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季焜:加快农村经济转型,促进农民增收和实现共同富裕

更新时间:2022-08-10 00:44:22
作者: 黄季焜  
2009;黄季焜,2020)。中国要在2035年基本实现和2050年全面实现农业现代化和全民共同富裕,也必须要求劳动生产率在农业和工业服务业间的趋同(见图2)。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未来继续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他们的收入(农业收入加上非农收入)才能赶得上城市居民和农村非农居民的收入,从而消除城乡收入和工农收入差异。基于结构转型趋势分析和未来农业发展愿景,农业GDP占比和就业占比可能于2035年分别下降到4.9%和11.0%(见表2),这相当于20世纪70年代末的日本(1977年分别为5.1%和10.8%)和90年代中的韩国(1996年分别为5.0%和11.1%)。到2050年农业GDP占比和就业占比将进一步分别下降到3.2%和4.3%(见表2),在农业就业占比上,相当于2000年的日本(4.4%)和近年来的韩国发展阶段。

  

  

   即使到了2035年和2050年,趋向职业化的农民还需有相当高的非农收入才能弥补他们与城镇居民的收入差距。例如,至2035年即使经济结构转型能大幅度减少农业劳动力,非农部门的劳动生产率还将是农业劳动生产率的2.2倍(见表2),农民还需要有一半以上的收入来自非农工作和其他收入,才能消除工农间的收入差距;甚至到了全面实现农业现代化的2050年,预计非农部门的劳动生产率还将是农业劳动生产率的1.3倍(见表2),即农民非农收入占其收入到达30%以上的时候,他们才能与城镇居民(约占人口的85%)或农村非农居民(预计农村居民中有2/3左右完全不从事农业生产)的收入相当。这意味着非农兼业或非农收入还将是未来农民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从事种植业生产的小农户。

  

   (二)未来农业生产结构转型和粮食及食物安全变动趋势与发展愿景

  

   基于中国农产品在国际市场的比较优势变化趋势和国情,未来中国农业必须在保障口粮绝对安全情况下,继续向高效优质绿色的高值农业的方向转型和发展。一方面,中国是人多地少且水资源相对短缺的国家,粮棉油糖等土地和水资源较密集的大宗农产品(每单位产值或增加值需要更多的耕地和水资源)的比较优势较低;但中国又是人口大国,粮食安全是经济社会稳定的基石,必须保障粮食特别是口粮的安全。另一方面,未来中国农业必须发展、农民必须增收并期望与全体国民一起实现共同富裕,发展中国有相对比较优势、能加快农民增收速度的高值农业是必须也是必然的选择。过去40多年呈现在图1(Panel A)中的高值农业发展趋势在未来必然会得到延续和发展。所以,在有限的耕地和水资源情况下,只能通过夯实“藏粮于地”和“藏粮于技”战略,在保障口粮安全的情况下,实现高值农业的快速发展。

  

   对未来我国农产品供给与需求的预测表明,中国能够实现口粮绝对安全和高值农业的持续发展。因为人均大米和小麦消费已经出现下降趋势,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人口可能很快就达峰,加上人口老年化等因素,口粮需求将逐渐下降。即使播种面积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通过技术进步提高单产,到2035年我国大米和小麦完全能够自给,少量的进出口是品种调剂需要,与粮食安全无关,中国食物的总体自给率也有望保持在90%左右(黄季焜等,2022a)。进口的主要是饲料粮和其他缺乏比较优势的大宗农产品,而高价值农产品(例如蔬菜、水果、茶叶、畜产品和水产品等)产量稳定增长,部分高值农产品还将保持出口的比较优势,这些高值农产品生产增长在提高土地生产率、水资源生产率和劳动生产率等方面将产生重要影响,也是农民从每亩地、每滴水和每天劳动中获得更高收入的重要保障。

  

   (三)未来农业劳动力数量和人力资本变化趋势和发展愿景

  

   过去40年农业劳动力数量经历了增长到显著下降的变动趋势(见图3)。全国农业劳动力数量从1980年的29808万增加到1991年最高时的34186万;之后,得益于城镇化和工业化进程的加速以及工农劳动生产率的显著差异,大量农村劳动力从农业转向工业与服务业,进而又促进了城镇化和工业化进程。在这个过程中,农业劳动力数量逐渐下降,并于2020年减少到17715万人,从1991年至2020年的30年间,累计减少了近1.65亿农业劳动力,对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未来农业劳动力数量还需大幅减少,促进劳动生产率在农业和工业服务业间的趋同。基于图2和表2对未来经济结构转型下的农业就业占比和国内外权威机构对我国未来人口与劳动力数量的预测,本文也对未来中国农业劳动力数量做了初步的估计(见图3)。主要结果如下,在较理想的状况下,到2035年全国农业劳动力数量将减少到8760万左右,并进一步下降至2050年的3260万左右,未来30年需减少农业劳动力总数达1.45亿。在这种情况下,农业劳动生产率才能快速增长,为实现农民和城镇居民共同富裕创造条件。

  

   在农村经济转型和农业现代化过程中,农民人力资本也要大幅度提升。人力资本与劳动生产率紧密相关并需同步增长,未来随着技术进步和农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农业要成为有竞争的产业和农民要过上体面的生活,都必须逐渐提升农民的人力资本。目前我国农业就业人员教育水平还相当低,2019年具有高中或中职及以上学历的比例还不到8%,而日本、荷兰、法国、英国和美国这一比例在2016年分别达到94%、86%、75%和66%(国家统计局人口和就业统计司,2021)。

  

   (四)养殖业和种植业生产经营主体和劳动生产率变动趋势和发展愿景

  

   主要养殖业将逐渐被养殖大户和企业等新型主体替代,率先实现现代化和劳动生产率的大幅提升。根据中国畜牧兽医统计数据,生猪规模大于50头养殖场的猪肉产量占全国的比例已从2010年的不到65%提高到2019年的近80%;同期,大于500头生猪养殖场的猪肉产量占比也从35%提高到53%(农业农村部,2021)。2018—2021年因受非洲猪瘟和生猪价格上涨的影响,生猪的规模化生产更出现超常规的发展。规模化的养鸡场和奶牛场甚至以更快的速度增长,年出栏超过10万只和5万只的养鸡场生产的鸡肉,分别从2010年的22%和33%提高到2019年的50%和62%,年出栏超过1百万只的养鸡场生产的鸡肉也从2010年的不到9%提高到2019年的25%。拥有奶牛500头以上和200头以上的奶牛场生产的牛奶占全国生产比例也分别从2010年的20%和27%,提高到2019年的53%和61%;其中,超大规模的奶牛场(超过1000头)增长更快,其生产的牛奶占全国比例从2010年的11%提高到2019年42%。随着养殖技术和数字技术的融合发展,未来生猪、家禽、牛羊肉与牛奶生产预计会以更快的速度实现规模化和现代化,这必将显著提升养殖业的劳动生产率。虽然水产品生产的规模化和现代化进程较大程度受到自然环境的约束,但过去20多年也呈现向规模化生产的演变态势,预计未来其规模化和现代化进展也将加速。

  

   中国国情决定了种植业不可能走大规模生产的现代化道路,大农小农将长期并存。基于对未来全国人口、劳动力数量和农业就业占比的预测,如果到2050年农业就业占比能下降到4.3%,还将有3260万左右的农业劳动力,其中约90%(或2930万左右)从事种植业生产,即使到2050年能守住18亿亩的耕地红线,种植业的劳均耕地也只有61亩(见表3),部分规模化经营的大农将同众多的小农一起长期共存。在这样耕地经营规模的条件下实现农业现代化,实现农民与全体国民共同富裕,需要新的发展思路。

  

  

   中国的国情决定必须在保障口粮绝对安全的基础上,推进高值农业发展以实现农民增收和共同富裕的目标。保障粮食安全不但要依靠提高农业生产力,而且也要有充足的耕地保障。但就是到了2035年(或2050年)仅仅依靠平均每劳动力只有24亩(或60亩左右)的耕地生产粮食,是不可能实现大幅度的农民增收和共同富裕的中国梦。粮食等大宗农产品是土地相对密集型的低价值农产品,蔬菜水果花卉等经济作物是劳动与资本相对密集型的高价值农产品,种植业生产必须通过大宗农产品和高值农产品的生产分工来大幅提升这两类农产品的劳动生产率,并为农民提供在当地可从事非农经济活动的机会,为大农和小农实现共同富裕创造更有利条件。

  

   为此,本文提出种植业必须逐渐地向“二八格局”转变,即20%的大农生产粮食等大宗农产品,80%的小农生产高值农产品。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到2050年是否要形成“二八格局”或者形成其他比例的格局(例如“三七格局”或“一九格局”等)并不重要,这里强调的是未来种植业向“二八格局”方向转变的重要性。在种植业逐渐向“二八格局”转变情况下,大农通过扩大耕地经营规模来提高农业收入,主要生产粮棉油糖等大宗农产品,保障粮食安全;小农在较小的耕地规模上通过更加密集的资本、劳动和技术生产更高价值的农产品,实现最大限度的增收。

  

   基于上述展望的农业发展趋势,表4刻画了至2050年种植业趋向“二八格局”转型的理想愿景。这里也需要说明的是,未来30年是否出现如表中所示的具体数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未来发展方向与生产分工格局。假设到2050年种植业劳动力能够减少到3000万以下并达到“二八格局”的发展愿景(见表4),理想中的大农小农刻画如下:大农的平均耕地经营规模有385亩(还不到26公顷),这在欧美国家只能算是中小规模农场;而小农的平均耕地经营规模只有74亩(接近5公顷)。大小农户的劳动生产率趋同,实现共同富裕;占农场总数80%的小农将使用73%的种植业劳动力(2150/2930)和44%的耕地,通过发展高值农业也将创造73%的农业增加值(或收入);占农场总数20%的大农将使用27%的劳动力(780/2930)和56%的耕地生产粮食等大宗农产品,也将创造27%的农业增加值(或收入)(见表4)。

  

  

   四、实现未来发展愿景面临的主要问题与挑战

  

   (一)实现未来发展愿景的任务艰巨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869.html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50人论坛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