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光斌:中国政治学这十年

更新时间:2022-08-15 13:35:51
作者: 杨光斌 (进入专栏)  

   今天很高兴应中国著名智库——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的邀请,来讲“中国政治学这十年”。我主要讲以下几个部分:

  

   01中国政治学资源的外部性

  

   首先,政治学具有国家性。我理解的政治学和社会学等学科不太一样,每个时代流行的政治学思想都是那个时代最强大的国家提供的;相反,流行的经济思想、社会学知识却不一定是那个时代最强大的国家提供的,但政治学一般是如此。

   中国政治学从引进到现在已经有120年的历史,从晚清到民国这几十年,学习、引进的都是欧陆的英国、德国的政治学、制度主义方法论。前三十年,中国没有政治学,叫作科学社会主义,也就是政治学,它的方法论是阶级分析;改革开放以后,1980年恢复政治学到现在,从1980年到2010年,这30年主要是美国政治学在中国的影响最大,它的方法论是理性选择主义。

   简单梳理过去一百多年的发展史,在中国学术市场流行的都是那个时代最强大的国家提供的思想和方法。就理论体系而言,不光是政治学,还有社会科学两大主义——一个是社会中心主义、个人中心主义,另一个是国家中心主义,这些主义的诞生都是世界上主要国家现代化历程的理论总结。比如,英国、美国现代化过程中最重要的力量是商业集团,商业集团推动了国家现代化,在理论上形成了自然权利、契约论、自由主义、财产权等概念,也叫作社会中心主义。国家中心主义是德国提供的,德国现代化过程中,皇帝的作用很重要,官僚集团的作用也很重要,并根据这一条经验提供了国家中心主义。

   但是,政党在哪儿?因为后发国家,从俄国到中国再到印度,很多发展中国家,它们的现代化,从革命到解放到现代化,主要是政党推动的。因此,政党在后发国家、发展中国家的作用和发达国家完全不同。在发达国家,政党是一个社会集团的概念,但是在后发国家、发展中国家,像中国的中国共产党,是国家的组织者和建设者,它不是一个社会组织,而是流行的理论体系。

   接下来,讲一下核心概念。理论体系是由概念支撑的,诸多概念矩阵支撑了一个又一个理论体系,大家耳熟能详的有自由、民主、法治、治理、合法性等。这些概念的流行会变成观念,观念会变成生活方式,约束着我们怎么思考、怎么去认识世界。一说起自由就是财产权、个人结社权;一说起民主就是党争民主、竞争性选举;一说起法治就是独立的最高法院;一说起治理就是社会的作用;一说起合法性就是选举授权,这个政权是由竞争性选举产生的。这些概念的流行对中国人思考中国政治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有些甚至是负面的影响,我们一会儿讲我们国家的政治学这十年来,是怎么对这些概念重新叙事和加以重新理解的。

   接下来,讲一下方法论。核心概念下面是方法论,即靠什么样的方法论研究这些概念和理论体系。刚才提到晚清民国时的制度主义方法论。方法论背后是史观问题,为什么要研究制度,从基佐到约翰·密尔,他们认为代议制政府是最好的,这个制度主义看起来是客观的、中立的、静态的、法条主义的、结构主义的,但事实上是为了支撑这样一个世界观或历史观——代议制政府是最好的。

   二战以前流行的主要是制度主义,二战之后从行为主义到结构功能主义,到理性选择主义,再到新制度主义。显然,行为主义强调社会成员政治选择问题,为什么投这个党不投那个党?理性选择主义是讲个人偏好在政治行为中的作用。新制度主义比较复杂,制度主义和理性选择制度主义,说到底又回到了制度,它们有异曲同工之妙。二战后的这些方法论塑造的史观都是代议制民主是最好的政府,看起来是非常科学化的东西和方法论,但背后传递的史观——代议制民主是最好的政府。比如理性选择主义强调个人偏好,承认要求个人权利、要求选举权等。因此,福山在理性选择主义方法论的基础上,提供了一个响彻云霄的结论——“历史终结论”,认为代议制民主是人类历史上最终、最好的政治制度,这就是方法论与史观的关系。

   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在哪儿?中国文明源远流长,中国的规模如此之巨大,用上述理论体系、核心概念、方法论解释中国政治,都形成了政治学与中国政治间的紧张关系。中国政治学为什么发展不起来,发展得不是很好?因为政治学本身的方法论和史观出现了问题,中国政治学正在解决这些问题。

   这十年,从2010年开始,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华东师范大学有教授提出中国政治学的内在转向命题,内在转向的拐点是2016年5月17日总书记主持召开的“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这个座谈会是中国政治学乃至整个社会学发展的拐点,提出建设中国自主性的哲学社会科学,提出了“三大体系”——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今年4月25日,总书记在人民大学考察时,在人民大学座谈会上又讲到建设中国自主的知识体系的命题,认为没有自主的知识体系就谈不上所谓的三大体系——学术体系、学科体系、话语体系。其中,知识体系是根本的。

   这是我简单梳理了一下,中国政治学过去120年以来的状况,主要是中国政治学的资源外部性非常强,是舶来品,从方法论、概念、理论体系来看,外部性都非常强。这是首先做的一个介绍。

  

   02理论体系建构:政党中心主义

  

   十年来,中国政治学做了哪些工作?我今天当然是讲自己的研究成果更多一些,可能是挂一漏万。相对于其他学科来说,政治学显得比较低调或者说没有那么夸张,政治学都叫作政治学学者。我介绍的这些内容主要是自己的研究多一点,但同行们做的工作也会涉及,挂一漏万。

   理论体系问题——政党中心主义,这是相对于社会中心主义和国家中心主义提出的。我一开始提到,现代社会体系是各主要国家现代化建设历程经验的理论总结,有社会中心主义、国家中心主义,为什么没有政党中心主义?这是我十多年前思考的问题。但这个问题受到重视,从政治重视到学术重视也是这几年的事。

   第一,中国式现代化道路。中国式现代化是人类文明新形态,确实不一样。不一样在哪儿?这个问题我可以分享一下。社会中心主义的现代化主要是商业集团的作用,资本主义军事革命、扩张的民族性和血性在这个过程中都有,还有欧洲文明的一些特征,导致了世界体系、世界秩序是强权、不平等,这就是旧的世界秩序,由社会中心主义建构起来的。今天俄乌战争,普京说,反对和打破美国霸权,即打破旧的世界秩序。

   为什么是政党?以中国历史、中国的现代化起点为例。晚清民国之后,首先不要说商业集团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微乎其微,就是国家、政府和官僚集团也分崩离析。北洋政府以后,军阀林立,二三十年代的中国被称为“土匪王国”,大大小小的土匪、军阀有1500个左右,那是什么样的国家和什么样的社会,所以孙中山称之为“一盘散沙”。在这样的社会中,谁来把国家组织起来,商业集团无能为力,城头变幻大王旗,政府今年是你,明年是我。这时候出现一个政党,首先是国民党,国民党孙中山受布尔什维克的影响,也提出一党领军、一党建国,国民党说到底是军阀性质的旧政党,但相对于北洋政府时期的政党,国民党是一个先进的政党;但相对于共产党来说,国民党又是具有军阀性质的旧政党,因此孙中山提出的一党领军、一党建国的使命,国民党没有完成,共产党完成了。

   共产党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完成的?它的组织原则特别厉害——民主集中制,听起来耳熟能详的概念。但是,中国共产党的胜利、革命的胜利到建设成就,我总结最核心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民主集中制,民主集中制不光把中国组织起来,也把整个社会组织起来,连接了政党与国家、政党与社会、政治经济关系都是民主集中制原则,我在《中国政治认识论》中有系统阐述。

   民主集中制就是政党通过民主集中制把国家组织起来,是一个高度组织化的国家。我们读大历史的感觉,国家兴衰、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竞争很大意义上就是组织化程度的竞争。比如,中国为什么领先世界1500年甚至更长时间,从先秦到17、18世纪中国都领先,因为中国从先秦开始就建立了一个国家,当然这个国家以农业社会为基础,而西方作为国家形态的出现是16世纪、17世纪、18世纪才出现,他们国家的组织形态是商业、贸易、军事,显然一产生就比中国以农业为基础的组织化国家的程度要高,所以,几门大炮就把晚清征服了。新中国的组织方式是政党,民主集中制,它的组织化程度要比以商业为基础、以贸易为基础的西方国家更高。因此,这种组织化程度融入世界市场的时候,它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我们在过去几十年中取得的成就,实现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是什么样的政党?以民主集中制为组织原则的政党——共产党。

   所有的政党都是时代的产物,都是环境的产物,要有强大的竞争力必须要做到适应性变迁和转型,所有的政党都要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革。这方面共产党的适应性转型做得在世界政党中是非常突出、非常明显的。因此,有了这样的现代化道路,衍生出一个新概念——领导权,这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常说的,但是没有上升到学理层面。我们一说到国家权力,就是行政、立法、司法。行政是国务院的,立法是人民代表大会系统的,司法是公检法司。共产党在哪里呢?显然它的权力叫做领导权,领导行政、立法、司法。共产党权力的源头是领导权,权力的中游是行政、立法、司法,权力的下游还有一个监察权,我们叫纪检监察,这是共产党的权力体系,这是政党中心主义。

   第二,政党中心主义的概念是讲国家现代化,怎么把国家组织起来。现在的研究运用是以政党为中心的国家治理,这个研究我统计了一下,越来越多了。首先是理论体系的建构刚刚开始。

  

   03基础概念的重述

  

   通过重新研究这些概念达到新理解,以适应和更好地解释中国政治的实际情况。

   第一,最大的问题是民主问题,民主的普及程度可能在中国,在世界上比较而言,中国人的民主观念、民主授权、民主意识可能是最发达的。从晚清孙中山开始到毛泽东一路走来,都是在求民主、求解放的大旗之下发生的。

   什么是民主。林肯说,民治民有民享。民治在美国乡镇民主中可能是真的,但在工业化社会,人民直接治理某种意义上是一种神话,因此必须要通过选举产生代表来治理。这是民主的一个方面,我们先说西方的理解。二是民有,民有是什么?老百姓有经济权利、有收入、有财产权。三是民享,老百姓有社会权利,生病有医保、老了有养老、失业有失业保障,这叫民享。按照林肯的说法,至少是民治民有民享。

   但是,西方冷战时期,把民主等同于选举,选举等于民主,把民主非常简单化地处理。选举确实是西方人与生俱来的生活方式,从古希腊罗马广场辩论投票选举,后来宗教生活又有选举,近代以后西方选举来自于宗教生活。比如各个地区,不可能所有的教士投票选教皇,不同的教区选一两个代表去投票。这样的宗教选举制度直接影响了后来的选举制度。乔万尼·萨托利在《民主新论》中的考察告诉我们这样的关系。

我们要问的问题是,中世纪就有选举了,为什么那个时候的政治叫贵族制或封建制,而不叫作民主制?亚里士多德早在《政治学》中就说到,选举是贵族制的政治安排,选举从古希腊就有贵族制,到中世纪还是贵族制,当然资产阶级革命之后才有精英民主,选举权,土地贵族,1832年宪政改革,选举扩大到2%的人,再后来扩大到城市工人,再扩大到乡村,男女平等。所以,选举是他们重要的生活方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96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