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建军:唯物史观视野下中国式现代化的历史坐标与世界意义

更新时间:2022-08-19 00:41:29
作者: 黄建军  
这充分说明了中国式现代化是世界社会主义现代化之普遍特征与中国现代化之特殊实际相统一的发展道路,是科学社会主义的普遍优势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优势的有机统一。

   3.横向历史坐标:中国式现代化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并联式”现代化

   中国式现代化既具有中国历史境遇中的纵向发展逻辑(纵向坐标),也具有世界现代化历史发展中的横向比较逻辑(横向坐标),这两种逻辑共同规约了中国式现代化的历史方位和历史坐标。中国式现代化的纵向发展逻辑展现了其出场背景、内在本质和发展趋势,中国式现代化的横向发展逻辑展现了其模式差异、比较优势和世界意义。只有从这两种坐标中全方位透视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才能进一步坚定“四个自信”,通达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图伟业。

   一方面,在横向历史坐标中,中国式现代化是超越资本逻辑的现代化,它开创了以人民为中心的现代化道路。在世界现代化历史逻辑中,西方现代化是以资本为中心的现代化,这种现代化使“物的世界的增值同人的世界的贬值成正比”,即资本的增殖逻辑压倒了人的价值逻辑。正是在此意义上,资本主义现代化“不仅给工人制造出贫困、剥削、压迫,而且给‘人的世界’带来严重的摧残和贬值,因而是人的生命和文化价值的双重毁灭过程”。中国式现代化正好“翻转”了“资本增殖逻辑”与“人的价值逻辑”的关系,重置了资本与人的位置,把人作为现代化的主体、目的和归宿。所以,在当代中国,我们所开创的“现代化的本质是人的现代化”,这种现代化坚持人民至上,把人作为现代化的目的,从而规避了“资本至上”对人的价值的排挤。所以,在世界现代化的横向比较中,中国式现代化真正体现了人的价值,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现代化理论的本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是我们当前最大的政治,因为它代表着人民的最大的利益、最根本的利益。”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廓清了中国式现代化的价值追求,在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实践中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我们党推进现代化建设的奋斗目标,不断推动人的全面发展,促进社会全面进步,赋予了中国式现代化独特内涵:“我国现代化是人口规模巨大的现代化,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现代化,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相协调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是走和平发展道路的现代化。”这一论述深刻标定了中国式现代化的独特性,展现了中国式现代化所蕴含的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逻辑。

   另一方面,从横向比较看,中国式现代化破除了西方现代化的悖论,开创了人类现代化的“叠加式”“并联式”模式。西方现代化的悖论即“物与人的悖论”,具体体现为“在市场或资本力量发挥主导作用的过程中,在过于追逐物质财富的过程中,造成了贫富之间的差距,进而造成了一些人对另一些人的统治,造成一些人把他人当成达到自己目的的工具或手段,造成利己主义,导致了人与人的疏离”。这种西方现代化的矛盾性决定了其不得不选择“串联式”的发展模式,即依托资本驱动并按照“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信息化顺序发展,发展到目前水平用了二百多年时间”,这是西方世界中资本主导的现代化的“经典方案”。相反,中国式现代化与此截然不同。中国式现代化打破了西方现代化的“经典方案”,破除了资本逻辑与现代化之间的“魔咒”,坚持人的现代化与经济现代化、政治现代化、文化现代化、社会现代化、生态文明现代化、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协同推进,走出了以人的发展为主脉的“并联式”的现代化道路,实现了以人的发展为统领的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的叠加式发展。中国式现代化道路的成功,打破了资本主义以资本为中心的文明形态统治世界的局面,用事实证明了人类走向现代化的道路具有多样性,彰显了社会主义条件下推进现代化建设的优越性和独特性。

   三、中国式现代化的世界意义

   在世界现代化的历程中,西方现代化“迫使一切民族——如果它们不想灭亡的话——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它迫使它们在自己那里推行所谓的文明”。与西方现代化不同,中国式现代化是世界历史坐标轴中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典型代表,开创了后发国家走向现代化的中国方案。尽管中国式现代化是发展中国家的现代化,但在整个世界历史进程中以历史性、开创性的成就打破了西方现代化“一统天下”的局面,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对资本主义文明具有超越性意义,对发展中国家具有借鉴作用,拓宽了科学社会主义实践的场域。

   1.中国式现代化对资本主义文明的超越性意义

   人类现代化的道路确证了人类文明演进的不同样式和不同类型。西方现代化典型的文明意蕴即工业文明,它孕育和开创了现代文明新形态,这种文明之“新”是相较于“前”资本主义文明形态而言的。在马克思的语境中,资本主义开创的现代文明是资本主宰的文明,这种文明把人类卷入世界市场和世界历史的潮流之中,从而建立起了“以西方为中心的文明形态”,这种文明形态最本质的特征是阶级分裂、人的异化和社会陷入冲突、对抗之中。马克思认为,尽管西方“新的工业的建立已经成为一切文明民族的生命攸关的问题”,但人类现代化的道路不是“终结”于西方模式,而是超越这种“内在分裂的文明”。从宏观历史视野看,西方现代化是建基于市民社会、由资本和物欲驱动的现代化,这种现代化的后果即人的功利化、工具化,促使人产生了物欲和贪欲。在资本驱动的现代西方社会中,社会发展的价值逻辑是金钱和财富,它以资本为主要形式遮蔽了人的价值,阻碍了人的全面发展。由此,马克思认为,建立在西方现代化之工业文明基础上的未来文明(人自由而全面发展的文明)代表了人类文明的新走向、新趋势。马克思深刻指出,资本主义文明有其“文明面”,具体表现为资本的“文明面”:“资本的文明面之一是,它榨取这种剩余劳动的方式和条件,同以前的奴隶制、农奴制等形式相比,都更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有利于社会关系的发展,有利于更高级的新形态的各种要素的创造。”这说明,资本主义现代化文明不是文明的“终结”,而是能够为更高级的新的文明形态创造条件。正是在此意义上,我们可以确认,中国式现代化就是指向未来文明的现代化,就是超越工业文明并代表未来社会的全新文明形态。

   作为指向未来文明的现代化,中国式现代化对于资本主义工业文明具有深刻的反思、比较和批判功能。在21世纪的世界格局中,中国式现代化具有独特的文明意蕴,它不仅在现实层面证明了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可行性和优越性,而且在文明逻辑层面形成了对西方工业文明霸权或统治地位的超越,这种超越不仅在中国自身的发展逻辑中是成立的,而且在唯物史观的理论逻辑中也是成立的。一方面,中国式现代化改换了“旧的亚洲式的社会”,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扭转了西方现代化使“东方从属于西方”的局面,实现了中华民族从贫穷落后向繁荣富强的转变,这种转变扭转了中国人民在现代化中的精神被动性,彻底实现了中华民族的繁荣富强和精神自立,“使具有五千多年文明历史的中华民族全面迈向现代化,让中华文明在现代化进程中焕发出新的蓬勃生机”。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那样:中国式现代化“使中国大踏步赶上时代,实现了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中新的历史性跨越,迎来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今天,我们正在此前发展的基础上续写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的历史”。另一方面,中国式现代化展现了社会主义文明的光明前景。社会主义文明是高于资本主义的新文明,但在人类现代化发展中,还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将社会主义文明本身的优越性彻底展现出来。中国式现代化是社会主义文明逻辑与中国社会发展实践逻辑相结合的产物,这种现代化道路尽管还没有完全定型,但它已经展现出了强大的文明效应和文明前景,对于扬弃资本主义文明,引导人民创造美好生活,推动世界进步具有引领意义。

   2.中国式现代化对发展中国家的借鉴作用

   西方现代化自产生以来,它的发展逻辑大致经历了由西欧、北美向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国家不断外溢和扩散的过程。“它从17世纪至19世纪形成于西欧和北美,而后扩及其他欧洲国家,并在19世纪和20世纪传入南美、亚洲和非洲大陆。”遗憾的是,有些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国家移植、嫁接甚至照抄照搬西方现代化模式后,并没有对本国的发展带来积极的影响,也没有改变本民族的命运,反而造成水土不服或相对倒退的局面。从总体上看,当今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选择了西方现代化模式,甚至紧跟西方步伐迈向了“依附性发展”道路,这种发展模式完全依循西方现代化这个唯一选项,按照既定的一种模式、一种道路发展。与此不同,中国式现代化是独立自主的现代化,这种现代化在中国的成功实践向世界给出了现代化的“新选项”。中国式现代化的成功充分证明:超越西方现代化的社会主义道路是完全能够走得通的,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并不是向西方现代化的“转型趋同”,而是可供人类借鉴和选择的成功范本。

   中国式现代化对发展中国家的借鉴作用主要体现在不同发展中国家所选择的现代化道路要避开“依附模式”“趋同模式”或“脱钩模式”。中国式现代化的成功之道即独立自主的发展模式,这种模式“走出了一条‘既能发展又能独立’的现代化之路:既对外开放,充分占有资本主义一切积极文明成果,又有效抵制国际资本对国内经济社会发展的控制;既积极加入、参与、顺应乃至引领经济全球化潮流,又能有效防范全球化风险,掌握自身发展的主动权”。中国式现代化之所以能够成功,正在于它植根于民族特色、扎根于本土文化,选择了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而不是照搬西方、依附他者。同时,中国式现代化牢牢把握两个根本原则,即“一个公有制占主体,一个共同富裕”,这两个原则深刻体现了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本质属性。如果把中国式现代化置于人类现代化的总体历史时序中加以考察,那么,当今人类还没有哪种现代化道路能够替代或超越它,也没有哪种道路能够解答经济文化相对落后国家在现代化过程中所面临的种种难题,所以,中国式现代化对世界其他国家或民族的示范和引领作用正好体现在,它“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所以,中国式现代化给世界现代文明标注了全新的颜色,改写了世界现代化亦步亦趋的发展图式,在世界文明的百花园中彰显了中国特色,也向全世界展现了人类走向现代化可以选择适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

   3.中国式现代化拓宽了科学社会主义实践的场域

   自科学社会主义诞生以来,人们对它的评价存在着诸多歧见,有的人支持它,有的人反对它,甚至有人谩骂它。随着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不少人更是产生了对科学社会主义的质疑,促使“社会主义失败论”一度兴起。如福山曾指出:“当今世界上,我们却难以想象出一个从根本上比我们这个世界更好的世界,或一种不以民主主义和资本主义为基础的未来。”虽然西方部分学者或政客对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大加鞭笞,甚至不断歪曲科学社会主义,贬损和围攻社会主义政权,但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出现严重曲折的情况下经受住了考验,从中吸取了历史教训,在21世纪的中国成功高扬起了科学社会主义的伟大旗帜。“由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成功,冷战结束后世界社会主义万马齐喑的局面得到很大程度的扭转,社会主义在同资本主义竞争中的被动局面得到很大程度的扭转,社会主义优越性得到很大程度的彰显”。如今,中国共产党开创的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创造了人类现代化史上的“两大奇迹”。一是经济快速发展,我国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一穷二白”发展成为经济总量超过100万亿元、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二是社会长期稳定,中国社会在现代化的急剧变革中保持和谐稳定,中国人民安居乐业,成为世界上最有安全感的国家之一。这两大奇迹共同书写了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上最恢宏的史诗,用铁一般的事实证明,“社会主义失败论”失败了,“历史终结论”终结了,“中国崛起为世界主要大国标志着西方普世主义的终结”。在世界现代化的横向比较中,中国式现代化超越了人类现代化的依附模式、趋同模式、串联模式,既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又根据时代条件赋予其鲜明的中国特色,丰富和拓宽了世界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深刻体现了科学社会主义本身的立场和价值。

   在人类历史发展中,中国式现代化就是科学社会主义在当代中国的实践运用,是对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何去何从”的理论解答和实践探索。当前,我们坚持和拓宽中国式现代化道路,需要不断在实践和理论上进行探索,用发展着的理论指导发展着的实践。中国式现代化充分彰显了世界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的本质要求,科学回答了社会主义国家如何实现现代化的重大命题,它不仅从事实上向世界说明,人类“存在多种通往现代性的不同路线”,而且还从理论上向世界说明,马克思主义所开创的人类现代化的道路是可行的,科学社会主义是科学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所以,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具有鲜明的独特性,它“不是简单延续我国历史文化的母版,不是简单套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设想的模板,不是其他国家社会主义实践的再版,也不是国外现代化发展的翻版”。中国式现代化道路能为世界现代化发展提供中国方案,也是人类迈向现代化的最好注释。我们坚信,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发展,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必将越走越宽广,对世界的影响必将越来越大。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060.html
文章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22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