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侯中军:美军延安观察组与中共对美外交的转变

更新时间:2022-07-14 16:37:19
作者: 侯中军  

  

   摘要:美军延安观察组得以成行,是抗战后期盟国对日作战形势发展的结果,出于中共与美方共同的需要。中共有意通过观察组与美国高层建立直接的联系渠道,并非仅限于军事合作。美国决策层旨在彻底击垮日本,是否军事援助中共取决于对日作战战略。随着美军确定跨岛进攻的战略以及苏联将加入对日作战,尽管中共仍可提供军事帮助,但并非不可或缺。美国最终在国共两党之间选择了国民党,因对日作战需要而开启的双方外交活动,因政治原因被美方中止。

   关键词:美军观察组;抗日战争;中共外交

  

   美军延安观察组是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与美国政府之间建立的联系渠道,研究中共对美外交的起源,美军观察组是一个必须涉及的课题。学界充分利用已有资料,对美军观察组的研究已经涵盖派遣的缘起、目的、经过及其结果。研究认为,美军观察组的目的是收集日军情报、了解中共实力及其在对日反攻中的作用,探询日后美国与中共合作的可能性;中共领导人与美军观察组成员之间建立了良好的工作关系和友谊,这种良好关系使中共成功构建自身的抗战形象,对外弘扬了不屈不挠的抗战精神。而对于20世纪40年代后期中共与美国关系的恶化,美国学者称其是“一种悲剧式的演变必然导致的结果,不能责怪任何一方”,中国学者则认为“那一时期的事件反映出政治上估计的错误,而美国方面应当承担主要的责任”。

   在上述研究的基础上,学界需要继续探究的是美国与中共为何未能走向合作?既有研究是否已经涵盖了问题的全部方面?除意识形态和苏联因素外,美国与中共决裂事实上还有其他因素的存在,尤其是军事方面的考量。本文将继续探讨抗战后期美国与中共交往的一些史实,以推进中共对美外交的研究。

   一、中共与美军观察组的派遣

   美军派出观察组当然是基于其自身的利益,但这种公式化的回答很难从更深层次思考战时中美关系的大局。从外交战略看,美国需要了解已经成为一支强大战斗力量的中共,以便为战后的外交政策进行长远布局。从现实策略看,即使是为了击垮日本军队,美军也需要开辟一条国民党政府之外了解中国战场的渠道。国民党一直试图限制中共的发展并最终消灭中共,中共则努力突破国民党的限制和封锁,壮大自身力量。在美军向延安派遣观察组之前,中共做了大量工作,宣传自己的方针政策和敌后抗日根据地的真实情况,其宣传是面向全世界,尤其是英美等反法西斯盟国。

   如何应对日本的侵略,将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是中共改变对美英等国政府态度的主要原因,也正是这一原因使中共领导下的抗日根据地与美国政府之间的交往成为可能。1936年7月15日,针对斯诺所提“苏维埃政府对资本主义国家的总政策”问题,毛泽东回答,“日本的侵略不仅威胁中国,而且也威胁世界和平,尤其是太平洋的和平”,强调应对日本的侵略是太平洋地区所有国家应该面对的问题,要“组成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统一战线”,并特别将美英两国列为一类国家,欢迎其加入共同战线。在此基础上,毛泽东又于9月23日详细阐释了抗日统一战线的政策,强调为了“民族解放的抗日原则”,必须“建立民主共和国,建立国防民主政府”,“苏维埃政府赞成建立这样一个统一的人民民主政府”。此时的《解放》周刊也经常刊载美国民众对中国抗战的支持,发出“为着公理与正义,我们是和美国的大众站在一条战线上的”呼吁。1937年底,在《群众》创刊号上,当谈到中国所面临的外交任务时,有人建议“积极推动英美(援华)”,为了转变英美两国对华并不积极的态度,一要坚持自身抗战,二要坚持“保护英美在华的利益的政策”,使英美两国意识到破坏其在华合法利益的是日本,而非中国。

   中共向美英等国释放建立抗日统一战线的信号的同时,为了解中国抗战局势,美国总统罗斯福已经开始派遣军事情报人员深入中共领导的根据地考察。1937年12月10日至1938年2月28日,美国军事情报人员、曾担任罗斯福总统卫队长的卡尔逊(Evans Fordyce Carlson)已经为根据地军民描绘了大概的形象:八路军是一支新型军队,一支注重思想教育、官兵平等、充满朝气和富有战斗力的部队。卡尔逊对于八路军的赞扬主要是基于政治性质和组织模式,至于军事潜力,仍然限于对游击战术的解释,认为八路军“类似于美国的民兵和英国的地方部队”。这次军事考察是延安美军观察组的前奏。当罗斯福认为中国战场形势吃紧时,很快采纳了直接与中共接触的军方建议。

   卡尔逊的根据地之行,并未使美国政府与中共建立起联系渠道。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共进一步调整对英美的策略,将其与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相结合,为与英美等国建立交往做了政策上的准备。日本偷袭珍珠港后,中共中央随即发表《中国共产党为太平洋战争的宣言》,表达了愿与英美合作作战的意愿,呼吁“建立太平洋一切抗日民族的统一战线”。同时,中共中央要求南方局从具体的军事合作入手,为可能到来的与英美军事合作做好准备,其中包括在广东、海南、越南以及南洋各地合作进行游击战争等,具体办法是“由英美供给武器,我们派人帮助组织”。中共强调“应争取英美政府及其军事机关同我们合作,共同组织游击战争”,因为“开展华南海南越南以及日本在南洋一切占领的区域中的抗日游击战争,具有重大意义”。随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变化,中共已经做好了与美国接触的准备,并在此后一直寻找机会向美方传达信息。

   1942年8月,罗斯福总统特使居里(Lauchlin Currie)访华,周恩来派人联系美国驻华使馆二等秘书戴维斯(John Paton Davies),尝试直接与居里进行商谈。但是,居里认为直接与共产党接触尚非其时,婉拒了中共的要求。1943年1月,周恩来告诉美国驻华使馆二等秘书庄莱德(Everett F.Drumright),国民党政府在经济和军事政策上态度消极,可能会在盟国之间引起误解。如果庄莱德愿意去陕北,可以安排他去延安。与此同时,美国国务院远东司司长汉密尔顿(M.Hamilton)建议密切关注国共两党关系,要求美国驻华大使高斯(C.E.Gauss)随时提交有关国共关系的报告。在3月16日与戴维斯的谈话中,周恩来再次试探性地提出,为真正进行合作,取得有效的日军情报,美方应该向中共抗日根据地派遣一个美军军官小组。戴维斯把这一建议向美国国务院中国事务主管范宣德(J.C.Vincent)和中缅印战区美军总司令史迪威(Joseph Stilwell)汇报后,又经居里向美国陆军参谋长马歇尔(George C.Marshall)作了汇报。为促进美军观察组的派出,6月24日,戴维斯提交了一份备忘录,强调美国不仅需要来自共产党区域的政治情报,也同样需要军事情报,应向国民党政府要求准许向中共根据地派出一个军事观察团,并设置领事。

   1944年1月15日,戴维斯又提交一份秘密报告,认为派出观察组的时机已经成熟。报告称中共控制区“有大量有关敌国日本的情报,而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无法获得这样多的情报”,“有中国唯一最大的与蒋介石政府相抗衡的力量”,“有俄国如果进攻日本将会进入的地区”,“有新中国与苏联恢复友好关系的基础”,强调“中国共产党人已经反复表明他们欢迎美国观察员。但是,如果将来情况发生变化,可能会使他们改变态度”,美国应该在仍然受欢迎时,“立即派出一个军事政治观察组赴共产党中国”。对于蒋介石的反对,戴维斯认为“仅靠一般的外交和军事途径不可能获得他的批准”,建议“总统应直接向他提出请求,因为总统可以运用我们强有力的交涉能力对付任何开始的拒绝”。

   接到戴维斯的报告后,美国国务院远东司提出,国民党对中共控制区的封锁,至少在两个方面影响美国及其盟国的对日作战:一是中国发生的内战所产生的破坏终究会影响到对日整体作战;二是大批部队集中在西北地区(包括国民党军队和中共军队)驻扎不动,如果能部署到对日作战前线将对战局更加有利。2月2日,总统顾问霍普金斯(Harry Hopkins)上报罗斯福,认为戴维斯提出了一个非常好的建议,希望总统能够推动该建议的实施,并且认为只有总统本人能够说服蒋介石同意美军观察组到华北。在军方和国务院的建议下,罗斯福决定亲自向蒋介石提出派遣观察组的问题。2月10日,罗斯福致信蒋介石,指出日本陆军主要集中于华北和东北,为了粉碎日军主力,应当尽早收集日本在华北和东北的情报,需要“立即派遣一美国观察团至陕北、山西以及华北其他必要之地区”,希望蒋介石能够支持此计划。

   对于罗斯福亲自过问派遣观察组一事,蒋介石较为反感,“罗斯福总统来电,欲派员到陕北、山西侦察华北与东北敌情,其实为共匪宣传所迷,急欲往延安与共党接洽”。蒋介石指示陈布雷“以现在有利之形势”“放胆撰稿”,称“近日以对共态度与对美国记者及总统要求派员观察延安之事,最费考虑,决以婉拒,而以到时再作邀请为辞应之”。2月22日,蒋介石回电罗斯福,对于派遣美军“视察团”,“甚愿尽量协助进行”,要求“军政部与史将军总部拟定此一视察团前往中央政府政治力量所及以及敝国军队驻扎各处”。蒋介石在回电中将观察组更名为视察团,地点也限定为国民党军队驻扎之处。

   罗斯福以总统个人名义向蒋介石提出要求后,美国国务院开始尝试通过外交途径派出观察组。助理国务卿斯退丁纽斯(Edward R.Stettinius)于2月16日致电高斯,称对于使馆所报告的国共关系深感忧虑,国务院“正在认真考虑敦促委员长同意派一个美国军事和其他方面的观察小组赴共产党控制区的可能性”。斯退丁纽斯在分析美国需要派遣观察组的原因时称:“从我们现在和未来在中国的军事行动方面考虑,这样做也是合适的。虽然这个小组最好属于军事性质。但是,让受过政治观察员训练的一名或几名外交人员参加似乎也很合适。”他希望高斯对此提议发表看法。

   在听取驻华使馆建议的同时,美国国务院与陆军部也进行了协商。斯退丁纽斯在致陆军部部长史汀生(Henry Lewis Stimson)的信函中强调,继续恶化的国共关系将对“对日作战有普遍不利的影响”,国务院正在考虑“派一组观察员去华北的共产党控制区”。他告诉史汀生,美国驻华大使馆已经提议派遣美国军事观察员去共产党控制区。对此,史汀生解释,陆军部已经推迟了戴维斯报告中所建议的派遣观察组一事,因为陆军部尚未获得罗斯福总统关于派遣观察组的任何明确信息。他表示,在总统不在的情形下,除非斯退丁纽斯直接向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李海(William D.Leahy)将军汇报,否则此事难有进展。事实上,戴维斯的报告当天就已送交李海。后来的事实证明,罗斯福非常看重派遣观察组一事,很快就付诸实施。

   1944年3月1日,罗斯福感谢蒋介石已经采取措施协助美国派遣观察员进入华北,“华北和中国东北地区应是日本重要军事情报的来源。因此,我们拟于不久的将来派出观察组”。该回信同时抄送史迪威和参谋长何恩(Thomas G.Hearn)将军。4月4日,国务卿赫尔(Cordell Hull)转来史迪威和高斯的建议,希望罗斯福立即敦促蒋介石同意美国军事观察组前往中共控制区。此时,日军发动了豫湘桂战役,意在打通大陆交通线,国民党军一败涂地,部分美军在华基地也被日军摧毁。在此紧急形势下,罗斯福翌日即批准了该建议。

   6月,美国副总统华莱士(Henry Wallace)受罗斯福总统委派赴华访问。尽管对华莱士此行目的有多种猜测,但其一个明确的效果是促成了蒋介石同意美军观察组奔赴延安。6月23日,华莱士与蒋介石第二次会谈时当面宣读了罗斯福总统的电报,即美国需要派遣观察员前往共产党地区。蒋介石表示同意,但唯一的要求是应由军事委员会派出,并希望用“观察组”命名。此次会谈后,美军观察组很快组建完毕,并正式派出。

在全面抗战后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286.html
文章来源:《中共党史研究》2022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