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绍东:汉文帝处理与匈奴关系的思想探析

更新时间:2022-08-25 00:38:28
作者: 王绍东  

  

   摘 要:汉文帝采取的处理与匈奴关系的策略,是冷静、理性而又得当的。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承认汉匈双方是“分疆自立、和睦共存”的关系;能够体恤理解匈奴的生存环境与所遇困难,必要时给予援助和支持;信守与匈奴的和亲协定,从大局出发尽力维护双方的友好关系;当匈奴违约侵汉时,则组织力量进行有力回击;同时加强骑兵建设,巩固北部边防。汉文帝的上述策略取得了明显的效果,适应了双方经济上互补性和政治上统一性的要求,避免了大规模的战争发生,是一种双赢的战略选择。

   关键词:汉文帝;匈奴;民族关系

  

   在汉匈关系的研究中,人们关注更多的是秦始皇、汉武帝处理与匈奴关系的举措和思想。笔者认为,实际上,汉文帝对汉匈关系的处理,不管是思想内涵,还是客观效果,以及对后代的借鉴意义,都远超秦皇汉武。汉文帝处理汉匈关系的思想成熟、理性、得当,从某种程度上说,达到了秦汉时期封建帝王民族思想的最高境界。可惜在以往的研究中,对此缺乏应有的重视和深入的挖掘。笔者不揣浅陋,试图对汉文帝处理与匈奴关系的思想进行探析,希望得到方家的指教。

   一、分疆自立,和睦共存的主导思想

   如何认识汉匈两个政权的地位,汉文帝从当时的实际情况出发,确立了“长城以北,引弓之国,受命单于;长城以南,冠带之室,朕亦制之。使万民耕织射猎衣食,父子无离,臣主相安,具无暴逆”的处理两国关系的指导思想。这一思想的主要含义在于,汉匈两个政权彼此承认,分疆自守,互不侵犯,和睦相处。整个汉文帝时期,在处理与匈奴关系时,坚持了这一主导思想,并取得了理想的效果。

   汉文帝的这一思想,是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得出的正确认识。从匈奴方面看,汉文帝前期在位的冒顿单于是匈奴民族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他东败东胡,西击月氏,在白登之围中大败高祖刘邦,征服了西域地区,统一了北方草原。史称:“然至冒顿单于最强大,尽服从北夷,而南与中国为敌国。”这里的“敌国”是指实力对等的国家。冒顿单于时期,是匈奴的全盛期。白登之围后,高祖刘邦派刘敬与冒顿单于定和亲之约,和亲的主要内容包括:汉公主嫁于匈奴单于为阏氏;汉朝每年送给匈奴一定数量的絮缯酒米食物;双方约为兄弟之国。整个高祖、惠帝、吕后时期,汉匈之间延续了这种和亲之约,双方基本保持了和平稳定的关系。冒顿死后,与汉文帝同时期的匈奴单于有老上单于和军臣单于,匈奴基本保持了稳定和强大。

   汉文帝时期,一方面,汉朝仍处于恢复经济、发展生产的休养生息阶段,需要一个和平安定的社会环境;另一方面,经过几十年的积累和发展,汉王朝的国力已经有了很大提高,具备了与匈奴进行一场决战的条件。将军陈武曾建议汉文帝:“南越、朝鲜自全秦时内属为臣子,后且拥兵阻阨,选蠕观望。高祖时天下新定,人民小安,未可复兴兵。今陛下仁惠抚百姓,恩泽加海内,宜及士民乐用,征讨逆党,以一封疆。”希望汉文帝对周边少数民族开战,从而统一疆域。贾谊也认为当时的汉匈关系极不正常,“今天下之势倒悬。凡天子者,天下之首也?何也?上也。蛮夷者,天下之足也,何也?下也。今匈奴嫚娒侵掠,至不敬也,为天下患,至无已也,而汉岁致金絮采缯以奉之。夷狄征令,是主上之操也;天子共贡,是臣下之礼也。足反居上,首顾居下,倒悬如此,莫之能解,犹为国有人乎?”发出了放弃和亲政策,对匈奴进行战争的强烈呼声。葛剑雄先生的研究指出,西汉户籍统计到的人口数量为5959万,估计匈奴的人口总数不过五六十万,绝对不会超过100万。如果上述统计为西汉最盛时的人口,那么汉文帝时期的人口数量不会低于4000万。但匈奴人胡服骑射,全民皆兵,战斗力强。这时,汉文帝如果决意转变对匈奴的政策,举全国之力对匈奴决战,最终也能够打败匈奴,但从汉武帝时期的情况来看,结果必然是耗尽国力,两败俱伤,不仅难以创造“文景之治”的安定局面,而且会把汉朝带入崩溃的边缘。因此,汉文帝确立的与匈奴“分疆自立,和睦共存”的指导思想既是对汉朝前期处理与匈奴关系思想的继承,也是他审时度势后的主动选择。

   二、两国一家,体恤理解的悲悯情怀

   在西汉皇帝中,汉文帝是最具人文精神与悲悯情怀的君主。他在位期间,废除秦朝时期制定的诽谤之法,给社会一定的言论自由;不忍目睹无辜的人被治罪受刑,废除连坐与收帑之法;感怀于缇萦为父请命,改变了肉刑之法;不想让他人代己受过,停止了秘祝官移过于下的做法;想到修一个露台所需费用相当于十户中等人家的家产,立即停止了这一工程。在他的身上,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对人的关怀、尊重。正如他的继承者景帝所评价的那样,汉文帝“德厚谋天地,利泽施四海”。这种人文精神也体现在他处理与匈奴关系的过程中。

   战国秦汉社会普遍存在着轻视甚或仇视北方游牧民族的思想,认为他们不懂礼仪仁义,如同豺狼禽兽。如高祖时刘敬就认为:“冒顿杀父代立,妻群母,以力为威,未可以仁义说也。”吕后时的中郎将季布则认为:“且夷狄譬如禽兽,得其善言不足喜,恶言不足怒也。”但在汉文帝的思想中,则很少这种偏见与歧视。在他看来,匈奴与中原人民同样生活在天地之下,都有过上安定生活的愿望与权利。他希望中原人民与匈奴人同样能够安居乐业,过太平的生活。“圣人者日新,改作更始,使老者得息,幼者得长,各保其首领而终其天年。朕与单于俱由此道,顺天恤民,世世相传,施之无穷,天下莫不咸便。”不仅“使两国之民若一家子”,如果避免了战争与冲突,连飞禽走兽都会感受到由此带来的惠泽,这才符合上天之道。“元元万民,下及鱼鳖,上及飞鸟,跂行喙息蠕动之类,莫不就安利而辟危殆。故来者不止,天之道也。”在这样的思想支配下,汉文帝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同情和理解匈奴的处境,考虑到匈奴所在北方地区的气候与环境,主动给予物质援助,“汉与匈奴邻国之敌,匈奴处北地,寒,杀气早降,故诏吏遗单于秫蘖金帛丝絮佗物岁有数。”汉文帝常常反躬自省,是否因为自己的道德修养不足而导致了匈奴的入侵,“后二年,上曰:‘朕既不明,不能远德,是以使方外之国或不宁息。夫四荒之外不安其生,封畿之内勤劳不处,二者之咎,皆自朕之德薄而不能远达也。间者累年,匈奴并暴边境,多杀吏民,边臣兵吏又不能谕吾内志,以重吾不德也。夫久结难连兵,中外之国将何以宁息?’”值得关注的是,汉文帝不仅考虑到“封畿之内”的汉家臣民,也关注到“四荒之外”的少数民族;认为战争造成的灾难,包括了“中外之国”不能安息。汉文帝前元六年,他给冒顿单于写信:“使者言单于自将伐国有功,甚苦兵事。”作为一个汉朝皇帝,能够体会到匈奴人在攻伐其他北方民族的过程中给他们自己带来的困苦和灾难,确实难能可贵,并主动给予物资慰问,“服绣袷绮衣、绣袷长襦、锦袷袍各一,比余一,黄金饰具带一,黄金胥纰一,绣十匹,锦三十匹,赤綈、绿缯各四十匹,使中大夫意、谒者令肩遗单于。”

   汉文帝这种两国一家,对匈奴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体恤理解的认识,突出表现在他积极推行和亲政策上。在当时情况下,和亲是避免大规模战争、维护汉匈双方民族利益的最佳选择。“至孝文初立,复修和亲之事。”他刚一即位,就把和亲作为重要事情,亲自给冒顿单于写信,表达和亲的愿望。每当匈奴入侵汉朝边境,和亲面临考验时,汉文帝总是从大局出发,全力化解危机,不使危机演变成大规模的战争。汉文帝前元四年,冒顿单于来信,解释右贤王侵犯汉境事件,希望得到汉朝谅解,“愿寝兵休士卒养马,除前事,复故约,以安边民,以应始古,使少者得成其长,老者安其处,世世平乐。”并向汉朝献上橐他一匹,骑马二匹,驾二驷。表示要下令让匈奴的吏民远离边塞地区。汉文帝君臣经过讨论,认为和亲优于战争,是处理与匈奴关系更好的策略。随后,汉文帝复信冒顿单于,表达对其和亲意愿的赞赏,并希望不要过分指责右贤王,双方应不计前嫌,致力于以后关系的发展。老上单于即位,“孝文皇帝复遣宗室女公主为单于阏氏。”但由于中行说的挑唆,汉匈关系一度出现困境,汉文帝十四年,匈奴单于十四万骑兵入侵汉朝边疆,汉文帝一方面加强战备进行反击,一面给老上单于写信沟通,“单于亦使当户报谢,复言和亲时。”老上单于去世,军臣单于即位,“孝文皇帝复与匈奴和亲。”汉景帝即位后,继承了文帝的政策,“自是之後,孝景帝复与匈奴和亲,通关市,给遗匈奴,遣公主,如故约。终孝景时,时小入盗边,无大寇。”这种局面一直维持到汉武帝前期,以致出现了“今帝即位,明和亲约束,厚遇,通关市,饶给之。匈奴自单于以下皆亲汉,往来长城下”的局面。

   三、约为兄弟,信守诺言的相处原则

   汉文帝反复强调,汉与匈奴之间是兄弟关系。兄弟之间难免有矛盾,有竞争,但从大局上说应该信守承诺,求同存异,相互援助,和平相处。在小的问题上双方应该胸怀大度,不斤斤计较,尽量避免兵戎相见。汉文帝十四年,发生了匈奴大规模入寇边境事件,汉文帝一面积极备战,进行反击,一面与匈奴方进行沟通,力促双方回到和平的轨道上来,“今朕夙兴夜寐,勤劳天下,忧苦万民,为之怛惕不安,未尝一日忘于心,故遣使者冠盖相望,结轶于道,以谕朕意于单于。今单于反故之道,计社稷之安,便万民之利,亲与朕俱弃细过,偕之大道,结兄弟之义,以全天下元元之民。和亲已定,始于今年。”他给匈奴单于写信,希望双方信守承诺,不应该因为小的事件或个别人的行为影响双方的和亲大局,“今天下大安,万民熙熙,朕与单于为之父母。朕追念前事,薄物细故,谋臣计失,皆不足以离兄弟之欢。朕闻天不颇覆,地不偏载。朕与单于皆捐往细故,俱蹈大道,堕坏前恶,以图长久。”为此,他以具体行动表达对匈奴的善意,遣返逃到汉朝的匈奴人,希望匈奴单于不要追究鼓动入侵汉朝边疆的章尼等人的责任,汉朝保证信守承诺。汉文帝谴责破坏汉匈之间和平友好关系的行为,认为这样做是“渫恶民贪降其进取之利,倍义绝约,忘万民之命,离两主之欢”。汉文帝强调,双方都应遵循和亲协定,彼此约束部下信守承诺,“单于既约和亲,於是制诏御史曰:‘匈奴大单于遗朕书,言和亲已定,亡人不足以益众广地,匈奴无入塞,汉无出塞,犯约者杀之,可以久亲,後无咎,俱便。朕已许之。其布告天下,使明知之。’”

   在汉文帝看来,汉匈之间既然是兄弟关系,那么,就应该尽量避免用战争的手段解决双方的矛盾和问题。汉文帝对战争的破坏性有深刻的认识,他指出:“且兵凶器,虽克所愿,动亦秏病,谓百姓远方何?又先帝知劳民不可烦,故不以为意。朕岂自谓能?今匈奴内侵,军吏无功,边民父子荷兵日久,朕常为动心伤痛,无日忘之。今未能销距,愿且坚边设候,结和通使,休宁北陲,为功多矣。且无议军。”即使用战争手段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也会给社会带来巨大的损耗。对于匈奴人,用加强防御,巩固和亲关系,友好往来的方式与之相处,使北方边境得以安宁,比用战争的手段要有效的多。司马迁评价汉文帝,“与匈奴和亲,匈奴背约入盗,然令边守备,不发兵深入,恶烦苦百姓。”为此,即使匈奴人侵入边境,汉文帝也保持了冷静与克制的态度,适度反击,击退入侵之军,但并不穷追猛打,主动“攻胡”;应该看到的是,匈奴这一时期对汉朝的入侵,也主要是为了掠夺财富,没有攻城占地、变农田为牧场、取汉政权而代之的图谋,因而遇到汉兵的反击,就匆匆撤军。整个文景之际,匈奴“时小入盗边,无大寇”,没有大规模的、影响双方全局政治与社会安定的战争发生。

   四、强军固边,和主战辅的应对之道

   汉文帝注重维护汉匈之间的和亲关系,尽力避免双方大规模战争的发生。但对于匈奴的入侵,汉文帝也不是一味委曲求全、姑息纵容。整个汉文帝统治时期,汉朝在北部边疆采取了强军固边的一系列举措,形成了防范与抗击匈奴入侵的强大力量,这是保证汉匈之间基本维持和平局面的重要因素。

当遇到匈奴入侵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15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