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立新:民法典对我国民事权利保护方法的成功改造

更新时间:2022-08-20 22:04:48
作者: 杨立新 (进入专栏)  

  

   摘要:《民法通则》规定民事权利保护方法,采用了统一民事责任的立法模式,无法分清固有请求权和侵权请求权的界限。嗣后的民法单行法立法继续沿着这种立法模式发展,混淆了我国民事权利保护的不同方法,造成体系的混乱和司法实践的无序。《民法典》对民事权利保护方法进行了成功改造:首先在总则编只规定民事责任的一般规则,规定侵权请求权且性质为侵权损害赔偿之债;其次在物权编和人格权编分别规定了物权请求权、占有保护请求权、人格权请求权和身份权请求权等固有请求权;最后在侵权责任编规定了侵权请求权。这样,就实现了固有请求权与侵权请求权的不同功能配置,使固有请求权作为民事权利保护的固有权利,负担对权利受到侵害的恢复性救济;侵权请求权作为民事权利保护的新生权利,负担对权利损害的填补性救济。二者相互补充和衔接,完成了这一民事立法的重大改革,形成了比较完备的民事权利保护方法体系,能够全面保护民事主体的民事权利。目前立法中还存在一些遗留问题,将在司法实践中不断予以完善。

  

   传统民法典通常要规定民事权利保护的规则。我国1986年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下简称为“《民法通则》”),将有关民事权利保护的规则规定为“民事责任”,建立了包括违约责任、侵权责任以及其他民事责任的统一民事责任体系,没有划清民事权利保护方法中固有请求权与侵权请求权之间的界限,使两种不同的请求权混在一起,无法分清不同的民事权利保护请求权。《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为“《民法典》”)对民事责任制度进行重大改造,基本理清了民事权利保护的固有请求权与侵权请求权之间的界限,比较清晰地构造了民事权利保护的请求权体系,使我国的民事权利保护方法实现了类型化、体系化和科学化。

   一、我国类法典化民法规定民事权利保护方法存在的矛盾

   自制定《民法通则》之日起,至《民法典》制定完成之前,我国的类法典化民法将民事权利保护规定为民事责任制度,在民事权利保护方法上形成了无法划清固有请求权与侵权请求权界限的立法现状,导致民法理论研究和司法实践都陷入困境。

   (一)我国类法典化民法民事权利保护方法的形成

   1.《民法通则》规定统一民事责任体系

   改革开放以后,为适应社会发展需要,我国抓紧制定民法。在1980年重新制定《婚姻法》、1985年制定《继承法》之后,于1986年制定完成了《民法通则》。

   《民法通则》是我国类法典化民法的总则性民法单行法,规定了我国民法的一般性规则。在规定了民事主体、民事法律行为、民事权利等一般性规则后,专设了第六章“民事责任”。其主要特点,一是数量多,有29个条文,占《民法通则》156个条文的18.5%,接近五分之一。二是内容细,概括了民事责任的“一般规定”“违反合同的民事责任”“侵权的民事责任”和“承担民事责任的方式”四节。其中应当由债法规定的侵权责任的条文数量,与欧洲多数民法典规定侵权责任的份量大体相当,甚至偏多,其立法方式和内容显然与众不同,是现实生活和司法实践对侵权责任规则的迫切需要。因而在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司法解释的基础上规定侵权责任规则,对司法实践意义重大。这种立法方法使我国类法典化民法形成了统一的民事责任体系。

   世界各国民法典都不采用这种统一民事责任的立法方法,而是在总则编规定“民事权利保护”的一般性规则,把不同的民事权利保护方法规定在分则各编中,形成对民事权利保护分散规范的立法模式。例如,《德国民法典》总则第六章规定是“权利的行使、自卫和保护”;《俄罗斯联邦民法典》总则第二章规定的是“民事权利和义务的产生,民事权利的实现与保护”,《乌克兰民法典》总则卷基本条款编第三章专门规定“民事权益的保护”,确认民事权益受保护的权利、通过公示方法保护民事权利、民事权利之自卫、财产损失赔偿、精神损害赔偿等保护方式。至于具体保护民事权利的规则,都放在民法典各编的规定中。我国《民法通则》的做法近似于刑法立法,建立统一的民事责任,规定民事责任的归责原则、构成要件、承担方式、免责事由等,成为我国类法典化民法的立法“特色”。

   2.《民法通则》规定的统一民事责任体系的主要内容

   《民法通则》的“民事责任”一章,除了规定民事责任的一般规则外,着重规定违约责任和侵权责任,在逻辑上也包括其他民事责任,不过没有具体规定。

   (1)规定与违反债务的合同二次请求权对应的违约责任

   债权请求权分为两种,即一次请求权和二次请求权。一次请求权是指债权本身的请求权,债权人行使对债务人的请求权,债务人依据其请求履行为或者不为一定行为的债务,这是作为权利类型的债权,性质属于请求权。二次请求权与一次请求权不同,其是发生在义务人不履行债务或者不适当履行债务时,债权人可以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行使的请求债务人承担违反债务的违约责任请求权。

   《民法通则》“民事权利”一章规定的债权包括合同之债,是债的一次请求权,即第84条第2款关于“债权人有权要求债务人按照合同的约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规定履行义务”的请求权。《民法通则》规定的违反合同的民事责任,指的是合同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产生违反债的二次请求权。该请求权的产生,是由于合同的债务人没有履行其法定的或者约定的债务,债权人产生新的请求权,债务人须承担违反义务的法律后果即违约责任。《民法通则》在“民事责任”一章中规定违反合同的民事责任,就是债的二次请求权对应的责任,属于债权保护请求权的民事责任,这种请求权是民事权利保护方法中固有请求权的内容之一。

   (2)规定保护民事权利的侵权请求权

   与固有请求权对应的是侵权请求权。侵权请求权是基于侵权行为发生的请求权,性质属于新生请求权,是民事权利保护方法之一。侵权请求权是在发生侵权行为造成权利人损害时产生,以损害赔偿为基本方式的救济民事权利损害的民事权利保护请求权。与民事权利保护的固有请求权相比较,债权二次请求权是债权救济自己的固有请求权,而侵权请求权是原来不存在、因侵权行为造成损害而新生的救济权利损害的请求权。

   (3)概括规定其他民事责任

   《民法通则》除了规定侵权责任和违约责任之外,也规定了其他民事责任,第106条规定:“公民、法人违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没有过错,但法律规定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这一条文的后两款规定的是侵权责任的归责原则,只有第一款规定的是合同责任,其中包括“不履行其他义务”的责任显然不是合同责任,而是其他民事责任,是除了违约责任和侵权责任以外的民事责任。其中是否暗含着与物权请求权、人格权请求权、身份权请求权等相对应的民事责任,不得而知,因为当时的中国民法还未使用请求权的概念。不过,与这些请求权相对应的民事责任,显然无法被违约责任和侵权责任所涵盖,这些固有请求权是可以并且应当概括在统一的民事责任之中的。从民事权利保护方法的角度观察,最主要的缺陷在于不使用请求权的概念,没有分清固有请求权与侵权请求权的不同保护方法,将所有的民事权利保护方法混杂规定为一体,缺少清晰的逻辑关系和结构。这种统一民事责任的立法方法在民法立法的传统上是错位的。

   (二)《民法通则》实施后有关民事权利保护方法的立法发展

   《民法通则》将民事权利保护方法规定为统一民事责任制度,形成了我国类法典化民事立法的基础。在嗣后的民事立法中如何进一步规范民事权利保护方法,是制定《合同法》《物权法》《侵权责任法》面临的重大问题。由于《民法通则》是基本法,是类法典化民法的引领性法律,因而制定《合同法》《物权法》《侵权责任法》都依据统一民事责任制度的基础,沿着《民法通则》指引的错位方向继续发展。

   1.《合同法》规定合同责任脱离民事责任体系的困扰

   《民法通则》虽然规定了违约责任,但是规则非常简单,不能满足交易生活和司法实践的需求。所以,1999年《合同法》专门规定了合同责任,不仅包括实际违约责任,还规定了缔约过失责任、合同无效责任、预期违约责任、加害给付责任和后契约责任,形成了由六种合同责任构成的合同责任体系,超出了《民法通则》规定的“违反合同的民事责任”的范围,而且在形式上也从《民法通则》统一民事责任体系中分离出来。不过,不论将合同责任规定在《合同法》还是《民法通则》之中,合同责任仍然与债的二次请求权相对应,是合同债务不履行的债权的保护方法。《合同法》的这一立法举措,打破了《民法通则》对民事责任的“垄断”,却又局限在民事责任的立法体系之内,逻辑结构不够和谐。

   2.《物权法》规定物权请求权与侵权请求权相互混杂

   《物权法》第34-37条分别规定了返还原物请求权、排除妨碍和消除危险请求权、恢复原状请求权、损害赔偿请求权。这样规定物权请求权,一方面确认了物权请求权体系的存在和价值,另一方面却又超出了物权请求权的范围,包括了侵权请求权的内容,形成了权利保护请求权体系结构的混乱。立法专家在立法过程中就指出,侵害物权的损害赔偿、恢复原状的属性不是物权请求权,而是侵权请求权,但是,立法机关却仍然把这些不同的请求权都规定为物权请求权。其原因是《民法通则》规定了十种民事责任方式,《物权法》规定的这四种责任方式均属于对侵害物权后果的救济方法,没有划分物权请求权和侵权请求权的界限。《物权法》是在《民法通则》的引领下制定的。在《民法通则》统一民事责任体制下,《物权法》不能不受其约束,因而形成了既规定物权请求权,又囿于《民法通则》民事责任体制的束缚,而将保护物权的两种不同请求权混杂规定在一起的情形。无法分清占有保护请求权与侵权请求权的界限。

   3.《侵权责任法》规定侵权请求权混淆了与固有请求权的界限

   2009年制定《侵权责任法》,继续重复上述的错位做法。该法第15条在《民法通则》第134条规定十种民事责任方式的基础上,删除了合同责任的两种责任方式,把其他八种民事责任方式全都规定为侵权请求权,不仅包括《物权法》规定的返还原物请求权、排除妨碍请求权、消除危险请求权等物权请求权,还包括停止侵害、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等人格权请求权、身份权请求权的责任方式。这不是简单的《民法通则》《物权法》《侵权责任法》对民事责任的重复规定,而是混淆了民事权利保护不同请求权的界限,将固有请求权与侵权请求权完全混杂在一起,成为一团杂乱无章、无法辨识的民事权利保护方法。

   (三)我国类法典化民法规范民事权利保护方法的现状

   我国类法典化民法规定民事权利保护方法的现状,无法划清两种不同的权利保护方法的界限。物权请求权等固有请求权和侵权请求权是民事权利保护的两种不同方法,对应的都是民事责任,这毋庸置疑。从正面理解,将两种不同的民事权利保护方法纳入统一的民事责任体系中,似乎无可厚非,也没有错误。但是,问题在于,将物权请求权等固有请求权和侵权请求权都纳入民事责任体系后,须划清两种不同请求权的界限,各自对应的民事责任方式须清晰、明确。《民法通则》《物权法》《侵权责任法》没有做到不同请求权保护方法的界限清晰、体系分明、与民事责任方式的对应关系明确,不符合民法的基本逻辑要求。

列举现实的立法现状会更为清晰:一方面,《物权法》第34-37条分别规定了返还原物请求权、排除妨碍或者消除危险请求权、修理重作更换或者恢复原状请求权以及损害赔偿请求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088.html
文章来源: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