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范玉刚:推进文化强国建设的中国逻辑

更新时间:2022-08-15 22:25:09
作者: 范玉刚  
向世界宣告中国走出了一条有别于既成世界大国“国强必霸”的文明型崛起之路。无疑,文化强国建设有着强烈的价值诉求。当代文化强国建设是诉求“中华文明的特色论”,还是追求“人类文明的普遍论”?当前,有的人对文化强国建设的价值诉求还存在一定的认知误区。主要表现为以“特色论”来理解和定位当代文化强国建设,使建成文化强国止步于彰显中华文明的特殊形态,从而矮化了当代中国文化强国建设的文明高度。

   这就需要:一是牢牢掌握对“文化强国”内涵的阐释权和话语权。建成文化强国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文化强国的标准和评价体系不是抽象的、一成不变的,在世界舞台上的文化竞争和价值观交锋中,必须对“文化强国”内涵的阐释权和话语权牢牢掌握。其实,这个话题本身就是建成文化强国的应有之义。历史和实践一再表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党和人民历经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取得的根本成就,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正确道路。人类历史上没有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可以通过依赖外部力量、照搬外国模式、跟在他人后面亦步亦趋实现强大和振兴。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是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的灵魂和底蕴。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要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始终遵循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行动指南。

   二是在文明价值诉求上应超越特殊性,不断强化对文明普遍性的追求,为世界文明进步贡献一种普遍性的文明形态。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指出:“一百年来,党既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也为人类谋进步、为世界谋大同,以自强不息的奋斗深刻改变了世界发展的趋势和格局。”文化强国建设作为对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中国概念的自明性表征,需要在多重思维视野中走出对普遍性与特殊性辩证关系的认知误区,这也是建设文化强国的前提之一。惟此,当代中国的文化强国建设立足于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有着鲜明的中华文化底蕴和民族特性。在历史理性中,所谓普遍性不是脱离和凌驾于一切具体、特殊和个别性的抽象概念,更不是所谓经验总结归纳获取的公约数,而是蕴含、贯穿、落实在具体性、特殊性和个别性中的普适性价值。因此,必须要破除认知误区。首先,中华文明有着独特优势。随着中国的文明型崛起,中国经验不会止步于所谓的“特色论”,而是要以蕴含其中的普适性价值获得广泛的国际认同。相比较西方文化对人类文明的贡献,古老东方儒家伦理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和而不同”等文明理念更有普适性价值。今日之中国越来越发展为“世界的中国”,中华民族的伟大历史实践同样蕴含着某种普遍性,也必将为更多发展中国家和世界人民提供启示和借鉴。诚然,中国成功探索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化道路,当代中国的文化强国建设也必然有着显著的中国特色——中华文明底色和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体现了人类文明价值的一般性。其次,尽管西方文明的长处在过去得到了发挥,但不能因此垄断文明普遍性的阐释权。基于历史机缘,西方国家率先迈入现代化进程,在历史实践中以具体性、个别性和特殊性以及资本主义的全球扩张实现了一种普遍性,并对非西方世界产生深刻而持久的冲击。但这种普遍性不是先天的,并无法遮蔽其在崛起过程中同样是立足某种特殊性的历史实质。可见,所谓普遍性也是历史建构的产物,而且要时时与具体、个别和特殊产生互动,不能一劳永逸地变为一种教条。最后,由特殊性上升为普通性是文明价值诉求的重中之重。立足正在经历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人类文明跃升的态势,中国文明型崛起着力要解决的问题之一就是从所谓的特殊上升为普遍,为世界文明进步贡献一种普遍性的文明形态,彰显人类文明的普遍性价值,这也是在本世纪中叶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之前先建成文化强国的深层命意所在。立足新时代新方位,中华民族不仅有勇气和信心,更有能力使中国经验上升为普遍性的文明价值表达。

   三是打破日益僵化的思维定势。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为此应抛弃本质主义的二元论的思维方式,倡导国际交往的一种间性共在的思维方式,推动整体性的文化观成为文明互鉴和文化交流的主导思想。一定意义上,中国和西方都是某种历史语境下具体的特殊体,也都有着扬弃特殊诉求普遍的可能。因此,创造一种文明价值普遍性的关键在于对普遍性的阐释权,以及理解视角和话语冲突,究其实质还是话语权的竞争。当下,世界格局和人类文明秩序已经发生变化。在文化强国建设与中国崛起进程中,要不断厘清文化强国建设的价值诉求认知误区,走出在价值诉求上的特殊性认知误区,在文明价值的普遍性诉求中展现中国共产党的大党应有的样子和大国情怀,以及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的气魄与从容的心态。从前瞻形态来看,文化强国建设是对中国现代化水平和程度的总体提升,不仅要对全球公共产品、世界主流文化消费品提供有效供给,更要为人类文明发展贡献理念、精神价值指引,使其成为世界文明体系中的普遍形态和文明典范。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所开创的人类文明新形态,是社会主义理想、制度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的新质文明形态的生成,对人类文明发展具有引领和示范价值。文化强国作为当代中华文明的成果形态,有利于世界重新认识社会主义的普适性价值和为人民服务的道德观,是世界体系中以文化理想、人文精神感召和制度创新推动大国社会性成长的典范。

   思考中华文化对世界的贡献,以文化价值的共享来获得世界认可和国际认同。一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至今仍深刻影响着当代国人,甚至在根本上规范着国人的日常生活,影响着国人的精神世界,成为百姓日用而不觉的价值观。惟此,当代中国的文化强国建设当然不会以单纯民族国家的强大自居,而是彰显出胸怀天下的文明形象,其文化强国的诉求必然指向文明价值的普遍性。这种历史境遇决定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文化先行,中华文化只有成为全球化舞台上高势能的文化并不断向四周辐射,才能在世界现有格局和世界史体系变化中,成为中国不断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重要支撑。

   在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奋进新征程中,明确提出2035年建成文化强国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华民族坚定文化自信、追求文化自强的逻辑必然,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中国文明型崛起的现实需求,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成长为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大国的表征。历史经验表明,只有以文化为目的引领文化强国建设,正确领会文化强国目标的复杂性以及中国崛起对文明价值普遍性的诉求,才能使中国的大国崛起成为人类文明秩序变动中的典范。因而,在文化强国实践中不断厘清三大认知误区,有利于动员全社会力量为高质量建设文化强国夯实思想共识基础。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002.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