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哲:公共治理:文化为什么是重要的?——兼论中西文化特质差异对公共治理的影响

更新时间:2022-09-13 09:19:48
作者: ​何哲  

  

   原文刊发:《中国行政管理》2022年第8期

  

   作者:何哲,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博士生导师

  

   [摘 要]在公共治理中,研究者和实践者往往更关注制度和技术的作用。然而,作为文明结构的核心要素之一,文化对于治理的作用是深远和持久的。公共治理的价值和目的是塑造文明,实现善治,而文化在文明体系中起到了文明之魂魄的作用,其提供了社会普遍的基本价值体系和行为约束,也驱动控制着制度和技术的演化方向。纵观古今中外,好的公共治理无一不以积极向善的文化为内在支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国家治理体系的完善依然要以构建积极的文化精神为必要。从中西方的文化比较而言,中西文化中皆有勤劳、勇敢、简朴、节制、追求美德等精神。中华文化形成了崇道向仁尚和的同心圆结构,西方文化则更加注重理性分辨抗衡,这驱动了数千年以来的文明和治理演化分野。从未来人类发展来看,在现代经济社会科技的驱动下,人类文明的大交融是一种历史必然,中华文化和谐包容向善的精神对于形成多元交汇下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和新型治理模式,具有积极的价值。

  

   [关键词]公共治理;文明;文化

  

   公共治理实践和研究的目的都是为了促进文明的进步和实现社会的善治,最终实现人类普遍自由的理想状态。[1]长期以来,相关研究和实践更为看重技术和制度在公共治理完善中的作用。在技术方面有大量关于新技术与治理的讨论与应用,[2]而在制度方面则有制度主义者的长期努力。[3]必须要承认,在治理中不断应用新技术和推动制度完善,显然是极为简洁且直接有效的。然而,无论是制度还是技术,都只是一个社会和文明运行的表象。一个文明内在的精华是其本身的文化。可惜的是,当前研究无论是对于文化在治理中的作用还是对于文化与治理的关系的探讨都是缺乏的。这其中有非常复杂的社会现代性迷思、研究方法导向和文化本身的复合性和隐含性等因素。

  

   从对治理体系的完善来看,当一个社会和文明的治理体系不断进步和跃升时,仅依靠技术应用和制度完善显然是不够的,因为技术和制度归根结底都是由人来研发和执行的,在面对人本身的复杂性和模糊性时,其有效性会大大降低。技术无法监督每一个社会主体在任何时空的行为,制度也同样如此。可以发现,制度与技术之外的大量社会空白是由文化填充和影响的。好的社会治理必然有好的文化作为内在支撑。文化通过对人深刻的隐性影响,制约和驱动着技术与制度的演化方向。世界不同文明在历史中的演化差异,背后皆有着文化深刻的作用。

  

   因此,文化在治理中非常重要,必须要高度重视文化在公共治理和文明演化中的作用和推动治理体系文化建设的完善。本文对这一主题进行探索,重点回答三个方面的问题:1)文化在公共治理中为什么是重要的?2)文化的特性以及文化是如何影响治理和文明演化的?3)如何构建积极向善的社会与治理文化?此外,为了更好地说明这一系列问题,本文还比较了中西文化的核心特质及对文明和治理体系演化的影响。

  

   一、文化是文明的三大核心要素之一

  

   文明是一个复合的语汇,大体而言有两层含义:一是从具体的角度,指的是人类社会本身和其内部分化而成的亚社会;二是从抽象的角度,指的是人类社会所创造出的具有历史性、正义性、进步性成果的总和,[4]其既包括物质性也包括精神性成果。从大的人类社会发展历程来看,人类文明总体上呈现出同源发起、多元竟流、逐步攀升的文明发展态势。从人类文明的整体进步趋势来看,就是从充满物质精神匮乏和社会暴力的状态向不断满足物质精神需求和弱化社会暴力程度最终通向普遍富足、正义与幸福的社会状态。

  

   就文明的结构而言,通常可以分为文化、制度、技术三个要素。技术最常被用来衡量文明的进程,因为文明在历史中的存在往往以物质遗迹来表现,而现世的技术发展则决定了文明的物质基础。因此,常见的如石器文明、青铜器文明、铁器文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等文明划分,就是从技术视角来衡量文明。当然,必须指出,技术只是文明发展的外在物质表象。

  

   制度则是另一种常见的文明标度方式。制度是一个社会运行的规则体系,[5]狭义的制度构成文明的社会行为硬性约束,而广义的制度还包括非正式的规则。在制度主义的视角中,制度是一个文明不断进步的最核心因素,而技术的发展更多是制度发展的结果。典型的历史证据是对产权的保护和法治框架的建立,推动了西方近代工商业的发展。

  

   然而,无论是以技术还是制度来衡量人类文明,都有一个根本性的缺陷,即主体缺失,也就是缺乏了对文明中人的状态的考量。文明本身由人构成,文明的进步由人推动,无论技术的发展还是制度的建立,本质上都是人类的实践活动。因此,人才是文明构建和发展的主体和最终目的。只是对于历史中文明的考察,无法还原当时人类的真实状况,仅能从残存的物质遗迹和历史典章中探寻和刻画文明的发展状态。但是,当构建和完善现实中的文明时,就无法忽略和回避人的主体角色和价值。当代的文明构建和文明的治理完善,必须要重视人、回到人。

  

   从人的角度,人是意识与物质身体的共合态。相比较于物质躯体,意识才是人相对于其他生物的根本区别。正如马克思所言,“有意识的生命活动把人同动物的生命活动直接区别开来。”[6]人的意识和精神具有强大的主观能动性,其具有智慧,能够分辨和探索自然世界;其具有情感,能够体察和认知同类的情绪;其具有理性,能够抑制自身的冲动;其追求正义,能够分辨善恶;其具有合作精神,能够与同类相互支持。正因为意识和精神活动的使能性,才使得人类从地球众生中脱颖而出,形成繁荣的文明。因此,人类的文明固然是人类物质活动和制度构建的过程,但更重要的是人类意识和精神驱动下的实践。

  

   文化正是人类意识与精神活动的成果和标度并制约和影响着人类实践。因此,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同样也是文化逐渐累积的历史进程。当人类从原始状态逐渐进入到更复杂的社群构建时,基于整体社群的文化就相应形成了,与此同时,用于维持壮大社群的技术和制度也同步发展起来。可以说,文化是文明的魂魄,制度是文明的规则,技术是文明的物质基础和表征。围绕着人的主体性,文化、制度、技术构成了人类文明稳固的三要素结构(图1)。

  

   图片

  

   进一步来深入研究文化,可以发现,文化具有显著的七种特性:

  

   (一)复合性

  

   复合性是指文化具有多重复合的特质,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内涵的复合性。文化本质上说是一个社会文明抽象形态的总和,因此,几乎一个社会方方面面的发展状态和行为表现最后都会抽象凝结为文化。二是从其构成结构而言,文化具有典型的多元构成的特质,既有历史遗留,也有官方倡导、外来融汇、民间自发;既可能来自精英层的发起,也可能来自普罗大众的群议。三是从表现形态而言,文化既可能表现为无形的社会意识观念和民间口口相传的习俗,也可能表现为有形的文学、艺术、典章等。四是从动态属性而言,文化既可能是潜流无声对社会的默默规制,也可能是激烈的社会运动的先导和浪潮。五是从与治理的关系而言,文化既可能与公权意志相一致,形成有效的公共价值和秩序形态,也可能形成与公共权力意志严重对立,从而撕裂社会和加剧社会动荡。因此,文化是复杂的,这种复合性决定了无论是治理文化还是通过文化构建更有效的治理,都需要谨慎地面对分析文化复杂的特质。

  

   (二)隐含性

  

   尽管文化有显性的承载形态,如文学艺术作品等,但文化更多是以无形的社会隐含价值体系来体现,这与制度和技术形成明显区别。因此,文化表现出一种隐性的却又无所不在的社会规范场的作用,体现在社会的各个角落和各个生活细节,从而约束和引导人们的行为和保持社会善的底线。任何一个个体要理解一个社会的文化,都需要相对而言更漫长的时间和更宏大深远的视角。任何公共权力想把握和构建文化,也都需要更长的制度约束和持久的耐心。文化的隐含性决定了文化对于社会制度和技术的发展具有深远的影响能力,为什么很多文明能够不断突破制度的约束和技术的台阶从而实现文明的跃升,而有些文明却始终停滞在较低的制度与技术下?其根源就在于文化深刻的隐含影响。同样,为什么有些文明很容易实现高水平的治理,而有些文明却长期陷入分裂和战乱?这背后也更多是文化无形的作用。

  

   (三)历史性

  

   文化具有典型的历史性,文化最重要的来源是文明全部历史记忆的沉淀。对于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文明而言,其内在文化必然是博大、丰富且悠长绵和的;而一个相对新生的国家和社会,其文化就比较粗浅和激烈。文化的历史性表现为三个层面,一是文化与历史不可割裂,从某种程度而言,文化就是历史,历史就是文化。重视历史,就必然重视文化。二是文化内在的历史连续性,文化是具有典型的时间延续性的体系,无论外来侵蚀还是公共权力的强行干预,都无法割裂文化的历史传承,如中华文明历史上多个外来政权,最终都不是外来政权改变了中华文化,而是中华文化改变了外来政权。历史上犹太民族失去国土,分散于世界各处,却始终没有切断其文化传承。三是历史反哺文化。在很多时候,即便民族的文化被政治或者其他重大变故短期地抹杀或者割裂,但是后人始终可以通过对历史典籍的回顾和民间历史习俗的挖掘来反哺和复兴文化,并且往往某些历史重大发现会强烈促进现世文化的发展。

  

   (四)创造性

  

   文化既可以从历史中继承,同样也可以被现实的社会与个体所创造。归根结底,文化是人类实践活动的精神成果,文化创造本质上也属于人类的精神实践。文化创造有两种形式,一种是能动性的创造,一种是被动性的累积。所谓能动性的创造,是指由政府、思想家以及文化工作者根据其社会建设和发展的需要,结合自身对于文化的体验和理解,主动进行文化引导和文化构造。被动性的累积则是社会自发的文化响应,社会实践的发展相应地就形成文化性的记载和成果反映,相对而言,被动性的文化累积更加现实和贴近于实践。无论是哪种形态,文化都在不断的人类文明的发展过程中被连续地创造出来。这本质上来源于人类实践中物质和精神活动的不可分性。

  

   (五)传播性

  

文化具有强烈的传播性。文化一旦形成,就会像涟漪一样在时空中传播。文化的传播性是多方向的,既有垂直传播,如沿着社会阶层从官方传播到民间、从精英传播到大众,也能反向垂直传播。从时间维度,文化既可能沿着代际进行历史传承,从老年到青年,也可能反过来从青年到老年。从地域角度,文化始终伴随着人类文明的交融在族群间传播与融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45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