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谭明冉:《中庸》诚、明关系再释

更新时间:2022-07-01 21:02:47
作者: 谭明冉  

  

   摘要:诚、明是《中庸》修养论和境界论的核心概念。可是,诚、明到底什么含义、“自明诚,谓之教”和“致曲”如何理解,一直存在争议。本文尝试以先秦经典中出现的诚、明为根据,指出诚既是真实无欺的存在状态,也是一种持之以恒的修身方法;明的初始含义在于照亮,引申为洞晓、顿悟和明白。“自明诚,谓之教”是圣人以自己的“明”立教,教化天下,而不是贤人之学。“致曲”是从一偏之性或一偏之能上臻至极致,是修行者自始至终的成圣过程,而与孔颖达和朱熹所谓的“感化天下之人”无关。

   关键词:诚 明 致曲 朱熹 中庸

  

   诚、明是《中庸》修养论和境界论的核心概念。可是,诚、明到底什么含义、“自明诚,谓之教”和“致曲”如何理解,一直存在争议。本文尝试以先秦经典中出现的诚、明为根据,指出诚既是真实无欺的存在状态,也是一种持之以恒的修身方法;明的初始含义在于照亮,引申为洞晓、顿悟和明白。“自明诚,谓之教”是圣人以自己的“明”立教,以教化天下,而不是贤人之学。“致曲”是从一偏之性或一偏之能上臻至极致,是修行者自始至终的成圣过程,而与孔颖达和朱熹所谓的“感化天下之人”无关。

   一、先秦典籍中的“诚”

   诚,最早见于《尚书》《诗经》和《左传》。《尚书·太甲下》:“鬼神无常享,享于克诚。”孔安国注:“言鬼神不保一人,能诚信者则享其祀。”《诗经·崧高》:“申伯还南,谢于诚归。”郑玄注说:“诚归于谢”。《左传·文公十八年》:“齐圣广渊,明允笃诚。”孔颖达正义说:“明者,达也。晓解事务,照见幽微也。……诚者,实也。秉心纯直,布行贞实也。”诚的含义都是真实、真正。

   在较早的子书中,《老子》第二十二章说:“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论语·子路》:“‘善人为邦百年,亦可以胜残去杀矣。’诚哉是言也!”诚皆为真实之义。《论语·颜渊》引《小雅·我行其野》“诚不以富,亦祇以异。”“诚”亦是真实义。

   “诚”出现最多的地方是《礼记》。除了《大学》《中庸》之外,其他篇章时有出现。《礼记·乐记》说:“著诚去伪,礼之经也”,说明诚是真实自然,与虚假造作相反。《礼记·月令》:“必功致为上,物勒工名,以考其诚;功有不当,必行其罪,以穷其情。”诚与情并举,说明诚也是实情之义。《礼记·学记》:“使人不由其诚,教人不尽其材。”孔颖达正义谓,诚谓忠诚实之心。在《礼记·檀弓》《礼记·祭统》等处,诚信连用,意思皆是“真实如数”,无虚假不足之义。《礼记·祭统》云:“天子、诸侯非莫耕也,王后、夫人非莫蚕也,身致其诚信。诚信之谓尽,尽之谓敬,敬尽然后可以事神明,此祭之道也。”则体现出,诚信是坦诚无隐,完全地表白自己的内心。

   我们再来看见于《孟子》《庄子》中的诚。《孟子》中,诚基本上都是“真实”的含义。例如,《孟子·尽心上》:“反身而诚,乐莫大焉”,朱熹说,“诚,实也。”“反身而诚”就是反求诸身,发现自己的为善之心实实在在,没有虚假造作。《庄子》中“诚善”“诚乐”“诚忘”“诚有”“诚贵”等,诚都是真实、实有的意思。《庄子·庚桑楚》:“不见其诚己而发,每发而不当”,“诚己”是实有于己。《庄子·徐无鬼》:“修胸中之诚,以应天地之情而勿撄”,“夫仁义之行,唯且无诚,且假乎禽贪者器。”“反己而不穷,循古而不摩,大人之诚!”成玄英疏谓,诚,实也;胸中之诚,即是心中之实。“吾与之乘天地之诚而不以物与之相撄”,钟泰注说:“天地之诚”即天地真实之理。《庄子·渔父》:“真者,精诚之至也。不精不诚,不能动人。”直接将“诚”的含义界定为真,也是实的意思。与《中庸》的诚明关系较为密切的是《庄子·列御寇》篇的“夫内诚不解,形谍成光。”林希逸注说:“诚积于中而未化也。通过形外泄而成光华也,即积中发外之义。”这个“诚”可以理解为专一持久之心态,与《中庸》的“著则明”类似。

   通过以上检视,我们基本上可以断定,诚的含义是真、实。其延伸义是持久专一之心境。以此为参照,我们来分析《中庸》中的诚的含义。

   二、《中庸》的“诚”

   《中庸》“夫微之显,诚之不可掩如此夫。”诚,真地。“反诸身不诚”“诚身有道”,诚都是实有诸身的含义。证之以《大学》“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可知,诚身就是真实地拥有于自身,而不是没有装有。诚意就是真心实意,而不是虚情假意。顺着这种理解来看:

   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中庸》)

   意思应当是:真实无妄,这是天所遵行的。达到真实无妄,是人当行的。如果说“诚之者”是努力达到真实无妄,则《孟子》“思诚者,人之道也”正是对“诚之者”的最好解释。处于真实无妄状态,就能够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就可以臻至圣人之境。要实现真实无妄,就要择善固执。这里的“择善固执”与前文“不明乎善,不诚乎身”意思一致。

   诚者自成也,而道自道也。诚者物之终始,不诚无物。是故君子诚之为贵。诚者非自成己而已也,所以成物也。成己,仁也;成物,知也。性之德也,合外内之道也。故时措之宜也。(《中庸》)

   正是因为“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所以说“诚者,自成也”,意思是真实无妄者,是顺自然本性,自我成就的。其对道的遵循,也是自然而然地践行的。诚是实有某物或某种状态,一旦不诚,就是此物或此种状态的缺失,当然也就“无物”了。君子修身,就是要实有仁义之德,不可以无有为有,所以“诚之为贵”。

   诚既然是实有某物或某种状态,则自己实有某物,则是成己;帮助他物实有或实现某种状态,则是成物。成己是顺性而成,是对生生之意的成就,故曰仁。成物是对仁的扩充,是“窗前草不除,与自家意思一般”的写照,故曰智。智以仁为内涵。所以说“诚”是出自本性的德,是贯通物我的大道。诚身就可以成己、成物,二者以仁或呵护生意为核心,故无往而不适宜。

   综上所述,可以说,《中庸》的诚仍然是真实无妄、实有的含义。这个含义是从万事万物的存在状态上说的。用之于修身,就要求君子效法天地的自然流行、真实无妄。由于万物万事一旦不真不实,就不能存在,就失去生存、生命的价值,因此“诚”又可延伸到成己之仁、成物之智的层面。这样,诚就成了贯通物我、天地万物的最高准则,与仁相通。

   三、先秦典籍中的“明”

   《说文解字》中,明作“图片”,照也。段玉裁说:“《大雅·皇矣》传曰:照临四方曰明。……《大雅·大明·常武》传皆云:明,明察也。《诗》言明明者五;《尧典》言明明者一;《礼记·大学》篇曰:大学之道,在明明德。郑云:明明德,谓显明其至德也。《有图片》‘在公明明’,郑笺云:在于公之所但明明德也。引《礼记》‘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夫由微而著,由著而极,光彼四表,是谓明明德于天下。自孔颖达不得其读而经义隐矣。”

   依据段玉裁的注解,我们考察《诗经》中的“明”,发现有以下几种含义:1.“东方未明”“明星”“启明”“靡明靡晦”等,明都是光亮的意思。“明明”也如段氏所云,乃昭昭、大明之义。2.“明德”“尔德不明”“克明其德”“敬明其德”中,明都是发扬光大的意思,当是光亮的引申义。3.《甫田》的齐明,犹明齐,即《左传》的洁齐。《楚茨》的孔明,郑笺:明犹备也,洁也。明皆为洁、备之义。4.《小宛》“明发不寐”,明,觉也,发也。《烝民》“既明且哲,以保其身”,明,通,疏通。《执竞》“斤斤其明。”明,察也。《访落》“以保明其身。”明,勉也。因行文意思有异。《尚书》中“明”字出现了108处,主要有明察、显明、明白之义。

   《论语》中“视思明,听思聪”中,“明”显然是明察、清晰之义。更重要的是《论语》中有“子张问明”章:

   子张问明。子曰:“浸润之谮,肤受之愬,不行焉,可谓明也已矣。浸润之谮,肤受之愬,不行焉,可谓远也已矣。”(《论语·颜渊》)

   由孔子的回答可知,明谓知人知理。《周书·谥法解》:“谮诉不行曰明。”故刘宝楠说:明者,言任用贤人,能不疑也。《孟子》中,明主要是明察、知晓、光照之义。

   《老子》:“明白四达,能无知乎”(《老子》第10章),明白与无知相对,说明“明”的含义当是知晓、明察。“古之善为道者,非以明民,将以愚之。”(《老子》第65章)明,开悟、使知晓之义。“不自见故明”“自见者不明”(《老子》第22、24章),“明”皆是彰显之义。但是,“知常曰明”,“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见小曰明”“用其光,复归其明”(《老子》第16、33、52章),“明”不再是照物,而是对道或自身的清楚定位或认识,相当于金、水的内部明澈。从“明”之为内省而不是外照的意义看,许慎保留图片,作为明之本字,当是取法了老子的思想。段玉裁解释说:“从月图片。从月者,月以日之光为光也。从图片,取窗牖丽廔闿明之意也。”印证的正是老子的“光而不耀”和庄子的“葆光”思想。段玉裁虽然有如此解释,但是却说:“图片古文从日。云古文作明,则图片非古文也。盖籒作图片。”则有失偏颇。

   《庄子·齐物论》中“莫若以明”“以明”“彼非所明而明之”,明,都是揭示、使知晓的意思。《庄子·德充符》:“鉴明则尘垢不止,止则不明也。”明则是照物。《庄子·大宗师》:“物彻疏明”,明是明亮、透光之义。《庄子·骈拇》:“骈于明者”,明指察物之能力;“吾所谓明者,非谓其见彼也,自见而已矣。”则将“明”视作老子的自知、自我清晰认识。《庄子·天地》:“生非德不明。存形穷生,立德明道”,明是彰显。《庄子·列御寇》:“明者唯为之使,神者征之。夫明之不胜神也久矣。”“明”为认识能力,而“神”则是感通能力。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说,明在先秦主要指照亮、光亮、彰显之义,由此生出明察、知晓外物之义。但是老庄反对忘己逐物,反对察察分辨,将明视作自知、自我清晰的认识或定位。以此为准,我们来看《中庸》中“明”的含义。

   《中庸》的“明”首先也是揭示、知晓之义。“道之不明也”,就是道不能够被显扬。“明乎郊社之礼、禘尝之义。”“不明乎善,不诚乎身矣”(《中庸》)中,明都是通晓之义。“辨之弗明”“虽愚必明”,明是明晰、清楚、聪明之义,是知晓的引申。“予怀明德,不大声以色。”(《中庸》)明作为修饰语,是显耀的、光明的意思。唯一不同的是“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以承祭祀”。(《中庸》)中,明,郑笺为“洁”。据此,我们可以断言,《中庸》的明,主要是知晓和显扬之义,这与《大学》“明明德”“明命”“克明峻德”中“明”的意思是一致的。

   四、《中庸》中的诚明关系

   《中庸》中有三处论及诚明关系。其一是:

   故至诚无息。不息则久,久则征,征则悠远。悠远则博厚,博厚则高明。博厚所以载物也,高明所以覆物也。(《中庸》)

   这里,至诚与高明是本体与发用的关系,就是说,有了至诚之本体,自然发展出高明的智慧。高明就像阳光一样,普照万物。这种诚、明关系就是《大学》的“诚于中,形于外”;也是孟子所说的“困于心,形于虑,征于色,发于声”。

   其二是:

其次致曲,曲能有诚,诚则形,形则著,著则明。明则动,动则变,变则化。唯天下至诚为能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057.html
文章来源:《孔子研究》
收藏