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齐春雷:基层协商治理语境下的统一战线发展新布局探析

更新时间:2022-07-25 10:48:16
作者: 齐春雷  

   内容提要:基层治理现代化是中国国家治理现代化不断推进的重要基石,协商民主在基层治理现代化的内嵌进程及推进逻辑,使得统战工作作为基层党建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基层协商治理高度契合,其价值意义凸显,由此也给新形势下统战工作拓展新领域、谋划新布局带来了契机。统一战线融合基层协商治理,要着眼于新形势下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有效推进与社会化大统战工作格局构建和完善的双重变奏,进行良性互动、彼此成就与相辅相成。在此过程中,统战工作要以系统化机制进行体系重构和资源配置,着力打造基层协商合作共同体,引导市场、社会、民众的多元参与以及与国家、政府、政党的协同合作共治。

  

   关 键 词:基层治理  协商民主  统一战线  新发展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指出,要推动社会治理向基层下移,向基层放权赋能,不断完善基层民主协商制度。大量的问题矛盾肇始于基层,大量的决策信息来源于基层,基层治理现代化是中国国家治理现代化不断推进的重要基石。协商民主是中国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路径,也是基层治理现代化的题中应有之义,深度内嵌于基层治理现代化进程之中。基层协商治理以党建为引领的内在逻辑,决定统一战线在新形势下的发展新布局应将重心下沉到基层,在整合基层统战资源、挖掘统战潜能优势、致力基层协商治理中与之形成良性互动。因此,一方面,要以统一战线促进基层协商治理提质增效;另一方面,要以基层协商治理实践推进新形势下大统战工作格局进一步完善,使得统战工作的广度、深度进一步有效拓展。

  

   一、基层协商治理:新形势下统一战线发挥功能优势的重要领域

  

   随着改革的全面深化,中国社会剧烈转型,社会阶层分化多元,不同阶层群体的利益诉求纷繁复杂,大量差异矛盾积淀于基层,亟须改变传统由党委和政府自上而下单向度的权力运作模式,进而转为国家、政党、社会、民众多方力量的协商共治。协商民主在基层治理现代化的内嵌进程与推进逻辑,使得统战工作作为党建引领的重要组成,其价值意义日益凸显,由此也给新形势下的统战工作拓展新领域、谋划新布局带来了契机。

  

   (一)协商民主嵌入基层治理现代化的内在逻辑

  

   随着20世纪80年代以来改革的不断推进,通过单位体制对社会的整合作用逐渐减弱,国家、政府对社会的控制型管理弱化。经济体制转轨带来了社会结构的重大变迁,社会阶层持续分化,新兴行业、阶层群体不断涌现,利益诉求多元复杂,社会矛盾和问题在基层逐渐显露,使得基层治理面临着诸多短板和困境。协商民主是中国国家治理现代化制度体系的重要环节,也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内容。“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是人民民主的真谛。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按照协商于民、协商为民的要求,大力发展基层协商民主,重点在基层群众中开展协商。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首次将“民主协商”和“科技支撑”纳入社会治理体系,形成“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的社会治理共同体,协商民主嵌入基层治理是当前基层治理现代化的实践形态和发展趋势。基层治理要推动构建党委领导下包括基层政府、民众、社会组织等多元主体的协商共治,展开自由平等的参与和公开理性的对话、交流与协商。因此,协商民主是基层治理现代化的基本方式,协商共治也是形成基层社会治理共同体的优选路径。要通过协商民主对基层民众多样性、复杂性的利益加以广泛吸纳,促进多元复杂诉求的协调整合和矛盾疏解,有效拓展基层治理民主的广泛性、直接性,解决基层社会治理涉及诸多主体纷繁复杂的现实问题,使公共决策能够寻找到所有利益相关方的最大公约数,推动公共事务决策的顺利实施,从而激活基层社会治理活力,增强国家与社会的良性互动。

  

   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在国家治理体系中总揽全局、协调各方。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国家治理体系是由众多子系统构成的复杂系统,这个系统的核心是中国共产党,党是领导一切的,人大、政府、政协、法院、检察院、军队,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各企事业单位,工会、共青团、妇联等群团组织,既各负其责,又相互配合,一个都不能少。”①而基层协商民主体系的有效有序运转,关涉不同的单位、不同的领域、不同的身份、不同的阶层,也要在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之下,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各协商参与主体各就各位、各司其职、各负其责。与此同时,协作顺畅、运行高效需要坚持党建的引领,既集中力量办大事,又能够协调调动多方,有机结合成基层社会治理的共同体。因此,要站在基层治理的全局高度,由党建引领,加强统筹谋划、宏观调控,只有这样,才能凝聚、集结、调动多方力量、资源和智慧,协调多方主体的行动参与,达成最广泛的、符合公共理性的协商共识。

  

   (二)统一战线是党建引领基层协商治理的重要资源

  

   统一战线历来是中国共产党领导革命、建设和改革的重要法宝,具有广泛联系和统筹协调政党、民族、宗教、非公有制经济等重要的政治、经济、社会关系的制度优势和机制优势,是协商民主的重要资源和重要渠道。统战工作是基层党建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统一战线平等包容、求同存异、民主协商的工作方式,与基层协商治理高度契合。

  

   统战工作以大团结、大联合为主题的特殊优势,能够促进基层协商民主体系建设,引领多元协商主体构建协商合作机制,厘清基层多方主体的权责分工,组织多方主体的政治参与,统筹协调体制内和体制外、党内党外多领域的社会资源。通过民主听证会、民主议事会、协商会等协商治理平台的搭建,吸纳具有更高社会威望、更强协商议政能力的政治、经济、社会精英参与协商,有效组织相关利益方进行公共事务协商,从而进一步拓展协商参与主体的广泛性、包容性,推动公共决策的制定与实施的合理性、民主性、高效率,促进基层民众利益诉求的实现与满足。统一战线所具有的丰富的人力资源和智力资源、四通八达的社会联系网络,能够有效培育构建基层社会信任体系,加强协商制度规范,培育基层协商社会资本,促进社会力量诸如社会组织、民营企业参加基层社会治理的社会服务体系,培育基层民众的公共理性、公共精神,提升其民主参与的意愿能力。着力发挥统一战线在协商民主建设推进中的资源优势、网络优势、渠道优势、功能优势,一方面,能够密切党与人民群众、社会各界的联系,通过营造民主、平等、公正、和谐的协商氛围,保障参与主体尤其是弱势参与主体平等的话语权和决策参与权,构建更加公平公正的公共事务协商框架,从而激发基层协商治理活力;另一方面,能够着力破解基层统战工作的边缘化、碎片化问题,使统战工作在服务基层治理现代化过程中盘活基层统战资源,在服务基层统战成员、服务基层中心工作中迸发活力。

  

   (三)新形势下统战工作重心亟须向基层下沉

  

   新形势下,我国面临着一系列重大的风险挑战,很多风险挑战涉及民族、宗教、港台等统战工作的重要领域,具有高度的复杂性、敏感性,必须通过卓有成效的统战工作有效防范、化解。一方面,新时代统战工作必须增强大局意识、忧患意识,加强统筹协调,排查、防范各种风险隐患,承担起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政治责任。当前,大量问题矛盾沉淀在基层,大量关涉民族、宗教等风险的隐患肇始于基层,统一战线参与基层协商治理是有效防范、化解风险于萌芽状态的重要路径。统战工作只有扎根基层,引导广大统一战线成员统一思想、科学研判、准确把握、有效应对一系列社会风险的苗头隐患,才能赢得工作的主动权。另一方面,人心向背、力量对比是决定党和人民事业成败的关键,是最大的政治。随着我国全面改革的持续深化和经济社会的迅速发展,社会结构的发展转型仍在动态进行,不同阶层群体的分化、组合、流动仍在持续进行,新一代党外人士越来越广泛地活跃在基层社会的多个领域,其来源更加广泛、成分更加复杂、价值取向也更加多元多变。新形势下统一战线的变化,使得统战工作领域进一步拓宽延展,统战工作社会化趋势进一步凸显。在这种情况下,统战工作向基层下沉、统战资源在基层加以聚拢,是构建大统战工作格局、应对社会化发展趋势的必然要求。要通过统战工作,整合分散在社会上的方方面面如党内党外、体制内和体制外的统战资源,包括民主党派成员、无党派人士、党外知识分子、民族宗教界人士、新的社会阶层、网络意见人士等,从而凝聚人心、汇聚力量,共同推进基层协商治理。

  

   统一战线覆盖面广、辐射性强,通过围绕基层民众关心关注的热点、难点、焦点问题,聚焦基层社会治理、经济社会政治发展的重点问题,可以调动统一战线广大成员参与基层协商治理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拓展协商渠道、搭建协商平台,组织、引导党外人士投入基层协商治理、基层协商民主建设,集结各界领军人物、中坚力量,激发、调动其参与基层协商治理的积极性,发挥人才优势、智力优势,为基层党委和政府科学决策提出真知灼见。同时,通过党外人士的民主监督工作,促进各种矛盾的化解,可以为基层治理营造更加稳定、和谐、民主的社会环境。

  

   二、统一战线融合基层协商治理的实践路径

  

   凝聚人心、凝聚力量、凝聚共识,是新形势下统战工作融入基层协商治理的目标价值取向。因此,以思想政治行动引领为基础,统战工作要在致力基层协商治理的行动平台上,整合统战工作资源、优化统战工作机制,着力打造基层协商治理从理念、到组织、到力量、到行动的协商合作共同体。

  

   (一)理念聚合:打造价值共同体

  

开展基层协商治理、回应基层治理难题,其核心要义是通过以基层民众为主要参与主体的话语交流,来寻求彼此的共识和具有可行性的解决方案。但是,有效、平等、自由的实质性协商,有赖于参与主体之间的信任关系。只有在互相信任尊重的基础之上,才能进行开诚布公的信息交流交换,才能倾听彼此具有差异性的观点诉求并给予理性的包容。但随着单位体制在社会转型、市场经济大潮中的逐渐弱化,以单位社区、村落社区为主的传统社会联系因此断裂。以购买商品房为前提组建的城市新型社区,虽然社区居民生活在同一空间,但彼此之间的身份、阶层、职业都存在着纷繁多样的差异性、异质性,其价值理念、生活方式、对社区事务的认知程度的个体性差异突出,缺乏情感认同、信任基础。从某种意义上讲,新时代统一战线已从过去的政治社会联盟上升为事业共同体,②就要以事业来引领人、汇聚人、激励人。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要广聚天下英才。③因此,统战工作要加强培育引领的政治功能,就要充分发挥统一战线成员中如党外知识分子、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归国留学人员这些创业者的创业激情,增强服务意识。正如邓小平曾经所言的,“领导就是服务”④,要为党外人士的事业发展创造条件,为他们的创业创新搞好服务,通过帮助、激励党外人士在事业发展中体现人生价值,使他们人尽其才、才尽其用。统一战线以大团结大联合为主题,统战工作是特殊的思想政治工作,对碎片化、分散化的基层民众进行参与动员、理念引领、价值整合,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达成彼此的价值共识,进而打造价值共同体,(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514.html
文章来源:《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21年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