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美国在国内国际上实施强迫劳动的事实真相

更新时间:2022-08-10 15:57:06
作者: 西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中心  
估计有907名青少年死于美国农场。据《华盛顿邮报》报道,2003到2016年间,美国有452名儿童因工伤死亡,其中237名童工死于农业事故。根据美政府问责办公室2018年11月报告,5.5%的童工在农场中艰苦劳作,死亡童工案件有一半来自农业领域。美国多个州存在烟草农场大量雇佣儿童从事收割和晾晒烟叶等情况,对他们的身心健康造成很大危害,很多儿童出现尼古丁中毒现象,甚至被发现肺部感染。

   ◆据美国官方统计,2019年,美执法人员发现违反《公平劳动标准法》童工案858起,在危险职业场所工作的未成年人达544名。美最大工会组织劳工联合会和产业工会联合会称,美劳工部每年平均只报告34起违法使用童工案件,远低于实际数量,暴露出美劳工部门执法能力严重不足。

   ◆美国《里士满时讯报》报道,美国有24万到32.5万名妇女和儿童遭受性奴役。美国非政府组织“现在结束奴隶制”称,一名被贩卖至性行业的儿童一天“工作”12小时,每周“工作”7天,每年可榨取15万至20万美元。

   (三)强迫劳动在美国各行各业无处不在

   ◆美国丹佛大学网站刊文披露,目前在美至少有50余万人生活在现代奴隶制下并被强迫劳动。美强迫劳动现象无处不在,在家政、农业种植、旅游销售、餐饮、医疗和美容服务等23个行业或领域贩卖劳动力问题尤为突出。2004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人权研究中心对1998年至2003年相关案例研究后指出,全美强迫劳动案例数以万计,遍布各大城镇及乡村,成为美国内最隐蔽、非人道、广泛且罪恶的非法交易据点。

   ◆美国现行移民法支持了现代奴隶制。美国对外籍劳工的临时签证制度在法律上将劳工与雇主绑定,令外籍劳工沦为下等人,即使雇主任意压低工资或延长工作时间,雇工也不敢离开工作岗位,否则可能被驱逐出境。这种雇主与雇工之间的权力失衡是系统性的,有证据表明,美国强迫劳动问题与特定签证类别存在关联。美国城市研究所和美国东北大学2014年一项研究显示,在美国强迫劳动受害者中,超过70%在抵美时持有合法签证。要结束这种现代奴隶制,需要改革美国的移民法,但美国会和政府都缺乏改革意愿。

   ◆纽约、洛杉矶等主要城市是美国大多数“血汗工厂”总部所在地。这些工厂一般承接服饰、咖啡、电子产品的生产和制作。据美劳工部数据,仅服装类血汗工厂数量在美就多达2.2万个。为了节省成本以实现利益最大化,工厂拥有者往往通过各种手段钻法律漏洞,规避政府监管;工人工资和有关福利待遇都远低于法定标准,长时间工作或加班也并没有相应报酬,极端情况下甚至会遭受雇主虐待。《纽约时报》披露的美劳工部内部文件显示,在美属萨摩亚服装厂工作的越南裔工人投诉经常遭保安毒打,一名女工被保安用硬塑料管戳瞎左眼。在俄克拉何马州的一家食品厂,印度裔工人食不果腹,该厂许多工人营养严重不良,看似“行走的僵尸”。

   ◆在家政服务部门,绝大多数服务人员为境外移民且不被美法律认定为雇员,美移民政策不允许他们随便更换服务对象,否则将被驱逐出境。绝大多数受害者劳动条件极差,工资被拖欠或达不到最低工资标准,遭受雇主及其家人的暴力、性侵或恐吓,被禁止向任何人抱怨,否则会被驱逐出境。据美国城市研究所和美国东北大学2014年报告,在美国强迫劳动受害者中,超过三分之一的受害者是家庭佣人。

   ◆在农业部门,30%的农场工人及其家庭生活在联邦贫困线下,遭受威胁或暴力并被强迫劳动,不能表达意愿。位于佛罗里达西南部的小镇伊莫卡利被称为美国的“番茄之都”,该小镇共生活着26000人,大部分是来自墨西哥、危地马拉、海地等国的农民。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为1小时8.65美元,而他们实际能拿到只有每小时5.5美元,远未达到最低工资标准。英国《卫报》调查发现,在美国玉米农场工作的外籍劳工未能得到法律保护,居住条件极其恶劣,每天连续工作12小时、工作15天后,仅获得225美元报酬,且经常面临性侵、骚扰、工资被窃、工伤致残致死、暴露在有毒化学品中等问题。美国独立记者吉娜·玛丽2017年发表题为《强迫劳动在美国比你想象的更普遍》调查报告指出,在美国一些农场,外籍农工被迫睡在棚屋和箱式卡车内,他们采摘农产品却没有工资,如果试图逃跑,就会遭到殴打。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报告显示,美国季节性农业工人常因其移民身份和对报复以及驱逐出境的恐惧而遭受工资盘剥和其他虐待,每年被拖欠工资达数百万美元。美国劳工部工资和工时司资金和人员不足,导致其对农业工人能采取的保护和救济措施只是杯水车薪,最终使农业工人认为向劳工部报告雇主违规行为既无必要也没有用。

   ◆2015年《纽约时报》在起底纽约美甲行业的调查中发现,美甲行业绝大多数工人的工资低于最低工资标准,有时候甚至没有工资。工人遭到严重盘剥,还要忍受包括视频监视、体罚在内的各种侮辱。这些美甲师多为来自中国、韩国、尼泊尔和南美等地的移民,从事的往往是超时的低薪劳动。然而,许多纽约美甲行业工人由于没有合法居留身份,受到雇主剥削后往往只能忍气吞声,不敢举报。

   ◆美国作家布伦南在其著作中指出,美国移民政策不仅没有改善人口贩卖问题和社会弱势群体处境,反而加剧了社会问题,让更多隐藏形式的强迫劳动出现在美国社会。美国社会对被从强迫劳动中解救出来的受害者的帮助和救济不足,导致其为维持生计主动落入新的强迫劳动陷阱,永远生活在被奴役、被压迫的恶性循环中。

   ◆2022年6月,美国人口贩卖研究所发布《2021年联邦人口贩卖报告》。报告显示,2021年,全美强迫劳动犯罪案件数量比2020年增加22%。2021年,在美国各地联邦法庭受理的人口贩卖案件中,有162名受害者是因为强迫劳动,占所有449名人口贩卖案件受害者的36%,而93%的强迫劳动受害者是外国公民。

  

四、美国强迫劳动恶劣影响外溢国际社会

  

   美国国内强迫劳动恶劣影响蔓延,引发出严重的跨国人口贩卖、侵犯其他国家人权等问题。美国在批准和履行国际劳工公约方面是名副其实的差等生,这与美国在强迫劳动和侵犯劳工权利方面的长期糟糕纪录形成了呼应。

   (一)国内强迫劳动滋生跨境人口贩卖

   ◆美国是强迫劳动、奴役受害者的来源国、中转国和目的地国,合法和非法行业都存在严重的贩卖人口情况。据美国务院估计,每年从境外贩卖至全美从事强迫劳动的人口多达10万人。过去5年,美国所有50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均报告了强迫劳动和人口贩卖案,美国“全国人口贩卖举报热线”统计显示,2012至2019年接报案件数从3200多个增加到约11500个,呈现显著上升趋势。2020年,热线接报案件数达10583起,受害者达16658人。以强迫劳动为主的现代奴隶制在美国酒店、餐馆、按摩店、农场、建筑业、家政业中广泛存在,受害者多是新移民、儿童、女性等弱势群体,涉案人员多使用身心虐待、威胁和羞辱等手段控制受害者。

   ◆2021年4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单边强制措施对人权负面影响问题特别报告员、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发表联合声明指出,美通过威胁制裁等手段胁迫他国人员与美合作,构成强迫劳动,侵犯有关人员权益。人权理事会当代形式奴役问题特别报告员布拉在其2018年有关报告中指出,美多家番茄种植农场曾发生针对女性移民工人实施强迫劳动、抵押劳工、性暴力和威胁驱逐出境的事件。

   ◆《2021年美国侵犯人权报告》指出,由于美国移民政策收紧、国内监管不力,针对移民的人口贩卖和强迫劳动现象加剧。该报告援引美司法部2021年11月资料指出,在一起人口贩卖案件中,几十名来自墨西哥和中美洲的工人被贩卖至美国佐治亚州农场,在恶劣条件下被非法监禁和强迫劳动。这些“现代奴隶制”的受害者在持枪者的监控之下,被迫徒手挖洋葱,每挖满一桶洋葱只能得到20美分的报酬,其中“至少两人死亡,一人被多次性侵”。

   ◆除了艰苦的劳动条件,严酷管理、没收证件、限制自由更是这些强迫劳动案件的标准特征。2021年,美联社披露上百名印度工人被诱骗到新泽西州建设大型印度教寺庙,这些工人一下飞机后就被收走护照,被强迫每周累计工作超过87个小时,新泽西州当地最低工资是每小时12美元,而这些印度工人工资仅为每小时1.2美元。路透社报道,全球最大轮胎制造商、美国固特异轮胎橡胶公司曾遭遇多项指控,包括在马来西亚拖欠外籍工人工资、违法要求外籍工人超时工作以及拒绝外籍工人保管自己的护照等。报道援引该案律师的话称,一些员工每月超时工作229个小时,远远超出马来西亚规定的104小时上限。

   ◆美国执法部门对贩卖人口、强迫劳动等行为的打击力度明显不足。美国司法部发布的《2021人口贩卖数据报告》显示,2019年全美因贩卖人口和强迫劳动遭检察官调查的嫌疑人共2091人,但被定罪的仅有837人。丹佛大学学者克丽西·巴克利指出,“美国强迫劳动现象之所以难以禁绝,一方面是因为利润丰厚,另一方面是由于美国立法不力和执法效率低下,作恶者被起诉的风险很小”。

   (二)美国公司在国外长期实施强迫劳动

   ◆《华盛顿邮报》2019年披露,玛氏、好时等美国知名大型巧克力公司采用的可可原材料近20年来大多由西非童工采摘,从事可可豆采摘的童工人数高达200万,每人每天报酬不足1美元。英国电视四台2020年报道,星巴克等美国知名咖啡公司使用的咖啡豆由危地马拉13岁以下的童工采摘。这些童工每日工作8小时,每周工作时长超过40小时,年纪最小的不过8岁,而他们的单日薪资有时只买得起一杯咖啡。

  

五、国际社会对美国强迫劳动的批评不绝于耳

  

   长期以来,国际社会严重关切美国社会存在的强迫劳动,呼吁美国政府认真反思和对待。

   ◆美国农业领域雇用童工问题是美履行国际劳工公约特别是核心劳工公约的顽疾和硬伤,也是国际劳工组织标准监督机制对美履约最大关切。国际劳工组织公约和建议书实施专家委员会(CEACR)从2012年起连续多年对美大量18岁以下农场童工严重工伤事故表达关切。2014年第103届国际劳工大会期间,国际劳工标准实施委员会将美违反《1999年最恶劣形式的童工劳动公约》案件列为重点国别案件之一上会审查。

   ◆近十年来,CEACR还就美履行《1957年废除强迫劳动公约》《1936年船东对病、伤海员责任公约》等发表评论,要求美政府改变不当作为,切实履行公约义务。CEACR在2017年指出,美应通过联邦立法确保在刑事司法程序中不出现因种族歧视而导致强制劳动(compulsory labor)判决数量在各种族间的失衡。美政府应在联邦层面出台必要措施,减少刑事司法体系中种族和民族不平等现象,确保强制劳动判决不针对特定种族和少数民族。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时任人口贩卖问题特别报告员格拉齐亚在2016年结束对美国别访问后发表声明,呼吁美采取更有效措施调查以强迫劳动和劳动剥削为目的的人口贩卖案件。声明指出,2015年数据显示,美人口贩卖案件中75%与性交易有关,13%与劳工有关,3%与二者同时有关。妇女和儿童、移民工人、无人陪伴和失散的儿童、逃离冲突的人、离家出走的年轻人、土著人、性少数群体等面临更大的劳工和性交易贩卖风险。

  

结束语

  

   美国无视本国在历史上和现实中大量存在的强迫劳动和“现代奴隶制”问题,肆意诬蔑抹黑其他国家,散布所谓“强迫劳动”谎言,充分暴露出美国在人权问题上的虚伪双标,以及打着人权幌子搞政治操弄和经济霸凌的惯用伎俩。

   美国强推“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绝非关心子虚乌有的新疆“强迫劳动”问题,而是要剥夺新疆民众的工作权利,制造“强迫失业”;是要破坏新疆各族人民的生计,制造“强迫返贫”;是要破坏国际经贸秩序和产业链供应链,在国际上制造“强迫脱钩断链”。美方的所作所为,本质上是打着人权的幌子危害人权、打着规则的旗号破坏规则、打着法律的招牌践踏法律,逆时代潮流而动,注定要失败。

   美国政府应该做的是,收起“人权教师爷”的惺惺作态,检讨自身在强迫劳动问题上的累累赤字,停止造谣抹黑,停止干涉中国内政,停止实施“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停止“以疆制华”。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881.html
文章来源:新华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