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严绍璗:堪忧的博士生教育

更新时间:2022-08-10 00:25:22
作者: 严绍璗  
在万千世界中假如自己不能管束自己,而是自己轻薄自己,一定会被“辩证法”所击倒在生活的低层中。在网络数据库时代,人们不需要认真阅读“文本”,就可以从数据库中获得自己设想的各种材料,可以海阔天空地引证出许多的“说法”。有时候我从阅读相关的论文中对佐证的材料提出质疑,而论文作者回答不了这些材料在“原文本”中的意义,可以确证他并没有阅读过原著。正好比一件衣服看起来“像件衣服”, 原来是用捡来的一块一块的布料拼接起来的,虽然也有点“时尚”,但行家一看和一摸就能感知成色与布料的杂乱无章,并且漏洞百出。

   数据库“主导论文”的另一类状态是在一个或几个主题中可以寻找到许多“论说观念”,加上学生在平时阅读中接受的多元“新学说”,混合搅和而构成自己的所谓“理论框架”。观念不是从“思考事实”(细读文本)引出的质疑出发,而是从框架出发“寻租材料”,所以无论怎么论证,论文中都没有新的哪怕是些微的“属于自己的真正心得”。这样的“博士学术”在眼下的“学位大潮”中最终可能,也仅仅是换得了一张“学位文凭”。

   现代技术的发达造就了“不读书照样可以组织成好文章”的局面。社会上那些“代写论文”的“枪手”不就是这样为我们的硕士博士论文忙碌着吗?我们敢说在我们收到的这么多数量的“学位论文”中没有“枪手”们的影子吗?假如没有“顾客”,那么多“枪手”们又怎么可能年复一年地生活并招揽他们的“营生”呢?!

   现在我们的博士生、硕士生招得太多了吧。有一年我在日本文部科学省直属日本文学研究所任客座教授,北大中文系通知我回来参加学位评审,说系里这次可能会提出82篇博士论文(后来大约有40多人真正申请答辩)。当时文部省一个官员问起我今年有多少“博士学位申请”,我随口告诉他80多个吧,他说,北京大学一年培养80多个博士,很了不起啊!我说不是北京大学,只是我们一个系。他问我北大人文学科有多少个系?我说近20个吧,平均每个系50 篇论文,就接近有1000个博士学位申请了。他又问我北大有多少个学部,我跟他说有四、五个,我们一年可能要培养几千个博士啊!他笑着说“中国真大,真大!北大一个学校的博士数量已经远远超出了日本全国国立大学的博士数了。”他有些发怔,我想他一定觉得自己的想象力不够了吧(编者注:经查,2010年北京大学共招收博士生一千六百多人)。

   过去拿到博士学位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现在博士越来越多,培养要求越来越低,“博士”还有什么意义?我觉得这件事与社会风气和教育部有关。社会上不少行业入行标准就是“博士”,教育部又把博士生论文发表数量作为评价学科的标准之一,两厢契合,大学就生产这么多博士。大学教师也以“博导”为荣誉,我看见不少的名片上都写着“博导”,社会在这个层面上真是极其虚华!在我们的学科中,有一位教授(不是北大的)一年招收了26个博士生(2006年《人民网》通报),我不明白教育部和这个大学怎么能发放出这么宏大的博士招生名额给一个教授。当一件好事做到“泛滥成灾”的时候,它必定就与“粗制滥造”成为同义词了。

   我在最近几年的一些座谈会上一直主张取消博士生招生考试的笔试,直接采取面试的形式,组织专家小组和考生谈话。考生事先提出“研究课题初步思考报告”,略略陈述为什么要到这个专业做博士,究竟有什么问题需要研究和解决以及自我的学术准备等等。之后由专家小组研究,投票决定这个题目是否有意义,能不能做成。如果认为题目比较有前途,就让考生交一个书面计划,然后专家小组再对考生进行面试,进行“学术谈话”,最后以“少数服从多数”的方式决定是否录取。如果这样实行,每个录取的学生都有被认可的博士研究方向和博士题目。这个题目既是他本人根据研究兴趣提出来的,又经过了专家小组认可“具有学术意义”,彻底摆脱了“博士生向老师要题目”和“导师出题学生答题目作为论文”的“中学作文写作模式”。这样做成论文应该比较顺当并有价值。导师的作用是在学生做研究时推助学生一把,而不是从学术启蒙教起 —— 这应是本科时期形成的学术兴趣。不少老师觉得这个想法很好,但是实行很难,一是有的孩子真的没有题目,但“底子”较好。但我觉得,没有“问题意识”就是“底气不足”,连“问题意识”也没有怎么会有“底气”呢?二是担心有人会指责“人情录取”。这个其实也不用担心,我们可以“全程录像”,不要怕传言。法律的原则是“谁举报,谁举证”,心正不怕影斜。其实这个想法早就不是“标新立异”了,世界上许多大学,特别是一流大学的博士招生都是以这样的方式进行的,我们为什么从“科举考试”以来,始终这样地崇拜“书面考试”呢?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864.html
文章来源:北大《教学促进通讯》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