往一进入历史研究就一头扎入 1949 年后的历史。这样的好处是主攻方向明确,但容易受限于视野不够开阔,对此要有清醒的认识。

   时间的另一端是当下。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说:“人体解剖对于猴体解剖是一把钥匙。低等动物身上表露的高等动物的征兆,反而只有在高等动物本身已被认识之后才能理解”。马克思的这句话是笔者读本科时听老师在课堂上讲的。当年体会不深,甚至认为应该反过来讲,猴体解剖才是人体解剖的钥匙,就像生物实验室中通常所做的。但 40 多年来改革开放的进程,让笔者理解了这段话所蕴含的哲理。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和发展是新中国史的一条主线。40 多年来改革开放的实践使我们对社会主义有了更全面的认识。正如邓小平所指出的:“只有对内、对外开放才有利于发展生产力,增强我国的力量。我们过去多年搞的是苏联的方式,这是一种僵化的方式,实际上是把整个社会和人民的手脚都捆起来了”。“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在一定的范围内也发生了某种程度的革命性变革。这是一件大事,表明我们已经开始找到了一条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路子。在改革中,我们始终坚持两条根本原则,一是以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为主体,一是共同富裕”。改革开放 40 多年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日益完善,推动中国经济上了一大个台阶。到2021 年,中国经济总量超 114 万亿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 80976 元。今天回过头去看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的建立以及之后的发展历程,原先看不清楚的历史进程就可以看得清楚些,原先不全面的认识可以变得全面些、客观些。因此,研究新中国史一定要关注和了解当下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各个方面,以获得历史的纵深感来剖析和理解已经过去的历史。研究古代史,或可以两耳不闻窗外事,但研究新中国史,不关注当下是无法做出有深度的研究的。

   所谓空间因素,首先就是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梁启超曾经将中国的历史分为“中国之中国”“亚洲之中国”和“世界之中国”三个阶段,分别对应“上世史”“中世史”和“近世史”,其中最后一个阶段起自乾隆末年。葛兆光称 1895 年以后中国开始从“天下”走出来,进入“万国”,不得不面对一个全新的世界秩序。显然,进入 20 世纪后,中国已经与世界越来越联为一体,不可分割了。要研究 20 世纪的中国,必须了解世界,了解并研究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新中国成立时,冷战已经开始,世界分成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和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因此,如果要更好地开展新中国史研究,尤其是对一些涉及党和国家重大政策的分析,就必须将其置于世界历史的框架之下。以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一边倒”方针的出台为例,就不得不考虑当时的国际国内局势。这一方针的提出,是毛泽东在总结中国革命历史经验的基础上,从当时整个国际战略格局,主要是美国等帝国主义国家对新中国采取敌视态度并实行包围封锁这个现实情况出发的。这样做,“才有可能迫使帝国主义就我之范”。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不仅仅是外部世界和国际格局对中国的影响,也有中国对世界的影响。改革开放前,中国处于相对封闭的环境,但对外部世界的影响仍不能忽视。美国学者理查德·沃林的著作《东风:法国知识分子与 20 世纪 60 年代的遗产》就论述了毛泽东思想对法国“五月风暴”的影响。这种影响不仅是对法国及其知识分子的,通过法国知识分子对毛泽东思想的理解和所付诸的行动,也使我们增加了一个外部的视角来认识和理解新中国史。德国学者史傅德在复旦大学任教期间与笔者合开过一门全校通识课,我们分别从欧洲和中国的视角讨论60年代的历史,这样的讲授不仅深受学生喜爱,笔者也从他有关欧洲的历史讲授中获得启发,加深了对当时中国的认识,并对自己讲授的内容有新的补充。改革开放后,中国与世界的联系日益紧密,影响更加深刻。正如习近平所强调的:“今日之中国,不仅是中国之中国,而且是亚洲之中国、世界之中国”。

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之外,中国内部的空间因素也不能忽略。中国是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地区差异很大的国家,因此长期以来区域发展存在一定差异。对此,邓小平明确指出:“走社会主义道路,就是要逐步实现共同富裕。共同富裕的构想是这样提出的:一部分地区有条件先发展起来,一部分地区发展慢点,先发展起来的地区带动后发展的地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498.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中国史研究》2022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