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其泰:贯通古今 交光映衬——司马迁如何出色地实现“通古今之变”

更新时间:2022-08-20 21:58:18
作者: 陈其泰  

  

   提要:在《史记》多层面、立体式著史体系中,司马迁是如何成功地实现“通古今之变”的著史宗旨的?对此,我们亟须开阔视野,创新研究方法,从如下三项进行深入探讨:其一,本纪包举大端贯通古今;其二,史表设置匠心独运;其三,以书志和列传与本纪作多层面配合、关联,交光映衬。以此推进对司马迁在历史思想和历史编纂上杰出创造力的认识,并从中获得对推进当今史学工作的宝贵启示。

   关键词:司马迁;《史记》;通古今之变;立体式著史

  

   司马迁的不朽巨著《史记》自撰成以来,历代史学名家均视其为著史之楷模。更加值得注意的是,近现代以后,尽管社会环境已发生了剧变,学者们仍然对《史记》称颂有加。如倡导“新史学”的梁启超在激烈批评旧史界各种严重弊病的同时,却大力表彰说:“太史公诚史界之造物主也。”现代文豪鲁迅更褒扬《史记》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产生中国史学史上这一绝无仅有的现象,其意义非同小可,根本原因在于司马迁有卓越的史识和非凡的创造力。司马迁著史,为自己提出了明确的任务:“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其中,“通古今之变”尤为司马迁著史之目标和灵魂。为此,司马迁运用其深邃的智慧,搜集了丰富的史料,又在全书的结构布局和体例运用上显示出宏大气魄和缜密的组织力,最终完成了《史记》这部记述中华民族远古至司马迁生活的汉武帝时全部历史的杰作。司马迁是如何成功地实现“通古今之变”的?这一哲理思考和瑰玮目标是怎样通过全书的布局安排、治史方法、体例特点、叙事技巧体现出来?站在当今时代高度,深入探讨上述问题,对于总结《史记》这部杰作的非凡成就和思想精华,实在具有关键的意义,同时对于推进当代史学工作也具有不容忽视的积极作用。

   一、本纪包举大端贯通古今

   司马迁对于华夏民族的演进全局在胸,他完成了全书130篇丰富生动的记述之后,画龙点睛,对于如何设计全书的结构体系和宏纲巨目,作了明确的交待。《太史公自序》云:

   罔罗天下放失旧闻,王迹所兴,原始察终,见盛观衰,论考之行事,略推三代,录秦汉,上记轩辕,下至于兹,著十二本纪,既科条之矣。

   这是画龙点睛的精彩论述,概括了他的三项指导思想:1.《史记》是首创的华夏民族通史,记载上起黄帝、下迄武帝时期的宏富内容;2.他首要的关注点是贯通古今,论述历史盛衰兴亡大势,“王迹所兴,原始察终,见盛观衰”;3.十二本纪是全书“通古今之变”的纲领,是提挈全书内容的主干,其余表、书、世家、列传四部分均围绕本纪展开,起到配合补充、交光映衬的作用,因而全书是结构紧密的有机整体。

   司马迁成功实现“通古今之变”的要领,就是以本纪为主干,而以表、书、世家、列传为补充,写出华夏文明演进的大格局、历代盛衰兴亡的大趋势。这种诸体配合的结构和本纪作为主干的确定,充分体现出司马迁著史的继承性和创新性特征。司马迁自觉地继承我国先民发达的历史意识,自觉继承了先秦史著的史学成就,对于《尚书》《诗经》《春秋》《左传》《国语》《战国策》以至于《论语》《孟子》《荀子》《韩非子》等典籍无不精熟,充分挹取、运用,采百花而酿醇蜜。与此同时,他又充分地发挥了雄奇的创造力,勇于创新,实现了史学由先秦时期创始阶段到汉代成熟阶段的飞跃。《左传》在先秦史学中成就最高,它年经事纬、史实丰富、记载生动。但《左传》只记载春秋时期242年史事,规模有限;它用的是编年体,遇到复杂的大事件就会隔越数卷,不相连贯,且同年发生的事件一起记载,虽有时代性强的好处,但从历史演进的线索而言则不能清晰呈现;再加上只载军国大事,与此无关者无法容纳,势必造成历史视野和记载内容的局限。《史记》则气魄雄伟,囊括宏富,政治、经济、军事、外交、人物、制度、民族活动、思想学说等无不备载,被誉为“创为全史”,达到了著史之“极则”。因此,《史记》的产生在史学发展上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它不是简单地以一种新体裁代替先秦史书的编年体裁,而是标志着史学从朴略阶段向宏伟精美阶段实现了质的飞跃。唐代著名史评家皇甫湜有见于此,赞扬司马迁的创造是“必新制度而驰才力”,是著史格局的大力创新。其论云:“观其作传之意,将以包该事迹,参贯话言,纤悉百代之务,成就一家之说,必新制度而驰才力焉。”“编年纪事,束于次第,牵于混并,必举其大纲,而简于序事,是以多阙载,多逸文。……子长病其然也,于是革旧典,开新程,为纪为传,为表为志,首尾具叙述,表里相发明。”“首尾具叙述”,即贯通古今,原始察终;“表里相发明”,即诸体互相配合,形成有机整体。

   试看,《五帝本纪》记载中华文明的远古时期,各项制度处于草创阶段,故称:“维昔黄帝,法天则地,四圣遵序,各成法度。”至夏、商、周三代,则重视记述帝王施政治国的不同特点,以明其盛衰之原因。如说夏朝灭亡的原因是,“桀不务德而武伤百姓,百姓弗堪”。而商汤兴起的原因,是汤体恤民众的疾苦,重视人心的向背。至殷纣王残暴骄淫,终于自取灭亡。这时周的势力已在西方兴起,至周武王率领浩浩荡荡的盟军渡过黄河,来到商郊牧野时,便发生了纣师倒戈相向的一幕。司马迁对于秦汉之际历史变局的记述尤为生动、深刻。陈涉揭竿而起,反抗秦的暴政,秦朝在遍地起义烈焰中迅速灭亡;项羽曾经是号令天下的“西楚霸王”,却因不行仁政而众叛亲离,刘邦则安抚百姓,因而夺得天下。

   司马迁“通古今之变”又一成功要领,是不拘常格,勇于创造,记述方法灵活变化,以展现历史演进的大局。

   为了表达对秦的历史地位的充分肯定,而设置《秦本纪》和《秦始皇本纪》,便是突出例证。十二本纪中,夏、商、周都设了一篇本纪,唯独秦却占有两篇,理由何在?前代学者如刘知幾、司马贞、蒋湘南等对此不理解,他们只从形式着眼而不注重内容,因此批评司马迁“自乱其例”。事实是:历史形势和变局异常复杂,高明的史家必然是要让史例服从内容,而不能削足适履,让生动变化的史实迁就于刻板的史例。司马迁正是为了做到“通古今之变”,凸显这一阶段的历史大势,而突破常规创造新例。其卓越见识约有三项。1.周在春秋战国时期已失去天下共主的地位,而此时秦的国力节节增长,只有它能胜任春秋战国时期历史总纲的地位。详审《秦本纪》史文,有关齐桓公伐山戎,开地千里,齐伐楚,葵丘之会等,均载于《秦本纪》中,而秦穆称霸西戎,证明秦确实在大局中处于主导地位。2.《秦本纪》又载,秦孝公任用商鞅实行变法,国力骤强,此后历代君主奋发努力,使秦逐步奠定统一中国的雄厚基础。这些记载,深刻揭示出中国为何能实现统一的历史根源,确切地符合将此篇设置为“王迹所兴,原始察终”的本纪要求。3.司马迁在结构上作了精心处理。《秦本纪》之末,记载秦攻六国连连取胜,兼并了大片国土,以“秦王政立二十六年,初并天下为三十六郡”作结。与《秦始皇本纪》开头所言“当是之时……欲以并天下”,正好针线缝合。总之,设立这两篇,是司马迁表达“通古今之变”的历史走向的创造性安排,“惟有这样做,才与秦在中国历史上的重要地位相称”。

   又一典型例证,是运用对比手法成功地撰写《项羽本纪》和《高祖本纪》。此两篇在时间上紧密相联,所载史实各有详略、互为补充。刘项两人都是反秦起义军的主力,为推翻秦朝统治建立了赫赫战功。项羽的出身为楚国贵族子弟,其祖项燕是楚国名将,而本人勇力过人、武艺高强,起义不久即在钜鹿大战中勇破秦军主力而使诸将折服,后自封为西楚霸王,居于号令天下的地位;刘邦则出身亭长,社会地位无法与项羽相比,虽然有率军从山东首先攻入关中的大功,但在楚汉对峙以前一直处于弱势地位。而刘项相争的最后结果,是项羽一步步转为劣势,最后兵败被围,自刎于乌江,刘邦则由弱变强,最后击败项羽,当了西汉开国皇帝。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结局呢?

   这是西汉初期高祖君臣极感兴趣的问题,而从“通古今之变”的角度而言,更是秦亡之后的一大历史关节点。为此,司马迁成功地运用对比手法,有力地揭示出推动楚汉之际历史大变局的深层原因,从政治胸襟与决策的对比,总结刘胜项败的经验教训。1.是安抚百姓,还是残害民众?秦朝的暴政和战乱使民众受尽煎熬,当务之急是解救百姓痛苦,给予他们得以生存的权利。项羽却无视民众悲惨处境,恃其勇力,滥施杀戮,致使丧失民心。他击败秦军主力章邯军之后,听说降卒中有怨言,竟然连夜“击坑秦卒二十余万人新安城南”。鸿门宴后,“项羽引兵西屠咸阳,杀秦降王子婴,烧秦宫室,火三月不灭;收其货宝妇女而东”。他在河北、山东与诸侯军作战,“北烧夷齐城郭室屋,皆坑田荣降卒,系虏其老弱妇女。徇齐至北海,多所残灭。齐人相聚而叛之”。相比之下,刘邦却实行安抚人心、舒解危难的政策。同样在关中,刘邦先是接受孺子婴投降,退出咸阳皇宫,封秦重宝财物府库,还军霸上。约法三章,除秦苛法,保证不掳掠,不侵夺,告谕乡邑。“秦人大喜,争持牛羊酒食献飨军士。沛公又让不受,曰:‘仓粟多,非乏,不欲费人。’人又益喜,唯恐沛公不为秦王。”此后在刘邦与项羽长期争战中,关中就成为其稳固的后方根据地,由此奠定了取胜的基础。2.是遵守约定,还是背弃承诺?楚怀王原本与诸将有约,先入关中者为王,刘邦有勇有谋,一路西进,先攻入关中。项羽忌其大功,竟然违背楚怀王之约定和本人之承诺,改封刘邦为“汉王”,让他处于偏僻道险的巴、蜀、汉中。项羽又对诸将分封,共封18个王,自立为西楚霸王。“实行分封是恢复各诸侯王割据的状态,开历史倒车。项羽又徙义帝至长沙郴县,使人杀之江中,这种背信弃义的阴谋暗杀行为,使项羽更加陷入政治上被动的地位。” 3.是尊贤纳谏,还是妒贤嫉能?项羽刚愎自用,毫无谋略,沽名钓誉,在鸿门宴的关键时刻拒绝谋士范增提出的计策而放走刘邦,以致养虎贻患。又中汉将的反间计,对范增无端猜疑,范增乃气愤辞归,半途发病而死。因此,司马迁评价他:“自矜功伐,奋其私智而不师古,谓霸王之业,欲以力征经营天下。”最后国亡身死!刘邦则尊贤纳谏,豁达大度,善于用人,因而能屡屡做出正确决策。尤其如鸿门宴上机智摆脱项羽设计的危局,及时定计从汉中出奇兵还定三秦,在紧急关头答应对韩信、彭越封给大片土地、赢得两人立即出兵将项羽重重包围在垓下,都出于张良、韩信等人的进谏,因而屡屡克服艰难危局,最终取得胜利!

   以上分析充分证明:司马迁站在“通古今之变”的高度,对刘项双方的政治胸襟和决策两相对比,因而做到既凸显了楚汉相争这一重要历史变局的演进大势,又充分展现出起伏变化的历史场景,揭示出导致最终刘胜项败的必然性,令读者从中获得宝贵启示,因而《项羽本纪》《高祖本纪》两篇均成为千百年来脍炙人口的名作。

   二、史表设置匠心独运

   《史记》设立了十篇表,令人颇感意外的是司马迁对先后次序的安排,他将十篇表的位置放在十二本纪之后,而在八书、三十世家、七十列传之前。司马迁为什么对史表这么重视呢?这是他匠心独运,手法高明,确实做到使十表与十二本纪共同起到全书纲领的作用。

   首先,用简洁的文字提挈大事,然后用列表形式,直观地显示出历史大势。如《汉兴以来将相名臣年表》中有“大事记”一栏,自汉高祖元年起至五年所记大事为:元年,春,沛公为汉王,之南郑。秋,还定雍。二年,春,定塞、翟、魏、河南、韩、殷国。夏,伐项籍,至彭城。立太子。还据荥阳。三年,魏豹反。使韩信别定魏,伐赵,楚围我荥阳。四年,使韩信别定齐及燕,太公自楚归,与楚界洪渠。五年,冬,破楚垓下,杀项籍。春,王践皇帝位定陶。入都关中。以分年表列的形式,极其醒目地记载了楚汉相争五年间风云变化复杂局势下的大事,却仅用了不足二百字。这正如梁启超所言:《史记》纂修“内中意匠特出,尤在十表”,“表法既立,可以文省事多,而事之脉络亦具”。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087.html
文章来源:《史学理论研究》2022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