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励轩:想象的符号:中文语境中的美利坚民族及其演变*

更新时间:2022-07-05 00:24:27
作者: 励轩  
24到了20世纪30年代罗斯福新政时期,美国的原住民政策发生重大变化,国会通过《印第安再组织法》(The Indian Reorganization Act of 1934),推动印第安人自治。自20世纪60年代民权运动之后,印第安人事务和保留地自治制度基本确立。目前,美国境内有574个受联邦承认的印第安与阿拉斯加原住民部落和村庄,它们分布在326个保留地,总面积达562万英亩,约合22.7万平方公里。尽管这些原住民群体按照传统仍被称为部落(tribe),但美国政府承认他们具有民族地位,享有自治权(self-government)和部落主权(tribal sovereignty),与美国联邦政府是政府对政府的关系(a government-to-government relationship)。25

  

   二、中文语境中的“美利坚民族”及其起源

  

   中文语境中的“美利坚民族”概念可以追溯到一百来年前,应是译自当时美国社会零星在使用的“the American nation”一词,其最初的译文可能是“亚美利加民族”。26清末民初著名的革命家和政治家孙中山则将其译成了“美利坚民族”,并真正让这个概念在中文世界变得人所共知。孙中山与美国渊源颇深,少年时期曾去后来成为美国领土的夏威夷王国留学数年,在美国本土也有生活经历。在美国的社会经验对孙中山影响很大,以致他晚年曾表态要“利用美国的学问”,把中国变为美国。27孙中山在革命生涯中形成了以“民族主义、民主主义、民生主义”为三大原则的三民主义。其民族主义思想曾有数次比较大的转型,在革命早期,其力倡以“排满”为主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到辛亥革命胜利之际,他放弃了这种比较狭隘的民族主义观,转而表示赞同更为多元的“五族共和”论。1913年“二次革命”失败后,孙中山逐渐与“五族共和”论诀别,开始倡导建设一元一体的“中华民族”以凝聚国民。28在思考如何建设“中华民族”时,孙中山想到了美国,并认为美国存在一个“美利坚民族”。1919年他在《三民主义》一文中提出:“又美利坚之民族,乃合欧洲之各种族而熔冶为一炉者也。自放黑奴之后,则收吸数百万非洲之黑种而同化之,成为世界一最进步、最伟大、最富强之民族,为今世民权共和之元祖;今出而维持世界之和平,主张人道之正谊,不惜牺牲无数之性命、金钱,务期其目的之达者,此美利坚民族之发扬光大,亦民族主义之发扬光大也。”29

  

   1921年3月6日,在中国国民党本部特设驻粤办事处发表的演说中,孙中山进一步完善了“美利坚民族”概念:“试看彼美国,在今日号称世界最强、最富底民族国家。他底民族结合,有黑种,有白种,几不下数十百种,为世界中民族最多底集合体。自美国国家成立,有英国人、荷兰人、德国人、法国人,参加入他底组织中。美国全部人口一万万,德国人种在美国的约有二千万,实占他底人口总数五分之一;其他英、荷、法各种人在美国的数也不少。何以美国不称英、荷、法、德、美,而称美利坚呢?要知美利坚底新民族,乃合英、荷、法、德种人同化于美而成底名词,亦适成其为美利坚民族,为美利坚民族,乃有今日光华灿烂底美国。看看民族底作用伟大不伟大?”30孙中山的“美利坚民族”概念有双重含义,既认为美利坚民族是包含多个民族的集合体,又认为美利坚民族是融合了不同人种和人群的单一民族。不过,他似乎更强调美利坚民族作为单一民族的作用,指出正是因为存在单一的美利坚民族,才有了“今日光华灿烂底美国”。但是孙中山不熟悉美国种族识别的标准,在谈到次级认同时,只是笼统论述美国存在着以“种类”与“国界”为标准划分的群体,认为美国有“几十种的民族”和“几十国的民族”,没有意识到美国政府机构在20世纪一二十年代已经制定了比较清晰的种族识别标准和类型。31此外,孙中山也忽视了美国社会中存在着严重的种族歧视与对立,当时印第安原住民、黑人以及其他有色人种都遭受程度不同的不公对待,所谓的“美利坚民族”凝聚和团结了美国各种族,只是一种想象,而非现实。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20世纪初对美国民族或种族状况有误解的中国精英并非只有孙中山,梁启超在1902年的《论民族竞争之大势》一文中曾说美国式的民族帝国主义是“优强民族能以同化力吞纳劣弱民族,而抹煞其界限”,又说,“美国百余年来由大西洋岸之十三省,逐渐扩充,奄有太平洋岸全陆之地,自三百万人增至八千万人,固有吸集同族之效,亦未始不因买受并吞他国之属土而同化其民之所致也。今日之美国,尚能容纳德意志、爱尔兰之移民绰有余裕,皆其同化力强盛使然也”。32他在1903年的《政治学大家伯伦知理之学说》一文中介绍伯伦知理的理论时强调说,“谋联合国内多数之民族而陶铸之,始成一新民族,在昔罗马帝国,及今之北美合众国,是其例也”,并倡言,中国需奉行“合国内本部属部之诸族以对于国外之诸族”的“大民族主义”,33只是他当时并未明确提出这个“新民族”是美利坚民族。梁启超和孙中山等中国社会精英之所以对美国民族或种族状况有误解,可能源自美国社会展现出的积极吸纳移民的假象。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美国确实非常欢迎来自欧洲的白人移民,很多白人移民也将美国视为改变命运的新大陆,并愿意主动融入美国主流社会。英籍犹太裔作家以色列·赞格威尔(Israel Zangwill)1908年的成名剧本《熔炉》就非常生动地讲述了欧洲白人移民成为美国主流社会一分子的故事。34但事实上,“熔炉说”只对欧洲白人移民适用,当时美国的黑人、印第安原住民、亚裔等有色人种仍然遭受白人主流社会严重的种族歧视和排斥。35可以说,20世纪初一些中国社会精英叙述的美国其实是一个团结的白人主流社会,但这种叙述忽视了美国本身是分裂成白人、黑人、印第安原住民与其他有色人种这数种社会的。

  

   另外,孙中山之所以对民族国家极富好感,有一定的时代背景。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多民族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奥匈帝国、德意志帝国、俄罗斯帝国在战中和战后相继崩溃,欧亚大陆出现了很多民族国家。孙中山看到了民族国家的兴起,在1924年的三民主义系列演讲中曾提及自己当时所受的震动:

  

   欧战以前,世界上号称列强的有七八国,最大的有英国,最强的有德国、奥国、俄国,最富的有美国,新起的有日本和意大利。欧战以后,倒了三国,现在所剩的头等强国,只有英国、美国、法国、日本和意大利。英国、法国、俄国、美国都是以民族立国。英国发达,所用民族的本位是盎格鲁撒逊人,所用地方的本位是英格兰和威尔斯,人数只有三千八百万,可以叫做纯粹英国的民族。这种民族在现在世界上是最强盛的民族,所造成的国家是世界上最强盛的国家。36

  

   可以看出,孙中山把英国、法国、俄国、美国都视为因着民族主义而强盛的单一民族国家,希望中国也可以像它们一样,构建一个单一民族国家,从而实现完全独立。但在这些国家中,美国对孙中山的意义最为特殊,他认为美利坚民族的形成模式是最值得多民族的中国借鉴的,是一个可以学习的榜样:

  

   美国底民族主义,乃积极底民族主义。本党应以美国为榜样。今日我们讲民族主义,不能笼统讲五族,应该讲汉族底民族主义。或有人说五族共和揭橥已久,此时单讲汉族,不虑满、蒙、回、藏不愿意吗?此层兄弟以为可以不虑。彼满洲之附日,蒙古之附俄,西藏之附英,即无自卫能力底表征。然提撕振拔他们,仍赖我们汉族。兄弟现在想得一个调和的方法,即拿汉族来做个中心,使之同化于我,并且为其他民族加入我们组织建国底机会。仿美利坚民族底规模,将汉族改为中华民族,组成一个完全底民族国家,与美国同为东西半球二大民族主义的国家。37

  

   孙中山将美国当时的富强归因为单一民族国家的结构,其实是美丽的误会,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归因确实导致他心心念念试图将中国重塑为现代民族国家,对其民族主义思想的发展有极为重大的影响,黄兴涛甚至指出,这是“辛亥革命之后现代中华民族观念兴起、确立、传播和认同接受的一个重要动力”。38

  

   跟以同化为基础的“美利坚民族”一样,孙中山在此时打算建设的“一元一体”中华民族,是要以汉族为中心,同化国内其他诸族。孙中山的初衷是可以理解的,当时的中国,外有帝国主义侵略,内有军阀割据,国家正处于内忧外患之中,急需加强国民对统一中国的认同。但郑大华认为,孙中山当时所提倡的建设一元一体中华民族,其实质是一种扩大化的大汉族主义民族观,39势必会招致境内一些少数民族的反感。中国共产党在革命早期就对这种一元一体中华民族观进行了严厉批评。1925年1月,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通过的《对于民族革命运动之决议案》就指出:

  

   封建阶级及资产阶级的民族运动……包含着两个意义:一是反抗帝国主义的他民族侵略自己的民族,一是以对外拥护民族利益的名义压迫本国无产阶级,并且以拥护自己民族光荣的名义压迫较弱小的民族,例如土耳其以大土耳其主义压迫其境内各小民族,中国以大中华民族口号同化蒙藏等藩属;前者固含有世界革命性,后者乃是世界革命运动中之反动行为。40

  

   需要指出的是,孙中山在1921年后开始频繁接触共产党人,受到马列主义民族观的影响,逐步修正以同化为基础的一元一体中华民族观,反而一度在很多场合倡导国内各民族平等,倡导团结国内各民族建设中华民族。41只是蒋介石领导的南京国民政府之后有选择地继承了孙中山的民族主义思想遗产,在实践中更加侧重提倡民族同化思想,主张建立单一民族国家。42

  

   三、“美利坚民族”概念在中国的发展

  

孙中山去世之后,鉴于其在政治上的巨大感召力,国民党政府不遗余力地利用现代宣传机器向国民传播他的三民主义思想。而“美利坚民族”这一符号作为孙中山民族主义思想的一部分,自然也会出现在这种宣传中。国民党政府的宣传手法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积极刊印孙中山的相关著作,诸如《三民主义》《三民主义概要》《三民主义简本》《三民主义讲义》《总理遗教辑要》;第二种是将民族主义、美利坚民族等符号加入教材课本中,作为国民教育培训的内容。教材通常会根据受众特点对相关内容做些调整,比如,在一本小学国防教育的教材中,是这样描述美利坚民族的:“美利坚——美利坚民族在最近的过去,原以保持现有的国力为原则,预备对于世界民族斗争的漩涡,不多牵涉,可是到了最近,却又因为受了其他强大民族逐渐干涉其利益的逼迫,也分外的警惕策励起来。”43在另外一本识字读本中,编者干脆做了更为简洁易懂的知识普及:“世界上还有其他民族吗?答:那真多极了,日本人是大和民族;英国人是盎格鲁撒逊民族;俄国是斯拉夫民族;德国是条顿民族;美国是美利坚民族;法国是拉丁民族。”44国民党政府还将孙中山的民族主义思想翻译成少数民族文字,向少数民族宣扬一国一族的民族国家思想。在一份宣讲三民主义的藏文材料中,“民族”一词被翻译成了“མི་རྒྱུད”(mi rgyud,民裔),45美国的国家和民族名称按照英语分别被音译为“ཨ་མི་རི་ཀ”(a mi ri ka, America)和“ཨ་མི་རི་ཀན”(a mi ri kan,(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120.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22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