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邵春堡:科创者的创造动能和特质

更新时间:2022-09-06 16:45:30
作者: 邵春堡 (进入专栏)  

  

   摘要:科创者是科技发展中最具活力和能动的因素。无论以前的自由探索式研究,还是现在的有组织研发,都需要科创者的创造动机、独特品质和执着追求。他们在人们对未来的强烈需求和遵循科技规律之间架起桥梁,实现着主观和客观的结合,碰撞出创造的火花。科创者需要的创造特质包括个人好奇、强烈欲望、冒险精神、执着专注、艰苦逆境、坚强后盾,哲学思维,正是近乎严峻甚至极限考验的特质,成就了许多伟大的科学家,也是科创者的大量发现发明和创造,驱动着社会持续进步。

   主题词:科创者;科学家;创造动能;特殊素质

  

   20世纪中期以来,自由探索式的科技研究,逐步转变到国家战略需求和导向的有组织的研究。虽然新的方式突出科研团队和目标导向,但仍然强调以科创者为主导的自由探索的科技活动方式。因此,在组织引导和保障下,仍然要注重科创者的创造动能和特质养成。科技创新工作者具有专门的知识和技能、具有较高创造力,从事或有潜力从事系统性科学和技术知识的生产、促进、传播和应用活动,致力于科技创新。

   如果将几十年乃至更长时间的累累科技成果,还原或分解到科创者身上,会呈现出这些个体与常人不同的情景。每项伟大的发现、发明、创造、创新,都会记录下科创者的奋斗足迹。参与科技研发的人员大多都有好奇、兴趣、欲望、冲动、冒险、专注、意志、艰苦等特别的动能和品质,他们大多带着各种希望、憧憬和愿望,挺进在科技无尽的前沿,描绘和创造着美好的未来。

   一、好奇和兴趣

   好奇是个体遇到新奇事物或处在新的外界条件下产生的注意、操作、提问的心理倾向。亚里士多德说:“不论现在,还是最初,人都由于好奇而开始哲学思考。开始是对身边不懂的东西好奇,继而对重大事情发生疑问,例如月象的变化,太阳和星辰的变化,以及万物的生成。”[1]

   好奇是学习的内在动机之一、个体寻求知识的动力,是创造者、创新者的重要特征。英国伊恩 ? 莱斯利在他的著作《好奇心:保持对未知世界永不停息的热情》中,把好奇分为两种:一种是对一切新奇事物都着迷的消遣性好奇;一种是探索知识的认知性好奇。有研究认为,好奇是一个倒U形的函数。很确定和很不确定的时候,人们都不怎么好奇,位于二者之间人们最好奇。

   有人把好奇作为人类的第四驱动力,认为可以激发人类不断探索未知世界的热情。好奇是智慧富有持久和可靠活力特征。好奇需要鼓励、奖赏和激励。随着年龄增长,好奇心逐渐退化,但仍保留了学习和探索的习惯。拥有好奇的人往往更聪明、更富有创造性,也更容易成功。真正的好奇会持续地探究,并由此引发洞察力和创新精神。

   历史上对浩渺星空的好奇和惊异,对宇宙本质问题的痴迷和热情,对思想追根究源的辩驳和拷问,对逻辑与理性的推崇和赞赏,一直是科学传统中最深层的精神内核。[2]泰勒斯、毕达哥拉斯、德谟克里特等人,作为自然探索的先驱,他们对宇宙的奇异思辨,产生了把自然看作按自身规律运行的存在物的独特自然观念,开启用人类理性解释和理解自然的思想活动,形成重视逻辑与数学的思想风格,塑造了以追求真理为完美人生的精神气质。

   有好奇就会去想像、设计和创造一个不同的物质、机器、产品、世界、未来。爱因斯坦认为,好奇是科学工作者产生无穷毅力和耐心的源泉。好奇就容易引起想象,想象比知识更重要,因为知识是有限的,而想象概括着世界的一切,推动着进步,并且是知识进化的源泉。著名科学家大多具有好奇心和想像力。牛顿对苹果的好奇发现了万有引力,瓦特对烧水壶上冒蒸汽的好奇改良了蒸汽机,伽利略好奇吊灯摇晃发现了单摆。爱因斯坦从小对玩罗盘感兴趣,达尔文在剑桥大学成了一名狂热的甲虫收集者。没有对自然的观察,没有好奇,何来科学家,何来达尔文、门捷列夫。智力探索是人类特有的偏好。

   乔布斯不算是一个发明家,但他的设计融入人们生活。过去几十年里,几乎没有公司能模仿出乔布斯设计的简约之美。他正是用好奇打开了一个个思路,设计了一个个与众不同的产品。他想人的生活已够复杂了,怎样让客户把产品拿出盒子直接使用,而不是额外地去读一大本使用手册。当智能手机展示出来时,人们既感到新奇简约,又感叹为什么以前没人想到呢。苹果产品至简和创新的美感正是乔布斯好奇、想象和潜意识的孜孜所向。乔布斯说,如果我们能学着像孩童一样思考,把事先脑海中形成的偏见与认知抛在一边,重新与之建立联系,我们便会产生全新的观点。这就是好奇在创新中的奥秘。

   2004年哈佛拒绝录用中国一名考了满分的学生,而以全奖录取了一名来自中国甘肃的学生,SAT①只考1560。这个学生在高一时,发明了一种过滤水装置,免费提供给附近村庄的农民。人们不可思议。哈佛认为比高分更重要的是好奇。哈佛需要知道,一个学到了很多知识的学生,是否也具有创造性;是否有旺盛的好奇心和动力,去探求新的领域;除了学生本专业的领域,学生是否关心其他领域的东西,是否有广泛的兴趣。天真的人,才会无穷无尽地追问世界的道理、自然、社会。对问题死磕的好奇,有创造力,有执行力,还有服务于他人的热心。对这样的人,科技的大门、创造的大门必然开启。

   科研中重要的是对真相强烈好奇与执著追求。科研的第一步是提出问题。提问题需要对万事万物的好奇,需要有广泛的知识积累,需要对新事物的开放态度,需要对新行业和新知识保持求知欲,需要在无聊中发现有趣,需要始终用有趣的眼光观察世界和周围的生活。许多顶尖科学家为什么选择了他们自己的职业领域,或者具体的研究课题,即使没有回报,他们也执着于自己的学术目标。美国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说,学位、晋升、获奖等外部动机不是驱动科学家的主要因素,对未知的探究、引领变革、追寻好奇心,才是他们选择的动因,并依靠内心的热情来驱动研究。许多顶尖科学家在到达退休条件后仍长期从事研究,他们只是喜欢自己的工作。[3]

   中国科学院院士张杰认为,“科学研究重要的是兴趣和信心。永葆好奇,是科学家面对任何难题都永不言弃的动力,也是科学家不断攀登科学高峰的底气。正是一代代科学家,带着对科学的热爱、对未知的好奇,不断揭开一个个科学谜团,又不断向着科学的更高更深处迈进,才有可能解决人类社会面临的挑战和探索自然世界的奥秘。” [4]可见,好奇驱动着科创者探索未知的世界和发现更美好的未来。

   二、欲望和幻想

   欲望是人的本性想达到某种目的的要求。人的欲望是无限和多样的,生存需要、享受需要、发展需要,构成复杂的需求结构,成为人类改造世界的根本动能,也是人类进化和社会发展的动力。

   欲望和幻想是人类活动的起点,把握这个主宰一切的本源,将会获得无穷能量。欲望给人希望和期盼,让人想去达到某种目的。驾驭好欲望就有可能创造奇迹和辉煌。人类生活的根本是通过技术去满足人的欲望。人类想像鸟一样自由飞翔,于是有了飞机、飞艇、热气球;人类想像鱼一样游泳,于是有了轮船和潜水艇。人类的欲望具有不灭的创造力。

   每个欲望和幻想都是科技酝酿和孕育的起始,正是人们不断演化的梦想、需求、恐惧、欲望,催生科技成果。人类需求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欲望。互联网的起步及其电脑产业,开始都不懂,也没有这方面专家,但一切皆有可能。因为这些都没有被规范限制,许多概念也未被定义。因此,科技创新的广阔前景,就在于内在的欲望程度。比如,人们需要拥有一款便携的通信设备,在科技发展中诞生了智能手机;人类需要在足不出户的前提下,看遍全球各地,虚拟现实(VR)、元宇宙出现,将会满足相关需求。我们抱有的欲望与幻想越多,对世界和未来的创造力就越强。

   事实上,科技一直成全着人们的欲望和理念,科技成果又在鼓舞和吸引科学家走向辉煌。马斯克小时候认为,搞发明很酷,他读的《2001年太空漫游》科幻小说的作家说,任何足够先进的科技,都与魔法无异。要是能够发明出先进的科技,不就是在变魔法吗?于是,马斯克去读物理和商业,后来又想接近技术的诞生地。上大学时他就常常思考,世界面临的真正问题是什么,哪些会影响到人类未来。他看好互联网、可持续能源、空间探索。之后他凭借一腔孤勇,杀进电动汽车、火箭发射、太阳能、脑机接口领域,在众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以颠覆性的姿态取得重大进展。他特别强调,不要比别人强10%,而要强1000%。[5]

   马斯克认为,地球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可持续能源,也就是如何用可持续的方式,生产和消费能源。如果不能在21世纪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将灾难临头。这个问题促使他成立特斯拉和Solar City。2021年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他旗下的公司正在启动一项新计划,准备从地球大气中提取二氧化碳,并将其用作火箭燃料。他还表示这个项目“对火星也很重要”。[6]另一个可能影响人类生存的大问题,是如何移居到其他星球,这让他创立了太空科技公司SpaceX。当他回收火箭成功,2020年5月SpaceX的最新载人飞船发射成功,马斯克顿时令全球瞩目。

   人类欲望推动科技进步,迭代更新。1841年沃哥兰德发明的全金属的照相机,逐渐进化到现在人手必备的数码相机和不离身的手机。这种不断迭代的科技创新,体现的是人们无穷的欲望。

   欲望、幻想、想像有着密切的关系。幻想超脱于现实被压抑的痛苦,成为孩子口中的那颗糖;想象可获得安慰,本质是种具象欲望,没有目标做着力点。爱因斯坦在去世前几周曾写道,“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的区别只是一个顽固的幻觉。” 当我们相信某件事时,就会投入精力成就这件事。重要的是人类活动、人类愿景,以及我们相信的东西,会在探索中成为现实。小时候的幻想,随着知识的增加,认知能力的增强,对客观规律的把握,发展成想象,直觉就靠的是想象。

   乔布斯说,“最重要的是,勇敢地追随自己的心灵和直觉,只有心灵和直觉才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其他一切是次要的。”想象的本质是对原理的探究,会激发创造热情,形成内部动力和驱动,充满对发现和创造的期待、兴奋和责任,各个学科的专家就是依据已有知识,靠直觉对事物对未来进行判断。比如马斯克探索和制造星际飞船既有探索精神、大胆想像、人类责任,也有市场需要、利益驱动。有些需求看着不经意,却足以刺激科学家的创造动能。

   青少年富有想象力,这是他们宝贵的品质。一个人通过阅读和传授不断获取知识,但想象力和创造力并不能简单地传授。一个有效的途径就是欣赏优秀的科幻作品,从奇妙的科学幻想和故事中调动青少年的想象力,使他们在愉悦中体验创造思维的魅力。

   教育应重视培养学生的幻想和想象。科幻和科学有先天的联系。科幻小说的新颖构思,蕴含的创造性思维,常常给科学家、发明家以启发。科学发展史上关于宇宙航行、隐形技术、机器人技术、基因工程技术、器官移植术、通信技术等领域,科幻作家都曾预先涉足,留下不少脍炙人口的经典作品。随着科技的迅猛发展,这种有趣的现象也会更多地出现在当代科幻小说的创作之中,渗透着对未来的前瞻和思考。

   人们正热衷谈论的“元宇宙”(Metaverse),就源于美国科幻小说家尼尔?斯蒂芬森于1992年出版的科幻小说《雪崩》(Snow Crash)。

1864年,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在科幻小说《地心游记》中,描写了一个有着大海、蘑菇森林和远古巨兽的地下世界,表露人类对地球深部奥秘的揣测想象与强烈好奇,引导了一代代科学家向大地探索。根据科学探测,地球深部蕴藏着丰富的油气和矿产,是支撑人类发展的重要资源库。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地质学家王成善,主持的国际大陆钻探项目“松辽盆地大陆科学钻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37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