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季卫东:安倍暗杀事件后的日本政局与宪法修改

更新时间:2022-08-03 15:51:42
作者: 季卫东 (进入专栏)  

  

   安倍晋三原首相暗杀事件,使本来就胜算在握的自民党获得了参议院选举的大胜。现在舆论界的倾向性主张是,无论从民众的同情感和悲剧英雄情结的角度,抑或从政界的法定动议人数和表决多数的角度来看,日本尽早通过修改宪法来实现安倍遗愿,似乎已经成为板上钉钉之事。但是,我认为改宪究竟能否迅即启动和最终落地,仍然有待进一步观察。主要理由有如下三条:

   第一,安倍改宪的初心是“摆脱战后体制”。众所周知,所谓战后体制的法理根据是东京审判,和平宪法则是美国占领政策的结果和象征。按照这个逻辑推演下去,改宪的本质其实是削弱日本对美国的从属性,加强自主地位。然而在美国看来,这就是历史修正主义或者历史虚无主义。所以2013年末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不仅遭到中国、韩国的激烈反对,也遭到来自美国的尖锐批评。美国持异议,除了东亚外交的考虑之外,就是要给日本改宪划出一条明确的底线。

   固然,日本改宪还有一个动机,这就是把日美安保条约调整为双务协议,让日本履行作为盟国的义务,成为欧美阵营在东方的桥头堡,也可谓美国怂恿和支持日本改宪运动的初心。然而按照这条思路废弃或抽空宪法第九条、部分解禁集体自卫权,其实不仅不会加强日本的国家自主性,反倒势必进一步加强对美国的从属性。这个悖论正是日本修改宪法的陷阱,也是安倍政治最深刻的悲剧性所在。岸田是否也有“摆脱战后体制”之志?还愿不愿意继续陷于这样微妙吊诡的陷阱之中?在俄乌战火蔓延欧洲之后,日本民众是否真的愿意打破亚太地区的和平和繁荣局面?这里存在一系列极其复杂而让人内心纠结的问题。外交经验丰富的岸田文雄首相当然深谙其中的凶险。

   通过电视实况转播的场景,任何人都会觉得安倍暗杀事件存在蹊跷。然而深究之后发现,具体负责的奈良县警察本部长以及日本警察厅长官都是安倍原首相提拔重用的亲信,通过对警卫疏忽失职的问责不仅不会引起政界对背后元凶的疑神疑鬼,反倒有可能一举肃清安倍自己精心安插在要害部门的势力。另外,嫌疑犯供述的作案动机则曝露了日本政界保守派与韩国统一教会等右翼新兴宗教之间存在剪不断、理还乱的勾兑关系,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弱民众对安倍的仰慕,引起围绕“国葬仪式”的争议,甚至还有可能使“政教分离”成为改宪议论的新焦点。

   第二,即便不再存在来自安倍基于个人信念的政治压力,岸田根据参议院选举大胜后党内和国内的舆情以及国际局势如果还是要为改宪提速,那也不得不考虑把国防开支提高到GDP的2%以上规模之后的财源问题。基于宏池会的传统立场和国民的当前优先诉求,麻生和岸田体制早已摆出了高度重视经济的姿态,政府的权力重心实际上也落在财务省。因此,在参议院大选获胜后的内阁的主要任务本来未必急于改宪,而是要进一步提高消费税率,以便首先化解财政困境,进而通过经济的新举措来减少乃至消除民生方面的不满。挟参议院选举大胜之势的自民党是首先推动改宪、还是及时实现增税,这属于需要政治决断的问题,究竟怎样对当务之急做出抉择并非易事。即便麻生的政治立场右倾,与安倍是惺惺相惜的盟友,也还是不得不面对社会治理的现实。

   当然,重视经济、强调民生、优先增税与日本改宪强军之间,倒也并不存在非此即彼的矛盾。如果把发达国家的军工复合体、而不是全球化体制下的新兴制造大国理解为后疫情时代景气复兴的引擎,那么为了经济的改宪、为了国防的增税这种官方修辞倒也是顺理成章的。只是这样一来,改宪的问题状况就会变得极其复杂,同时追两只兔子的做法更容易在政界以及社会激起不同意见的交锋。实际上,为了确保执政不受安倍势力掣肘、建立新的长期政权,从去年秋天开始,岸田首相就与麻生太郎携手推行“大宏池会”的构想,试图改变安倍原首相及其主宰的清和会一直君临政界的构图。不言而喻,在没有明确继承人的情况下安倍突然遭到暗杀,这势必导致清和会群龙无首、逐渐四分五裂,因而政界的重新洗牌将变得比较容易了。继承吉田茂、池田勇人、大平正芳、宫泽喜一传统的“大宏池会”取代清和会成为自民党最大派阀,即将进行的执政党高层和内阁的改造人事自然而然由麻生和岸田全面主导,或许一、两个月之内这届长期内阁的政治议程就可略见端倪。

   在这次参议院选举之后,岸田政权将获得没有全国大选压力、可以按照自己的施政纲领放手一搏的“黄金三年”稳定期。2024年秋季固然还有自民党总裁选举的预定,但在参众两院维持压倒性优势、党内缺乏有力挑战者的状况下,即便有人想通过不同派阀的合纵连横来策划让岸田文雄下台的政治变局,也很难找到适当的契机和抓手。何况作为在职首相,岸田还握有在后年夏季宣布“解散众议院进行重新选举”的杀手锏,迫使蠢蠢欲动的党内抵抗势力不得不为了自民党整体的胜利,在重新选举中都通力合作。而在举党一致的努力下赢得国民多数支持后,胜选就自然而然也成为对岸田总裁连任的信任投票。在这样难得的机遇面前,岸田首相理应有强烈的意愿和充分的条件来推行打上自己鲜明烙印的内政外交路线,而未必选择竭力完成安倍在兹念兹的未竟事业。

   第三,尽管改宪派在众议院的议席已经超过三分之二多数,这次参议院选举的结果改宪派的议席也超过了三分之二多数,所以岸田在国会推进改宪之议的确显得瓜熟蒂落。但是,应该看到参众两院的力量对比关系其实仍有不同,立场相近的政党之间对改宪具体内容的理解也存在差异,改宪兹事体大、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何况与自民党形成长达十年之久执政联盟的公明党一直标榜“和平与福利”的纲领,并不认同改宪派立场,甚至更倾向于拥护和平宪法。对公明党而言,在2023年春天举行的地方统一选举中获胜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为此必须加强地方党组织与作为日本和平运动旗手的创价学会之间的协调,很难把军队入宪这样改宪主张作为竞选标语。因此,作为联立政权合作方的公明党明里暗里都希望改宪能够从长计议、从缓推行。

   另外,为了防止在安倍暗杀事件冲击下政界失去平衡,岸田政权不得不提防菅义伟前首相、政敌石破茂、河野太郎以及政界未来明星小泉进次郎等党内非主流派携手形成较强大的反对阵营,将更加谨慎地维护在年逾八十一岁的麻生太郎鼎力帮助下渐次形成的“大宏池会”势力圈的整合成果,还会适当收编从清和会游离出来的派阀骨干,当然也要更加谨慎地维护自民党与公明党执政联盟所达成的各政党之间微妙均势关系。是否真正推进改宪动议,或许将视党内外政治力量对比关系以及国际局势的演变趋势,谋定而后动。在这样的背景下,改宪的动力很可能将从继承一代名相安倍遗志的悲愿,逐渐蜕变成如何防止政局进入群雄割据状态的一种微妙的平衡感觉,因而改宪的作业也可能终将呈现出临机应变、因势利导的特征。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711.html
文章来源:海外看世界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