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江必新:习近平法治思想的理论特质

更新时间:2022-07-02 10:05:29
作者: 江必新 (进入专栏)  
不是什么法都能治好国;越是强调法治,越是要提高立法质量。”要坚持依法治国与以德治国相结合,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贯彻到全面依法治国的全过程和各方面。

  

   二是将公平正义作为核心价值追求。习近平法治思想强调,公平正义是中国共产党一贯追求的一个极为崇高的价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是政法工作的生命线,是司法的灵魂和生命;全面依法治国必须紧紧围绕保障和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来进行,必须把社会公平正义这一法治价值追求体现到立法、执法、司法、守法各个环节;全面依法治国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项法律制度、每一个执法决定、每一宗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三是将制约和监督公共权力作为基本要求。习近平法治思想认为:“权力是一把‘双刃剑’,在法治轨道上行使可以造福人民,在法律之外行使则必然祸害国家和人民。”“权力不论大小,只要不受制约和监督,都可能被滥用。”“没有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这是一条铁律。”“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这是古今中外都证明了的一个道理。”因此,必须“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必须“加强对权力的制约和监督”“依法设定权力、规范权力、制约权力、监督权力”;领导干部必须做到“法无授权不可为,法定职责必须为”,做到“公正用权、依法用权、为民用权、廉洁用权”。

  

   四是将依法保障人民权益作为全面依法治国的根本目的。习近平法治思想强调:全面依法治国的根本目的是依法保障人民权益;要通过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健全制度体系,切实保障人民当家作主;要坚定不移走中国人权发展道路,更加重视、尊重和保障人权,更好推动我国人权事业发展,积极参与和推动全球人权治理;要把人民的幸福美好生活作为最大人权,坚持以生存权、发展权为首要的基本人权;要强化司法的人权保障职能,健全人权的法治保障机制;要坚持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依法平等保护各种所有制的企业产权和经营自主权,坚决反对特权思想和特权现象,健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保障机制。

  

   六、以整体推进、重点突破为方略

  

   习近平法治思想强调,全面依法治国是一个复杂的、长期的系统工程,必须注重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在推进方略上,一方面要注重整体谋划、统筹兼顾,另一方面又要注意把握重点、分步实施。这与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偏执一隅不顾其他的碎片化法治观点有着根本分野。

  

   在整体谋划、统筹兼顾方面,习近平法治思想强调,全面依法治国、建设法治中国,要把建设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包括完备的法律规范体系、高效的法治实施体系、严密的法治监督体系、有力的法治保障体系以及完善的党内法规体系)作为总任务和总抓手,此外,还应当坚持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双向互动,依法治国与依规治党有机统一,依法治国与以德治国相得益彰,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完善法律体系与推进法律实施齐头并进,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相互为用,网络空间与现实社会同时治理,国内法治与涉外法治统筹推进。

  

   在把握重点、分步实施方面,习近平法治思想强调:在全面依法治国、建设法治中国的诸多任务中,加强宪法监督和实施是首要任务;在法治中国一体建设中,法治政府是主体工程,要率先突破,法治社会是基础工程,不能忽视;在立法、执法、司法等重要环节,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是重点任务;在立法工作中,既要统筹立改废释纂等工作,又要加强重点领域、新兴领域和涉外领域立法;在全民守法领域,领导干部是关键少数,法治工作队伍建设至关重要;在制约和监督公共权力中,要切实管好关键人、管到关键处、管住关键事、管在关键时,特别是要把“一把手”管住管好;在司法改革中,要抓住司法责任制这个“牛鼻子”。

  

   七、以传承借鉴、改革开放为动力

  

   习近平法治思想是一个开放性的理论体系,它不仅强调要通过改革创新,使法治体系不断得到发展和完善,具有与时俱进的品质,而且强调要通过实践不断验证理论、发展理论;不仅强调要从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中汲取精华,而且强调要善于借鉴人类优秀文明成果。这与那些仅仅专注于法的稳定性、可预见性,而不关注法的合目的性、合正义性以及法的发展的观点有着明显的不同。

  

   首先,习近平法治思想强调正确处理法治与改革的关系,以改革作为法治建设和发展的动力;认为改革和法治如鸟之两翼、车之两轮,要在法治下推进改革、在改革中完善法治;重大改革应当于法有据,立法也要注意适应改革的需要;既要推动经济社会领域的改革,又要推动法治领域的改革;既要完善立法体制、程序和机制,推进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也要深化行政执法体制改革、推进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还要深化司法体制改革、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完善公益诉讼制度,建立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提高司法的公信力。

  

   其次,习近平法治思想强调要抱着开放的态度,善于借鉴古今中外的对我有利的法治文明成果;要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法律文化,从我国革命、建设、改革的实践中探索适合自己的法治道路,同时借鉴国外法治有益成果,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夯实法治基础。

  

   再次,习近平法治思想强调,“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管不管用、有没有效,实践是最好的试金石”;要通过实践检验、丰富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要不断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取得新成果,总结好、运用好党关于新时代加强法治建设的思想理论成果,更好指导全面依法治国各项工作。

  

   最后,习近平法治思想强调,在现代社会,没有法治是万万不能的,但法治也不是万能的;要在强化法治的基础地位的同时,注意发挥其他治理工具和方式的作用;要注意发挥政治的引领作用、德治的教化作用、自治的基础作用以及智治的支撑作用。

  

   八、以唯物辩证、矛盾法则为方法

  

   习近平法治思想坚持以唯物辩证法为指引,科学运用矛盾法则,回答、解决了一系列难于回答和解决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其中还提出了许多饱含辩证思维的理论观点和命题。这与某些形而上学的或机械片面的法治观显然不同。

  

   首先,习近平法治思想对法治建设中所涉及的一系列重大关系作了深入辨析和系统阐述。这些重大关系主要包括政治与法治、改革与法治、依法治国与以德治国、依法治国与依规治党、民主与专政、政策与法律、有法可依与良法善治、发展与安全、维稳与维权、确保全面履职与监督制约权力、严格执法与规范公正文明执法、全民守法与建设高素质法治工作队伍和抓住关键少数、尊重国情与借鉴域外经验等诸多关系。

  

   其次,习近平法治思想提出了许多饱含辩证思维的理论观点和命题。例如,社会主义法治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党的领导必须依靠社会主义法治;依规治党深入党心,依法治国才能深入民心;人民权益要靠法律保障,法律权威要靠人民维护;法安天下,德润人心;自由是秩序的目的,秩序是自由的保障;安全是发展的前提,发展是安全的保障;维稳的实质是维权,只有切实维权才能实现维稳;管得太死,一潭死水不行,管得太松,波涛汹涌也不行;等等。

  

   第三,习近平法治思想特别注意防止走极端、防止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例如,在强调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时,同时强调要改善党的领导,提高党的领导水平和能力;在强调保护人民权益的同时,也强调公民要依法履行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义务;在强调司法机关要主动接受党的领导的同时,也强调要支持司法机关依法独立公正地行使职权,严禁非法干预司法审判工作;在强调严格执法时,也强调要公正、规范、文明执法;在强调防止公权力机关越权或滥权时,同时强调要防止不作为、不履行法定职责;在强调要加强新闻媒体对司法的监督时,同时强调要防止形成“舆论审判”;在强调文明互鉴时,同时强调要防止机械临摹、全面移植;等等。

  

   九、以实践理性、知行合一为路径

  

   习近平法治思想坚持求真务实的实践理性,遵循知行合一的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相统一的路径,强调法治中国建设必须坚持从实际出发、坚持问题导向、深化依法治国实践,并用实践成果检验法律规范的良善性和有效性。这与脱离或远离实践、纯粹进行理论抽象和推演的法治理论有着天壤之别。

  

   首先,习近平法治思想不仅产生于全面依法治国和法治中国建设实践,而且完全服务于法治中国建设实践,其理论体系与法治中国建设密切相连、环环相扣。习近平法治思想强调,既不能从某些脱离实际的抽象法治理论出发空谈误事,也不能忽视科学理论的指导而违背规律盲干蛮干。

  

   其次,习近平法治思想强调坚持问题导向、目标导向和结果导向的统一,要直面法治建设中不适应、不符合党和国家事业发展要求、人民群众期待、国家治理现代化目标等突出问题,以解决突出问题为着力点,不断深化和推进法治领域改革,推动法治中国建设不断取得突破性进展;强调要从中国国情出发,而不是从西方法治理论中的某些教条出发,既不能罔顾国情、超越阶段,也不能因循守旧、墨守成规;既要突出中国特色、实践特色,也要注意突出时代特色;既要敢于实践、勇于创新,善于把社会主义法治优势转化为国家治理效能,又要用实践效果来检验改革决策、政策和法律的良善性和有效性。

  

   第三,习近平法治思想强调知行合一,提出了一系列深化法治实践的要求:要以建成法治中国、发挥法治固根本、稳预期、利长远的功能作用为实践总目标;要坚持“三统一、四善于”,以领导立法、保证执法、支持司法、带头守法为党领导法治建设、依法执政的实践要求;以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失职要问责、违法要追究为权力运行的实践要求;以尊法、学法、用法、守法、护法为干部群众共同的实践要求;以形成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为创造良好法治环境的实践要求;以提高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深化改革、推动发展、化解矛盾、应对风险的能力为谋划和推进工作的实践要求;以让人民群众在每一项法律制度、每一个执法决定、每一宗司法案件、每一个事项处理都感受到公平正义为所有公权力机关日常的法治实践要求;以体现人民利益、反映人民愿望、维护人民权益、增进人民福祉为所有党政机关根本的实践要求;等等。

  

   综上,笔者从九个方面分析阐释了习近平法治思想的理论特质,同时也阐发了这一理论体系所包含的基本精神、核心要义、主要观点和实践要求。实践是考量主观与客观是否契合的哲学范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关键在于实践。强调深化实践是习近平法治思想理论体系的组成部分,也是其理论体系的特质之一。深学细悟习近平法治思想,归根结底也在于将宏大的理论构想转化为生动的法治实践,将内涵丰富的理论体系转化为厉行法治的强大动力。

  

   本文载于《法治时代》杂志2022年创刊号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07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