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文:论新时代的战略机遇期:源起、现状与未来

更新时间:2022-09-10 14:36:53
作者: 王文  

   美欧内部矛盾激烈,寻求外交自主的法、德两国不会拉着欧盟全面跟随美国对华遏制政策;中东欧17国虽出现立陶宛“马前卒”式的反华势力,但完全不足以成气候。

   英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对美国政策亦步亦趋,但鉴于在华经济利益巨大,国内反对遏制中国政策的声音高涨,这些国家对华政策多少呈现“表面上倒向美国、实际仍与中国交往”的“骑墙派”。中英、中日、中澳、中加贸易总额近年来连续上涨,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英文缩写为“RCEP”)也于2022年元旦正式启动。这些都是典型例证。

   三是俄罗斯、土耳其、伊朗等新兴经济体长期制衡与牵制美国霸权的地区影响力,为中国建立温和、灵巧的对外关系创造了更多腾挪的战略时间。加之近9年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国不仅结交了全球朋友,也拓展了前所未有的外部空间。

   2022年2月爆发的俄乌冲突呈现拉锯战化,使俄罗斯与西方关系彻底恶化,美、俄围绕后乌克兰危机的博弈将长期化;土耳其、伊朗在中东地区影响力的崛起,都牵制了美国一部分精力。“一带一路”建设重塑了中国作为崛起大国的外部机遇,使中国非但没有陷入像美国那样到处有敌人的国际窘境,反而有像巴基斯坦、塞尔维亚等在关键时刻力顶中国的许多真朋友。

   更重要的是,发展中国家在全球的经济份额持续上升,2030年前后将超过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的议程将成为世界主流话语。无论是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还是“拉丁美洲2040年远景规划”,抑或是号召“在共同价值观和共同命运基础上合力建设繁荣团结的非洲”等,“发展”已成为各国战略的最大公约数。

   无疑,发展中国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政治觉醒。中国主张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尤其是疫情期中国在口罩、呼吸机、疫苗等物资出口与国际互助中体现的大爱,使中国越来越得全球人心。美国皮尤调查中心在全球各国的历年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形象的好感度多次超过美国。

   四是中国在新一轮产业革命中的“弯道超车”,使中国有史以来首次在工业革命浪潮中站在世界的最前沿,进而创造了技术与资本“虹吸效应”般的战略动能。

  

   在前三轮工业革命中,中国严重滞后。当下的中国则在数字经济、人工智能、5G研发、超级计算、纳米材料、载人航天、智慧城市、量子科学等多个领域都基本处在与发达国家的同一个阶梯位置,有的领域甚至更为领先。

  

   中国连续9年科研经费投入占据世界第二,2022年有望超过美国成为第一。哈佛大学和剑桥大学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伟大的竞争:21世纪中国与美国的较量》中明确指出:“中国科技在快速上升,在一些领域,中国已超过美国;在其他领域,中国将在未来10年赶超美国。”

      综上,就外部环境的战略机遇看,尽管存在日益增长与变化的外部挑战,但不得不说,大国权力结构调整期、科技浪潮领衔更替期和全球发展体系变迁期“三期叠加”,发展中国家群体崛起,合作、和平与复苏是各国诉求的最大公约数,中国仍然长期处在机遇大于挑战的重要时期。

   对此,我们不能被西方舆论对华的“叫嚷”以及一些国家个别对华不友好的声音或事件左右。中国在海外资产存量总额超过8万亿美元,外部的一些磕磕碰碰在所难免。以笔者在过去十多年对近百国的长期追踪与对外交流的经验看,必须自信地讲,美国对华的动作与叫嚣,多数还是“雷声大、雨点小”或是堂吉诃德式的政客表演,不可能阻挡中国的长期发展。

   从内部环境看,中国至少也有四个方面的重要战略机遇。

   一是不断增强的党中央权威与党的领导力为中国下一步重大改革与开放政策的出台与落实,提供了他国无以比拟的战略能力。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以来,中国国家治理体系建设和治理现代化的进程加快,国内各类制度不断得以完善。通过精准扶贫、生态环保、反腐打黑、防控风险、社会治理、数字经济、依法治国、共同富裕等重大政策的实施,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拥护、社会的团结是任何发达国家都无法比拟的。想推什么重大改革措施,要集中力量做什么大事,中国政府比任何时候、任何国家都具备这个制度优势与领导能力。

   二是经济规模巨大、发展余地大的可能性不断被激发,使中国持续发展具备他国无以比拟的战略潜力。

   中国继2006年成为世界第一外汇储备国、2010年成为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2013年跃居世界第一货物贸易大国、2018年成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之后,2020年对外直接投资和吸引外资数额均首次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有望在近年内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消费市场。

   此外,中国还具有全球最完整、规模最大的工业门类和工业体系,有世界最多的受过高等教育或拥有各类专业技能的人才。即便如此,中国发展潜力仍相当大,如有10亿人没有坐过飞机,获得大学本科教育的人数比例仅约5%、而美国却有25%左右,等等。

   只要不断改革与开放,国内外的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个环节的行业垄断与地方保护被打破,各地城市有机更新、棚户改造、适度超前基建全面启动,在消费、投资、城镇化、数字经济、绿色经济的发展空间中找到新一轮增长点,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经济仍然能在未来出现新的喷发之势。

   三是中国人向往美好生活的意愿变得更为坚定,使中国未来高质量发展具备源于社会基层的战略动力。

   相比新中国成立初期,当下的中国人更关切和在乎个人生活质量与物质水准;相比改革开放初期,当下的中国人也不愿意忍受污染、腐败与不公而换得的快速经济增长。这使中国经济从速度规模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有了内生动力,使国家出台的政策不断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致力于建立党的十九大报告所提的“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最终发展成果更好地惠及全体人民,不断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比起1978年时中国仍是全世界最贫穷的国家之一,现在的中国已稳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的居民年均社会消费额约4600美元,仅是美国的1/4。中国城镇人均住房面积约40平方米,约是1978年8.1平方米的5倍,但仍不足美国(约65平方米)的2/3。中国人均拥有小汽车仅有0.21辆,为美国人的1/5。中国城镇化率仅57%,比起美国82%的城镇化率相差甚远。2021年,中国的森林覆盖率已从10%提高到23%,提升幅度世界第一,但与世界森林32%的平均覆盖率仍有较大差距。

   四是中国人近年来持续提升的道路自信以及不断与内外部风险斗争的经验积累,为未来沉着应对各类风险与挑战培养了大量战略人才。

   近10年来,中国人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有效应对党内腐败、生态环境恶化、社会分化、精准扶贫、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等一系列内部深度矛盾,成功化解了经贸战、科技战、边境摩擦、人权与意识形态压制,以及涉港、涉疆、涉藏、涉海等一系列来自美西方霸权势力的外部压力,一批又一批的中青年干部受到洗礼而提升本领。从可预见的将来看,逐渐成为社会中坚层的“90后”“00后”对中国共产党、对走中国道路也空前自信。下一代人爱国、爱党的比例更高。

   综上,对内部战略机遇期的客观挖掘,不是说要回避当前的风险、挑战与国内问题,而是说当前中国自上而下、自里到外、自近及远无一不蕴含着应对风险、挑战与问题的底气,我们对改革与开放的步伐还可以更加快、思想还可以更解放一些。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党依靠斗争创造历史,更要依靠斗争赢得未来。”面对百年变局下的挑战与风险增多,我们不必谈“风险”“挑战”而色变,更不必怕“风险”“挑战”而止步不前。风险、挑战、问题是永远存在的,我们要常怀远虑、居安思危,也要时刻保持对战略机遇期的捕捉、维护与延长。

  

   中国维护与延长战略机遇期的路径思考

  

  

   剖析重要战略机遇期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仍然存在的诸多国内外依据,并不是回避对日趋复杂、不稳定性明显增加的国内外环境的深度研究,更不是无视当下世界经济低迷、全球化逆流、世界格局动荡、和平遭受威胁的复杂外部环境。

   相反,总结此前重要战略机遇期的现实启示并坚信重要战略机遇期仍在延长,是推动全党全国进一步统一思想、统一意志、统一行动的需要,也是未来进一步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夺取新时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的伟大胜利的需要,更是始终把握新时代新征程中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历史主动权、增强锚定既定奋斗目标与意气风发走向未来的勇气和力量的需要,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

  

   纵观近现代史,中国至少两次错过重要战略机遇期。

  

   15世纪大航海时代开启,明朝皇帝曾最早派遣郑和七次下西洋,却未将海外开拓转化为国内财富增长、思想启蒙与技术革命的动力,反而此后回归内向型发展,最终错失原本能在中国最早实现人类近代以来文明升级的大好战略机遇。

  

   19世纪下半叶,清末洋务派曾提出“师夷长技”的主张,发动洋务运动,却在与保守派的争斗中失败。此后清廷不思变法、盲目排外,接连在甲午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中失利,再次错失良机,最终成为落后挨打、被外国列强瓜分势力范围的对象。

   从美国20世纪崛起的历程看,美国既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后期巧妙地加入协约国集团而成为战胜方,还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珍珠港被偷袭后改变“孤立主义”政策转而成为反法西斯主义领导国;既能在历次国际金融危机中均率先复苏,还能在冷战中精巧地与苏联展开军备竞赛而最终胜出。美国从世界偏安一隅的小国崛起成全球霸主并保持130多年全球第一经济体的重要经验是善于抓捕战略机遇、善于在机遇把握中稀释风险。

   近代中国“在丧失机遇中遭遇风险”与现代美国“在机遇把握中稀释风险”的两个正反经验提醒我们,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正处在离实现目标最近的时刻,防范风险与把握机遇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只看到机遇,不注意风险,就有可能盲目乐观、一失策倒退数年;只防范风险,不把握机遇,也有可能止步不前、错失良机。

   风险与机遇的辩证统一,是中国共产党作为百年大党仍风华正茂的重要经验。回顾中国共产党成长、成功的百年进程,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的胜利,从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的成功,在相当大程度上就是党不断防范化解风险、辨识捕捉战略机遇的进程。因此,以史为鉴,至少有三点值得当下中国思考。

   第一,正确引导社会舆论,积极塑造复苏机遇。

   2022年春,中国遭遇新冠肺炎疫情的反复,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许多受到疫情冲击而遇到困扰甚至出现短暂休克的产业、行业都面临重新布局、重新拓展的机遇。

宏观上多讲“战略机遇期”,将会促进个体、企业、机构采取适度超前扩张政策,比如,适度超前的基础设施建设、适当宽松的货币与信贷政策、适度前卫的消费行为、适度风险的投资举动等,进而保持社会各个领域的中高速增长,汇集推动国家实现“十四五规划与2035年远景纲要”的力量。事实上,2022年“两会”将2022年中国经济增长目标设在5.(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433.html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50人论坛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