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魏后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理论与伟大实践

更新时间:2022-09-14 16:18:20
作者: 魏后凯  

  

   核心提要

   ·乡村振兴战略是一个管全面、管长远的大战略,是关系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全局性、历史性任务,也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

   ·把乡村振兴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是中国的一大特色,也是一个重大理论创新。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实施,描绘了乡村振兴的顶层设计蓝图和实施路径,创新发展了中国特色的乡村振兴理论。

   ·经过近5年的努力,乡村振兴战略已经全面实施,多元化投入格局正在形成,保障粮食安全和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工作有序展开,乡村发展、乡村建设和乡村治理重点任务扎实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取得了显著成效。

  

   乡村振兴战略是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提出并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的国家重大发展战略,是新时代做好“三农”工作的总抓手。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习近平经济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促进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国家重大战略举措,充分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的“三农”情怀和以人民为中心的执政理念。

   乡村振兴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

   中国的改革是从农村开始的。家庭承包责任制的实施、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的形成和发展、农业税的取消、农产品市场化改革以及农业支持保护体系的不断完善等,极大调动了广大农民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有力推动了农业农村发展,农民收入和生活水平显著提升。特别是自2004年以来,中央连续出台了19个关注“三农”的一号文件,坚持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坚持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和多予少取放活方针,制定实施了一系列惠农强农富农政策,农村经济社会逐步进入持续稳定发展的快车道。

   为了加快农村发展和现代化进程,2005年10月份召开的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按照“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的要求,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2006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对推进新农村建设的总体要求和各项任务进行了安排部署。经过10多年的持续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农村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上述20字的要求已经难以适应新时代、新形势的需要,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亟待转型升级。2017年10月份,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站在新时代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高度,创造性地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并将之并列为要坚定实施的七大战略之一。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总要求是“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从这20字的总要求可以看出,生产发展改为产业兴旺,生活宽裕改为生活富裕,村容整洁改为生态宜居,管理民主改为治理有效,只有乡风文明表述没有变化。这表明乡村振兴战略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升级和创新,体现了党的农村政策的传承和创新的有机统一。

   乡村振兴战略是一个管全面、管长远的大战略,是关系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全局性、历史性任务,也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可以说,没有乡村振兴,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在2017年12月底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从有基础和条件、解决社会主要矛盾出发、有鲜明目标导向、党的使命决定、为全球解决乡村问题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五个方面,全面深入阐述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必要性和可行性。他特别强调,“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就是要协调推进农村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促进乡村全面发展”;“如果只顾一头、不顾另一头,一边是越来越现代化的城市,一边却是越来越萧条的乡村,那也不能算是实现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要把“振兴乡村作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一个重大任务,以更大的决心、更明确的目标、更有力的举措,书写好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三农’新篇章”。

   当前,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种发展的不平衡集中体现为城乡发展的不平衡,发展的不充分集中体现为农村发展的不充分。2021年,中国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之比仍高达2.50倍,比1985年的1.86倍高34.4%,更远高于一些发达国家的水平;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仅相当于城镇居民的52.5%。在推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中,农业依然是短腿;在全面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中,农村依然是短板。要拉长短腿、补齐短板,今后任务将十分繁重而艰巨。但应该看到,“短腿短板”实际上也是一种机遇,意味着发展空间和发展潜力。正如习近平总书记2020年底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所指出的,“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依然在农村,最广泛最深厚的基础依然在农村”;构建新发展格局,“把战略基点放在扩大内需上,农村有巨大空间,可以大有作为”。

   乡村振兴是脱贫攻坚的接续战略。在胜利完成脱贫攻坚战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任务之后,中国“三农”工作的重心已经转移到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上来。与脱贫攻坚战相比,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是一项长期的艰巨任务,其时间跨度更长、涉及范围更广、承载任务更重、实施难度更大,必须遵循乡村发展规律,全面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在2020年底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站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的高度,从大历史观的视角,提出了“民族要复兴,乡村必振兴”、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是“三农”工作重心的历史性转移等科学论断,强调要“举全党全社会之力推动乡村振兴”。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是一场持久战,必须统筹做好长远全局谋划,搞好顶层设计,汇聚全党全国全社会力量,拧成一股合力,分阶段扎实推进实施。

   乡村振兴战略的顶层设计和理论创新

   自20世纪以来,为避免城镇化导致乡村衰落,一些国家相继开展了促进乡村发展的行动,如20世纪初期美国的乡村生活运动、50-60年代日本开展的“新村建设”、70年代韩国开展的“新村运动”以及德国的“村庄更新”和乡村“再振兴”等。但是明确把乡村振兴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这是中国的一大特色,也是一个重大理论创新。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讲话、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批示,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实施,描绘了乡村振兴的顶层设计蓝图和实施路径,创新发展了中国特色的乡村振兴理论。

   一是明确了乡村振兴的底线要求和底线任务。乡村振兴具有相应的底线要求,需要坚持底线思维,树立底线意识,建立“负面清单”,抓好底线任务。确保国家粮食和生态安全,防止发生规模性返贫,保障农民利益不受损害,这些都是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必须坚守的底线。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农村改革不论怎么改,都不能把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改垮了、把耕地改少了、把粮食生产能力改弱了、把农民利益损害了”。这四个方面都是乡村振兴的底线要求。2021年3月5日,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坚决守住防止规模性返贫的底线。习近平总书记一贯高度重视粮食安全问题,他提出了粮食安全是“国之大者”和大食物观的思想,并再三强调:确保重要农产品特别是粮食供给,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首要任务;中国人的饭碗任何时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上,饭碗里主要装中国粮;保障粮食安全,要害是种子和耕地;主产区、主销区、产销平衡区要饭碗一起端、责任一起扛。

   二是明确了乡村振兴战略的阶段目标任务。早在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就提出了“中国要强,农业必须强;中国要美,农村必须美;中国要富,农民必须富”的要求。2017年,他进一步强调,“农业强不强、农村美不美、农民富不富,决定着亿万农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决定着我国全面小康社会的成色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质量”。这种“强美富”的要求体现在国家乡村振兴战略目标中。2018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对乡村振兴战略的目标、任务和路径进行了顶层设计,明确到2020年乡村振兴取得重要进展,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基本形成;到2035年乡村振兴取得决定性进展,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到2050年乡村全面振兴,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可见,乡村振兴战略的最终目标就是全面实现“强美富”。2020年底,习近平总书记又提出,“促进农业高质高效、乡村宜居宜业、农民富裕富足”,“两高两宜两富”可以看成是“强美富”的阶段性目标。

   三是明确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逻辑关系。党的十九大报告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概括为四个方面,即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2018年9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政治局第八次集体学习时对这四个方面关系进行了系统阐述,提出了“农业农村现代化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总目标,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是总方针,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是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是制度保障”的科学论断,明确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总目标、总方针、总要求和制度保障,由此形成一个完整的逻辑体系。从总目标看,必须坚持农业现代化与农村现代化一体设计、一并推进,这意味着不能把它割裂开来,更不能说只重视农业现代化,不重视农村现代化。从总方针看,重点是考虑“四个优先”,即在干部配备上优先考虑,在要素配置上优先满足,在资金投入上优先保障,在公共服务上优先安排。从总要求看,必须以产业兴旺为重点、生态宜居为关键、乡风文明为保障、治理有效为基础、生活富裕为根本,推动农业全面升级、农村全面进步、农民全面发展。

   四是明确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中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目前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农村土地属于集体所有,“大国小农”是基本国情农情。这种中国制度和国情特征,决定了中国的乡村振兴必须从自身实际出发,突出中国特色,坚持中国道路。2017年底,习近平总书记立足中国国情,以更高的站位和广阔的视野,创造性地提出并系统阐述了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他把这条道路科学归纳为城乡融合发展之路、共同富裕之路、质量兴农之路、乡村绿色发展之路、乡村文化兴盛之路、乡村善治之路、中国特色减贫之路七个方面。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这本身就是一个重大理论创新,也为中国推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指明了方向。

五是明确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具体路径。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乡村振兴是包括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的全面振兴。2018年3月8日,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山东代表团审议时,他指出,要推动乡村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这“五个振兴”既系统阐明了乡村全面振兴的主要任务,也明确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具体路径。在这五个振兴中,产业振兴是物质基础,人才振兴是关键因素,文化振兴是精神基础,生态振兴是重要支撑,而组织振兴是保障条件。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490.html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