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可先:欧阳修与宋代士大夫生活

——在宁波图书馆的演讲

更新时间:2022-07-22 23:40:03
作者: 胡可先  

  

   演讲人:胡可先 演讲地点:宁波图书馆 演讲时间:二○二二年五月

   胡可先 浙江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唐宋文学。著有《新出石刻与唐代文学家族研究》《出土文献与唐代诗学研究》《唐代重大历史事件与文学研究》《欧阳修词校注》等二十余种。

  

   宋代的著名文人往往集官僚、学者与文学家于一身,举其荦荦大者,就有范仲淹、欧阳修、宋祁、晏殊、王安石、苏轼、范成大、陆游等等,若要在这里举出一位最有代表性的人物,无疑要数欧阳修。

   欧阳修是北宋集政治家、文学家与学者于一身的杰出人物。从政治上说,北宋前期诸多重大的政治活动,都与他有着密切的联系;从文学上说,他对诗文词赋等各种体裁都具有开拓性;从学术上说,他在经学、史学、金石学、目录学等诸多方面都有卓著的贡献。欧阳修作为北宋士大夫的代表,他的生活是多侧面的,也是多元化的,我们本次讲座的重点,主要从政治生活、学术生活、日常生活、文学生活四个方面介绍欧阳修。

   欧阳修的政治生活

   欧阳修生活于北宋的多事之秋,他的政治生活一直是动荡不定的,从入仕到退居,经历了多次从中央到地方的迁谪。我们今天就从科举入手,大致谈一下欧阳修的政治生活。

   1.科举

   欧阳修的科举特点,我们可以概括为四个字,就是“三试得第”。第一,乡试黜落。他第一次参考科举考试是天圣元年(1023)参加地方乡试。其中一道考题是《左氏失之诬论》,要求考生论证《左传》的荒诞不实之处。欧阳修熟读《左传》,列举了《左传》鬼怪神异之说法不可信:“石言于晋,神降于莘。外蛇斗而内蛇伤,新鬼大而故鬼小。”非常切题。但欧阳修这次“乡试”未中,原因是试诗时疏忽大意,押韵的字超出了官韵限定的范围;第二,礼部黜落。天圣五年(1027)欧阳参加礼部考试,又被黜落。但欧阳修此时的影响已经很大,落第离京还乡的时候,很多朋友为他送行。当然,对于欧阳修来说,落第的心情还是忧伤的,故而在归途经过江州时,他作了《琵琶亭上作》深为感叹:“九江烟水一登临,风月清含古恨深。湿尽青衫司马泪,琵琶还似雍门琴。”以此抒写自己的孤寂悲愤;第三,礼部登第。天圣八年(1030),欧阳修又赴京参加礼部考试,主考官是时任御史中丞的词人晏殊。考题是《司空掌舆地图赋》,按照“平土之职,图掌舆地”依次用韵。欧阳修写的是四六骈文,平稳工整,获得第一名,成为天圣八年这一科的省元。殿试考题是《藏珠于渊赋》《博爱无私诗》《儒者可与守成论》。结果欧阳修取得第十四名。“三试得第”之外,值得称道的是欧阳修主持嘉祐二年(1057)的礼部贡举,排抑“太学体”险怪奇涩之文,从此改变文风。这次知贡举,录取了苏轼、苏辙兄弟二人,曾巩、曾牟、曾布兄弟三人,成为文坛佳话。

   2.升迁

   欧阳修进士及第后,就进入了仕途,历仕仁宗、英宗、神宗三朝,官至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参知政事。中途曾经担任过几任地方官,而最重要的地方官是镇守扬州和权知开封府。我们选取知扬州情况叙述一下:他在扬州为政宽简,吏治井然有序,所以离开扬州以后,扬州人民非常怀念他,就为他建了生祠,同时他在扬州文学影响很大,被誉为“文章太守”。

   欧阳修在扬州还有一项值得称道的事务,便是建了平山堂,高据蜀冈,下临江南数百里,壮丽为淮南第一。欧阳修晚年回忆时还写了《朝中措》:“平山栏槛倚晴空。山色有无中。手种堂前垂柳,别来几度春风。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行乐直须年少,樽前看取衰翁。”此作亦成词中经典。

   3.贬谪

   欧阳修一生的政治生活,经历了多次贬谪。这里我们选取两次贬谪加以说明。一次是贬官夷陵。据《宋史·欧阳修传》记载,贬谪的原因是谏官高若讷等挟私诬陷。一次是贬官滁州。原因也是在官场受到杨日严的报复。无论是在夷陵还是滁州,欧阳修都接受以前的教训,“不见治迹,不求声誉,宽简而不扰,故所至民便之”(《宋史·欧阳修传》),出言审慎,行事稳健。

   欧阳修的学术生活

   在中国学术史上,欧阳修于文学、经学、史学、金石学、目录学、谱牒学等多方面都有很高的成就。政治生活之外,他的学术生活是非常值得研究和关注的问题。现就经学、史学、金石学三个方面谈谈他的学术生活。

   1.经学

   宋代是经学发达的时代,欧阳修置身其中,其重要贡献与影响力,一直在中国经学史上占据重要地位,突出表现是《易》学和《诗》学。《易》学的代表作是《易童子问》,论述以《易经》为正,而怀疑《系辞》。《易经》是孔子作,“其言愈简,其义愈深”,而《系辞》《文言》则意思前后重出,相互抵牾,其说自相乖戾,彼此矛盾,故而不是孔子所作。在《易》学史上,欧阳修是非《系辞》的第一人,并且论述较为完备,开了宋代疑古从疑经开始的风气。《诗》学的代表作是《诗本义》十五卷,其体例是不录经文,皆作论体。主要论《诗序》及毛、郑是非,讲述诗篇大旨。这部著作,与以前《诗经》章句注疏之学完全不同,开宋人以己意说《诗》之端。其后新说日出,旧义渐微,实际上是欧阳修打开《诗经》学研究的新局面。

   2.史学

   欧阳修史学方面的代表作是《新唐书》和《新五代史》。《新唐书》是欧阳修与宋祁、范镇、吕夏卿合撰的著作,在体例上第一次写出了《兵志》《选举志》,系统论述唐代府兵等军事制度和科举制度。这是我国正史体裁史书的一大开创,为以后《宋史》等所沿袭。其书初成时呈宋仁宗审阅。仁宗觉得体例与文采均不尽相同,令欧阳修删改修饰。欧阳修说:“宋公于我为前辈,且人所见不同,岂可悉如已意?”最后没有修改。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四说:“旧例修书止著高官一人名衔,欧公曰:‘宋公于我为先辈,且于此书用力久且深,何可没也。’遂于纪传备著之。宋公感其退逊。”这两件事说明欧阳修学术上的坚守和谦逊。《新五代史》是欧阳修所撰的一部私修正史,它有两个明显的特点:一是提倡“春秋笔法”,将作者的意见贯穿于历史的叙述当中;二是设立类传,如《家人传》《死节传》《死事传》《唐六臣传》《义儿传》《伶官传》《宦者传》《杂传》等名目。每类传目,内寓特定涵义,用以贯彻作者的“褒贬”义例。欧阳修是大古文家,《新五代史》是一人所撰,故而文学才能在史学著作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3.金石学

   《宋史·欧阳修传》记载:“好古嗜学,凡周、汉以降金石遗文、断编残简,一切掇拾,研稽异同,立说于左,的的可表证,谓之《集古录》。”欧阳修的生活一直与金石学联系在一起,他在跋《唐孔子庙堂碑》时说:“余为童儿时,尝得此碑以学书,当时刻画完好。后二十余年复得斯本,则残缺如此。因感夫物之终敝,虽金石之坚不能自久,于是始欲集录前世之遗文而藏之。殆今盖十有八年,而得千卷,可谓富哉!”可以说欧阳修一生的生活,是与收集金石联系在一起的,故而《集古录》成为金石学开山之作。

   欧阳修的日常生活

   欧阳修在《六一居士传》中说:“六一居士初谪滁山,自号醉翁。既老而衰且病,将退休于颍水之上,则又更号六一居士。客有问曰:‘六一,何谓也?’居士曰:‘吾家藏书一万卷,集录三代以来金石遗文一千卷,有琴一张,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壶。’客曰:‘是为五一尔,奈何?’居士曰:‘以吾一翁,老于此五物之间,是岂不为六一乎?’”他的政治生活是规则的,而他的日常生活则是艺术的,也是丰富多彩的。有关金石、藏书,上面已经述及,这里再讲一下欧阳修的琴、棋、酒。

   1.琴

   欧阳修的《六一居士传》称“有琴一张”,成为生活的重要部分。他的《三琴记》说:“吾家三琴,其一传为张越琴,其一传为楼则琴,其一传为雷氏琴……其一金徽,其一石徽,其一玉徽。”三琴都是著名的古琴。“尤爱《小流水曲》。平生患难,南北奔驰,琴曲率皆废忘,独《流水》一曲,梦寝不忘,今老矣,犹时时能作之。其它不过数小调弄,足以自娱。”他的诗作有《江上弹琴》《弹琴效贾岛体》《赠无为李道士二首》,文有《三琴记》《试笔琴枕说》。在这些诗文当中,后人可以看出,琴之于欧阳修,不仅有养心功能,还有养生功能。

   2.棋

   欧阳修热衷于棋,其《刘秀才宅对弈》诗说:“六著比犀鸣博胜,百娇柘矢捧壶空。解衣对子欢何极,玉井移阴下翠桐。”这是欧阳修对弈的情景。欧阳修《新开棋轩呈元珍表臣》诗:“竹树日已滋,轩窗渐幽兴。人间与世远,鸟语知境静。春光霭欲布,山色寒尚映。独收万籁心,于此一枰竞。”这是开轩下棋的环境。有关弈棋欢乐之事,欧阳修还经常回忆,他在《集古录跋尾》卷九中说:“六人皆知名士也。时余在翰林,以孟飨致斋《唐书》局中,六人者相与饮弈欢然,终日而去。盖一时之盛集也。”这一段是回忆担任翰林学士时与吴奎、刘敞等六人相与饮弈的情况,盛集弈棋,为人生的一大乐趣。

   3.酒

   欧阳修与酒的关系最为密切,他自号“醉翁”,就是他将酒融入人生、融入生命的见证。他在《醉翁亭记》中说:“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这是欧阳修与酒关系的夫子自道。他的作品中到处有酒,词作《渔家傲》:“酒阑莫遣笙歌放。此去青春都一饷。”《浪淘沙》:“花外倒金翘。饮散无憀。柔桑蔽日柳迷条。此地年时曾一醉,还是春朝。”酒盏、笙歌、青春都与酒相互连接在一起,通过酒而及时行乐,是欧阳修人生的重要部分。近年发现的欧阳修佚简96封中,有一封说:“前日饮酒殊欢,遂至过量,醉中不能相别,还家遽已颓然。小儿生六七岁者,未识乃翁醉,皆惊呼戏笑之。凌晨食肝生,颇觉当年情味犹在,但老不任酒力矣。”这是欧阳修记述酒与日常生活的生动文字,也因为爱酒之心,影响其性格,铸造成风格。因为与酒的关系,使得他在失意贬谪的时候,也能够保持心理的平衡。

   欧阳修的文学生活

   欧阳修在诗、文、词等各个方面成就都很高,在讲座中我们有所侧重,这里重点讲其词。

   顾随《驼庵词话》卷五云:“宋代之文、诗、词,皆奠自六一,文改骈为散,诗清新,词开苏、辛……欧则奠定宋词之基础。盖以文学不朽论之,欧之作在词,不在诗文。”在词的发展历史上,欧阳修堪称一位继往开来的领袖人物。他虽以余事作词,但却取得了很高的成就。他的诗文与其政治活动紧密相连,而词则有所不同,往往是个人生活与情感的流露。

   1.将写词作为闲暇之余的游乐活动

   他最著名的组词《采桑子》就是这样的典型,这组词吟咏颍州西湖,篇首《西湖念语》交代作词缘起:“况西湖之胜概,擅东颍之佳名。虽美景良辰,固多于高会;而清风明月,幸属于闲人。并游或结于良朋,乘兴有时而独往……因翻旧阕之辞,写以新声之调。敢陈薄伎,聊佐清欢。”这里的“薄伎”是指写作词和演奏词,“聊佐清欢”则说明了词的演唱功用和效果。词所表现的是欧阳修官场以外的一种生活状态。这组《采桑子》词,并非一时所作,但可以连缀起来,作为联章歌唱,以“聊佐清欢”。如其中两首:

   天容水色西湖好,云物俱鲜。鸥鹭闲眠。应惯寻常听管弦。?

   风清月白偏宜夜,一片琼田。谁羡骖鸾。人在舟中便是仙。

平生为爱西湖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48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