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立华:开放治理:中国改革开放40年国家治理的最宝贵经验

更新时间:2022-07-03 13:04:36
作者: 杨立华  
非要在邓小平复出之后,非要在国家和党面临重大转折的时候,由邓小平等率先提出来?但如果仅仅认识到这一点,或仅仅把“开放”和“开放治理”的实行看作是邓小平等个人判断和特定情形造成的结果,也大错特错。事实上,邓小平等提出开放,也是基于他们对整个世界文明发展趋势的准确把握,对现代文明社会最基本特征的正确理解,对中国社会长期落后原因的深切认知,对中国未来发展道路的精准把握;是符合世界文明发展趋势、现代文明基本特征的必然选择,是解决中国落后局面的不二法门,也是实现中国国家和社会现代化的必由之路。

  

   (一)开放是世界文明发展的最基本方向

  

   自从地理大发现后,整个世界都进入了不可逆转的全球化时代。从此,世界几大洲联系了起来,国家和国家联系了起来,人民和人民联系了起来,整个世界联系了起来;从此,全球化、开放和交流成了世界和人类发展的最基本主题,世界成了开放世界,文明成了开放文明。因此,认识到开放是世界文明发展的最基本方向,也是促使我国将开放作为最基本国策的根本原因之一。所谓“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要顺应世界文明发展的全球化和开放的大趋势,就必须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最近,由于美国重新开始奉行“美国优先”政策,出现了一些反对全球化和开放的思潮,因而也有人认为“全球化已经终结”,主张很多国家重新回归自身。在我国,也出现了很多反对全球化和开放的声音,出现了不少比较极端的观点。但是,我们必须明白“人类的历史就是在开放中发展的”[9],全球化和开放的世界潮流滚滚向前,总体上势不可挡;当前的所谓逆全球化潮流不过是全球化和世界开放发展中的一个小旋涡、一段结构性调整;从长期来看,绝不会改变全球化和世界开放发展的历史大趋势。

  

   (二)开放是现代文明社会的最基本特征

  

   在古代社会,尤其是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社会的资源、财富、知识、权力、权利等都只为某些人所有,这些人就是奴隶主、封建主、地主、贵族、官僚、教士等。但是,现代文明社会的最基本特征是开放。与传统的封闭社会,或是极权社会等相对比,无论是亨利·博格森意义上的开放社会,还是波普尔意义上的开放社会[10],真正的开放社会都强调:社会的资源、财富、知识、权力、权利等都不能只由部分人垄断,应开放给所有社会公民共同拥有。因此,在真正的开放社会,人人只要努力,都可以拥有获得资源、财富、知识和权力等天赋权利。总之,开放社会就是主张公民权利和自由的社会,是主张理想和进步的社会,是主张文化多元繁荣的社会,是国家和政府权力受到限制的社会,是权力可以为一般民众分享的社会,是可以实现政权或权力和平过渡和转移的社会。而且,中国要建立的开放社会,是真正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的社会,也是真正更加开放的社会。2019年11月习近平在上海考察时强调,“我们走的是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人民民主是一种全过程的民主,所有的重大立法决策都是依照程序、经过民主酝酿,通过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产生的”[11]。

  

   (三)开放是解决传统中国落后局面和实现中国繁荣富强的根本出路

  

   习近平强调,“改革开放40年的实践启示我们: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12]。马克思在分析印度历史时说:“孤立状态是她过去处于停滞状态的主要原因。”[13]其实,在地理大发现前,中国明代郑和就曾七下西洋,但后来由于种种原因,这一壮举没有延续,中国也自此走上了逐步封闭和闭关锁国的道路;最终,在西方的坚船利炮之下,沦为殖民地半殖民地,遭受了百年屈辱。邓小平说:“承认落后才能克服落后”[8]“总结历史经验,中国长期处于停滞和落后状态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闭关自守。经验证明,关起门来搞建设是不能成功的,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8]。这就说明,封闭和闭关自守是中国近代社会落后和被动挨打的原因,中国要改变落后局面,重新走上发展道路,就必须开放。同时,全面开放也是促进中国持续、高质量发展的不二法门,是“实现国家繁荣富强的根本出路”[9]。例如,在新时代,我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就是党中央做出的新一轮扩大开放的重大战略决策。习近平也指出:“‘一带一路’,就是要再为我们这只大鹏插上两只翅膀,建设好了,大鹏就可以飞得更高更远。”[14]且“一带一路”倡议的目标也是要“真正打造成一条和平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创新之路和文明之路”[9]。

  

   (四)开放是实现中国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必由之路

  

   无论是20世纪50年代提出的实现四个现代化,还是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事实上强调的都是国家和社会治理的现代化。要实现这一目标,也必须依靠开放。1989年5月31日,在同两位中央负责同志的谈话中,邓小平指出:“一个好班子,搞改革开放的班子,就要明白地做几件开放的事情。凡是遇到机会就不要丢,就是要坚持,要干起来,要体现改革开放,大开放。我过去说过要再造几个‘香港’,就是说我们要开放,不能收,要比过去更开放。不开放就发展不起来。……总之,改革开放要更大胆一些”[2]。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也指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发展社会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7]。说到底就是,最终建立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新中国,也必须靠逐步地对内和对外开放来实现;完全实现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也要靠逐步的政治开放来实现。

  

   四、开放治理的基本路径

  

   开放治理的基本路径是回答如何开放的问题。通过分析40余年改革开放的历史和大量文件材料,以及参考已有的对中国国家治理经验的一些总结[15-16]可以发现,以下五个方面的路径是最为基本的。

  

   (一)独立自主的开放

  

   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是中国自毛泽东时代就确定的立国原则,也是中国开放治理的前提和首要路径。邓小平指出:“中国的事情要按照中国的情况来办,要依靠中国人自己的力量来办。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我们的立足点。”[2]特别地,与人权相对,他还创造性地提出了国权和国格的问题。他指出:“人们支持人权,但不要忘记还有一个国权。谈到人格,但不要忘记还有一个国格。特别是像我们这样第三世界的发展中国家,没有民族自尊心,不珍惜自己民族的独立,国家是立不起来的。”[2]而且,独立自主的开放也同时意味着是“主动积极”的开放。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世界经济的大海,你要还是不要,都在那儿,是回避不了的。想人为切断各国经济的资金流、技术流、产品流、产业流、人员流,让世界经济的大海退回到一个一个孤立的小湖泊、小河流,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符合历史潮流的。”[9]

  

   (二)实事求是的开放

  

   邓小平说:“马克思、恩格斯创立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思想路线,毛泽东同志用中国语言概括为‘实事求是’四个大字。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就是我们党的思想路线”[8]“毛泽东思想的精髓就是这四个字”[8]。在南方谈话中,他进一步总结:“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要提倡这个,不要提倡本本。我们改革开放的成功,不是靠本本,而靠实践,靠实事求是”[2]。这都说明,实事求是不仅是40年开放治理的思想路线,也是开放治理的一条最根本路径。

  

   (三)试点推广的开放

  

   1978年12月13日,邓小平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中曾明确指出:“在全国的统一方案拿出来以前,可以先从局部做起,从一个地区、一个行业做起,逐步推开。中央各部门要允许和鼓励进行这种试验。试验中间会出现各种矛盾,我们要及时发现和克服这些矛盾。这样我们才能进步得比较快”[8]。这就是开放治理的试点推广路径。1980年8月18日,邓小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更明确提出“经过试点,逐步推广”[8]的说法。陈云后来也说:“我们要改革,但是步子要稳。……随时总结经验,也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17]这也和试点推广的路径完全一致。试点推广的路径强调首先进行试点和试验,然后再逐步推广。面对1989政治风波后中国改革开放徘徊不前的局面,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更强调指出,“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不能像小脚女人一样。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2],并且提出了“胆子要大,步子要稳”[2]的试点推广总方针。总之,试点推广是开放治理的最基本路径,这不仅鼓励了创新、冒险和敢闯精神,使开放先做起来,提高了开放效率,而且可以积累经验,逐步、有序、由点到面地推进开放,保证开放的有序和持续发展。

  

   (四)渐进有序的开放

  

   中国的开放,无论从经济、政治还是其他方面来说,都具有渐进有序的特征。例如,经济领域的开放,先从农村逐步开始,后来逐步扩展到城市;在城市,又先从沿海城市开始,后来逐步扩大到沿江、沿边和全国。早在1980年12月25日,邓小平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的讲话中就指出:“只要全国上下团结一致地、有秩序有步骤地前进,我们就能够更有信心经过20年的时间,使我国现代化经济建设的发展达到小康水平,然后继续前进,逐步达到更高程度的现代化”[8]。而且,对开放目标的设定和追求,也是渐进有序的。例如,邓小平指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制定的方针,第一条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第二条是搞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建设。我们确定了两个阶段的目标,就是20世纪末达到小康水平,然后在下个世纪用30到50年的时间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2]。就是对人民生活的改善也采取了渐进有序的办法,让“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可以先富起来,带动和帮助其他地区、其他的人,逐步达到共同富裕”[2]。政治领域的开放实行的也是渐进有序的方式。例如,1986年12月30日,邓小平在同几位中央负责同志的谈话中指出:“民主只能逐步地发展,不能搬用西方的那一套,要搬那一套,非乱不可。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必须在安定团结的条件下有领导、有秩序地进行”[2]。十九大报告也指出:“扩大人民有序政治参与,保证人民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协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7]所以,渐进有序开放是我国开放治理的一个鲜明特征,也是我国开放治理取得成功的秘诀之一。

  

   (五)统筹互促的开放

  

由于开放涉及对内对外开放、经济开放、政治开放等多方面,要正确处理不同开放的关系,就必须把握整体观、系统观、大局观,必须整体协调和统筹。例如,在改革开放中,我们始终统筹国内和国外两方面的开放,使它们互相促进,共同发展。胡锦涛曾指出:“深化沿海开放,加快内地开放,提升沿边开放,实现对内对外开放相互促进。”[4]习近平强调,“改革开放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动力。不断扩大对外开放、提高对外开放水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085.html
文章来源:太原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1,39(6)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