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建华:伦理载体的实与虚

更新时间:2022-07-02 09:28:57
作者: 李建华  

   内容提要:处于社会关系中的人,是伦理的载体,但在人如何成为伦理文化形态的载体问题上,存在着发生学意义上的不同理解,这主要体现为生物学与文化学的差异。伦理载体不一定是伦理实体,伦理实体只能是某种社会生活共同体,具有客观现实性、关系秩序性、权利对等性、形式多样性等特点。在具体的伦理生活中,伦理主体是实体性的主体,而伦理实体又是主体性的实体,但伦理实体与伦理主体不能等同或者直接同一。随着人的主体性的高扬和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人的对象化往往被视为伦理载体(自然)。由人的想象与现代科技的结合还可以虚拟出伦理实体(网络),甚至直接把人自身“延伸”(机器人),导致伦理载体出现了更加复杂的形态,甚至出现了“虚化”的趋势。要保持伦理实体的“纯正”,必须充分认识到伦理载体的限度,这种限度主要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伦理本身的局限,另一个是人(伦)作为伦理载体的限定。

   关 键 词:伦理载体  伦理实体  伦理主体  伦理虚体  限度

  

   伦理的产生和出场虽然是“自然”的,但绝对不是纯粹的思想虚构,也不是心理想象的过程,而是有实在的承载体,这就是伦理实体。伦理实体不仅意味着伦理具有坚实的具体主体,而且伦理本身是具有多样的“关系构造”,在不同的关系中又需要不同的主体来承担。在传统社会中,伦理实体通常由家庭、社会与国家来充当。但是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特别是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人类的伦理生活空间发生了许多变化,特别是随着人类“人化”和“化人”能力的提高,伦理实体也不断延伸与增多,甚至出现了虚拟,并开始突破传统意义上的“人伦”世界。如网络、智能人、太空站、海底世界、元宇宙等等,这些虚拟之物完全可能人伦化。现代社会伦理载体出现多样性的趋势,需要我们重新思考伦理的限度与伦理载体的限制问题,抑或伦理学应用的“节制”问题,因为一切可能被“滥用”的东西,一定会成为“无用”的东西。

  

   一、伦理的载体、伦理实体与伦理主体

  

   伦理的载体无疑是人,既不是抽象意义的人,也不是个体意义的人,而是处在一定人伦关系中、具有现实生活特性的人,具有关系主体性、意识自觉性、利益相关性等特性。这些特性不但决定了从“人”到“人伦”再到“伦理”的社会性进路,同时也决定了“人”作为伦理载体(Ethical Carrier)而不同于其他文化形式载体的特殊性,甚至还决定了“伦理载体”与“道德载体”的区分。

  

   没有人的存在,就没有文化以及诸形态的存在,这虽然是人文学的常识,但在理解人如何成为伦理文化形态的载体问题上,存在着发生学意义上的不同理解,主要体现为生物学与文化学的差异。如果说,伦理从哪里来,是伦理的合法性问题,那么伦理由什么承载,则是伦理的合理性问题。伦理学讨论人的存在,其实质是为自身寻找真理性的基础,并由此获得合理性依据。生物发生学意义上的人的存在是一种自然性(物性)存在,经历了由物变动物、由动物变人的二次进化,这种进化的结果为伦理合法性奠定了基础。生物学意义上的“人”还不是社会学意义上的“伦理人”,“伦理人”是文化发生学的结果。“人从动物成为人的原初文化意识,就是瞬间性永恒的对象意识、分离意识和敬畏冲动。这是人成为人的起点。”①所以当人成为“文化人”的时候就已经是伦理的载体,因为人成为“文化人”的同时,本身就开辟了一个伦理的世界:制定各种规则、禁忌;创设各种法律、制度;形成各种风俗、习惯;等等。这也就同时决定了“伦理人”不是个体性的存在,而是处于人伦关系中的人,尽管这种关系可能不具有直接的对应性,但它必须是与“他者”有关联的。这也意味着纯粹的个体人,处于某种“独处”状态时,虽然具有文化属性,但并不是伦理载体。因为伦理具有交互性特征,单一个体可以是道德载体,但不一定会构成伦理载体,离开了关系性,无伦理载体可言,这也是我们长期以来把道德载体等同于伦理载体所忽视的主要问题。一个具有勇敢德性的人是道德载体,但只有当他为谁勇敢、为什么事勇敢时,才具有伦理属性,才是伦理的载体,如杀敌很勇敢,救火很勇敢,见义勇为。这种关联本身就隐含了对道德主体的某种“成全”。一个最勤劳的人,如果无事可做、无人可帮,其爱劳动的美德也实现不了,所以只有在伦理场域中才能真正实现道德价值。只有在健康的、有序的、正义的伦理社会中,个人的美德才可能是普遍性的存在,因为伦理是一种“活的善”,“就是成为现存世界和自我意识本性的自由的概念”②。“现存世界”就是关系世界,就是人们自由的交往关系,在生活和秩序中体现伦理,这就需要伦理实体(Ethical Entity)。

  

   当然,伦理载体不等于就是伦理实体,因为“伦理关系是实体性的关系,所以它包括生活的全部,亦即类及其生命过程的现实”③。“实体就是还没有意识到其自身的那种自在而又自为地存在着的精神本质”④,而伦理作为精神的具体化,其本质就是社会生活、关系和秩序,伦理的观点就是社会而非个体的观点,就是实体而非抽象的观点⑤。在此意义上,“伦理”概念可以被进一步理解为“社会伦理”,或者说,“社会伦理”与“伦理”是同一概念,因为伦理的特质是社会性的承载,所以伦理的实体只能是某种社会生活共同体。“伦理是关系性概念,无关系则无伦理,而道德是个体性概念,现之于社会关系则需要伦理的介入。”⑥只有社会生活共同体才构成伦理实体。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中对伦理实体曾有过精深论述,他认为,伦理实体就是“现实的实体”,是“在实际存在着的意识的复多性中实现了的绝对精神”,这个“绝对精神,即是公共本质(或共体)”。“这个共体或公共本质是这样一种精神,它是自为的,因为它保持其自身于作为其成员的那些个体的反思之中,它又是自在的,或者它又是实体,因为它在本身内包含着这些个体。”⑦在黑格尔的思路中,伦理实体是具有伦理性的实体性存在。这个实体性存在往往表现为一种生活的共同体,它具有多种关系性,是自在与自为的统一,也是群体与个体的统一;它已经不是纯粹的实然、实存,而是具有应然性的存在,是既具有应然性、又具有时空规定性的有限、特殊存在。其实,关于伦理实体,康德也有自己的思想主张,他在《纯粹理性界限内的宗教》中提出,伦理实体“也就是按照彼此之间权利平等和共享道德上善的成果的原则的那种联合”⑧。这里康德抓住了伦理实体的核心要素,这就是平等的权利义务关系。也就是说,伦理实体必然是一个平等享有权利,同时也要尽同等义务的生活共同体。在伦理实体是基于“活的善”和生活共同体的看法上,康德与黑格尔是基本一致的。不过,康德把伦理实体遮蔽在道德宗教的彼岸世界中,没有真正揭示出伦理实体的社会生活内涵与本质。伦理实体确实是一种独特的存在,它具有客观现实性、关系秩序性、权利对等性、形式多样性等特点。

  

   如果说道德指向的是个体的主观精神世界,偏重于个体的精神境界,那么伦理则指向的是社会的客观生活世界,偏重于社会正义及其秩序,“并在这种对社会客观生活世界的探究中,在总体上完整地揭示人类自由存在的历史与现实”⑨。所以黑格尔认为,“伦理是客观精神的完成,是主观精神和客观精神本身的真理”⑩。既然伦理是主观性和客观性的统一,那么伦理的表现形式可能是精神性的,但其本质还是“人理”,是人伦世界的“道理”,具有客观性。其实,这种客观性不仅仅在于它反映了社会生活的客观内容与形态,而且在于它是一种精神的现实化。就实体的本意而言,也是“客观存在的具体东西”,在哲学上也称“本体”,“一般指一切属性的基础和本原的东西”(11),后来也引申为某种具体机构或领域,如经济实体、政治实体等。伦理实体的客观性体现在人伦关系、人伦秩序的实体化。“客观的伦理实体既是各种相对应的具体的伦理关系的实体,又是由这些伦理关系最后所形成的社会伦理秩序的复合体。”(12)当然,伦理实体以伦理关系为客观内容,但并非伦理关系本身具有实体意义,而是只有当这种关系得到充分实现并构成具体的某个社会伦理生活领域时,伦理关系才具有实体的意义。与此同时,伦理实体也是伦理秩序的实体化,因为伦理秩序是伦理规则有机排列,当这些伦理规则把相关伦理载体秩序化之后,就成为伦理的实体。如中国的孝伦理强调是“父慈子孝”,由此形成“长幼”之伦,父子就构成了现实的伦理实体。这里,我们要特别强调的是,伦理实体中的伦理关系一定是一种直接关系而非间接关系,并且这种直接关系是相互性的。或者说,只有直接对应的互动性伦理关系才可能构成伦理实体。如人与植物的关系是直接的,但并没有互动性,人与植物并不构成现实的伦理实体。所以伦理实体中的秩序是通过权利与义务关系来实现的。换而言之,伦理实体是人的现实生活关系及其秩序形成的一种内在结构,其中权利与义务在伦理实体中的有机统一,是其核心和纽带。黑格尔《法哲学原理》在抽象法阶段讲权利,在道德阶段讲义务,但这两个阶段权利和义务处分离状态,只有在伦理阶段可以使权利与义务“合二为一”,达成统一,这就要求在具体的伦理实体中“一个人负有多少义务,就享有多少权利;他享有多少权利,也就负有多少义务”(13)。黑格尔在这里不仅规定了伦理实体的特殊性,同时也确定了正义社会的基本规则,形成了评判合理性的最终依据。但这些规则从何而来?权利一义务要求为什么具有恒久性?如果从主观深入到客观就会发现,它们是“从事物本性中产生出来的规定”(14)。那么,我们又是如何把握这个“事物本性”的呢?只有源于理性,只有源于伦理实体本身,这就是人们长期形成的相对稳定的交往关系结构。当然,伦理实体虽然遵循普遍的善或“活的善”,但它不是空洞的抽象概念,而是具体的行动、具体的善,权利一义务关系渗透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于是形成带有特殊性的伦理实体。这就意味着作为普遍善(“活的善”)的伦理总是作为具体的特殊样式的存在,这种具体就是社会伦理关系、伦理生活世界本身,在黑格尔那里就是家庭、市民社会和国家。当然,“一切作为社会生活实践世界的共同体,即,一切具有伦理性的实体,均为伦理实体”(15)。甚至可以说,伦理主体间的相关利益者均可构成特殊的伦理实体,如民族、村落、单位、社团、企业、行业等。

  

可见,伦理实体的构成是始终离不开伦理主体(Ethical Subject)的。“伦理实体不仅是由伦理主体构成的一个有机的伦理结构,而且还是具有主体性的伦理结构。在这个意义上,伦理实体本身也是一个具有鲜明伦理主体性的实践性的自由实体。”(16)虽然,在具体的伦理生活中,伦理主体是实体性的主体,而伦理实体又是主体性的实体,但伦理实体与伦理主体不能等同或者直接同一。构成现实的伦理主体必须具备四个基本条件:行为实践、自觉意识、交互主体、利益相关。人是现实世界的主体,当人在社会实践中能自主、能动、自由、达成合目的性的行为时,就有了主体性。作为伦理载体的人不是自然人,即不仅仅是作为生物性存在的人,而是处于社会生活实践的人,是有主体性的人,并且这种实践具有伦理道德属性。唯有承载起伦理实践的人(包含个体与群体),才有资格称为伦理主体。与此同时,人的主体活动不是动物性的刺激反应活动,而是有自觉意识的活动。没有自觉意识的主体,不是伦理主体。这里的自觉意识有两层含义:一是主体行为是在有明确的意识指导下进行的,不是盲目的、机械式的适应;二是具有一定动机、目的、出自内心的行为,即能够意识到自己的意识,是一种自知的状态,这也是自然界(包括动物和植物)不能成为伦理主体的原因。当然,没有客体也无所谓主体,伦理关系中的主客关系一定是交互性的,即可以互为主客体。如父子关系,当“慈”时,父亲是主体;而当“孝”时,子女是主体。并且主客体之间要有感知,即主客双方都能知道和感受到对方的行为及其意义,这样才能成为伦理主体,(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067.html
文章来源:《求索》2022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