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爱军:全过程人民民主与民心政治

更新时间:2022-07-25 10:50:06
作者: 张爱军  

   内容提要:社会主义民主是全过程人民民主。全过程人民民主是民主的价值与权利在中国的真正实现。全过程人民民主的过程是人民民主的制度化过程,是人民民主不断深入且全面落实的过程。民心政治是全过程人民民主过程的内在信仰、规范、主线。民心政治是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民主、依法治国的内在驱动力。“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是全过程人民民主的本质。全过程人民民主是“民心是最大的政治”的最好呈现。

  

   关 键 词:人类共同价值  民主价值  民主权利  全过程人民民主  十九届六中全会

  

   《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指出,“民心是最大的政治”[1]。民心政治既是政治之外的政治,也是政治之内的政治。政治之外的民心政治包括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文化繁荣等各个方面。政治之外的民心政治的核心是经济建设。经济发展只有以共同富裕为目标,以公平正义分配为价值导向,才能“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2],因为“正义是最强的力量”[3]。通过共同富裕的经济发展带动社会进步和文化繁荣,通过经济发展带动政治文明建设,带动全过程人民民主的发展过程。

  

   民心政治又是政治之内的政治。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这是对传统政治智慧的总结,也是中国共产党扎根于中国传统文化并使之在新时代继承与超越并贯穿于全过程人民民主的新概括,是全过程人民民主的政治信念。“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是对社会主义民主的重大理论创新。邓小平同志指出:“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4]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和不断发展邓小平理论,不断进行实践经验总结和理论创新。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社会主义民主必须通过政治改革来实现。民主是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和内在要求。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就是领导人民实现全过程人民民主,全过程人民民主就是坚持人民至上的民主。所有上述都是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概括,并随着社会主义民主的实践和认识而不断创新,形成人民民主的理论形态和实践模式。人民至上的民主就是民心政治的民主,坚持全过程人民民主就必须以“民心是最大的政治”为核心,构建全过程人民民主的理论体系、制度体系、运行机制体系。做到“及时回答时代之问、人民之问”[5],做到“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6],使全过程人民民主自始至终承载着民心之重,回应民心之问。古代民主、现代一些国家民主的失败都是因为失去民心。

  

   一、“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是民主价值的本质

  

   全过程人民民主首先是具有民主价值的民主,要受民主价值的规范和引领。在民主价值之上,还具有民心之问。也就是说,民主价值是否具有民心的内核,没有或者缺少民心内核的民主,是不健全的民主,是形式大于内容的民主。

  

   第一,民主价值首先是政治价值。政治价值是政治主体的目标和尺度。从目标上来说,政治价值具有应然性,从尺度上来说,政治价值具有实然性。人类的政治活动是应然与实然的统一,而不是二者的分离。“对现实政治社会进行的价值追问和应然性判断,对现实政治生活正当性与否进行学理解析和理性评判。”[7]如果应然与实然分离,政治价值的目标性就会导致政治乌托邦,政治价值的实然性就会导致“拙劣的现实主义”,变成赤裸裸的道德与政治分开的人与人的战争政治。政治价值一直是东西方强调的政治内容。在柏拉图看来,正义是政治价值的核心,“一切知识如果离开了正义和美德,都可以看做是一种欺诈而不是一种智慧”[8]。在亚里士多德看来,人天生是政治动物,克服人的动物性,需要政治价值来规范。“人自身的善也就是政治科学的目的”[9]“政治不可能是自治的领域,即使严格的道德原则不能运用到政治上,政治也不能完全摆脱道德和宗教的审视”[10]。孔子强调:“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由此可见,中西方思想家都在强调政治价值的作用,通过政治价值来规范政治制度。民主政治价值规范的是民主政治制度。民主政治价值,一方面通过应然追求对民主制度进行批判、质疑、引领,防止民主政治制度变成“失心政治”,防止民主制度变成“拙劣的现实主义”民主政治。另一方面通过对民主的实然追求,防止民主政治制度变成“民主乌托邦”的政治。

  

   但是,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都没有把民主视为政治价值。他们在塑造政治价值与强调政治价值的时候,民主政治价值是严重缺位的。柏拉图追求的是哲学王政治,以统治阶级是否以哲学王为主体的标准来判断政体的好坏。亚里士多德追求善的政治,但把民主价值排除在外,并通过人数的多少把政体分为六种:君主政体、贵族政体、共和政体,僭主政体、寡头政体、民主政体。君主政体、贵族政体、共和政体是优秀的正宗政体,正宗政体追求公益。僭主政体、寡头政体、民主政体是劣质的变态政体,变态政体追求私利,只有穷人拥护民主政体。只有伯利克里才把民主视为值得追求的政治价值,他的《在阵亡将士国葬礼上的演讲》中说道:“我们的制度之所以被称为民主政治,是因为政权在全体公民手中,而不是在少数人手中”。就是到了孟德斯鸠那个时代,虽然把民主作为政治价值,但并不是独立的价值,而是与平等捆绑在一起的价值。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指出,每一种政体都有自己的原则,共和政体的原则是美德,民主政体的原则是平等,君主政体的原则是荣誉,专制的原则是恐惧。尽管民主是民主政体的政治价值,但并没有成为突出的价值,甚至民主是坏的价值,还不是善的价值,民主政治价值甚至成为坏政体的衡量标准和内在尺度。美国建国者们宁愿使用共和这个词也不愿意使用民主这个词,他们认为民主既和多数人暴政联系在一起,也和贫民联系在一起,没有政治精英的位置。显然民心政治价值在他们那里变成了少数统治阶级的政治价值,而没有劳动人民和无产阶级的民主政治价值。

  

   第二,民主是社会主体的目标和价值尺度。民主成为社会生活的基本方式,只有在政治价值成为主体的目标和价值尺度之后才能确立。民主的政治价值具有统领性和统摄性,没有民主的政治价值,也就没有民主的社会价值。人们只有过好善的政治生活,尔后才能过上善的社会生活。中国传统社会的“大一统”文化,更能说明善的政治生活对善的社会生活的重要性。人是社会性动物,克服人的动物性,需要社会价值来规范。在马克思看来,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人是最名副其实的政治动物,不仅是一种合群的动物,而且是只有在社会中才能独立的动物”[11]。这也说明政治动物先要过上善的政治生活,然后才有社会动物过上善的社会生活,才能使民主成为社会生活方式。

  

   第三,民主价值导致现代文明的分野。民主价值是近现代文明的价值。只有近现代的民主价值才成为与共和、自由、平等捆绑在一起的价值。在西方一些思想家和学者看来,只有共和、自由与民主价值合流的时候,民主才是一个好东西,才变成了善的价值,才变成现代民主政治值得追求的目标和内在尺度。民主价值也因为意识形态的不断强势介入而导致东西方民主的分野,西方的民主价值具有了霸权主义和文化殖民主义的色彩。

  

   霍布斯强调自由,视民主于无物。卢梭强调公意与共和,认为民主只适宜于小国而不适宜于大国。洛克更是把自由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美国建国者们强调共和而拒绝民主。贡斯当区分了古代人自由与现代人自由。萨托利把民主分为自由主义之内的民主和自由主义之外的民主。这些内容,一方面表明“现代人向往的是另一种民主,因为他们的理想全然不同于古希腊人”[12];另一方面民主在行进的过程中具有了意识形态的色彩。现代民主是自由主义之内的民主,简称为自由主义民主。这种把民主进行自由主义之内的民主和自由主义之外的民主的二分法,进而构建了资本主义民主与社会主义民主的对立,构建了民主与威权的对立,形成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大阵营,使得社会主义民主与资本主义民主只有冲突对立的矛盾而没有互相学习借鉴的地方,把民主这一人类共同价值进行人为割裂。从国际关系来说,不利于经济全球化和政治多极化的格局与稳定,也不利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正如习近平所指出的那样:“一个国家是不是民主,应该由这个国家的人民来评判,而不应该由外部少数人指手画脚来评判。国际社会哪个国家是不是民主的,应该由国际社会共同来评判,而不应该由自以为是的少数国家来评判。实现民主有多种方式,不可能千篇一律。用单一的标尺衡量世界丰富多彩的政治制度,用单调的眼光审视人类五彩缤纷的政治文明,本身就是不民主的。”[13]判断民主的关键在于,民主是不是体现了“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没有民心这个最大的政治,就是少数人的民主,而不是多数人的民主,是形式大于内容的民主,而不是内容大于形式的民主,是投票全过程的民主,而不是广泛参民的民主,是在动态处于休眠期的民主,而不是全过程的民主。

  

   二、全过程人民民主是呈现民心政治价值的民主

  

   全过程人民民主受民心的规范和约束。没有对民心政治的终极信仰,没有对民心政治内化的行为,全过程人民民主的自身价值、自身权利就难以实现,全过程人民民主的新形态就难以构建。

  

   第一,全过程人民民主是全人类价值的组成部分。人类在发展过程中,民主化之所以成为世界性潮流,就在于符合民心民意,构成“民主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14],这决定了民主价值并非哪一个国家所垄断独享,也绝不可能垄断与独享。民主就是“人民的权力”,就是人民直接或者间接地行使民主的权力。民主有直接民主与间接民主两种形式。直接民主直接体现民主的价值,意味着民主程序不但是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而且意味着多数人保护少数人权利的民主,意味着防止多数人暴政的民主。保护少数人权利的价值,才是全过程人民民主的价值。间接民主既能直接体现民主的价值,也能间接体现民主的价值。在现代社会,间接民主主要通过代议制来体现。间接民主体现民主的价值,意味着民主价值是大众与精英共享民主的价值,大众不能垄断民主,否则会导致民粹主义,精英不能垄断民主的价值,否则会导致精英主义。民主的价值为大众与精英共享,在于民主价值的平等性。社会主义民主是全过程人民民主,就在于民主的价值为大众与精英共享,并使“民心是最大的政治”得以完美体现。

  

第二,全过程人民民主是人权的基本组成部分。民主价值是人权价值的重要组成部分,人权价值的实现范围、程度、广度、深度都与民主价值有着密切的联系。由民主价值规范的民主制度又是人权的基本保障。《世界人权宣言》第一条规定:“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第七条规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并有权享受法律的平等保护,不受任何歧视。”第十九条规定:“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第二十一条规定:“人人有直接或通过自由选择的代表参与治理本国的权利”“人人有平等机会参加本国公务的权利”“人民的意志是政府权力的基础”。《世界人权宣言》为《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奠定了基础,并成为世界大多数国家的通行原则。也正因为如此,民主与人权成为人类的共同价值,需要人类共同维护。2018年习近平致信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表70周年座谈会中强调:《世界人权宣言》是人类文明发展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文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515.html
文章来源:《党政研究》2022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