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齐承水:走向技术正义:一个马克思“现实生活”的视角

更新时间:2022-08-11 09:07:26
作者: 齐承水  

   〔摘要〕马克思始终是在现实生活中考察技术正义的。资本与技术的共谋撬动了技术正义,这就体现在资本通过技术实现了对自然的控制、社会的宰制和人的奴役。由此,人们的现实生活出现了危机,而这种危机恰恰是对资本主义社会技术非正义性的深层表达。揭示技术非正义性的现实根源,就要深入剖析现实生活中资本作为主体的存在,人的现实生活需要异化以及资本主义私有制。因此,要真正打开技术正义之门,需要对现实生活中社会关系异化进行扬弃,回归人的生活逻辑以推动技术发展,在生活世界的重建中促进技术正义。层层拨开现实生活中技术非正义性迷雾,有助于构建技术与现实生活的和谐发展格局。

  

   〔关键词〕马克思,现实生活,技术正义,和谐发展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当代新兴增强技术前沿的人文主义哲学研究”(20&ZD044),主持人易显飞;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资助项目“马克思技术观的人学向度研究”(D5000220085),主持人齐承水。

  

   〔作者简介〕齐承水(1989-),男,陕西商洛人,西北工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助理教授、哲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马克思主义科技哲学。

  

   马克思不仅重视技术,而且也十分关注技术正义问题。马克思的现实生活理论是理解其技术观的重要理论切入点,这是因为技术是现实生活的重要元素,而现实生活又为技术发展提供了场域。随着人的技术化生存程度不断提升,技术是否正义已成为衡量一个现实社会进步与否的重要标准。事实上,“技术正义是人们对技术与人、技术与自然关系的一种价值诉求。”〔1〕而在资本逻辑控制下的技术表现出了非正义性,技术与自然、社会、主体的人的关系出现了异化。技术的非正义性恰恰是人们现实生活出现危机的真实写照。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现实生活的追问,本质上是探究技术非正义性的现实性根源。只有在对资本作为主体、人的生活需要异化和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深刻阐释中,才能不断审视和挖掘技术非正义性出现的原因。而要真正实现技术正义,就需要在变革资本主义现存制度的基础上重构现实生活世界。当前,“随着民众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追求健康、安全、环保的生活方式成为不同群体共同的梦想。”〔2〕马克思的技术正义观无疑为我们实现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树立了更高的价值规范。

  

   一、资本与技术共谋:技术非正义性的理论支点

  

   资本与技术是推动现实生活发展的两个重要因素。在马克思看来,人们的现实生活本质上是人、自然、社会与自我的集合体,技术的非正义性恰恰体现在资本与技术共谋对这个集合体的影响。究其原因就在于,技术是在资本的主导下行使自身的权力。在技术的资本化或资本的技术化过程中,人们把对资本的崇拜作为自身意志的体现,技术实则是行使资本权力的重要载体,由此出现了对自然的控制、社会的宰制和人的奴役。诚如哈贝马斯所言,随着技术系统入侵人的现实生活,由此出现了生活世界殖民化现象。从根本上看,技术的非正义性是在资本与技术共谋的过程中不断表现出来的。

  

   (一)资本通过技术对自然的控制。技术是人与自然进行物质变换的重要手段,而被技术改造的自然仅仅是资本的附属物而已。“社会自然力表现为资本作为物所固有的属性,表现为资本的使用价值。”〔3〕540在马克思看来,资本的增殖是建立在技术的反生态性上。资本通过技术对自然进行控制,从而彰显资本在现实生活中的主导地位。从技术作为控制的手段看,技术是控制自然的直接力量。“一方面是控制自然被设想为充分地开发自然资源,另一方面是控制自然的环境水平足以(提供一个和平的秩序)保证人们已经获得的物质利益。”〔4〕136事实上,这种物质利益和社会秩序是以对自然资源的无限度开采为前提的,其本质是以資本增殖的多少来决定的。对自然进行技术控制所“带来的结果是曾经明白地被认为是手段的东西逐渐变成了目的本身”〔4〕135-136。在自然力的垄断方面,机器技术加速了经济活动对自然力和劳动力的控制,从而提升了资本增殖的速度。从深层次看,对自然的技术控制其本质是人对人进行控制的一种反映,这背后是利益的抉择和政治力量的较量。

  

   具体而言,资本通过技术实现对自然的控制,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层面:其一,技术的资本化促使技术不断变革,这为技术控制自然提供了一定的物质基础。“只有借助机器才能占有自然力,而机器是有价值的,它本身是过去劳动的产物。”〔3〕356资本并不能直接占有自然,而对自然的占有和控制借助的中介是技术。其二,资本通过技术控制自然是以资本家的内在需要为基础的。“控制自然的发展也和社会动力的其他方面有关,例如,新的人类需要的形成过程,因此它对于技术的意义同在科学那里的情况是很不相同的。”〔4〕129-130建立在统治阶级虚假的享受需要和无限的欲望基础上的自然必将异化。其三,实现资本的无限增殖需要加快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随着社会变迁的加速,推动社会所需要的原材料也在加速增长,而技术加速推动了资本家对自然界的控制力度。其四,资本与技术形成合力促使人与自然关系发生了变革。资本与技术合谋加速了自然人化的程度,从而变革了人与自然的关系,进而增强了资本权力的扩张。

  

   (二)资本通过技术对社会的宰制。资本的扩张性和技术的野蛮性结合在一起,迫使整个生活系统的运转都围绕在以技术和资本建构起来的控制体系中。资本通过技术行使经济权力实现了对整个社会生活的控制。资本对社会的控制形式本质上是一种技术形式。基于技术成就和思想成就而出现的和平现象,成熟的工业社会会在封闭的环境中反对这种历史发展模式〔5〕15。统治阶级借助技术成就为的是自身的统治更加封闭,从而加强资本对整个生活系统的控制。在马克思看来,资本并非像一些传统经济学家所认为的是物的形态,其本质是一种社会生产关系。在技术促进生产的过程中,人们的劳动受到了资本经济权力的支配。从这个层面看,技术是资本行使自身经济权力的助推器,而整个社会系统始终是围绕着技术逻辑和资本逻辑而展开的。进一步讲,庞大的机器体系是资本掌控整个社会运行的“硬件”,而资本权力意志是促使整个社会系统得以运行的“软件”。因此,资本通过技术对社会的宰制,其实主要是强化资本本身的经济权力。91659CD9-C182-47A9-AAB1-FE4402AEDD96

  

   事实上,这种经济权力是以商品的形式表现出来的,马克思对商品的批判构成了他对现代性批判的理论支点。商品是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细胞,它既是资本获取更多剩余价值的起点,也是技术扩大再生产活动的基点。“科学和技术使执行职能的资本具有一种不以它的一定量为转移的扩张能力。”〔6〕699在商品的生产与消费中,商品的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是资本通过技术得以完成的。为了加速资本的积累和商品市场的开拓,以技术为标志的资本主义生产体系采取了普遍的商品形式。技术的进步推动了生产活动的发展,同时也促进了消费方式的变迁。在马克思看来,建立在资本逻辑基础上的消费是异化的,消费异化本质上反映的是技术和资本之间的深层次关系。有鉴于此,以技术为核心的生产体系和以资本为核心的消费体系都应彻底批判。资本作用于技术使得技术逐渐成为一种合理性的存在物,“技术合理性既向人们显示了它超乎于政治之上的中立性,又向人们显示了其中立性的虚假。”〔5〕65由此,人们以资本来衡量自身的社会地位和存在意义,社会发展中的各元素处于一种割裂状态。

  

   (三)资本与技术共谋对人的奴役。在资本家追求绝对剩余价值的过程中,资本逐渐成为整个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其与技术共谋对人的奴役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在马克思看来,这种奴役首先体现在人们没有健康的身体和人格。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具有矛盾的、对立的性质,它把压低工人的生存条件和损害工人的生命健康看作不变资本的节约,进而作为提高利润的手段〔7〕101。工人没有健康的人格,由此他们的尊严也受到践踏。在资本的强力意志下,技术对人的控制也造成了人对技术的依赖。资本与技术合谋对人的奴役已经突破了人的道德底线。“机器起初使儿童、少年像工人妻子一样在以机器为基础而产生的工厂内直接地受资本的剥削,后来使他们在所有其他工业部门内间接地受资本的剥削。”〔6〕457机器消灭了工作日的一切道德底线,工人既依附于机器和资本,同时也在残酷的竞争中被排斥于机器之外。资本家除了使工人在物质生活上被剥削,也使工人的精神生活受到折磨。在大机器生产活动中,资本家依照资本的原则建立起一套控制工人的技术体系,人们的物质活动和精神利益完全被资本操控。

  

   正是由于资本的破坏性和贪婪性,人与技术、现行制度都是割裂的,由此技术的非正义性在生活世界中被表现得淋漓尽致。马克思认为,资本在某种程度上具有人的能动性,资本与技术共同作用于人已经完全忽视了资本运行法则和人的发展规律,人逐渐成为技术不断发展的手段。同时,机器技术的不断发展促使工人与资本家之间的契约关系发生了变革,这种关系是以资本关系呈现出来的。从根本上看,资本与技术合谋对人的奴役体现在工人自由的丧失。诚如舒尔曼所言:“现代技术根本影响了人的存在,它剥夺了人的自由。”〔8〕114尽管工人能够破坏机器,暂时性地逃离技术的支配,但却始终逃不过资本的支配。“资本的必然趋势是在一切地点使生产方式从属于自己,使他们受资本的统治。”〔9〕128在以资本逻辑为核心的技术体系中,资本家以自身根本利益最大化来发展和利用技术。马克思深刻洞察了机器大生产中工人的异化现实和技术的控制力量,从而才展开了对以资本逻辑为核心的现代性的批判,这本质上也是对技术批判的深层体现。

  

   二、现实生活之追问:技术非正义性的根源透视

  

   如前所述,资本与技术合谋对自然、社会与人的控制,其本质是技术非正义性在现实生活中的深刻体现。究其原因,就在于自然、社会与人构成了现实生活的根基。因此,深入探究造成技术非正义性的原因,就需要立足资本主义社会现实,深入挖掘技术非正义性的现实生活根源。随着资本主义现代性的深入发展,资本作为主体已经成为整个现实生活的重要力量,技术与劳动已经被资本作为主体所代替,由此技术的异化和非正义性被体现得淋漓尽致。进一步讲,技术在人的现实生活需要中逐渐发展起来,正是基于资本的贪婪性和破坏性,人的不合理和异化的现实生活需要促使技术走向了正义的反面。归根结底,资本主义私有制才是造成技术非正义性的制度根源。

  

(一)現实生活中资本作为主体存在。马克思对整个资本主义经济活动的剖析表明,资本作为社会发展的主体已经取代了人。由此,在人们的生活实践中,人的生活实践逻辑和技术运行逻辑都服务于资本的主体力量。诚如马克思所言:“资本作为主体, 作为凌驾于这一运动各个阶段上的、在运动中自行保存和自行增值的那种价值。”〔10〕123正是在这个层面,资本的主体力量主宰着整个现实生活,作为现实生活重要动力的技术也走向了社会发展的反面。其一,现实生活中的技术设计是以资产阶级利益为导向的。特定的技术发展方式都是一种价值观的体现,在这背后一定是以一种利益为支撑的。资本主义的趋势是建立一套普遍的价值观,其基础是在全球范围内定义抽象的社会劳动〔11〕256。以抽象的劳动和技术为支撑的现实生活必将异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904.html
文章来源:理论探索 2022年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