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江守义:中西小说隐含作者意图伦理之比较

更新时间:2022-07-02 09:45:32
作者: 江守义  

   内容提要:探讨隐含作者的意图伦理,可以将小说的伦理效应和真实作者的伦理责任区分开来,隐含作者的意图伦理由此显示出它在小说叙事伦理中的重要性。从中西比较的角度看,中国古典小说的隐含作者一般是伦理先行,西方小说的隐含作者则兼有伦理先行和道德后觉,前者的伦理是规范伦理,后者的伦理主要是德性伦理;在人物和伦理关系的把握上,中国古典小说的隐含作者让伦理来规范人物,西方小说的隐含作者则让人物来显示伦理;在情节和伦理关系的处理上,中国古典小说的隐含作者让伦理笼罩情节,西方小说的隐含作者则让情节折射伦理。

  

   关 键 词:隐含作者  意图伦理  古典小说  西方小说  implied author  intended ethics  classical novels  Western novels

  

   随着叙事学研究对结构主义的突破,探究叙事文本及叙事行为的伦理意蕴已成为叙事研究关注的内容。在叙事转向的背景下,伦理学研究也从叙事中寻找帮助。纳斯鲍姆的《爱的知识》表明:“虚构叙事以其具体性和感性力量为伦理研究提供了一般哲学研究中无法找到的有价值的工具”。①在叙事转向和伦理转向的背景下,布斯所说的“讲述故事就是一个道德探究行为”,②道出了叙事与伦理之间不可分割的关系,叙事伦理研究成为叙事学研究的一个重要分支。

  

   一、隐含作者与叙事伦理

  

   五四以后,中国小说在审美倾向上有西化色彩。比较中西小说的叙事伦理,中国小说不妨选择自身特色鲜明的古典小说,西方小说可选择欧美后现代之前的小说。前者大约止于欧美小说对中国产生影响之前的19世纪末,后者大约止于马尔克斯《百年孤独》问世的20世纪60年代,二者时间上有错位,但就叙事伦理研究而言,更符合实际情况。其一,西方后现代之前的小说一般有完整的情节,和中国古典小说类似;其二,后现代小说秉持的宗旨是违反现有的规则,包括道德规则,和中国古典小说形成强烈反差,强行比较意义不大。

  

   叙事伦理离不开叙事主体的伦理意图,无论是所叙述的故事还是故事的叙述形式,都是叙事主体(包括真实作者、隐含作者和叙述者)有意为之的结果。需要指出的是,西方叙事学的文本中心意识,弱化了叙事主体,中国古典小说对小说作者身份的关注,又强化了叙事主体,但这都不妨碍从叙事伦理角度对叙事主体加以考察。马克斯·韦伯曾在伦理导向意义上提出“意图伦理”,将其作为和责任伦理截然对立的一种伦理导向,③本文借用“意图伦理”这一概念,来表达主体叙事时希望达到的伦理意图,进而对中西小说隐含作者的意图伦理展开比较。

  

   隐含作者这一概念是布斯在《小说修辞学》中提出来的。按照布斯的说法,隐含作者是隐含在文本中的作者:“一部伟大的作品确立起它的隐含作者的‘忠实性’,不管创造了那个作者的真人在他的其他行为方式中,如何完全不符合他的作品中体现的价值”,④这样的作者是真实作者的“第二自我”。说白了,通常所说的某部作品的作者,一般就是指隐含作者,这个作者是通过文本建构起来的,离开文本,这个作者的形象就不存在。这也是隐含作者和真实作者的区别所在。真实作者有没有文本,都是生活中的那个人,隐含作者依托文本而存在,它所展示的只能是文本中隐含的作者形象,同一个真实作者,可以在诸多作品中表现出不同的隐含作者面貌。

  

   从中国传统的小说理论来看,“隐含作者”这一概念纯属多余。中国小说理论讲究“知人论世”,讲究“文品如人品”,讲究小说作者的“教化”意图,如果完全切断真实作者与小说之间的联系,小说就失去了生活的源泉,读者与小说家之间也无法进行心灵交流。这样一来,小说中隐含作者的观点,往往直接置换为真实作者的观点。换句话说,隐含作者和真实作者高度一致,小说如果被认为有问题,就不仅仅是禁止刊印(这主要是扼杀隐含作者),还兴起文字狱(这直接将真实作者当作因文犯案的罪犯)。在西方叙事理论传入中国以前,古典小说研究界还没有自觉的隐含作者意识,即使在叙事学已经盛行的今天,古典小说研究界仍往往将真实作者和隐含作者裹在一起而不加区分。

  

   从已有的叙事学成就出发,仍有区分真实作者和隐含作者的必要。因为小说毕竟是具体的文本,即使不知道真实作者是谁,读者仍可以从文本出发来解读小说的意图,这个意图只能是隐含作者的意图。对具体的小说文本来说,隐含作者比真实作者更加重要应无疑问,隐含作者对作品的伦理定位产生直接影响,是真正的伦理主体,是作品价值呈现的决定性因素。如果将小说的伦理责任归于隐含作者而不是真实作者,小说可以被禁止,但真实作者不会被牵连。

  

   作为小说的伦理主体,隐含作者的伦理意图在中西方小说中主要有以下三方面的对比:(一)中国古典小说一般是伦理先行,西方小说是兼有伦理先行和道德后觉;(二)中国古典小说是用伦理来规范人物,西方小说是用人物来显示伦理;(三)中国古典小说是用伦理来笼罩情节,西方小说是用情节来折射伦理。

  

   二、伦理先行与道德后觉

  

   就隐含作者伦理意图的形成来看,中国古典小说的隐含作者一般是带着某种伦理规范来写作,由于真实作者和隐含作者的高度一致,真实作者深受儒家规范伦理的影响,自然将这种影响带到小说创作中去,使得小说始终处于隐含作者先入为主的伦理观念的控制之中,可谓“伦理先行”。古典小说强烈的伦理说教目的,让这种先行的伦理往往是规范伦理。规范伦理“是以原则、准则、制度等规范形式为行为导向并视其为道德价值之根源的伦理”,⑤古典小说的类型化现象与小说中规范伦理先行有直接关系。“伦理先行”的具体表现主要有三:

  

   一是以某种伦理观念作为小说内在的整合之道。不少研究者从西方的小说观念出发来批评中国古典小说结构松散显示出“缀段性”特征,典型者如《儒林外史》,鲁迅说它“全书无主干……虽云长篇,颇同短制”,⑥胡适说它“全是一段一段的短篇小品连缀起来的;拆开来,每段自成一篇;斗拢来,可长至无穷。”⑦但整个《儒林外史》又始终笼罩在一种伦理氛围之中,这种氛围就是儒家之礼。用读书人所应当秉持的儒家之礼来衡量小说中形形色色的儒林人物,是隐含作者的伦理意图所在。不论小说有多少片段,不论片段之间有无关系,它们都用儒家之礼这一把尺子来衡量。蒋瑞藻在《小说考证》中引“缺名笔记”称《儒林外史》“动称礼法,俨然以道学自居”,⑧钱玄同称《儒林外史》的一大特色是“没有一句淫秽语”,⑨都暗合隐含作者以儒家之礼来统率一切的伦理意图。

  

   二是在故事开始之前或故事进展之中说出故事的伦理寓意,并让这一伦理寓意引导故事发展。故事开始之前说出伦理寓意的,有直接挑明和迂回显示两种情形。直接挑明者如《隋史遗文》,开篇诗之后,明言“从来极富、极贵、极畅适田地……一场冷落败坏根基,都藏在里边……止有草泽英雄,他不在酒色上安身立命,受尽的都是落寞凄其,倒会把这干人弄出来的败局,或时收拾,或是更新”,⑩直接将隐含作者对草泽英雄乱世壮举的赞美之情宣扬出来,也挑明了隐含作者对传统世袭思想的反拨,倡导一种新的英雄不问出处的观念。迂回显示者如《隋炀帝艳史》,开头通过“风流天子,将一座锦绣江山,只为着两堤杨柳丧尽”,委婉地表达出隐含作者对享乐丧国的痛惜。隐含作者在故事开始之前的“伦理先行”比较好理解,也比较常见。在故事之中的“伦理先行”相对罕见,也比较难理解。故事中的“伦理先行”,是指按照故事本来的进展,某一阶段不该出现某种伦理判断,但这种伦理判断在这一阶段开始时就出现了,对这一阶段而言,这种伦理判断可谓“伦理先行”。由于它不是故事进展本该出现的伦理判断,意味着它不是叙述推动的结果,只能是隐含作者引导的结果。《梼杌闲评》第十七回回目“涿州城大奸染疠”,此时魏忠贤还叫魏进忠,被人偷走财物,身患恶病,处于困顿之中,没有丝毫的“大奸”迹象,回目中的“大奸”在正文的叙述中也没有任何回应,只能认为是隐含作者在提醒魏忠贤的“大奸”身份。对本阶段的故事进展而言,这显然是一种“伦理先行”。

  

   三是将小说纳入某种伦理色彩明显的结构之中。《说岳全传》第一回先虚构一个“佛谪金翅鸟降凡”的故事,女土蝠在大雷音寺听如来妙法真经时忍不住放了一个臭屁,被大鹏金翅明王啄死,女土蝠转世后嫁秦桧为妻,“残害忠良,以报今日之仇”;大鹏鸟被佛祖罚往红尘投胎,“偿还冤债”,(11)投胎后为岳飞。这样一来,岳飞被害的故事,在小说第一回就被纳入一个因果报应的框架之中。有时候小说结构改变也会让伦理色彩随之发生变化,这意味着,隐含作者的伦理引导有时会随着故事结构的变化而产生变化。余象斗刊刻的《水浒志传评林》,开篇词云:“论天罡地煞威名,逢场何辨伪与真?赤心当报国,忠义实堪钦”,(12)“忠义”主旨非常突出。金圣叹将原版《水浒》删改成《第五才子书施耐庵水浒传》,不仅改动部分文字,加以评点,还在原书第七十一回(删改版第七十回)回末增加了卢俊义恶梦惊醒后看到牌额上“天下太平”(13)这样的文字。小说开头的“楔子”,在快结束时提及的“天下太平”后夹注云:“一部大书数万言,却以天下太平四字起,天下太平四字止,妙绝。”(14)这说明金圣叹删改时,有非常明确的首尾呼应的结构意识。和《水浒志传评林》相比,《第五才子书》没有梁山投诚后的内容,小说整体结构随之改变,隐含作者也借助这一改变早早流露出自己对“天下太平”的期盼。

  

   和中国古典小说隐含作者的“伦理先行”相比,西方小说的隐含作者在不同时期的表现不一样。比奇考察了从菲尔丁到福特的英国小说家,认为让人“感受最深的就是作家的消失”。(15)20世纪以后的小说,受到亨利·詹姆斯的影响,隐含作者有意从小说中“淡化”出去,因而无法“伦理先行”,只能随着故事进展让其中的伦理意味逐渐地呈现出来,即“道德后觉”;20世纪之前的小说,则兼具“伦理先行”和“道德后觉”。明白了后者,也就知晓了前者。

  

   说20世纪之前的西方小说的隐含作者兼具“伦理先行”和“道德后觉”,是指他们既从总体上为人物的行为确立了大致的伦理规范,又能从自己的情感体验出发,对个性强烈的人物冲破这些规范表示理解。“伦理先行”,先行的既有普遍接受的伦理规范,也有隐含作者和伦理规范不一致的伦理倾向;“道德后觉”,后觉的是随着小说进展而来的个性化的道德感知,这种道德感知不再是外在于人物的规范伦理,而是由人物自身显示出来的德性伦理。德性伦理“着眼于作为行为主体的人、以对人的道德品质、品格和习惯的培养或培育为核心和目标的道德建构”,(16)注重人自身的伦理品格。西方小说的“伦理先行”注重伦理倾向性,“先行”的可以是规范伦理,也可以是德性伦理,“道德后觉”注重人物的道德感知,“后觉”的只能是德性伦理。

  

英国小说在维多利亚及其以前的时代有明显的“伦理先行”倾向。理查逊、菲尔丁、狄更斯、萨克雷、哈代、乔治·桑,他们的小说总体上看,可以说是在一种善恶分明观念引导下完成的作品。何谓善恶,在隐含作者心目中早有标准,这一标准除个别情况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070.html
文章来源:《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2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