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晓曈:全人类共同价值的政治哲学分析

更新时间:2022-08-11 09:09:21
作者: 李晓曈  

   〔摘要〕现代社会的多元价值冲突与世界一体化發展进程的复杂性,凸显了构建全人类共同价值的重要性。在任何话语体系中,全人类共同价值的建构都离不开政治哲学的理论支撑。和平与发展是顺应世界历史发展的时代主题,公平与正义奠定全球普遍交往的秩序规范,民主与自由反映现代政治文明的核心内容,其构成了全人类共同价值的内涵意蕴。全人类共同价值充分彰显了全人类的主体特征、人类社会的秩序特征、高阶正义的伦理特征。以此建立的全人类共同价值,以其科学性与正义性相统一的理论性质超越西方现代性价值体系,以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文明新形态超越西方中心主义共同体框架,以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超越霸权主义实践,实现全球治理价值体系的重构。

  

   〔关键词〕全人类共同价值,政治哲学,全球治理,现代性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指导地位的根本制度的总体逻辑研究”(20ZDA016),主持人张志丹。

  

   〔作者简介〕李晓曈(1995-),男,河北石家庄人,南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主要研究方向为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与意识形态理论。

  

   习近平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中国共产党将继续同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一道,弘扬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1〕16全人类共同价值是中国推进全球治理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价值基础,为全人类的共同发展提供了价值遵循。在当今国际学术界,正义、民主、自由等政治哲学话题始终是人们关注的焦点,也是不同意识形态争论的焦点。这些问题涉及将以怎样的共同价值塑造我们共同生存于其中的当代世界。发源于启蒙理性的自由主义在全球治理的价值建构中,把西方塑造的“自由民主”模式视为世界一体化的“普世价值”,然而这种所谓的西方理性并没有实现平等秩序上的共同发展。原因在于,西方启蒙理性提供的价值原则是对特定历史阶段与社会条件的反映,而随着世界现代生产方式的革新、人类解放意识的觉醒,西方现代性的全球治理不仅没有摆脱意识形态的虚假性与剥削性束缚,更是遮蔽了全人类基于共同生活而实现科学性、正义性发展的价值诉求。因此,西方现代性所表达的全球治理路径反映了其政治哲学审视、推进人类共同发展的价值危机,必须基于马克思政治哲学的价值理路,构建真正反映人类共同生活需要的全球治理价值体系。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研究的当代复兴,实质上是在现代性批判的基础上,始终围绕异质性社会主体构建共同性社会秩序、政治基础,从而在人类追求自由全面发展成为普遍性价值导向的基本进路中,寻求人类解放的政治图景。如何在多元分歧的现代社会构建以人类为主体、适应共同发展的价值导向,成为当代政治哲学审视全球治理的重要命题。本文试图以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研究思路,在多元冲突与世界一体化发展的现代社会,研究全人类共同价值的内涵意蕴、本质特征及现代性超越等重大问题。

  

   一、全人类共同价值的内涵意蕴

  

   全人类共同价值反映了时代发展的普遍趋势、国际交往的秩序规范、现代政治的基本权利,贯通了世界、国家、个体追求生存发展、构建合理交往秩序与实现真实政治权利的普遍共识。没有和平与发展,就失去了人类普遍交往的基本前提;没有公平与正义,全球治理仍然是资本逻辑剥削与压迫的延续;没有民主与自由,人类发展便失去了共同目标与发展动力。因此,反映历史趋势的和平与发展、规定交往秩序的公平与正义、代表政治权利的民主与自由,三个环节、六个要素紧密联系、相互促进,形成了全人类共同价值的内涵意蕴。

  

   (一)历史趋势:和平与发展是顺应世界历史发展的时代主题

  

   世界历史步入近代社会以来,西方工业革命以集中化的生产方式逐渐打破了自然经济的传统样态,“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2〕35。资本逐渐涌入世界市场,人类经济与社会交往在技术革新的推动下不断打破空间封闭的桎梏,建立在人类普遍交往基础上的世界一体化由此展开。“过去那种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给自足和闭关自守状态,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互相往来和各方面的互相依赖所代替了。”〔2〕35历史也逐渐转向马克思所谓的“世界历史”,人类全球范围的文化交融、政治互通、文明共生具有了内在连接的必要性与应然性。一方面,诸如经济危机、生态环境、恐怖主义、疫情防控、贫富差距、资源匮乏等全球性问题把人类命运紧密相连,现代生产技术的发展也以海德格尔所言的“集置”态势表征着技术与科学等同的虚假性,人类必须以共同的生活反思现代技术的合理应用问题。“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自应对人类面临的各种挑战,也没有哪个国家能够退回到自我封闭的孤岛。”〔3〕46只有加强世界范围内的合作,才有可能克服世界性难题,保障人类追求和平的基本生存权利。另一方面,人类的互通合作带来了超越个体总和的超额效益,有力促进了世界范围内生产力的发展与文化繁荣,追求发展的权利成为基本共识。在此背景下,和平与发展成为顺应世界历史发展潮流的时代主题,不同国家、民族与个体之间的生存与进退都置身于命运共同体之中,表征人类基本生存权与发展权的和平与发展成为具有世界属性的价值共识与时代主题。

  

   全人类共同价值顺应时代主题,首要表征了人类多样性利益中追求和平与发展之基本生存权与发展权的共性价值,“和平是人民的永恒期望,犹如空气和阳光;发展是各国的第一要务,是文明存续的有力支撑”〔4〕。和平是发展的前提与保障,发展是和平的要义与追求。和平与战争相对,是对人类近代以来历史战争悲剧的反思与警惕,中国历来追求和平稳定的发展环境,反对一切非正义的战争与暴力行径。习近平在多次发言中引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礼之用,和为贵”“国虽大,好战必亡”“和羹之美,在于合异”的经典语句,深刻表达了和平的难得与珍贵,指出在世界一体化的当代世界必须“共同维护比金子还珍贵的和平时光”〔3〕467。全人类共同价值的和平趋向是在基于中国和平发展道路基础上,对现代世界交往所需要的安稳环境的价值凝练,也是对世界历史经验的深刻总结,是实现人类整体发展进步的根本前提。发展是古今中外人类社会历史的根本主线,代表着不同历史阶段、地域国家、阶级群体追求生产进步、文化繁荣、制度优化等多维价值导向。从西方工业革命引发的资本主义的工业扩张,到近现代中国仁人志士追求国家富强、民族独立、人民幸福,世界范围内推翻陈旧制度束缚、追求生产力的现代化升级,不断促进人类主体性意识的觉醒,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历来就是人类根本的历史主线。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追求进步的领导性力量,在长期的社会历史经验中总结出“发展是硬道理”,并要求在新时代坚持新发展理念,实现可持续性的高质量发展,表征了当代中国人民对发展内核的深层次理解。而面对全球性问题的困扰,只有依靠发展才能凝聚人类总体发展力量,达成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共同发展。联合国多次召开以人类与社会发展为主题的首脑会议,旨在解决全球范围内的贫困问题,尤其提供多项举措促进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复苏与社会进步。因此,习近平指出:“只有各国共同发展了,世界才能更好发展。”〔5〕260促进人类共同发展,凝聚世界发展合力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基本经验,也是当今世界一体化交融的根本要求。因此,全人类共同价值对和平与发展的价值定向是对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的深刻总结,反映了当代世界的时代主题。4EAFA7D6-BE52-47B1-9919-0D0AAEDED6CD

  

   (二)交往秩序:公平与正义奠定全球普遍交往的秩序规范

  

   现代社会的多元冲突与分歧无疑制造了人类共同发展的价值障碍,“寻求能包容这种‘分歧性并保障公共生活共同体的统一和稳定的普遍性政治规则和秩序,便成为‘政治活动的重大任务”〔6〕。社会关系的形成乃至全球普遍交往的系统性展开,都需要建立在一定的交往秩序之上,这种交往秩序规定了主体多样交往的法则规范、权责关系、主体地位、权利义务等现代性交往的基本框架。古希腊时期,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等人往往把公平正义看作个人的德性,是对个体伦理道德评价的基本要素。随着近代资产阶级登上历史舞台,建立在资本主义生产基础上的上层建筑开始寻求资本主义政治与社会共同体的公平正义问题,以便维护资产阶级统治的合法性。启蒙理性在批判宗教神权与封建王权的基础上,提出了反对专制压迫的现代性资产阶级方案,在法律与政治制度上宣告了“人人平等”的政治宣言。然而,“由‘理性的胜利建立起来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竟是一幅令人极度失望的讽刺画”〔7〕273。资本主义法律意义上的公平正义掩盖了资本实现剥削增殖的实质,阶级对立的社会阶层本质上建立在剥削与被剥削、压迫与被压迫的关系事实上,而根源于资本逻辑的自我调节机制在促进资本增殖之外无法根本上解决贫富分化、阶级对立的社会问题,资本主义国家机器作为资本统治的合法代理人,本质上也无法消除建立在资本秩序之上的社会阶级分化关系。因此,在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图景中,由资本逻辑带来的世界一体化路径不过是资本走向世界市场的全球性增殖,阶级分化扩展到世界范围,在世界共同发展的形式下暗藏着剥削与压迫的非公平、不正义的事实。

  

   马克思从人的共同特性出发,指出“一切人,或至少是一个国家的一切公民,或一个社会的一切成员,都应当有平等的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7〕109。社会交往建立在一定秩序基础之上,“地基”是否牢固决定着建立其上的社会交往的发展,平等的秩序规范赋予了调节经济政治关系朝着合理公正方向发展的基本准则。中国共产党始终致力于构建新型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维护世界公平正义。1953年,周恩来首次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要求破除西方大国对世界秩序的垄断,充分尊重各个国家的主权平等,在公平正义的秩序基础上开展国际交往。“尽管当今世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依然存在,但推动国际秩序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方向发展的呼声不容忽视,国际关系民主化已成为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3〕440当代世界,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拥有经济、科技、军事方面的特殊优势,廣大发展中国家处于不平等的全球参与地位,也导致了其国际权利与义务的失衡。因此,全人类共同价值提倡的公平正义的价值导向是对西方霸权主义、丛林法则、零和博弈等传统资产阶级价值理念与实践模式的超越,也是现代世界实现共同发展的秩序保障。只有建立在主体平等基础上的国际交往,才能实现发展成果的正义性惠及,真正实现以人类为主体而不是以特殊群体为核心的共同发展。习近平在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领导人峰会上的主旨讲话中指出:“现行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的核心理念是多边主义。”〔8〕9奉行多边主义的核心理念是对少数人决策、集团化特权的单边主义的超越,全球治理的众人之治、众人决策是解决世界性问题、实现合作共赢的主体保障,也是反对霸权主义行径,维护世界公平正义的必要选择。因此,全人类共同价值的公平正义的价值理念实质上是要建构主体平等、多边主义的新型国际交往与全球治理新秩序,推动共同发展成果的普遍性惠及、公平性保障和正义性实现。

  

   (三)政治权利:民主与自由反映现代政治文明的核心内容

  

民主与自由是人类反对封建专制、宗教束缚、民族压迫等一切剥削现象的根本政治内容。近代西方启蒙理性高举民主与自由的旗帜,(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905.html
文章来源:理论探索 2022年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