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宋学勤:构建新中国史叙事体系的“三个面向”

更新时间:2022-09-05 11:51:39
作者: 宋学勤  
这些论断都是从新中国史不同发展阶段的本质属性阐发而来的。

   2022 年 4 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人民大学考察调研时指出:“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归根结底是建构中国自主的知识体系”。随着现实实践的发展,有关新中国社会发展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论断得以形成,并被写进党和国家的重要文献,被社会和学术界广泛接受,其本身也成为学术研究的对象。比如,体现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的新概念与新议题便迅速成为新的学术热点,不断拓展着新中国史学科发展的宽度,不断推进完善新中国史的叙事体系。从学术研究规律来看,认同一个概念要有现实实践的支撑,在理论逻辑上要自洽。因此,新中国史研究要把目光投向现实实践,把研究重心后移,关注改革开放史的研究,关注新时代社会发展的研究。改革开放以来的伟大实践为新中国史叙事体系的“中国气派”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改革开放的成就与经验,特别是中共十八大以来的历史性成就与变革,应当成为新中国史叙事关注的重点。

   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对十八大以来取得的伟大成就从十三个方面分领域进行了总结,为理解新时代提供了根本遵循。第三个历史决议还总结了十个方面的经验:坚持党的领导,坚持人民至上,坚持理论创新,坚持独立自主,坚持中国道路,坚持胸怀天下,坚持开拓创新,坚持敢于斗争,坚持统一战线,坚持自我革命。以上十个方面,是经过长期实践积累的宝贵经验,是党和人民共同创造的精神财富,必须倍加珍惜、长期坚持,并在新时代实践中不断丰富和发展。第三个历史决议的叙事方式对新中国史叙事体系构建具有重大启示意义。作为政治性和学术性相统一的新中国史研究,应将这些新思想、新观点、新表述转化为新的学术命题,通过设置新议题,实现新中国史叙事的政治自觉和学术自觉,改变套用西方理论分析中国现象,套用西方概念描述中国实践,套用西方方法解读中国历史的弊病。新中国的历史叙事要切合中国的现实实践,才能使人信服。要克服多年的研究积弊,新中国史叙事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应不断强化创新意识,加强对一些重大核心议题的研究,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出新的学术贡献。

   构建“面向未来”、具有中国风格、规范化的新中国史叙事体系,坚持“学科融合”和“国际视野”是基本原则

   第三个历史决议的百年叙事,贯穿其中的又一鲜明特点,就是着眼于未来。以史为鉴,开创未来,这本来就是治史的基本目的。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所体现的重视总结历史经验的思想,以及全会公报的结构和贯通历史与未来的深刻表述,为进一步推动完善新中国史叙事体系构建提供了标本和示范。构建“面向未来”、具有中国风格、规范化的新中国史叙事体系,需要坚持“学科融合”和“国际视野”的基本原则。

   “面向未来”,就要把握历史发展大势,使新中国史研究做到“预流”。坚持“学科融合”和“国际视野”,就是要在明确了解国际人文社会科学发展的国际背景和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发展的国内背景的基础上,坚持学科自身的开放性,准确预见国际与国内学术界的学术发展潮流,以开阔的视野全面深入地认识新中国的历史进程。对历史进程的认识越全面,对历史规律的把握越深刻,拥有的历史智慧越丰富,对未来的掌握就越主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振兴,就必须在历史前进的逻辑中前进、在时代发展的潮流中发展。

   新中国的历史进程波澜壮阔,新中国的历史叙事涉及多领域、多学科,对新中国历史进程的全面认识,需要从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文明以及党的建设等多个视角进行深入研究阐释。一些重大现实和实践问题本身就包含多个面向,需要多元化的研究视角与研究方法。问题属于社会,学术研究属于学者,社会本体和学者认知之间关系复杂,有时单一学科的观察视角往往导致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后果。目前,跨学科的研究方法在国际与国内学术界所展现的巨大生命力对新中国史叙事体系的构建既是机遇也是挑战。作为传统学科的新中国史应该如何应对跨学科研究这一人文社会科学发展的重大趋势,是其在新时代所面临的重要命题。我们要正视新中国史研究的跨学科性,营造健康的新中国史研究共同体;既要打破森严、精细、固化的现代学科壁垒,推动跨学科对话和协同创新研究,又要避免效颦域外理论模式和盲目地闭门造车、自我炮制理论公式的倾向,真正构建新中国史叙事体系的标识性概念,展示出特有的中国风格。在构建新中国史叙事体系的过程中,我们必须明确:有多少学科的理论和方法能够为新中国史学科所用以及如何为其所用,国际背景下跨学科研究方法给新中国史学科发展带来的影响,国内背景下人文学科内部整合对新中国史学科发展的影响,新史学思潮对新中国史学科发展的影响,等等。这些都是需要花大力气研究的问题。

   一个真正的跨学科研究主题,无论是跨越学科边界还是来自一个独立学科,都必定具有复杂性和综合性。跨学科研究的宗旨在于提出问题与解决问题,之所以要跨学科,是因为这个问题涉及面和复杂度都超过了某个单一学科或行业所能处理的范围,跨学科研究需要借鉴综合多学科的视角,构筑一个更加多元的视角来形成更加综合的理解,从而拓展与深化学术认知。跨学科研究的理论与方法多为舶来品,用好有益,用错有害,如果简单套用,用“西式思维”来看中国,中国很多的事情都将被否定,这是违背学术伦理的。比如,有西方学者对中国问题的评价,往往将“西式”价值观与中国事件简单地结合,一旦有悖于自己的认知,就会出现不同程度地歪曲。实际上,有些西方学者对中国问题缺乏历史性角度的分析,不了解一些事情发生的前因后果和历史文化根源,从而武断地得出否定的结论,而中国学者恰恰对中国自身历史和问题具有天然的资源获取优势,也理应生发更深厚的感知。要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在开展新中国史研究时,既需要做好横向、纵向比较,也需要从不同角度开展相关研究,还需要从中国在世界所处位置的角度出发,然后再来评析当代中国所发生的一些事情。

   当前,我们正面临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中国史叙事体系的“中国风格”更为学界期待。凸显“中国风格”需要世界视野,站在大历史观的角度来看新中国史,能科学地揭示党的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中国共产党是善于从世界历史发展潮流中把握中国革命和中华民族发展方向的执政党,中国共产党的诞生,社会主义中国的成立,改革开放的实行,都是顺应世界发展大势的结果。正如马克思、恩格斯所指出的:“一切划时代的体系的真正的内容都是由于产生这些体系的那个时期的需要而形成起来的。”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下,书写新中国史更要认识到中国自主知识体系的核心是在自身历史发展中演进出来的,注重从自身独特的历史、文化、国情中发掘中国思想,坚持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写出自己的风格与风采。

   第三个历史决议指出:“党领导人民成功走出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中国式现代化道路”的提出,是第三个历史决议基于当代中国的现代化实践而做出的正确判断。早在 20 世纪 80 年代,国外的现代化理论便引起国内学界注意,学者们纷纷以其概念、框架和方法来解释中国现代化实践,在这些理论的指导下,一度消解了学界对中国现实社会实践的独立思考能力而出现了误读。实际上,中国式现代化道路的生成有其自身的发展逻辑。探索不同于西方的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是中国共产党实现中国的现代化而不懈探索的理论问题和实践主题,也是新中国史叙事应该关注的重要领域。新中国的历史进程表明,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将中国的现代化发展战略从最初单一的“工业化”逐步转变为“四个现代化”,而后“中国式现代化”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总体指导思想。

   中国共产党在不懈探索中创造性地走出了“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开辟了中国现代化发展的新境界。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道路选择,关键要符合国情。现代化不是单选题。历史条件的多样性,决定了各国选择发展道路的多样性。”中国的现代化道路进程表明,世界各国的国情不同、文化不同,现代化的道路也是多种多样,绝不是只有西方国家的某一模式或某种道路。“一些理论观点和学术成果可以用来说明一些国家和民族的发展历程,在一定地域和历史文化中具有合理性,但如果硬要把它们套在各国各民族头上、用它们来对人类生活进行格式化,并以此为裁判,那就是荒谬的了。”

   新中国史叙事体系要体现出“中国风格”,就要在梳理分析历史史实的基础上,在党的重大理论创新成果的指引下,深入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深入研究中国经验,打造出易于为国际社会所理解和接受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引导国际社会客观真实地认识中国,实现与国际社会的理论对话,提升国际话语权。与此同时,我们对西方学界有关新中国史叙事的理论、概念、话语、方法,要根据中国的国情有分析、有鉴别地、有选择地吸收与借鉴,以丰富我们的理论储备,完善中国自主知识体系的构建。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所指出的:“我们既要立足本国实际,又要开门搞研究……对国外的理论、概念、话语、方法,要有分析、有鉴别,适用的就拿来用,不适用的就不要生搬硬套。哲学社会科学要有批判精神,这是马克思主义最可贵的精神品质。”

   中国正以开放的胸怀走向世界,世界也逐步走进中国,中国与世界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面对磅礴的世界大势和复杂的国际形势,如何审时度势,趋利避害,抓住机遇,迎接挑战,是研究新中国史必须关注的重大问题。如何更加全面生动展现新中国历史图景,最大限度地实现国家利益,必须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提升观察世界的能力;在深入研究历史进程中,明晰新情况;在总结历史经验的基础上,判明新问题、总结新经验。新中国史叙事体系的影响力,不仅体现在研究者所占有的实证材料,而且要看在分析、方法、理论上有没有给其他跨语言、跨社会、跨文化的同行提供新的视野、示范、议题和研究动力。中国学者学术话语权的获得,就在于新中国史叙事体系影响力的彰显,就要在话语体系建设中说出优美的汉语,展现独特的“中国风格”,这都是当代中国学界应该深思的问题。

   构建新中国史叙事体系,要做到“三个面向”,才能真正做到以中国为观照、以时代为观照,立足中国实际,解决中国问题,发挥新中国史叙事在融通中外文化、增进文明交流中的独特作用,用中国的话语体系和叙事逻辑,讲好中国故事,更好地传播中国声音、中国理论、中国思想,让世界更好读懂中国,为构建中国自主知识体系的哲学社会科学做出积极贡献,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积极贡献。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359.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中国史研究》2022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